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王参谋长郁闷地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是红风苏维埃政府机关办公室的椅子上!他来了有两个多小时了,那二锤还是没有过来见他,让他等得有些烦躁了。

已经是第五天啦,那个萧云同志还没有到团部,来年他们派去接萧云的人也没有任何消息。前天,旅长发火了,让他们再派人去接,千万不能在路上出现什么差错。人是又派出去了,现在还没有结果,不过和那红风寨的约定时间已经过了。可急坏了陈旅长,本来他是想自己上这里来给二锤道歉的,不过刘师长一个一个电话把他叫走了,这才由王参谋长代替他过来。

红风苏维埃政府机关的牌子就挂在一个地主的大院子门口,听那“主席”讲这个地主已经被他们戴过尖尖帽给镇压了。地主的土地都分配给了村子里的穷苦人家去耕作,而且那地主的浮财不少,都充公了,还得了几千块大洋。

“长官你可不知道,那红军啊,就是好啊,是俺们穷哈哈的队伍,不象你们的蒋委员长的队伍是专门欺负穷人的。俺看长官也文质彬彬的,该是念过学堂的啊,咋就跟住那蒋老头呢?”那个主席原来是村里的一个老学究,姓李,估计是青末的一个老秀才吧,说着一口蹩脚的官话。

“官长是哪胳的人啊?咋就跑俺这个地方来啊。还是听俺劝,别在队伍里弄了,到红军里来,象你这样的喝过洋墨水的俺们这稀罕着呢!”哦,是在给王参谋长作思想工作哈!

“啥球中央军,还有那阉主席的兵,都不是好鸟!日本人连太原城都占了,他还不是跑得远远的!哪里象俺们的红军,敢和那老日硬拼啊!”李主席慢条斯理地说这话,王参谋长也兴致勃勃地听。

“你可不知道,红军前些天把千鬼子给废了,还活捉了个老日,叫啥来着的,哦。对了,好象是叫啥山田秀之助的,还个大官呢!”李主席讲起红军来,狠是自豪,脸上还放着光。

“老朽是光绪26年中的秀才,那年俺才18岁,正在京城俺舅舅家里。记得那年是庚子年。。”老秀才开始讲起历史来了,“那年闹拳匪,跟着八国联军把咱的北平城给占了,死的人老多了。连老佛爷也起架走陕西去避祸了。。。”王参谋听得莫名其妙的,不知道那个老秀才要给他讲什么。

“俺舅舅、舅娘就是被小鼻子给杀了的,俺要不是走得快,也莫了!”哦,原来老秀才和小日本还有这个仇啊。

“后嘛,那紫禁城的宣统帝退了位,民国了。俺想着日子该好过了吧?!没有想到啊,今天是张总统,明儿就变成了段总统了,那兵啊,乱啊!俺村里就好些和我一般大的后生死在战场上了。哎。。。”老秀才叹着气,摇摇头。

“再后嘛,孙总统在南京登了基,袁大总统也死了,共和了。俺想这该消停了吧。可不是!中原大战又拉了不老少壮丁,俺的二娃,就是在开封阵亡的!”老秀才说到这里,轻轻抹了抹眼睛。

“这个日子,还要俺老百姓过不?祖上的土地早莫了,都典着地主的土来种啊!那牛日的地主,租子收得老高,要是丰年还能填巴填巴肚子,这些年,又老旱,莫好收成,眼看日子就过不下去了!”王参谋长也叹叹气,是啊,这么多年的战乱,中国的老百姓真的是受磨难啊!

“好在,咱红军来了!那是咱穷人的队伍的啊。。”老秀才嘴哆嗦着,眼泪刷刷地往下淌,“他们是咱的救命人啊!”

“地主镇压了,土地分给了穷人,还不收租,不拉丁,不欺负俺们老百姓。这样的队伍,老朽是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仁义之师啊!”老秀才抹抹眼泪和鼻涕,“俺不懂什么主义,什么GCD还有啥GMD的,还有什么马克思是什么,但老朽过了半辈子了,这样的仁义之师佩服啊,让俺看到了希望!咱穷人的希望,咱堂堂中华的希望啊!”

