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名妓李师师密史 zt

唐三彩 收藏 2 1565
导读:北宋名妓李师师密史   北宋时的京城名妓李师师,是一代才女,不仅有倾城倾国之貌,而且还能诗会词,深得当朝天子宋徽宗之爱。传说她是阳谷县人,其父李太中是个吃喝嫖赌的无赖,起先也有些田产,家道小康,取妻刘氏,未生男儿,只生了两个千金。长女取名李瓶儿,次女芳名李师师,姐妹两个只差一岁,均有倾城倾国之色。姐妹两个长到十八九岁上,已到出阁之年,但李太中嫌贫爱富,高枝攀不着,低枝不肯就,尚未许配人家。   阳谷县有一个财主,名叫西门庆,他在县前开了个生药辅,生意红火,家道殷富。此人虽然相貌堂堂,却是个奸诈屑小之

北宋名妓李师师密史

北宋时的京城名妓李师师,是一代才女,不仅有倾城倾国之貌,而且还能诗会词,深得当朝天子宋徽宗之爱。传说她是阳谷县人,其父李太中是个吃喝嫖赌的无赖,起先也有些田产,家道小康,取妻刘氏,未生男儿,只生了两个千金。长女取名李瓶儿,次女芳名李师师,姐妹两个只差一岁,均有倾城倾国之色。姐妹两个长到十八九岁上,已到出阁之年,但李太中嫌贫爱富,高枝攀不着,低枝不肯就,尚未许配人家。

阳谷县有一个财主,名叫西门庆,他在县前开了个生药辅,生意红火,家道殷富。此人虽然相貌堂堂,却是个奸诈屑小之徒,常与酒鬼赌棍聚集一处,为非作歹。他嫖妓专摧新花,赌博输打赢要,因使得一手好枪棒,阳谷县没人不惧怕他的,是个远近闻名的险恶之徒。

西门庆平素与李太中是赌友,常有往来,早已闻知李家有两个碧玉千金,但李夫人管教甚严,一直未曾见过。后来李太中欠西门庆一千二百两赌债,因无力偿还,西门庆作媒将李家长女李瓶儿许配给赌友张有财为妾,张答应替李太中偿还赌债。李夫人惊闻此事,死活不肯同意,但长女李瓶儿听说张家富有,十分愿意,亲事就算定了下来。

娶亲这天,西门庆也来张府贺喜,见新娘子如花似玉一般,后悔当初未曾识得花容月貌,不然何不据为己有?李瓶儿虽然愿意嫁给五十三岁的张有财为妾,但她爱财不爱人。如今见到西门官人一表人材,谈吐不俗,便媚来眼去,暗送秋波,似有爱慕之意。西门庆见李瓶儿眉目传情,有意于他,就更加后悔了,悔不该当初为区区一千二百两纹银,使一个绝代美人落入他人之手,现在花已有主,想采也有了顾忌,但心犹不甘,便暗下决心,非要夺回这个美人不可。

后来西门庆常到张府来玩,乘张有财不在家时便与李瓶儿攀谈,两人相见恨晚,一拍即合,就此暗渡陈仓,云来雨去。为了早日娶回李瓶儿,西门庆又暗下毒手,派人害死张有财,将李瓶儿娶回府中,纳之为妾,随了心愿。一日西门庆到岳丈家闲坐,见到了李师师,小姨子不但与其姊更有姿色,且抚琴弄筝,无一不妙,西门庆倾慕至极。

后来李太中与人赌博又欠下一千多两银子,西门庆替他还了赌债,但条件是让李师师也嫁给他,李太中同意了。但妻子刘氏死不同意,李师师也坚决反对,死也不从。李太中无奈,又自觉无脸活在世上,就上吊自杀了。李太中一死,西门庆就派人闯入李家将李师师抢进花轿,抬上便走。刘氏上前阻拦,被人推倒在地当即气绝身亡。李师师被西门庆抢到家中后,哭哭啼啼,不肯就范。其姊李瓶儿出来相劝,她根本不听,还要寻死觅活。西门庆无奈,便命人将李师师绑了手脚,强行将其奸污。李师师虽然破了身子,但仍不愿与姐姐同事一夫,乘西门庆外出之机,逃出西门府,离开阳谷县,来到东京汴梁。

京城虽然繁华,但师师举目无亲,并无安身之处,无奈只好到陈大户家作了婢女,谁知陈大户也是个好色之徒,一天夜晚乘师师熟睡之时将她强奸了。事后还逼师师嫁给他作九姨太,师师不从,陈大户就诬赖她偷了陈家五百两金子,将她卖到了妓院。从此师师就沦落为烟花妓女了。

李师师所在的妓院叫得月楼,与皇宫离得很近,老鸨儿是李妈妈。起初李师师不愿接客,只卖艺不卖身,但后来权贵们频频相逼,人在青楼,身不由己,就只好屈从了。因李师师色艺俱佳,一时轰动了京城汴梁,王孙公子,达官贵人,外地商贾,不惜重金,争相光顾得月楼,或一睹师师玉颜,或寻求一夜狂欢,李妈妈因此得了许多银子,很看中李师师,把她视为一棵摇钱树。

