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舞步 一 044

過山風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size][/URL] 044 十四点,直射的阳光让两栋公寓和电视机厂之间的公路烫得像煎锅底。一辆车斗里斜摞着三张大钢板的深蓝色卡车一驶进厂区的大门,门内岗亭里的老头就放下了门口的护栏。 卡车斗里坐着三个身穿脏衣服,头戴安全帽的工人。他们三个一脸的疲惫和茫然,身体随着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


044



十四点,直射的阳光让两栋公寓和电视机厂之间的公路烫得像煎锅底。一辆车斗里斜摞着三张大钢板的深蓝色卡车一驶进厂区的大门,门内岗亭里的老头就放下了门口的护栏。


卡车斗里坐着三个身穿脏衣服,头戴安全帽的工人。他们三个一脸的疲惫和茫然,身体随着车子的颠簸左摇右晃。


开车的司机是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年轻小伙子。他穿着一身咖啡色的劣质西装,把握方向盘的双手上戴着白色的绒线手套。


司机的旁边坐着一个身穿浅蓝色工作服,头戴安全帽的中年男人。他的头和脸都是又圆又大,大大的眼珠有点外凸,脸边的胡子没有剃干净。


“在那边!”中年人指着远处厂区边缘的几个水泥堆,“你开慢点!我看你开车一点都不稳!你是不是刚学会开车!?”


“大哥好眼力!”年轻的司机道,“你们这个厂这么大,怎么也没几个人啊!?”


“问这么多干什么!?”中年人说,“老老实实干你的活就行了!”


司机不再讲话,他把卡车开到水泥堆边停下,从驾驶室里跳了出来,仔细打量着厂区边缘的那些钢板。钢板一块一块地紧挨着,每块都有三米多高,五米多宽,它们组成了一道围墙,把整个厂区围在其中。钢板旁边长着齐腰高的乱草,看来这里平时很少有人经过。


“哪块要换!?”司机对刚从车上下来的中年人说道。


“底下有点锈那个!”中年人指着不远处的一块钢板,“看没看见!?”


“ 哦,那块啊!”司机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找到了目标,“下面怎么锈成那样了!?”


“前天不知道谁往上泼硫酸!”中年人又指向远处的停车场,“那边还有一块,也这个德行!”


“就两块,那今天下午差不多能换完!”说完司机大声对车斗上那三个正在准备工具的工人说道:“你们快点下来!把钢板抬过去量一量合不合适!”


两个工人跳下车,把车斗上那个工人递下来的工具放到地上,然后三人合力把车上的三张钢板全都抬下车。他们把其中一张抬到那张需要更换的钢板跟前,把两张板一比,发现他们运来的那张要长出一截。


“我看怎么办吧!”司机对中年人说,“让他们在这把板割好,咱俩先过去把停车场那边那块板的尺寸量好!”


中年人:“等他们把这边弄好了再过去量!”


“那今天下午肯定干不完了!”司机道,“得干到晚上了!”


“那好,那好!”中年人对司机说,“你告诉他们老老实实在这干活,别到处乱走!要是出了事我可不管!”


“都听见了!?”司机大声对工人们说,“赶快干活!想方便就到草里解决去!”


看到工人们开始动手拆卸那张损坏的钢板,中年人和司机回到卡车里。司机发动卡车朝另一块损坏的钢板驶去。


等到卡车开远了,工人们迅速地放下手头的工作,转而去拆卸十几米外的另一张完好的钢板。他们迅速拆下板子,将他们随车带来的一张钢板装了上去。


没过多久,卡车开回来了。中年人下了车,看到工人们的施工进度太慢,对他们非常不满。


“你们可别偷懒!”司机大声对工人们说,“要是今天下午干不完,我就扣你们的工钱!”


工人们加快了进度,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把两块新的钢板都装好了。司机从中年人那拿到钱,载着三个工人和三块换下来的钢板驶出了电视机厂。


夜幕降临。黑地滋的车驶到一座大院外,在那停了下来。这座大院属于一家环保部门,旁边有两座公寓。这两座公寓都是六层的,坐落在斜坡上,地势一高一低,和两排串联着水泥柱的浅色栏杆围出了一个小小的院子。一边栏杆外是环保部门所在的大院,再远处是一排小山;另一边栏杆外是一条小路,小路外侧是一道矮石墙,墙上有一排深色栏杆,栏杆外面是周围唯一的一条公路,公路对面就是那家电视机厂的入口。人口内部左侧有一个封闭的岗亭,里面坐着一个值班的老头,还亮着黄色的灯。很少有人知道,这家电视机厂就是“白色奋进党”的大本营。


黑地滋和爱瑞斯走进那家环保部门的大门,向左一拐,钻进一道铁门,走上了那条小院栏杆外面的小路。前面是公路,后面是公寓间的小院子,在这里他们可以通过石墙上栏杆的缝隙观察前方电视机厂入口处的情况。


夜已经深了。这个有点荒僻的地方即使在白天人也不多,这时更是如此。除了公路上偶尔驶过的车辆中的过客,就只有那个站在花坛边的人了。楼间小院里的那座花坛是方的,面积有五、六十平方米,长宽相差不多,里面的花木虽然种类繁多,却大都矮小,其中最高的一种就是洋槐了。花坛里那四棵槐树,虽然称不上参天大树,但比起其它们的邻居,也算得上巨人了。站在花坛边的那个人戴着眼镜,穿着一套深色西装,看起来二十多岁,左手揣在裤兜里,右手放在斜出花坛的槐树干上,抬头凝视着地势较高的那座公寓的高层。他正是下午进入工厂里的那辆卡车的司机。


过了一会,他似乎注意到黑地滋和爱瑞斯在观察他。他走出小院,来到黑地滋和爱瑞斯面前,对他们说:“请问,你们住在这吗?”


“不!”黑地滋说,“我们是来办事的!”


爱瑞斯:“我们一会就走。”


那个人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还轻摇着头。


黑地滋:“奇怪吗!?”


“这个世界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个人苦笑着说道,“我不是笑你们,是笑我自己。你们忙吧,我不打搅了。”说完他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祝您晚安!”黑地滋盯着那个人的背影。


那个人从院子的出口走到公路上,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爱瑞斯戴上耳麦,小声说道:“Killer,你看到刚才和我们说话的那个人了吗?”


“看见了。”耳机中传来艾思特睿雅的声音。


爱瑞斯:“他在哪?”


艾思特睿雅:“正在往坡下走。”


爱瑞斯:“有什么异常举动吗?”


艾思特睿雅:“没有。”


爱瑞斯:“继续监视他。”


艾思特睿雅:“明白。”


几十秒后,艾思特睿雅说:“那个人上了一辆出租车。车开走了。”


爱瑞斯:“别管他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