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关注:强势默克尔遭英法“排挤”

剑道 收藏 0 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多年来,德国总理都是欧盟峰会重要参与者之一,而德国也一直安于扮演欧洲经济“发动机”和欧洲人的“发薪者”这样的角色。然而,近日来,这样的状况正在发生改变,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经济衰退和气候变暖等重大问题上被孤立起来。


最近一段时间,默克尔在北约扩张和阿富汗问题上与其他国家首脑频频发生争论,对英国首相布朗的经济刺激计划也持反对意见。从欧盟与非地中海国家的关系、欧洲单一货币,到欧洲中央银行的独立性等问题,默克尔甚至都被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总统萨科齐“边缘化”起来。


大胆彰显“国家利益”


这一系列事件的集中爆发并非巧合。那个二战后政治地位尽失,埋头发展经济的德国正在改变国际舞台上的低调形象,开始大胆彰显其国家利益,而默克尔近期的表现,无疑让人相信她就是给德国带来崭新变化的第一人。


任职于德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欧洲政治分析师简·特乔这样评价:“在当前国际社会,德国人外交上的表现远比以往要自信,甚至可以用激进来形容。对德国来说,现在的国际环境更利于它主动维护自身利益。这是一个好的信号,是一个正常国家应该有的表现。”


多年来,与欧盟其他大国不同,德国曾经是欧洲委员会的主要资助国以及众多欧盟小国的保护者。而今,这样一个形象发生了变化,德国在欧洲扮演的角色和作用越来越像法国和英国。


经济: 向英法发起挑衅


从默克尔的施政方针来看,她十分明了什么最符合当前德国的利益。在德国,1/7的工作岗位直接或间接与汽车业有关,因此,在近期备受争议的汽车援助方案及气候变化政策上,默克尔通过积极争取,使欧盟放宽了一项针对汽车尾气排放的限制性法案。而在近期汽车业援助方案上,德国也获得了优先于英法两国的权利。


作为世界上出口额最高的国家之一,德国的工业和制造业规模大于英法两国的总和。德国经济总量约60%得益于出口。与英国不同,德国没有所谓的“购物狂”文化,也很少有人拥有住房产权或进行抵押贷款。 普遍来看,德国家庭倾向于储蓄,而英国人倾向于消费。


因此,作为欧洲第一大经济体的德国在降低利率方面效果并不明显,其整体经济刺激计划也多少显得与众不同,更多地倾向于实体经济自我修复而非大规模援助。


默克尔还对欧盟气候变化协议提出质疑,因为后者会削弱德国工业竞争力并引发失业。


问题在于,默克尔与德国昔日作风不相符的强硬策略让萨科齐和布朗感到了挑衅的意味,后者认为这会对他们不利。这一形势在周一举行的欧盟三方会谈上得到了充分展现。那天,默克尔甚至没有被邀请去伦敦唐宁街,被这场名为“Global Europe conference”的会议排除在外。事实上,欧盟峰会前法德协商才是欧盟的传统做法。而当天出席会谈的却是萨科齐、布朗和巴罗佐。


在外交政策上,默克尔成功阻碍了美国政府推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北约的计划。在阿富汗及德国驻军问题上,德国政府也与美国政府争论激烈。与美国不同,德国不希望北约扩张,它还不希望看到欧盟扩张,这与英国也不一样。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德国正在与俄罗斯发展一种亲密而特别的关系,这与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同。目前,德国数千家企业纷纷在俄罗斯开展业务,德国对俄出口量几乎超过美国5倍。如德国是俄罗斯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市场。将俄罗斯的能源和德国的工业生产力紧密结合起来,德国人正憧憬着这样一个长期战略前景。


但是,这一战略在东欧和中欧国家受到阻挠,尤其是波兰及波罗的海国家。德国政府还试图拉拢其他欧洲国家加入这一行动,而不是被动接受欧洲其他国家的策略。


欧盟在短短几年内从15个国家扩充至27个国家,德国在地理位置上成为欧盟中心,这大大改变了德国的发展战略。作为欧盟基础的“法德轴心”遭到分化和削弱。过去,法德两国领导人常常在欧洲政策上意见不一,但基于共同目的最后总能达成一致。如今,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德国某报11日表示,如果法德两国没有撇开分歧,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峰会这一机会将被浪费。报道评论说,法德两国只有在共同的方向上前进,欧盟才能变得强大。而要想这两个欧盟大国团结起来并不容易。


