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七章 第七章: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


“现在局长要接见您,先生!”

“你是说是现在吗?”他僵硬地转过身来,发现是凯里中校,很快将心头的无名怒火按压下去。“你什么时候也调到我的这个部门里来啦?”

“今天!如果准确一点的话,在一个星期前,已经进行了熟悉该部门里的各种事项。”

回答的话音拖得很长,口气中夹带着一种疲劳。有一名下属朝俩人迎面走来,走到他俩面前立住步,并举手致礼,随后将一个信封递给了凯里中校。

“这是什么?”

“是电文!中校!”

“什么时候发来的电文?”凯里中校问道。

“半小时之前,您出去的时候。”下属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回答。

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凯里中校在脑海里,对该种信息进行了必要的思考与处理。随后挥手朝黑格中校,挥动了一个告别的手势之后,离开了大室,快速地回到自己办公室里。现在他来到了办公桌旁,脑海里的思维,全力地投入到思考之中。来到桌旁没有立即坐下,而是伫立于桌子边,没有任何的举止。因为思考的内容之中,包含了一个有关让人不得不去关注的问题。

想起今天获得局长召见的殊荣,很自然地想起前几年里的一起事件。那是在二年之前,中央情报局发生一件有趣的事情,原属同一个阵营里,竟然出现了叛逆的事件。当然这种事情,早已经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新鲜事物。因为每个阵营里,都有各自的利益与观点角度,于是在该种情况之下,自然存在着不同利益的体现模式。尤其当冷战结束之后,形成东西方的强烈对垒形势已经彻底不存在,于是,本来因对垒形势掩盖的,各种自私自利的行为,也随着冷战的结束,各自的利益观念全都暴露无遗。

一位原属法国情报局的女特工,因不满上司对她的控制,不受安排。从理论上来讲,可以归纳到开小差的性质当中去,因为做出来的行径,并没有体现出抗命的意图。可是中央情报局利用了这一点,有意地将这件事做成为叛逃性质的事件。当然,凯里中校是该起事件里的主谋策划人。善于在别人的后院点火,利用该起事件去达到自己的最高利益。法国情报局果然上当,认为真正是自己的情报人员发生了叛逆的行为。于是派出杀手到美国去消灭变节者,没想到反而将,早已安置在该国的许多联络人员给暴露了出来,不少人还惨遭暗杀,结果造成北美情报网,彻底瘫痪。

凯里继续在办公室里呆着,当自认为稍微达到,自个儿把身价,提高到一个限定的程度上时,他才离开了工作室,朝局长的办公室走去。人在没有出名之前,是多么地希望想出名,想让人人都知道自己,人人都能认识自己,然而一旦达到该种地步,对此又会感到无限的烦恼。因为有很多不随人愿的事情,总是使得别人认为非你莫属,非得让你去拿出一个主意来。

他伸手敲响局长办公室的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大声的说话声。

“是凯里中校吗?哦,请进!

他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请坐!凯里中校!”

“谢谢!局长!”

从局长冲自己微微的一笑,作为见面礼的方式之中。凯里自我感觉到的猜想没有错,确实是让他来拿一个主意。对于该方面的能力,他暗地里感到很烦恼。原因是该种事物不是好差使,可以说得上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如果主意出得与事实悄然相合,变成有效性,那么顶多得到一番赞佩,假如与事实相反,很可能大部分的责任会归究到自己的身上。尽管内心暗暗叫苦,脸上仍然浮现出假装的欣喜神态。

“也许局长您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他说:“请先让我来猜测,我想很可能是要我提供一个具有建设意义的方案?”

“是的,凯里中校!您还是坐下来吧!请!”

