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外国怎样翻译《红楼梦》

shakencity 收藏 4 1682
导读:《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一书作者裴钰:“通过我的书,中国的老百姓第一次能够清清楚楚的了解《红楼梦》在海外的传播历史和现状,这个问题过去一直是文化圈子里的问题,而现在,普通百姓和网友不仅明明白白地知晓,而且,还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从精英文化变为大众文化,这是一个积极的改变。我特别收集了一些《红楼梦》在海外传播中,在学术界公认的误证,向普通读者做个介绍,我们介绍这段文化交流的历史,也是给我们看待问题一个新的视野。” 1、黛玉在英文里变成“荡妇”,在德文里变成“女仆” 在早期英文版

《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一书作者裴钰:“通过我的书,中国的老百姓第一次能够清清楚楚的了解《红楼梦》在海外的传播历史和现状,这个问题过去一直是文化圈子里的问题,而现在,普通百姓和网友不仅明明白白地知晓,而且,还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从精英文化变为大众文化,这是一个积极的改变。我特别收集了一些《红楼梦》在海外传播中,在学术界公认的误证,向普通读者做个介绍,我们介绍这段文化交流的历史,也是给我们看待问题一个新的视野。”





1、黛玉在英文里变成“荡妇”,在德文里变成“女仆”



在早期英文版本中,黛玉被翻译成Black Jade,也就是“黑色的玉”。从中文字面纯粹的意义上来讲,黛玉,也有黑色的玉之意,尽管这多少有些望文生义,不过,也算勉强过得去。可是,问题出在英文本身,Jade的引申义,有两个,一个是loose woman,有“放荡的女人”之意;另一个是horse,马,Black Jade的引申义就是a loose woman of dark skin,或者black horse,这两个涵义与《红楼梦》里的黛玉,差得太远!

在此我还要摘录著名红学家,汉学家吴世昌的一个发现,1932年,德文版《红楼梦》出版,译者将林黛玉的名字译为Blau juwel,在德文中,Blau是黛色的意思,juwel是青玉的意思,在德国的土话中,juwel的引申义是女仆、丫环,在德文版里,林黛玉没成荡妇,又改作了女仆丫环。




2、袭人,就是袭击男人


袭人,在英文译本(杨宪益译本)中,是这样翻译的:Hsi-jen,(assails men),"Hsi-jen"是音译,问题出在()里的注释,本来译者是为了给英文读者解释这个人名的意思。可是,解释大大错了,assails men 是“袭击男人”的意思。这就完全曲解了“袭人”这个词的本意,袭人之名是取自“花气袭人知昼暖”这句诗,可不是袭击男人的意思。




3、中国已婚女性,又贫又贱?


“贱荆”一词,被当作妻子的谦称,就如同“犬子”一样,其实,就是妻子的意思,不必把“贱”字单独拿出来理解。然而,英译本中,却把这个词翻译为“poor wife”,可叹一个“poor”,把中国已婚妇女统统恶搞成了吃不饱肚子的可怜女人,这真让中国人目瞪口呆。




4、“瑶池”变成了太平间?



红楼梦里,有很多中国传统文化里的概念,比如瑶池、蓬莱。英译本里,把瑶池和蓬莱翻译为“Elysium”。宝玉有句诗是“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

霍克斯翻译到

No flower this,but a fairy maid transformed

And here transplanted from Elysium.

In quest of spring I sped to Elysium.

什么是Elysium呢?就是希腊神话中的“极乐世界”,就是好人、善人死后居住的场所。这个概念和中国的瑶池蓬莱,从“神仙快乐”的角度来说,是一致的。但是,两者却有一个最根本的区别,那就是瑶池、蓬莱,是中国宗教神话中神仙居住的地方,并不是一个人死后,能够居住的地方。而Elysium,则是人死后的居住地方,仙境并不是太平间,这两者是不一样的。




5、玉钏,由“玉”变成了“银”钏


玉钏,是一个《红楼梦》里的丫头,在英文本中被翻译成为“Silver”,银的意思,玉钏由此变成了银钏。一部红楼梦里哪里有一个叫银钏的丫头呢?




6、无厘头:谁家的女孩叫“长脚鹬”?


丫鬟绣凤的英文名字是“Avocet”,这个名字比较无厘头,Avocet的意思是长嘴上弯的长脚鹬。不知道翻译者是出于什么考虑,到底绣凤和长脚鹬,有什么关系呢?




7、贾宝玉喝了“基督之泪”?