欧盟27国首脑聚集布鲁塞尔召开峰会讨论应对金融危机之际,德国财政部长和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一名经济顾问先后公开批评英国首相戈登·布朗试图推行的经济刺激政策,给两国合作关系造成尴尬。


两国领导人均试图淡化这一事件的负面影响。默克尔11日在欧盟峰会首日表示,德国支持欧盟委员会2000亿欧元(约合2665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


默克尔的经济顾问斯特芬·坎佩特11日抨击布朗推行的救市政策是“工党政策的彻底失败”,“在教导了我们许多年该如何在失控的金融市场中分享利益后,工党政客们现在可不能指望我们去分担他们的损失”。


而就在此前一天,德国财政部长佩尔·施泰因布吕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布朗政策是“愚蠢的凯恩斯主义”,并批评英国计划将增值税从17.5%减至15%“令人震惊”,“这只会让英国负债达到一个需要整整一代人努力工作来偿还的水平”。


连续两天两次由德国执政联盟内部人士公开批评英国首相的经济政策,这给正在布鲁塞尔参加欧盟峰会并希望共同讨论应对金融危机政策的英德两国领导人平添了许多尴尬。


按照原计划,欧盟各国领导人将在峰会上讨论欧盟委员会上月提出的一个总额2000 亿欧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出资规模相当于欧盟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分析人士预计,鉴于各国在出力多少和具体举措上的分歧,欧盟领导人口头上接受这项计划不难,但能否真正做到协调却充满着疑问。


默克尔讨厌萨科齐爱出风头


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法国总统萨科齐想在主持欧盟峰会后继续保持欧洲事实上的领导人的地位,这位超级活跃的总统确信,他在任欧盟轮值主席的六个月期间巧妙地应对了世界金融危机和其它危机。欧盟峰会于11日在布鲁塞尔召开,这是萨科齐最后一次以欧盟主席国总统的身份主持峰会。


不过,法国在任欧盟主席国期间最大的一个失误:萨科齐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冷战给法国人的自鸣得意蒙上了一层阴影。德国人认为萨科齐是一位易于激动的小丑,他还在东方引发了麻烦。


德国《明镜》周刊称,默克尔很讨厌萨科齐虚张声势的作风。默克尔认为萨科齐是一位“一有机会就想出风头,但却一事无成的人”。《明镜》称:“除了保持她一贯的冷淡,默克尔没有什么方法来对付萨科齐。她的拳头可能已握紧,但她把拳头放在口袋里。”


“超级萨科齐”并不认为谦虚是他的优点之一。他正在告诉其他欧洲国家的领导人,他在英国布朗首相的帮助下领导欧洲度过了金球金融危机,并为欧盟制订一个新的政治目标。


强势背后:默克尔想当欧洲“老大”


近日来,围绕法国总统萨科齐排挤德国女总理默克尔的议论充斥德国媒体,欧盟峰会也被一些人说成了法德“争夺领导权”的战场。萨科齐一改会前法德协商的传统,改拉英国举行峰会并甩掉德国的做法激怒了德国。


德国《焦点》周刊网络版题为“布鲁塞尔:默克尔为权力而战”的文章说,峰会背后只有一个主题:谁将是欧洲的“政治领袖”,默克尔将为荣誉向这群强大的男人发出挑战。《图片报》以“法国称默克尔为‘不’女士”为题说,默克尔要以“放弃气候保护目标”武器打击萨科齐,“默克尔,请拿出你的勇气来”。


有分析指出,德国想做欧洲“老大”的意愿早在默克尔的前任施罗德身上就已体现出来。在德国二战历史及相关的纳粹罪行方面,施罗德是受牵连和受阻碍相对最小的。在卸任后的数月里,施罗德一直为克里姆林宫工作,负责俄罗斯和德国天然气管道的建设项目。


“由于没有响应萨科齐和布朗的经济刺激计划,使得默克尔在欧洲声誉受损。”简·特乔评论说。这一方面反映出默克尔独特的施政风格,另一方面也部分展示了德国目前单边主义的政治倾向。


而对于英德在欧盟峰会上的争吵,英首相府极力将这场争端解释为德国内部党派之争。英国媒体说:“明年选举在即,很显然,这是内讧的开始。” (文字:黄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