自从出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在该国没有找到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央情报局的信任度受到前所未有的置疑。而在随后的几年时间之中,各种被称之为门的事件频频暴光。越发引起民众对中情局的强烈不满。局长也随之换了几任,可是事情好像远没有结束。联邦调查局及国土安全局,在这个时候,各自有意要扩大各自的影响力,在许多方面打压中情局。致此之后,中情局被分解为许多部门。每个部门都有各自负责的事项。欲见的局长是属于中情局里,负责国土安全事务的一个分局部门。局长朝一旁的椅子挥挥手,然后移放到头颅上,如同是在试探上头的温度。

“请您来,的确是想让您为我出一个主意,凯里中校!目前中央情报局遇到了一件相当棘手的事情,真不知如何办理才好。”手有意识地擦了擦前额上面,并不存在的汗水。

接着忙不宜迟地按下一个控制显示器的开关,巨大办公桌上的液晶显示器里,出现了图像内容。这是太空卫星探测得到的信息资料,图像里呈现出中国海军舰船,在太平洋海域里的活动情况。该种资料对于凯里中校来说,早在一天前就已经见到过,局长这一次将它重新显示出来,是想让它更好地加强将要进行的话题。

显示器转换新资料的间隙,局长问道:“你恐怕已经见过,该种资料的分析结果?”

“是的,中情局的分析专家,已经做出了结论。”中校认真地说。

“你同意专家们提出来的分析结果吗?从而接受该种观点,去认为中国人是在大洋里寻找什么?”

“这种解释较为合理。”

“有关对于该种分析的认定来源点是什么,您有估计的范围吗?”

他迎视上级的盯瞧目光。“追溯事项的源点,时间恐怕比较长。”

凯里说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地停顿了下来。他暗暗地发自己的火,因为早已练习无数遍的说词,得到一个机会来尽情阐明的时候,竟有一种对此产生怀疑的想法,感到是臆想的强求行为。虽然众多专家的分析结果表明,以及派出庞大的科考人员,到达那个声称受到中国人入侵的国家,在事件点上进行各种各样的勘查。从对地质土壤的样本,进行化验的结果上去分析,竟然得到了一些莫明其妙的数据。

中国人冒险进入别国的行为,曾经被不明事理的国防部,以及情报部门的参谋人员,和一些有分量的政客,进行了各种各样的预测。他对政客们提出来的各种揣测式的构想,感到十分滑稽与可笑。认为中国人神经过敏,竟敢冒世界舆论的谴责,及有可能导致战争暴发的危险,在没有任何交涉,以及获得同意的情况下,单方面派出武装科考队员,进入锁定区域,进行不明事项的探勘,是出于一种纯粹科研行为吗?

不过在该起事件上,中国外交官们!显示出他们是世上最有智慧的外交官,很快平息该起事件中引起的众多事项。只是要想真正地做到,不会惹起别人的注意,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美国人十分重视该起事件中有可能存在的,连续性的可能性。

因为日益强大起来的中国,这种强大的力量,让美国人感到是一种不可抗衡的,可以加以结盟的坚强力量。世界格局的主角似乎应当要由两种人来承担,也就是说,面对日遂更为复杂的国际局势,美国人开始显得力不从心,需要中国主动进入国际事务的处理中来。

“只有弄清不久前的事项,海军及间谍平台等监视设备,探测到中国人,在北太平洋里的活动,分析归纳得出,该起事件是何种范围性质之后,我才能进行可能性的评估。”

差不多有一分钟的等待,得到的回答,仍是有关技术资料不足的表示。这种表现的方式让中央情报局长不太满意。眉头不自然地紧趋起来,只是当中校的目光落到脸面上时,强硬地展颜露出微笑来。

“很好!”局长狐凝地望着部下,相信此人的见解,也许同专家们的看法是一致。也许会有新的建树,但愿会这样。“有一份资料我决定让你观看。”

把保存着只有本人能够,观阅的资料系统启动。把机要资料调出来让部下过目。如今,需要来自各方面的有效建议,不能去冒险。因为事态迫使人不得不去注意。中国在那起事件里,如同一个人遭到蝎子挟了一下,十分恼怒地到处寻找逃遁的蝎子。谁要是在这个时候出来阻挠,那就是将自己扮演成逃遁的蝎子,其结果如何,难以预料。

