国殇!南京你该为谁哭泣!!!

铁血临时潜水员 收藏 10 332
导读:今天是南京大屠杀71周年纪念日。1937年7月7日,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开始了全面侵华战争。包括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国民党领导下的国民革命军在内的中华四亿优秀儿女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以前的历史史书对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所起的作用大多是正面和积极的评价,相比较而言对国民党的评价则是负面甚至贬低的。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以及民主化政治建设的逐步推进,公正大历史观已成为主流,对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所作出的有利于中华民族的重要贡献,重新给与了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71周年纪念日。1937年7月7日,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开始了全面侵华战争。包括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国民党领导下的国民革命军在内的中华四亿优秀儿女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以前的历史史书对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所起的作用大多是正面和积极的评价,相比较而言对国民党的评价则是负面甚至贬低的。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以及民主化政治建设的逐步推进,公正大历史观已成为主流,对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所作出的有利于中华民族的重要贡献,重新给与了肯定和公正的评价。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最近另外一种危险的历史思维却趁机抬头,一些所谓的文化精英却极力美化国民党,任意篡改历史事实,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更有甚者公然为当年已被中国人民钉上耻辱柱的战场逃跑分子和卖国主义分子伸冤翻案。同时,一大群所谓的蒋粉,国粉们也为这些精英的观点摇旗呐喊。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镜可以知兴亡,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对于在那场战争中英勇牺牲的国民党爱国将士我们要永远牢记和缅怀,但对于那些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弃战逃跑,变节投敌的民族罪人我们更要严厉抨击和万世唾弃。

公元1937年11月11日,经过空前鏖战的淞沪战场硝烟还未完全散尽,日军铁蹄就气势汹汹向300公里外的当时中华民国的首都南京三面压过来。淞沪会战,国民党军损失惨重,时任中国最高军事统帅的蒋介石为了鼓励各将领,振备士气,同时也为了布置下一阶段的作战,在南京铁道部一个不大的会议室里召开了保卫南京的军事会议。到会的计有唐生智、罗卓英、钱大钧、王敬久、桂永清、俞济时、宋希濂、孙元良、叶肇、邓龙光、王耀武、冯圣法等人。会场气氛沉闷,悲观情绪笼罩全会议室。何应钦、白崇禧,以及许多将领都不赞成守南京,事实上在上海沦陷后,南京已成为一座孤城也失去了防守的战略意义。但作为主战派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执行部主任唐生智在会议上站出来激昂地说:“南京不仅是我国的首都,而且是国父之陵所在地。如果我们不战就放弃南京,怎么对得起国父的在天之灵?如果没有人愿意守卫南京,我愿意与南京共存亡。”蒋介石当即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城防司令,负责南京保卫战。随后蒋介石在会上宣布:(一)南京是中国的首都,为了国际声誉,不能弃之而不守。(二)南京是总理陵墓所在地,我们如不守南京,总理不能瞑目于九泉之下。(三)大家要有破釜沉舟的勇气和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四)南京郊区有预先作好的国防工事可利用,兵力部署要纵深有重点,紫金山、雨花台等要点不能放弃,必须坚守。(五)我已调云南卢汉等部生力军集中武汉,以备南京之围。(六)唐长官见危受命,你们应服从他的指挥。在蒋介石讲完以后,唐生智接着说:“守南京的任务是艰巨的,在这种情形下,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蒋、唐两人讲话后,到会的将领彼此看看,没有人讲话。关于南京能否守住的问题,在会前议论纷纷,内心明知南京不能守,但没有人敢在会上提出具体意见。

守卫南京的主力是刚从上海前线撤退下来的蒋介石的最精锐部队三十六师、八十七师和八十八师,以及由军事学院学生组成的教导总队(1万2千余人),一共包括8个军,15万人,其中三十六师、八十七师和八十八师是蒋介石最精锐的、由德国将军亲自训练的全德式装备的王牌师,教导总队更是主力中的主力。南京卫戍军区是军区级单位,比一般军区不同的是,部队里还包括国军中不多的坦克兵团。三十六师、八十七师和八十八师在上海战役中人员损失都已过半,士兵的大多数都是临时补充的新兵。由于当时中国没有预备役的征兵制度,这些新兵都是从农村临时召集或强行抓来的壮丁。这些新兵完全没有受过基础的军事训练,使三个主力师的战斗力大打折扣,只有教导总队有较强的战斗力。