警幻仙姑请贾宝玉喝酒,酒名“万艳同悲”,霍克斯译本,把“万艳同悲”翻译为Lachrymae Rerum,Lachrymae是什么意思呢?意大利有种葡萄酒,品牌叫“Lachrymae Christ”,意思是“基督之泪”,这是一个世界闻名的红酒品牌,霍克斯把“万艳同悲”翻译成这个样子,也许是想让贾宝玉尝尝意大利名酒吧。




8、司棋,成了国际象棋



书中贾府的四大名媛,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四个女孩有四个丫头,抱琴,司棋,侍书,入画,丫头的名字取“琴、棋、书、画”之意,而英译本中,对司棋的翻译是“Chess”,是国际象棋的意思。而司棋的“棋”,是中国传统的“围棋”。虽然,西方世界的读者非常熟悉国际象棋,但是,我们如果设想一下,大观园里的宝玉黛玉宝钗湘云们,一起在国际象棋,在王车易位,似乎就很搞笑了。

司棋成了“Chess”,翻译家显然没有理解作者曹雪芹的本意。




9、绮霞,变成了一条鱼?



比较让人感到无法理解的,还是这个人名的翻译:绮霞,什么是绮霞呢?本意是艳丽多采如锦绮的云霞。 绮霞,又做“霞绮”,晋代诗人庾阐做了一首《游仙》诗,有一句是:“瑶臺藻构霞綺,鳞裳羽盖级纚。”描写的就是锦绮一般美丽的云霞。前蜀时期的韦庄也写到“晚日舒霞綺,遥天倚黛岑。”(《和薛先辈见寄初秋寓怀即事之作》之三)明代刘基,也写过“ 龟臺 落日明霞綺, 鰻井 寒潮长石依。”(《次韵和新罗严上人<秋日见寄>》之二)。

而绮霞这个名字,在英文中被翻译成了“Mackerel”。Mackerel,是鲭鱼的意思,这和绮霞这个名字的本来意义差的太远了!简直不可思议。至今,我们也不知道翻译家们为什么这么翻译这个名字!




10、鸳鸯,变成了鹅?


早期英文译本中,鸳鸯被翻译成:Faithful Goose,忠诚的鹅,可大家都知道鸳鸯并不是鹅。




11、李纨怎么成了女裁缝?



李纨,字宫裁,在杨宪益译本的《红楼梦》中,李纨,翻译成Li Wan(Plain Silk),宫裁被翻译成Kung-tsai(Palace Seamstress)。译者对李纨的翻译很好,括号里对“纨”字做了解释,Plain Silk是素绢的意思,比较准确。问题出在对“宫裁”的解释上,Palace Seamstress,是“皇宫里的女裁缝”之意,让人啼笑皆非,李纨身为贾家长子的媳妇,难道还做了一个兼职,给皇宫里做女裁缝?

显然,在这里,译者是望文生义了,古人的字和名,有一定的联系,“宫裁”意为极其名贵的丝织品,和“纨”字相对,根本不是宫廷里的女裁缝之意。




12、兴儿,成了扑克牌“大鬼”?



由于理解的歧义,翻译成英文的《红楼梦》人名,有时会变得相当怪异,比如奴才“兴儿”,本意是兴旺的意思,但是在英文译本中,被翻译成为“Joker”,也就是我们玩的扑克牌中的大毛,大鬼的意思。这样的翻译让人哭笑不得!




13、怡红公子变绿了



怡红公子就是贾宝玉,可是,在英译本中,怡红公子被翻译为Green Boy,绿公子。




14、潇湘妃子,成了江河王后?



潇湘妃子,被翻译为“River Queen”,翻译家用希拉河边女神Naiad,来替代林黛玉的意象。这有几个不妥之处,1,Naiad是快乐为基调的人物,而黛玉是悲剧为基调的人物;2,黛玉是“心较比干多一窍”,机敏聪慧,言语夺人,而Naiad则是一个仁慈宽容的女孩;3,潇湘馆,虽然有“潇湘”之名,但重在“竹子”这一点,以竹取胜,不在水,而英译本明显是望文生义,以为“水”是潇湘馆的特色。




15、中国医生都是神经病?



《红楼梦》里有一段,是让所有外国人感到崩溃的,就是21回“谁知凤姐之女大姐儿病了,正乱着请大夫来诊脉。大夫便说:“替夫人奶奶们道喜,姐儿发热是见喜了,并非别病。””

在这里,曹雪芹就是使用了中国人传统的忌讳方式,对待疾病不明言,甚至是逆向思维。在这句话里,有两处“忌讳”,一个是“道喜”,一个是“见喜”,前者纯粹就是曲解,反语的方式,后者是对天花的讳称。

可对于这句话的翻译,却非常困难。

I am happy to inform Her ladyship and Madam Lien that the little girl's fever is simply to smallpox.(杨宪益译本)

译者用了“be happy to”(真高兴……),这个句式在英语中,必定后面接着的是高兴的事情,而天花是恶疾,用这样的喜悦表达方式,西方读者一定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孩子得了天花,医生竟然认为是高兴的事情!中国的医生都是神经病吗?病人得病,他们竟然祝贺!