“首长让俺村建立苏维埃,俺不懂啥叫苏维埃,但俺听了首长的讲话,知道那个章程是俺穷人当家作主的章程,比起那太平天国的章程好要中!”老秀才哆哆嗦嗦地点上烟斗里的烟丝,吸了一口。

“俺是秀才,就主动站出来,该俺村里挑上这个担子。俺知道,俺是岁数大了,要还小二十年,俺也要和村里的后生一样参加红军,为咱天下受苦的人打下一片天来!”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只有那吧嗒吧嗒的吸旱烟的声音。王参谋长沉默着,心里也翻腾着,他只觉得自己的鼻子在一阵阵地犯酸。

“看看好日子要来了,那老日又打了过来。”老秀才吸过了烟,把烟杆在长椅上磕磕“那老日就更不是东西了,杀人杀得狠,旁边的村子都被他们洗劫了,连个女人都不放过。俺知道,不把老日赶出咱中国,以后的日子就更加莫法子过了。俺把老三也送进了红军里,跟着首长打老日!”

“俺跟他说,别怕死,咱家莫啥报答红军的,就是有个人。参加了红军,把老日打跑了,再接着跟首长打老蒋,为咱老百姓打出一片天来!俺不求他能出人头地,只想跟着这样的队伍,就是死了,也是俺李家的光荣!”老秀才说着激动起来了,站起来在房间里比划开了。

“官长是干啥来的,俺明白,懂啊!是想让咱红军接受朝廷的招安!能中?”老秀才眼睛放着光,盯着王参谋“俺跟你说,不中!不中!”

“那水泊梁山的故事咱也知道,宋江降了朝廷,咋样?还不是被朝廷利用,赐了毒酒给害死的!俺的红军能不知道?俺就说给你听,也不怕官长不爱听,俺就不答应!俺村的人就不答应!”这个还是刚才那个在抹眼泪的老头吗?不是!不是的!这个人,就是个托塔的天王,一道道可以刺破天地的光芒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显得是那么的神圣,那么的庄严,那么的威风,那么的大义凛然!

“俺知道,你们的兵多,枪炮也多,那就来吧!把你们的队伍开过来,把你们的枪炮架起来!来打吧!除非你们象那老日一样,把咱村的人杀光,把村子烧掉,否则,俺就可以肯定地说,红军会打败你们的,他们会战胜所有的跟穷苦大众作对的敌人!”

王参谋有强烈的无力感,他现在是巴不得早点见到那个“红军”的军长,那样的话,还可以早点把身上的担子卸下来。要再接着和这个“主席”聊下去,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策反”。

中国人好善良也很淳朴,特别是生活在三四十年代的下层的农民,在他们的眼睛里,没有什么皇帝、天子的所谓的尊严,也没有那么多文人墨客的礼仪道德。在他们的心里,只要能三餐吃饱,有个热炕头,有个女人能说话,有个孩子在地上滚爬。就够了,他们就知足了。

他们不懂什么三民主义,也可能不晓得那日本人为什么非要打中国,但他们体会得到到谁对他们好,谁能给他们带来希望,哪怕这个希望还是那么的遥不可及的,但他们愿意为了这个对他们好的人、给他们带来实际好处的人、让他们有个希望的人去抛头颅,去贡献出自己的所有。这也就是那李闯王一句:闯王来了不纳粮,就可以横扫大明,逼死崇祯的原因!

这个也就是为什么GCD最终能够打败GMD的最重要的原因吧,至少石头是这样认为的。

这个“主席”的话看起来是一点都不咄咄逼人,但里面的道理,王参谋长是没有办法辩驳的。是的,他本身就是GCD,这些本来就是他的信仰啊!再听下去,他的心要跳出来了。

“李主席。。。。”王参谋长是尊敬地叫了一声,他觉得那个老秀才就是个真正的苏维埃的主席。“您误会了。我来这里的意思不是来招安的。”这个话不好说,要说不是招安的,那改编算不算招安呢?

“我是来找您们军长,是来给他道歉的。”

“道歉?道啥歉?”“李主席”很严肃,他可是刚才在这个国军军官面前出了丑的(他认为自己刚才不应当着这个人流泪)。

“也没有什么,就是上次说好的,我们把一个女同志送上山来。不过现在她还没有到,时间已经过了,我来解释一下。”

“啥?你们把那萧云给弄丢了?”老秀才脸色马上就阴沉下来了,“该不是你们不想交人吧?”

“我给你说,那个人是首长以前的支队长的婆姨,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不要支队长来收拾你们,就是老朽,也要豁出这条命了,跟你们拼了!”砰地一声,老秀才把桌上的一个镇纸扔到了地上。

“你走!你走!俺不待见你!你走!莫把人送来,你莫再来,再来,俺村的人就把你当特务给办了!”老秀才两个眼睛发着凶光,哪里还是个快60岁的老头啊!


。。。。。。。。。。。。。。。

新建个群《回归之殇》31056042,欢迎来群里讨论。谢谢

。。。。。。。。。。。。。。。。。。。。。。。。。。。。。。。。。

更多的精彩章节,登陆 原文小说网,石头谢谢大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