1937年11月20日,国民政府宣布迁都重庆。12月1日以后,南京的政府机关已全部撤离南京,蒋介石夫妇也于12月7日飞离南京。在国民政府撤离前举行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卫戍司令唐生智悲壮地发誓要和南京共存亡。南京的行政机构撤走后,将南京的行政责任委托给由德国人拉贝为首的几个西方人组成的“国际委员会”。“国际委员会”在南京设立了一个保护一般平民难民的安全区。

唐生智临时编成的南京卫戍部队,原本的作战任务只是进行短期固守的防御作战,并非要进行全军牺牲死守不退的决战。但是唐生智在自愿接任卫戍司令之后,却一再的对外与对内表示,他决心与南京共存亡,要求部属也要准备如此的牺牲。事实上,当时参加南京保卫战的中国部队,是临时编组的待整编部队,兵、将相互缺乏了解,装备与人员严重不足(补充的新兵太多,大部分连基本军训都没有受过的平民,因为当时中国没有后备军人,新兵都是临时征集的平民),又没有坚固的阵地防线可守。而由这位南京卫戍司令议定的南京城防计划也是过于草率,只有简单地将兵力分成外围与城墙的守备作战,完全没有防守作战的阵地纵深编组,也没有预备队可以运用,更没有大城市防卫作战所必需的周密而统筹安排的后勤保障方案。

南京保卫战的计划本来就不是死守,有蒋介石下令如不能坚守即可撤退这个活口 。然而实际执行时却变成了死守。唐下令:所有长江南岸的船(包括卫戍长官部)均交36师控制,以坚定死守的决心。城外的部队不许退入城内,城内的部队不许出城。北岸胡宗南的第一军可以射击偷渡江北的船只。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方法尽管死板 ,如果真能贯彻,到也绝了大家撤退的念头,一门心思的死守。但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 唐生智的长官部偷留了条小火轮,各师均偷留了船,只有师旅长们知道,所以高级军官从一开始就给自己留好了后路。只有前线的国军士兵是真正抱定死守的决心。

到底能守多少天? 衡阳,常德是如何死守的。国军的进攻不行,但依城死守相对较好,南京的守军有10多万兵力,装备也不错,尽管多数是淞沪打残撤下来的部队,如果死守打巷战,守一个月应该不是问题。真到巷战时,双方搅在一处,日军的炮火优势便没有了。根据抗战初期对中日两军步兵火力比较来看,中国军队在轻武器上与日军不相上下,而采用全部德式装备的几个主力精锐师甚至还略占优势,南京还有全国最大的金陵兵工厂,武器弹药的补给也不成问题。而南京保卫战自12月5日打响(以外围战开始算) 到12月12日下令撤退时,南京的防守态势也并没有极度恶化。真要是下定决心死守,日军要拿下南京必然付出惨重的代价。

1937年11月5日,南京保卫战正式打响,由上海派遣军和华中方面军第十军组成的两路日军从太湖南北两岸,同步对南京发动攻击,空军与海军加入助攻,五天之内,就势如破竹的攻到南京城外围。战至9日,外围防御阵地全部失守,本来按照蒋介石和唐生智的计划,在南京外围的作战至少应坚持半个月以上,没想到,只短短三天就转入城市作战。由于没有预备队的逆袭支持,阵地很快就出现了混乱残破的现象,大量伤患根本无人后送医疗,通讯与后勤系统更是乱成一团。这时候蒋介石意识到形势危急,十二月十一日,先通知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以电话命令唐生智从南京撤退,接着蒋介石还不放心,亲自连下两道手令,要求唐生智相机率军撤出南京,以免守军全遭覆灭。唐生智怕担负责任,没有立刻撤退!奇怪的是为什么只守了7天蒋就下令撤退?当时的大盘并没有崩溃,巷战还没有开打。 这是个迷。 据说,桂永清反对撤退:说他的左翼防区没有问题,光华门也守住了。只有中华门有危险,但我们还有紫金山北麓的预备队可调。