16、水酒,其实里面没掺水



第16回,“小的听见昨日的头起报马来说,近日大驾归府,略预备了一杯水酒掸尘,不知可赐光谬领否?”

“Your handmaid,bearing yesterday that your exalted carriage would return today,prerared some watery wine by way of welcome.Will the Imperial Kinsman deign accept it?”

在英文译本中,水酒被翻译成“watery wine ”,这是错误的。水酒是谦称,谦虚的说法,类似的还有薄酒、小酌,都是中国酒文化中邀请他人做客的谦称,可不是说自己的酒质量不好,往里面掺水。但是,英文译者大多没有明白“谦称”,反而直接翻译成watery wine ,这是让人非常遗憾的。既然来宾是“大驾”,中国人历来是重客薄己,自己宁可吃差的酒饭,也得让客人吃好喝好。




17、“没扫帚”是个什么扫帚?



汉字有很多字,是多音的。比如第五十回,蘆雪庵,红楼女儿们在玩即景聯句,黛玉起了一个上句“沒帚山僧掃”,宝琴联了一句“埋琴稚子挑”。

其中黛玉的“沒帚山僧掃”,在英文译本中,是这样翻译的

“The Zen recluse with non-broom sweeps the ground.”

中文意思是,隐居的僧人用“没扫帚”扫地。问题是“沒帚”,并非是没有的没,而是出没的没,多音字,原句的意思是雪很大,能够湮没了扫帚,形容雪深。由于翻译家忽视了中文多音字,就把“没帚”翻译成“non-broom”,所以,外国读者就会奇怪:“没扫帚的扫帚,到底是什么扫帚?”




18、神佛=上帝+佛祖?



39回,刘姥姥给贾母王夫人等,讲了一个故事,"我们庄子东边庄上,有个老奶**,今年九十多岁了.他天天吃斋念佛, 谁知就感动了观音菩萨,夜里来托梦,说:`你这样虔心,原本你该绝后的,如今奏了玉皇, 给你个孙子.'原来这老奶奶只有一个儿子,这儿子也只一个儿子,好容易养到十七八岁上死了,哭的什么似的.后果然又养了一个,今年才十三四岁,生的雪团儿一般,聪明伶俐非常.可见这些神佛是有的."英译本中,对于“可见这些神佛是有的”是如此翻译的:

So you see there are gods and Buddhas watching over us.Whatever folk may say!

《红楼梦》里的“神佛”,还是中国传统的佛教和道教的佛祖和神仙,并不是***里的上帝+佛祖。显然,英文译者给刘姥姥硬塞了一个“上帝”。





19、“阿弥陀佛”变成了“圣名!”



39回,刘姥姥说了一句,“阿弥陀佛,原来如此!”

英文的翻译是"Holy Name!" said Grannie Liu,"Fancy that now!"

阿弥陀佛,变成了Holy Name,圣名。有人会问,难道刘姥姥就不念佛了吗?在英文译本中,刘姥姥的确是换了信仰,不再念佛了。请看下面一则:

42回,刘姥姥要回老家,平儿代表凤姐,给刘姥姥很多礼物,“平儿说一样,刘姥姥就念一句佛,已经是千声佛了。”

英文译本是:

Grannie Liu had been exclaining raptarously as each item was shown to her and must have uttered several dozen "Holy Names" by the time Patience came to her own gift.

刘姥姥念佛念的还真是Holy Name。




20、刘姥姥成了基督徒




不仅如此,霍克斯的译本中,还把阿弥陀佛翻译成God bless my soul(主佑我心),这更是***的用语了。我们无法想像,刘姥姥虔诚地说God bless my soul(主佑我心),这个样子虽然西方读者心知肚明,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匪夷所思的!

其实,英文中,有“Buddha”,佛祖这个词,明明有这个词嘛,并且,可以翻译为Gracious Buddha 。有现成的词语不用,非得用Holy Name来代替,让人感到不解。




21、念佛变祈祷



42回,刘姥姥要回老家,平儿代表凤姐,给刘姥姥很多礼物,“平儿说一样,刘姥姥就念一句佛,已经是千声佛了。”

英文译本是:

Grannie Liu had been exclaining raptarously as each item was shown to her and must have uttered several dozen "Holy Names" by the time Patience came to her own gift.

"Holy Names",以耶稣的名义,而非念佛,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翻译。




22、菩萨变上帝



刘姥姥想去大观园找机会,对狗儿夫妇说道,“看菩萨的保佑,有些机会也可知。”

其中“看菩萨的保佑”,在英译本中,是如此翻译的:We must leave it to the good lord to decide whether He'll help us or not.

