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悲哀

南洋水师 收藏 1 404
导读:对于祖上有过开疆拓土、宣扬皇威之辉煌的国家来说,“全民公投”似乎已成忌讳。君不见,苏格兰欲脱离联合王国,正闹腾着全民公决,台湾独派人士也始终没有放弃过“公投”这张王牌。现如今,连日本那“国境之西”的与那国岛,也通过了“独立决议”。日本军事问题专家平松茂雄担心,一旦两岸统一,与那国岛居民就会“扭起秧歌跳起舞”,并入中国版图。 作为已与日本纠缠千年的老邻居,中国人对日本的这套把戏可谓“熟口熟面”--1937年,正是日本军人在卢沟桥旁担忧“两名大日本皇军失踪了,可能是中国军队干的,中国人将会对我们不利”,从

对于祖上有过开疆拓土、宣扬皇威之辉煌的国家来说,“全民公投”似乎已成忌讳。君不见,苏格兰欲脱离联合王国,正闹腾着全民公决,台湾独派人士也始终没有放弃过“公投”这张王牌。现如今,连日本那“国境之西”的与那国岛,也通过了“独立决议”。日本军事问题专家平松茂雄担心,一旦两岸统一,与那国岛居民就会“扭起秧歌跳起舞”,并入中国版图。


作为已与日本纠缠千年的老邻居,中国人对日本的这套把戏可谓“熟口熟面”--1937年,正是日本军人在卢沟桥旁担忧“两名大日本皇军失踪了,可能是中国军队干的,中国人将会对我们不利”,从而将战火烧遍整个神州大地。时移世易,中日两国实力早已今非昔比,日本再次玩起这套把戏,不免有些无奈而为之。


说起来,日本这个民族从诞生之日起就带有悲剧色彩。国土狭窄、资源贫乏,一年一小风、三年一大风,吹得岛民心烦意乱。遇到坏年景,地震、海啸、火山爆发更是接二连三。从地缘政治上看,北面有俄罗斯如巨石压顶,南面与西面又镇着中国,往东的太平洋几乎是美国内湖,可谓强敌环饲。天时、地利皆不得


最坏的是,二战投降后《和平宪法》如吸星大法,将日本的国家交战权彻底抽走。当然,这是前人政略错误、自作孽缘,怨不得他人。


如此这般,造就了日本民族天生的不安全感。自保,成为他们生存的唯一目的。于是乎,千百年来日本总依附强者,在其羽翼庇护下寻得安全。当1853年黑船来航时,他们见识到当老大不只能自保、还能欺负别人,于是乎他们寻求强国之道、用武士道在亚洲大开杀戒。在中国人眼中,要么当跟屁虫、要么欺行霸市,日本所行绝非光明正大。但对日本人来说,他们会觉得这样做理所当然,因为“这样做可以自保。”


自保是日本人生存的最高法则,因此当日本人为某件事犹豫不决时,总会用一个最强的借口、在最后关头说服自己“为之”或“不为”、“是”或“否”、“对”与“错”,这就是“我如此决定是为了自保。”


对于这个思维方式,用一个比喻来说明最为简单明了。假如今日,中国决定要建航母,那就建吧,恨不得全民动员、节衣缩食、大炼钢铁,只求航母明日建好。但在日本,一旦提出要建航母,会引发下面这段有趣的对话:


A:我要建航母!


B:为什么?建航母太花钱了、太耗国力了,而且我们有《和平宪法》、不允许打仗,建航母有啥用?


A:这个......这个......当然有用!你看,与那国岛快被中国夺去了,国土都没有了,我们要自保!所以要建航母!


B:自保!说得好!那就建吧!越多越好!


在追求自保的道路上奋斗千年至今,日本似乎患上了“妄想症”,妄想某天醒来,日本就要被亡国。故此,日本以自保为借口,不断加强外在力量来填补内心的虚弱和恐惧。这种外在力量,往日可以用来欺凌弱小,如今在《和平宪法》约束之下,只能无奈地用来壮壮胆子、当当自慰剂,好让自己减轻惊吓程度。外强中干至此,不禁令人同情。


其实,日本最大的敌人,就在于民族性格内核中的悲剧心理与不安全感。但立国至今,日本始终找不到解决之道。寄人篱下绝非长久之计,自杀式冲锋、妄图争雄天下的做法,更是饮鸩止渴。这难以克服的心魔,无疑是日本民族的悲哀所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