下令撤退时南京被攻破了吗? 12日南京城没有被攻破,这是南京保卫战最大的悲剧之一。12月12日,日军不但没有攻进城,甚至没有控制一半以上的城外地区。12月12日凌晨的具体情况是中华门方向没有失守。光华门方向,日军进攻城外的87师261旅,260旅的阵地“屹立不动” 。中山门方向,日军猛攻城外桂永清的教导总队四方城卫岗阵地 ,日军炮击了中山门城墙,在87师官兵顽强抗击下中山门阵地也没有丢。水西门方向受到的压力较小,守军是51师306团,12日下午日军曾攻破中华门与水西门之间的城墙,但被306团敢死队很快恢复,12日夜敌人也没有攻入 。紫金山第一峰,第二峰均在我军手中。乌龙山要塞也基本未遭攻击(12日日军的小炮艇刚到乌龙山附近水面) 。 直到13日下午,江心洲(长江中的一个岛) 的芦苇丛中还埋伏着112师的一个团,准备伏击日军的登陆部队。他们根本没有得到撤退的命令。 如果排除这些写回忆录的人串通好集体撒谎,不难得出结论:12日除中华门外,南京城防没有大危险。通讯,组织都没有太大的失误。

原本表态要决心死守的唐生智,在接到事关部队生死存亡的重大撤退命令之后,却没有即时地进行撤军参谋作业,一直拖到十二日下午五时,才匆促召开卫戍军事会议,军情被延误了超过二十四小时。这个重大的错误,是造成南京的撤退行动出现严重混乱的主因之一。在这场临时的卫戍军事首长会议中,有些部队的指挥官,未能出席会议,唐生智突然宣布奉命撤退,真是令大部分的将领都感到事出突然,在仓促的状况之下,根本难以掌握局面与行动的变化。唐生智还要求所有与会将领共同副署撤退命令,以分担责任。而撤退令原本规划只有司令部直属部队与三十六师直接渡江撤退,其它负责城防的部队,则各自掌握突围的方式后撤;至于撤退之前,如何破坏重要军政设施,更是缺乏完整的计划。但是在会议最后下达结论时,唐生智突然又作出表示,假如突围撤退有困难的部队,也可以设法渡江撤退,但他完全没有计算过渡江船只的运输能力。其实撤退的参谋作业要比进攻更为精细,才能顺利完成任务,因此唐生智如此拖延与草率地下令撤军,自己又率先仓皇地离开司令部,无法掌握与各个部队继续的通讯,结果造成了南京守军陷入撤退的混乱之中。

在宣布撤退命令之后,司令部的守军匆促与草率地破坏南京城内主要的建筑物,由于根本缺乏完整的计划,象全国最大的金陵兵工厂,中央政府的各个部会建筑,就完整的留给日军接收。十二日入夜之后,南京城内火光冲天、浓烟密布,这时候已经流言四起,出现撤退前人心涣散的乱象。此时唐生智的意志已经动摇,并没有监督设备的破坏与管制部队的撤退,就慌忙逃往下关渡江。守卫南京的部队在主帅提前失去联系的状况下,只有各自为政,有些部队还不知道已经下令撤退,有些部队则出现溃散的情况,这是撤退时最大的禁忌,没有统一、完整的计划与步骤,会造成部队退却的全面失控。因此除了六六军(军长叶肇)仍在保持掌控下,突围而走之外,大部分的守军与逃难的人民,开始大量盲目地涌向下关。

最可恨的是部分高级军官开完会后独自悄悄逃过江,根本没有通知部队!教导总队的部分将领们逃走时,底下的团长还在指挥战斗,一直到12日晚8:30,总队的四个团长还在紫金山开会。直到夜里12点才开始突围。

71军军长王敬久,87师师长沈发藻12日下午逃走时,也没有通知城外的部队,直到12日傍晚261旅发现城墙没有人防守了才明白过来。

万式炯一直战至13日中午, 也没有接到撤退命令,后来听说日军坦克已经到了长官部门口,才知道头头们已经都撤了。

宋希濂部撤退是居然下令关城门,过江后又下令烧船。根本不管其他部队。当时的命令是各部队从正面往外突围,36师掩护卫戍长官部从下关过江突围。 实际上绝大多数部队都往下关跑,为什么?因为军长师长们都知道,那儿有他们偷偷保留的船!所以都往下关撤,部下听说长官往下关去了,自然也就跟过去了。

就这样,几万国军,无数民众便涌向了下关,可是挹江门的36师却不放军队通过,因为按计划,从下关撤退的只是长官部和36师。於是发生枪战,部队混作一团。最后终於冲开了挹江门。但地上的尸体有好几层! 多数部队开始撤退时还能保持建制,到了挹江门下就瓦解了。冲出挹江门的国军只能称为是散兵游勇,而不是部队了。这些散兵以各种形式过江,少部分成功。