菩萨变成了“lord”,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23、打蘸变弥撒



28回,袭人又道:“昨儿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叫珍大爷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呢。还有端午儿的节礼也赏了。”

打醮,是佛道两家人士的宗教仪式,为一般祈福消灾而举行的打醮仪式,叫“平安醮”。我们看英文译本是如此翻译的:

And yesterday the Imperial Consort sent the eunuch Hsia here with a hundred and twenty taels to be spent on masses,theatricals and sacrifices on the first three days of the month at Ethereal Abbey.She wants Lord Chen to take all the gentlemen there to burn incense and worship Buddha.She also sent oner presents ofr the Dragon-Boat Festival.

masses,即弥撒,***的宗教仪式。虽然对英语读者来说,很亲切,但是,想一想,贾珍领着一帮贾府男人们做弥撒,该是个何等的情形!




24、如来变耶稣



宝钗的有一句“我笑如来佛比人还忙”,英文译本是这么翻译的:I was thinking how busy He of the Holy Name must be.

the Holy Name,是***用语,而非佛教,把如来变成了the Holy Name,让译文读者立刻联想到的是耶稣,看来,宝钗也皈依了***了。




25、天=上帝?



中国民间有儒、释、道三家的信仰,以上可见,佛道两家已经被翻译家改造成***了,那么儒家思想呢?中国的儒家思想里,有一个主要的信仰就是“天”,西方君主制是君权神授,而在我们中国,君主制则是“君权天授”。对“天”的崇拜,既有国家意志层面的国家行为,也有民间信仰层面的民间行为,“天”既在国家正式文件中,比如皇帝的圣旨里,总有“奉天承运”一句,“天”也在民间俚语顺口溜之中,比如,“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里的“天”,就是儒家的特有概念,和佛家、道家、***的信仰都不同。

第6回,刘姥姥引用过这个俗语,而这句俗语在英文全译本中,是这样翻译的:Man proposes ,God disposes

在这里,天被翻译成“God”,译者用***词汇替代了儒家词汇,由此,中国民间的三大信仰完全沦陷,一部英文版《红楼梦》里面的男男女女,似乎都皈依了***,这是霍克斯英文版的最大失误。




26、和尚、道士、隐士,都成了修道士



《红楼梦》里有一段,融合了儒释道三教哲学,在第51回,晴雯病了,宝玉在房内给晴雯熬药,晴雯担心药气污染了室内空气,可宝玉说道:“药气比一切的花香果子香都雅。神仙采药烧药,再者高人逸士采药治药,最妙的一件东西。这屋里我正想名色都齐了,就只少药香,如今恰好全了。”

采药烧药的神仙,显然是道教的文化符号,而采药的高人,则有佛家高僧的意味,治药的逸士,则指儒家的隐士。我们来看这段的翻译:

'But the smell of boiling herbs is the finest smell in the world,' said Bao-yu ,'-far superior to the perfume of any flower.Even the Immortals are supposed to gather herbs and cook them ; and gathering herbs to make medicine with is the favourite occupation of hermits and holy men.The smell of medicine: that is the one aesthetic treat that has so far been missing from this apartment; and now,today,we shall enjoy it!'

译文中的holy men,让人大跌眼镜,显然,翻译家把神仙、高人、逸士,这些中国民间信仰的宗教符号,划一为holy men,成了修道士,西方读者当然容易理解修道士。然而,在数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出现了一批修道士在采药治药,该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27、宝玉是男,是女?



在早期英文译本中,贾宝玉被翻译成为“Lady Bao yu”,译者以为贾宝玉是女性,这堪称世界翻译史的千古笑谈,可见,早期翻译《红楼梦》的外国人,不仅中文水平很差,而且,对中国传统文化缺乏必要的尊重。




28、翠色不是绿色



《红楼梦》有句诗“寒山已失翠”

英文译作:Cold hills have lost their vivid green.

翠色,被翻译成为vivid green,鲜艳的绿色,这是非常错误的。翠色就是非翠色,是绿色+蓝绿色+白色(白色中带有绿色的斑纹),有玻璃光泽。用vivid green来翻译是很错误的。




29、林黛玉背耙子?



《葬花吟》中有一句“手把花锄出绣闺”

has rake in hand into the garden gone

其中,rake 是耙子,不是锄头。林黛玉背耙子干吗啊??很像猪八戒的样子。




30、蕉下客和爱蕉客



贾探春给自己取了一个号“蕉下客”,林黛玉拿探春取笑,应该改成“爱蕉客”,探春怎样的个性,依然我行我素,不用“爱蕉客”,就用“蕉下客”。可是,英文译本中,把蕉下客翻译为Plantain Lover, 还是爱蕉客的意思。那么正确的译文是怎样的呢?应该是:Under the plantain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