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三十四

走过冰山 收藏 5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URL] 国庆阅兵刚过,换装令就下来了。 叶晗刚领到新军服(85式军服,实际换装时间是1985年初,军校生1984年底先换,勿掐!),就第一时间把旧军服脱了下来,向床底的盆子里一塞,非常骚包地从储物柜里拿出了廖荣斨送他的傻瓜相机,冲肖山东嚷着,“肖老兵,走!赶紧去照相。” 肖山东却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

国庆阅兵刚过,换装令就下来了。

叶晗刚领到新军服(85式军服,实际换装时间是1985年初,军校生1984年底先换,勿掐!),就第一时间把旧军服脱了下来,向床底的盆子里一塞,非常骚包地从储物柜里拿出了廖荣斨送他的傻瓜相机,冲肖山东嚷着,“肖老兵,走!赶紧去照相。”

肖山东却穿着一身旧军装就要出门,被叶晗拦住了,非要肖山东换上新军服,才能出门。肖山东断然拒绝了叶晗要求,“我就穿这身军服照相。”

“为什么?”叶晗快速地眨了眨眼睛,这是他在军校养成的习惯,遇到不解就使劲眨上几下眼睛。

“你能不问吗?”肖山东突然来了脾气。

“要得!”叶晗倒不介意肖山东的态度,能有人一起照相就行。

等叶晗教会肖山东按快门之后,就在操场摆开了姿势,什么站军姿,什么踢正步,就差没就地打滚匍匐前进了。

叶晗一骚包够了,就主动拉着肖山东也摆姿势,肖山东却提出了要求,“小叶,能给我照张正面照吗?将来我牺牲了,也好有一张遗照!”

叶晗一听肖山东这话,呆了起来,“肖老兵,你在说些啥子哦?”

“没什么!照吧,长这么大,我还没照过彩照呢!”肖山东难得的一脸灿烂。

叶晗虽满腹疑问,但还是给肖山东照了一张正面照,刚一照完,叶晗发现胶卷长度不够了,扫兴得要命,把相机递给肖山东,就跑开了。

“你到哪去?”肖山东追问了句。

跑出很远,叶晗才冲肖山东喊了一嗓子,“肖老兵,等我哈,我出去买胶卷!”

叶晗连假都不请,就翻墙出去了,按规定,这是在违反纪律,但这条纪律对叶晗没有任何约束,好几次他都被大队长和其他教官逮住过,问叶晗为什么要翻墙,叶晗的回答也绝,“报告首长,我在训练翻越障碍!训练场上的障碍太矮了,不够练。”

教官们知道他在瞎掰,也不和他较真,顶多是一顿猛剋之后,就放他过关了。教官们认为,像叶晗这样的学员,保持点野性也好。部队不要那种老实得像姑娘的兵,拉到战场上去就拉稀摆带(怂样)了,要战斗力没没战斗力,要阳刚之气没阳刚之气,只有粗鲁得可爱的兵,没有嗲声嗲气的“妹妹”!

叶晗一口气跑到了三公里,到军校驻地的一个大型国营商店,排了老半天队才买到了两卷胶卷,交了钱,连发票都不要了,叶晗抓起胶卷就跑。

等叶晗气喘吁吁地爬上了墙头,三个红袖箍的纠察正在那里好整以暇地抽烟候着他呢!

“小叶,怎么又是你啊?”纠察中的陈老兵一吃惊,扔掉了烟头,冲叶晗喊道,“你他妈傻呀,赶紧下来,今天副校长发火了,这会正在抓违纪!逮住一个开除一个。”

日!又是那个新来的副校长,军校里的学员都挺讨厌那整天喋喋不休的主,整天喋喋不休,“标点符号”(唾沫)满天飞,听他训一次话,每个人的脸上都会雨露共沾!

叶晗翻了翻白眼,他赶紧越过墙头,跳了下来,转头冲陈老兵笑了,“嘿嘿,下回我妈来看我,我让她多点川味香肠来,分你一半!我先走了哈。”

“赶紧滚蛋!对了,小叶你没在外面惹啥子事吧?”陈老兵有些不放心。

叶晗那个区队的学员除了肖山东,其他个个都是能惹事的主。地方上的痞子们都知道春城陆军步校有个“823”,意思就是82级3区队,这个部队并不存在的番号,还是叶晗叫出来的。

“没有,今天就出去买两个胶卷,你看嘛!”叶晗从上衣包里掏出两卷还没拆开的胶卷。

“滚!滚!”陈老兵没好气地冲叶晗作了个不耐烦的手势。

等叶晗跑出很远,陈老兵才转头对其他两个纠察说,“这事最好不要说出去,‘823’咱们惹不起!”

另两个纠察中有个入伍才半年多的兵,在陈老兵眼里都算是新兵蛋子,不解地问,“‘823’是什么意思?”

陈老兵摸了下“新兵”的头,才放下手,“你没毛病吧?‘823’都不知道?”