需要提出的是,北岸的胡宗南并不知道撤退计划(既然要撤过江,卫戍长官部居然没有通知北岸的守军!) ,他们奉命向江中的船只射击,直到唐生智到了对岸,方才知道撤退已经开始。但不知已经误杀了多少人。

并不是所有的国军都挤向江边,叶肇的66军就是向东突出去的。教导总队的第三旅12日夜还在紫金山上和日军拼杀,“误了” 时辰,等别人都撤走后,从日军间隙中冲到了皖南。可见,各部队从正面往外突围的计划是正确的。日军尽管围住的南京,但后面是空的。

不过大溃散的局面已不可逆转,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

后来仔细分析南京保卫战的资料可以发现,国军真正在战斗中阵亡的并不多。多数却死于混乱的撤退中以及日军的大屠杀中。国军高级将领对此惨剧负有很大的责任。军队司令在下达撤退命令时,一定要说明向哪个方向撤退、以什么方式撤退、g谁先退谁后退、谁来断后掩护,这是司令官最起码的责任。绝不能说一声“撤退”,就扔下军队不管自己首先逃跑。而作为南京保卫战的主要负责人,当时南京地区实际上的最高军政长官唐生智,在最需要履行职责的时候弃城先逃,是造成守城部队总崩溃的直接导火索。

在那场71年前的血战当中究竟还有多少鲜为人知的秘密已无从追究,即使有也已随着滚滚长江东流而去,而摆在我们面前的残酷事实是:1937年南京在血火中呻吟,十几万国军将士魂断金陵,随之而来的是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无论今天的某些人如何粉饰那段历史,如何为当时的某些高级将领开脱罪责,但历史的责任肯定要有人来承担,而承担责任的人也一定不是那些英勇抗战为国捐躯的人。

以下是在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国民党军将校军官:

萧山令:首都卫戌司令部参谋长,1937年12月12日牺牲于南京。

罗策群:第159师副师长,少将,1937年12月12日牺牲于南京。

高致嵩:第88师264旅旅长,1937年12月12日牺牲于南京中华门。

朱 赤:第88师262旅旅长,少将,1937年12月牺牲于南京中华门。

易安华:第87师259旅旅长,少将,1937年12月牺牲南京莫愁湖。

李兰池:第57军副旅长,少将,1937年12月牺牲于南京太平门。

司徒非:第160师参谋长,少将,1937年12月12日牺牲于南京。

姚中英:第157师参谋长,少将,1937年12月牺牲于南京。

罗熠斌 上校 103师307旅613团团长 37.12.1 江苏江阴城西钱家村

刘崧生 少校 103师307旅613团3营长 37.12.1 江苏江阴要塞

陈绍培 少校 103师309旅618团1营长 37.12.1 江苏江阴要塞

魏自远 103师307旅613团团附 37.12.1 江苏江阴要塞

刘** 少校 66军160师478旅956团1营长 37.12.8 南京孟塘

罗雨丰 少校 教导总队?营长 37.12.9 南京紫金山老虎洞

倪国鼎 中校 71军87师261旅参谋主任 37.12.10南京光华门

胡豪 少校 74军51师153旅306团3营长 37.12.12南京中华门水西门之间

刘历滋 74军51师153旅306团团附 37.12.12南京中华门水西门之间

程智 上校 74军51师151旅302团团长 37.12.12南京水西门

万琼 少校 74军51师151旅302团?营长 37.12.12南京水西门

韩宪元 上校 72军88师?团长 37.12.12南京雨花台

李杰 上校 72军88师?团长 37.12.12南京雨花台

华品章 上校 72军88师?团长 37.12.12南京雨花台

黄琪 少校 72军88师?营长 37.12.12南京雨花台

周鸿 少校 72军88师?营长 37.12.12南京雨花台

符仪廷 少校 72军88师?营长 37.12.12南京雨花台

苏天俊 少校 72军88师?营长 37.12.12南京雨花台

王宏烈 少校 72军88师?营长 37.12.12南京雨花台

李强华 少校 72军88师?营长 37.12.12南京雨花台

赵寒星 中校 72军88师参谋 37.12.12南京雨花台

谢承瑞 上校 教导总队?团长 37.12.13 南京挹江门

黄观涛 少校 宪兵教导2团团附 37.12.13 南京长江

李少霞 上校 ?军?团长 37.12 ?

以上将领尸骸无一从南京城中运出!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