资料由显示器显示了出来,该资料对凯里中校来说,并不意味着有多么的新奇。在已经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大部分的手头工作内容,完全针对它展开。当然,显示出的资料里,还包含了许多不曾了解到的内容。暂时将中校的双眼紧紧吸住。并且从中明显地看出,中央情报局与联邦调查局,这两大部门花费了巨大的精力。然而不论怎样,存在一个明显的问题。那就是当把所有资料看完之后,更沉重的疑问在心头产生,并且牢牢地结固变成挥之不去,缠人不休的疙瘩。

“分析员认为发生的事件是上次事件的延续。”局长对中校道。

“这是正确的分析。”凯里阐述出自己的判断。

显示器里出现了一条醒目的:SYNFHESIZE SERVE COMPANY(综合服务公司)文字,这就是正要弄清楚的事件。首先对于他来说,是根本不了解该公司,到底是一家什么样性质的公司。它到底是怎样运作,业务是如何进行的。联邦调查局花费很大的力气,都没有查出一个清楚的结果来。

随便去认为有多么的奇怪,就有多么的古怪。原因是:越是调查下去,反而更是令人一头雾水。一家在技术实力上,以及凭资源拥有量的角度来讲,都可以甚称为第一的咨询服务公司,竟然没有任何雇主。那么它是一个研究性质的机构吗?查不出研究领域是何种方面,也找不到出资人,以及各种交易和银行及税务的记录资料。难道是虚无不存在,可事实让人匪夷所思,它以公司运作的方式存在,只是让人惊奇的地方是:竟能够很好地经营下去。

对如此不明的,不知是何样性质的机构存在,不明的运作方式,自然让神经高度紧张的调查局密切注意。并且对该机构产生一种空前的监视行动,因为从传统通讯的方式上,根本无法对他们的活动内容进行窃听,他们使用了一种现在还不被人知晓的通讯方式。

可是对该机构人员进行的调查,得来的结果更是令人不可思议。每位受到联邦调查局监视的人员,都会不明事理地失踪。在所有不能理解的事情上面,调查局还是获得一些线索,那就是该公司里的一名成员,此人的行径似乎在设法脱离该机构。顿时,中央情报局及联邦调查局两大部门全力出动,尽力地想去找寻这个名叫艾力克的人,尽量抢在该公司的人员找到他之前把他找到。全面将该人保护起来,只有从他的嘴中才能了解,综合服务公司的内部运作情况 ,只是没有人对此抱有过大的希望,因为从已过去的二年时间里,及所有发生的事件性质上来看,总是无法找到活着的人。

也就在昨天的同一时间中,两大部门的精英人员,前往了3SC综合服务公司总部,这家公司仿佛不曾存在过,没有任何的资料能够证明,曾经存在过一家这样的公司。可是各种迹象又表明,该公司的运作并没有受到任何形势上的干扰。

凯里中校将目光从显示器上移开,间隔几秒钟之后,重新把目光移回到屏幕上。该种做法是有利于对接收到的资料,进行总结与分析。在脑海里马上想起与黑格在一起,并对摆放于桌面上的资料,进行探讨的各种认可性全都涌现出来。

黑格对今天收集到的资料进行了分析,从里面得出一个很让人回味的内容。“想到过没有,他们为何只专门找中国人?”

“也许是凯茜·奎琳的原因。该位女士与那位中国人处于热恋之中。”凯理是这样去推理的。当然,内心里对于,对方的推理,它的合理性与必然性是摇头的。

“查出与凯茜女士的中国人是谁了吗?”

“一位名叫扬进的人,随着对此人的深入查阅,此人很有来头。”

“怎样一回事?”

“一位原属中国特种部队退役的战士。”凯理中校回答道:“同时,此人还参加了让我们很关注的两次行动。”

“水母行动及毒蝎行动?”

“是的,黑格中校!”

“真是越来越变得更有意思起来。”

“我想--,我听懂您的话中,还包含一种不能言明的意思。”

“看来我俩共同认识到了一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