于是陈老兵就给唾沫横飞地给“新兵”讲起了所谓的“823”的光荣战绩。

春城陆军步校周围有一伙痞子很坏,专门找残疾人的麻烦,有时候遇到了伤残军人,那就真的来劲了,不但打人,还冲人身上撒尿,还美其名曰,童子尿可以尿伤,还要人家舔干净地上的尿液。

就是一些肢体不残缺的兵上街,他们也照样找这些健全兵的麻烦。

为此,地方公安局抓过这帮痞子好几次,拘留所里关上几天,反而成了这帮痞子的在外吹嘘的资本,而且这伙痞子的头还到处吹嘘说,“老子打遍春城无敌手,当兵的,老子见一个就收拾一个!”

也活该这帮痞子倒霉,骚扰到了站岗的“823”的一个主,人家好好地在站岗,居然上前又是摘人家的军帽,又摸人家的头。那主那天脾气开始还算很好,也没怎么动气,夺回帽子后,又继续站岗。按说痞子到这就该收敛了吧,才不,又想上前夺过枪把玩。

枪是军人的第二生命,人在枪在,“823”的那主怎会轻易让这帮痞子夺枪,当即就让另外一个“823”的主回寝室报信,自己则一个人和这些人周旋上了。

也不知道回去报信的那主怎么给“823”的渲染了一番,叶晗就嚷开了,“打他个龟儿不落教的!”当场就脱了军装,摘了帽子,第一个带头冲了出去。其他“823”的成员,除了肖山东之外,都冲了出去。

叶晗专挑痞子中个子大的下手,上手就是给人软肋一下,又快又狠,边打还边向其他“823”成员喊,“不许打脸,打龟儿的肋骨!让这些狗日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等叶晗左冲右杀下来,够条件让他打的,就不多了,他又玩上了脱臼,非给人的手腕脱臼不可,一时间杀猪声响彻了整个春城陆军步校大门的上空。

痞子们呻吟成一片时,又是叶晗冲其他人喊,“战友们,撤退!老子殿后!”

“823”不愧为一个“先进”集体,非常有序地撤离了,叶晗打了人,还主动跟地方上公安报了案,说有流氓滋事,抢夺部队枪支。

地方公安来了,问叶晗所在区队的名称,叶晗顺口就答,“‘823’!”

这事还不算完,不知道后来叶晗等人怎么听说了这帮痞子平日的“光荣业绩。”就跟这帮痞子耗上了,只要轮到上街碰上了,就先一顿“招待”,美其名曰,“手板心煎鱼”。其实就是用随身携带的武装皮带,抽手板心。到了后来,那帮平日里不可一世的痞子,见了穿军装的就自动溜墙角。

至此,“823”成了春城家喻户晓的知名代号。

平日里春城地头上的痞子们只要敢使坏,老百姓一喊,“‘823’来了!”保管比喊“公安来了!”还管用。

到后来,不只是什么“823”了,什么“831”这些都冒了出来了,这样的番号自己去理解吧!

……

陈老兵一口气吹完了,嘴也吹干了,推了推愣怔的“新兵”,“犯啥子傻哟,走吧!继续巡逻!”

叶晗刚回到寝室,就发现肖山东不见了,肖山东的被铺也不见了。而肖山东原来睡过的铺位,整整齐齐地摆着肖山东刚领的那套军装、和一封被叶晗的傻瓜相机压着的信。叶晗朴了过去,一把抓起了信拆开。

“小叶,

见字如见人,我走了,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军装你帮我保管着。今天帮我照的彩照,洗出来后,能给我留张底片吗?如果我这次牺牲了,请你把它放大了,也算我的遗照吧!如果我这次牺牲了,抚恤金麻烦你帮我寄给我的乡亲们,爷爷在世的时候,拉了不少饥荒(债务),你按我留下的军装里的名单和对应的金额,按照上面的地址给乡亲们寄去。另外,如果我牺牲后,一定要把我的军装帮我穿上。谢谢你!小叶,感谢你对我的帮助,我可能来世才能报恩了。

老兵:肖山东

即日”

“你个狗日的肖老兵!如果个狗屁,你一定要给老子活着回来!”叶晗含着热泪骂开了。

当其他学员来问叶晗,叶晗只是把信递给他们,所有的人都传看了肖山东的信,有人当即就拿出了肖山东的账单,这是怎样的一张清单啊!平日里都只觉得肖山东抠门,可是肖山东不抠门行吗?

欠人哪怕2元钱,肖山东都整整齐齐地记录在了账单上,难怪肖山东那么节省。

“来!来!大家赶紧给肖老兵凑钱,让他把这些账都了了。然后,狗日的想牺牲都牺牲不成了!一定要让他知道,他现在是欠战友们的情,不准牺牲!”区队长含着泪展开了募捐。

学员立马解囊,你5元,我10元地交到了区队长的手里,叶晗则掏出了全部的钱,31元4毛7分。区队长把11元4毛7分退给叶晗,“留点给你媳妇儿打电话用!”

