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六十 抵制日货 六十 抵制日货

叶风沙粒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URL] 60. 玉卿加紧和县城里的学校联系,组织师生进行演讲和公演进行抵制日货运动,玉卿一手拿号筒一手握紧拳头慷慨激昂地在人群中演说,星萍就带领学生分发传单。 一个小小的县城的学生运动却闹得轰轰烈烈,而且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消息一下子传到省城,张敬尧害怕刺激它的主子,大为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


60.

玉卿加紧和县城里的学校联系,组织师生进行演讲和公演进行抵制日货运动,玉卿一手拿号筒一手握紧拳头慷慨激昂地在人群中演说,星萍就带领学生分发传单。

一个小小的县城的学生运动却闹得轰轰烈烈,而且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消息一下子传到省城,张敬尧害怕刺激它的主子,大为光火,下令不准“抵制日货”。

此时徐祖泰正为工人工资伤脑筋,工人都拒绝接受“惠民券”和铜元票,因为这些货币很难在市面上流通,再这样下去,兴泰与工人之间又不可避免矛盾了,对工人的力量他最清楚不过了,他可不愿意再去冒那个险,而且这段时间孝智在工人之间灌输了一些激进的思想,更不容易小视了,这时他还有点后悔让孝智再进车间,这不是跟自己找枪子吗?

正在沉思间,传来敲门声,“谁?”这个时候找他明显的透着不耐烦。

“爹,是我——孝智。”接着推门进来了,微笑着看着父亲不悦的神色。

“哦,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烦心事了,您有点不高兴了。”

“还不是你关心的那帮工人,他们又该找我茬子了。”

“是吗?”徐东升故意当做不明白的反问。

“别跟我打马虎眼了,你还有不知道的?孝智,你说你有更重要的事,我也不很清楚你到底在干什么,但你该不是联合外人来跟你老子斗吧?”徐祖泰没好气地说。

“怎么会?在工人酬劳和待遇上您也改进了不少,工人对兴泰的态度改变了不少,现在我只是想让工人们明白,如今这等状况是政府和日本狼狈为奸的结果,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为其所害。”

“这该死的日本佬,政府也得听他们的,还不是他们故意设套作践我们的,让我们走投无路时把兴泰拱手相让了。”

“爹你既然明白这些伎俩,就不要着了他们的套啊,要先下手为强!”徐东升说完,他父亲不解的看着他。

“你怎么操心兴泰的事了?”

“这说起来是兴泰的事,也可以说不是。”徐东升笑了笑说。

“我就知道你没这份心思的。”徐祖泰没好气地说。

“您也只能这样了,依靠大家的力量来对抗了,就一个兴泰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大家?你说要我和那些可恶的工人一起?如果你再在工人里掺和你就给我离开兴泰!”徐祖泰终于忍不住发怒了。

“您先别动气,您也看到现在抵制日货的运动得到了人民的拥护和支持,你大可趁这个机会,可以联系县城商界起来正面和政府交涉,而且教育界已加入其中,农会也表示支持,现在就差商会了,您看看形势,考虑一下,我先走了。”

徐东升的话就像一个爆竹在他头顶炸开了,他有点犹豫、又有丝慌乱,如果和政府对着干,不是拿兴泰在冒险吗?可如果不这样,兴泰早晚都是日本人的午餐,想到这里,他心里不免骂道:“我就不能便宜这小日本。”

就这样,在徐东升、李泽年和玉卿的努力下,县城里的商会、农会、教育会、工会联合起来成立了一个国货维持会,徐祖泰为会长,李泽年和玉卿代表工人和学校当选为副会长。

李泽年认为既然政府不准公开提出“抵制日货”,于是用“提倡国货”的名义来进行抵制斗争,于是广大学生和爱国工商业者一起对日商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玉卿见县城还有家日货店依着政府的靠山仍然开门营业,于是就带着学生冲进店里,捣毁所有货物,一时日货狼藉满地,旁人都拍手称快,特别是原来那些小百货商店为学生造势。

县长视学生运动为洪水猛兽,极尽破坏,先以“过激主义”罪名进行恫吓,见他们根本不吃这一套,又说他们这是“抛弃常业”、“扰乱秩序”,然后杀气腾腾地对学校发出最后“忠告”,如果不听劝阻,学生就会以妨碍秩序、扰乱治安而逮捕。