寝室内的气氛立刻轻松了不少,叶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冲大家笑了。

晚上,叶晗提着水瓶去打水,结果人家一看到他就笑,他也不在意,反正平日里这帮“哈板”(傻瓜)没少发花痴,他都习惯了。

刚打完开水,就给那“弱猫”(弱智)一样的副校长截住了,“你站住!”

叶晗不得不放下水瓶,冲副校长敬了个军礼,“首长好!”

“你看看你的样子,你像个军人吗?”副校长开始找茬了。

“报告首长,我很好呀!”叶晗不得不申辩。

副校长绕到了叶晗身手,扯着叶晗裤子腰,“你自己看!”

叶晗转过头去一看,不看还好,连他自己都笑了,裤裆破了,整个股沟都裂开了,也算他有本事,那么肥大的军裤都能崩裂。

“报告首长,我得赶紧回去补裤子!”叶晗冲副校长说。

“等等!你今天下午翻墙的事就算了,我也不处分你。肖山东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们做得不错,小叶呀!你……”副校长显得很是语重心长,却不继续说了,“算了,反正你们平时私下叫我马列主义婆婆嘴,我说多了,你也抵触!走吧!”

副校长一开恩,叶晗敬礼完毕后,就赶紧开溜。

“江山代有才人出,”副校长悠悠地叹了口气。

叶晗耳朵尖,马上接了句,“各领风骚数百年!”

给其他路过的学员听到了,笑不可抑,叶晗裂了裤裆,还能吟诗,真当得起“风骚”二字。自此,“老骚”成了叶晗的新代号,而之前大家叫他“8231”,意思就是“823”的1号“首长”。

……

一个月之后,叶晗正在教室里上自修,准备写毕业论文,却被教官叫了出去。

“你跟我来!”教官的脸色很严峻。

叶晗忐忑不安地跟着教官走了。

一进教官办公室,叶晗就感觉气氛不对,三个军官模样的人,眼里布满血丝,看起来是很久没有休息过了。

“你是叶晗?”一个军官主动开口了。

“报告首长,我是!”叶晗主动先敬了一个礼。

“肖山东,你认识吗?”军官的语声有些颤抖。

“报告首长,我认识,肖老兵,他……”叶晗的心向下一沉,难道肖山东一语成谶,没得这么巧哟!他努力把这种不安驱出了大脑。

“这是他的遗物,另外,他在牺牲前曾告诉幸存下来的战友,如果他牺牲了,你可以按照他的遗书上所交待的后事,帮他办理一切后事。我也知道,你还是一个军校学员,不能出面给他操办后事,请你把肖山东的遗书给我看看好吗?”军官的表情很痛苦。

“你胡说,肖老兵不会牺牲得!我们都帮他还了债了,他应该还好好地活着,他还欠着我们‘823’的情呢!”一把抓住军官的衣领,嚷开了。

“小叶,注意你的情绪,你是军人!”教官不得不出面制止叶晗,他怕叶晗的过激行为。

“没有关系!”军官冲教官点了点头,示意教官少安毋躁,继续开口道,“小叶,你先看看这份战报。”

叶晗松开了手,他不敢去接战报,里面的内容,他怕去看,他怕哭!

军官打开了战报,念开了,“1984年12月,小霸向我边境派出特工部队,杀死杀伤我边民共计34人,我部队被迫奋起还击。我X连X排排长肖东山同志在追击过程中,在击毙5名小霸特工之后,陷入寡不敌众中,被迫拉响了‘光荣弹’,壮烈牺牲……”

下面的就是荣立二等功,抚恤金什么的内容了,叶晗听不下去了。

“你还我的肖老兵呀!”叶晗一把夺过了战报,扯了个粉碎,扔在地上,又抓起了军官的衣领,就要把人往地下带,他这会发了狂性,六亲不认。

军官却纹丝不动,一个反擒拿,扭转叶晗的手,向叶晗的右颈击下去。可真到了叶晗的颈项,却用不下去力气,他不忍!

就是他这个迟疑的瞬间,叶晗就挣脱了他的擒拿手,一个侧踹攻了过去,猝不及防地军官被一脚踹翻在地。

“好小子,练过呀!下手可真黑。”军官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就和叶晗练开了。

教官的办公室空间太过狭小,两个人一点都施展不开,打得有些束手束脚地,不过办公室的办公用品却遭了殃。

叶晗还是欠缺一些实战经验,很快就给制服了。这次军官狠了狠心,一掌刀将叶晗击昏。

教官叫来了纠察,把叶晗架出去关三天禁闭。

叶晗一被送走,军官就对教官说,“这小子,我要了!”

“凭什么呀!我们的学员,你们看上一个,就要走一个,当我们这是菜园子呀?”教官不乐意了。

“得!你留他干什么?”军官调侃起了教官。

“要你管!”教官针锋相对。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