“我们决不退缩,这证明他们内心的恐惧了。”玉卿激动地说。

“对!我们要团结起来,玉卿你们可要小心一点,县政府不会甘心的,他们一定会针对学校。”徐东升关切地说。

“他娘的,这回我们可以做一回洪水猛兽了。”金贵笑笑着说,其他人一听都跟着笑了。

张敬尧的爪牙纠集一部分军警以维护地方治安为名冲进县城各学校,他们故意损坏学校器具,把图书当柴烧掉了,并拿那些教学仪器当把戏,一下子学校被搅得乌烟瘴气。

玉卿找到县长交涉,县长避开她置若罔闻,反倒丢给她一句话:“这就是与政府作对的下场。”言下之意就是以此要挟他们停止学生活动,玉卿气恨的离开县衙,决定采取更激进的活动进行抗议。


在抵制日货斗争中,店员工人和码头工人并肩战斗,李泽年发动码头工人在店员工人中发展中坚分子,采取多种形式打击日货,日货一下自无处可藏。

在工人夜校,李泽年和金贵和工人们正在热烈讨论如何开展日货码头的斗争。

“我们每天都从洋船上卸下大批的洋货,把银子、银圆搬上船,这种滋味真的不好受啊!”一个工人心痛地说。

“还有一些价格很贱的中国货却被大批的运走,这些都是中国人的血汗啊!却一点也不值钱。”另一个工人也愤怒地说。

“那些煤炭被贱卖给日本人,国人却是饥寒交迫!”

“听说明天有几十吨煤炭上船,今天我们就来安排一下,怎么对付这些日本人。”

“我们拒绝搬运,这样日本轮船就迟迟离不了岸。”苦李头说了自己的想法,工人们都说好,即使冒着被扣工钱的危险他们也不屑一顾了。

“这个建议很好,你们可以成立一个情报小组,把运来的日货情报送给检查队,这样学生就能及时有效地查到日货。”李泽年对这些工人说,于是他们又把这些人员安排好了才散会离开,一直忙到凌晨两点。

第二天,李泽年就听到码头工人的好消息,日本人急得团团转,只好求救于政府。

县政府一看主子生气了就一反常态,颁布全城禁令,在县城四处大肆抓捕激进分子。

李泽年他们一边拉车一边注意县城的形势,下午一点,李泽年和金贵好不容易坐下来喘口气,便把黄包车放一边,就靠屋阶坐了下来。李泽年从包裹里取出干粮,递给金贵一个糠米饼,自己一边啃着一边说:“刚才我拉车到西城时,我看见唱那首民谣的一个小孩被们抓了起来。”

“什么民谣?”金贵糠米饼来不及咬张开嘴吃惊的问。

“还不是那天我们听见的那首说张敬尧四兄弟的民谣吗?”李泽年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金贵赶紧点点头。

“我记起来了,怎么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啊?”金贵不相信地问。

“给了那小孩子几个耳刮子,然后如狼似虎的提着他去找他父母了,要不是旁边的一个工友拉住我,我当时就冲上去跟他们拼了。”李泽年眼里还冒着火,懊恼的把糠米饼放回包裹里。

“怎么吃了一口就不吃了?”

“吃不下,你赶紧去通知云飞和工人夜校那里,县衙肯定会派军警去那里的。”

“恩,你还是去学堂看看吧,那些该死的东西更不会放过星萍她们的,不知道徐东升知道了不?”金贵说着也把仅剩的一小块糠米饼放进嘴里,接着站了起来,“你快去吧!”

当李泽年赶到学堂的时候,他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那些驻军把仅剩的两间教室也破坏得不像样子了,有几个学生正在清理课桌,一个学生见到李泽年赶紧跑过去对他说:“柳先生去和县长交涉时被扣押了,韩先生也刚刚被他们抓走了,你快去救先生她们吧!那些人还发下话来叫我们解散回家,否则严惩,好多学生都被家里人领回去了,我们这几个都没家了,我们无处可去了。“说完就流眼泪了。

“别担心,你们把这里整理一下,我去想办法救你们的先生。”李泽年先把这几个学生安顿好就赶紧向织厂跑去。

可他一到工厂大门就见形势不对头,里面也聚集了一些军警,李泽年赶紧拉住一个工人问到底出什么事了,那个工人就对他说:“四少爷被军警带走了,说是鼓动工人想闹事,放着好好的少爷不做,和那些穷小子粘在一起,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李泽年也没再听下去,赶紧回头,看来这是政府得到什么消息,来个“先下手为强”了,连四少爷也被抓了。李泽年想到这里,不禁汗毛都竖了起来,觉得这事态比他想象的严重多了。

幸好金贵通知及时,工人夜校及时转移,才没受到多大破坏,他们也没找到什么把柄也就无可奈何的走了,工人夜校只好转入地下活动。李泽年赶紧召集国货维持会,进行营救活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