李师师能歌善舞,又懂音律,一时被京城的王孙公子们称为花魁娘子。有个太监探知此事,便将李师师的大名秘奏贪酒好色的道君皇帝宋徽宗。道君要召师师入宫,太监劝他不可。太监说:“李师师是个烟花妓女,如果皇上招她进宫,一旦消息泄露出去,恐惹天下人耻笑,有失皇家体面。”道君无计可施,一时焦燥不安。太监又说:“不如皇上微服出宫,去会会那花魁娘子。”道君闻听此言,心中大喜,当夜就脱去龙袍,换成便衣,暗自随太监走出红墙,来到得月楼门前。太监上前扣门,李妈妈出来迎接,见是个官员模样的人来访,不敢怠慢,急忙请出师师拜见。太监将一个金元宝献上,李妈妈惊喜异常,先让婢女献上茶果点心,又让李师师出来为客人歌舞。道君见李师师舞步轻盈,身姿婀娜,容颜娇美,早已心驰神往,身不由已地从座位上站起,拉住美人的手,问东道西,猥亵一番,然后双双进了内室。

李师师久在风月场上应酬,很会讨男人欢心,把道君皇帝侍候得十分舒服。当时宋宫虽有彩人千万,但见了皇上无不提心吊胆,自然不敢狂欢尽兴,而李师师不知来者是谁,只把他当作一般嫖客对待,男女之事尽兴尽欢,道君十分满意。道君自从宠幸了李师师之后,再也不能忘怀,每隔几日必来会会美人,天长日久,师师便知道了客人的身份,她且惊且喜,就侍候得更加周到,道君也越发忘不了花魁娘子了。为了方便与花魁娘子幽会,而又不被人们发现,太监为皇上出了个主意,派人挖了个地道,从宫内直通得月楼,地道挖成后将参与挖掘暗道的人全部处死,这样谁也不知道皇宫竟与妓院相通。

李师师如今能侍候皇上,自然就想到了报仇的事,他向皇上诉说了陈大户当初欺负她的事,皇上一听十分震怒,下了一道圣旨,说陈大户私通梁山匪寇,派人将其抄家灭门。李师师正准备过一段时间再让皇上降旨收拾西门庆这个恶人,偏巧从梁山来了一个叫燕青的青年人,他仪表不俗,谈吐高雅。师师如今已成水性杨花的女子,十分喜爱这个俊俏的后生,于是主动要与燕青苟欢,使燕青进退两难,一时竟没了主意。燕青本是奉宋江之命特来作前哨的,宋江听说宋徽宗常来会见李师师,就想见见这位花魁娘子,让她吹吹枕头风,促成梁山英雄被皇帝招安的大事,于是派燕青先来打探下虚实,然后亲自再来拜会。现在师师主动要和燕青苟欢,他答应吧,有失好汉英名,拒绝吧又怕娘子不高兴误了大事。正在两难之际,燕青忽然心生一计,和师师拉起了家常,当他得知师师的出身和遭遇后,十分同情。他告诉师师,西门庆因和梁山好汉武松的嫂子潘金莲私通,害死了他哥哥武大郎,因此被武松杀掉了。师师听说西门庆已死,十分高兴,又得知燕青和武松都是梁山好汉,就更加仰慕燕青。燕青怕娘子再提苟欢之事,就问起了师师的年龄,师师告诉他自己已经二十七岁了,而燕青只有二十五岁,她比燕青大两岁,燕青就主动提出要拜师师为干姐姐,师师满口答应。在当时妓女地位低下,现在有人愿与她结拜成姐弟,她怎么能不答应?如今既已成为干姐弟,师师便没法再提苟欢之事,用酒食招待了燕青,然后打发他返回梁山,并嘱咐他常来看望姐姐,有什么事姐姐可以给他帮忙。

宋江得到燕青的汇报后,立即收拾行装,带着燕青、柴进、戴宗和李逵等悄悄来到东京,拜会李师师。宋江等来到得月楼前,敲开了门,李妈妈见他们仪表不凡,就将这一行人引进客厅,宋江献上珠宝,李妈妈十分欢喜,就命师师出来接见宋江。

师师出得内室,一见燕青便明白眼前一伙人是梁山好汉,燕青向师师介绍说:“姐姐,这便是我家员外。”师师看到那么多稀世珠宝,又听燕青这么一说,猜想眼前这人肯定就是宋江,但她却不挑明,说:“员外识荆之初,何故以如此厚礼见赐?却之不恭,受之太过。”

宋江答道:“山僻村野,绝无罕物。但送些小微物,表情而已,何劳花魁娘子致谢。”

李师师道:“久慕先生大名,今日相见,三生有幸,请随奴家来。”李师师把宋江邀请到一个小阁儿里,分宾主坐下,而将燕青等留在外边客厅中。侍婢捧出珍异果子、玉液琼浆和甘美肴馔,李师师执盏向前拜到:“夙世有缘,今生相遇,奴家敬英雄一杯。”

宋江急忙说:“在下山乡虽有贯伯浮财,未曾见过如此富贵之家,花魁娘子的风流声价,播传寰宇,求见一面如登天还难,何况亲赐酒食,让人诚惶诚恐。”

李师师道:“员外奖誉太过,何敢当此。”酒行数巡,宋江面对师师,言语就有些失态了。他让李师师弹唱,李师师就弹着琴为宋江唱了一曲苏东坡的《大江东去》词,这一曲把宋江的魂儿都唱丢了,他不顾一切拉住李师师的纤纤小手玩弄起来,师师这时敬慕宋江是个英雄,也春心浮动,将宋江拉入内室,脱衣上床,成了好事。

忽然间有小侍婢来报说道君皇帝从地道中来至后门。宋江闻言,吓得魂儿出窍,连衣服都没穿好,就跑出来与燕青等慌忙逃离得月楼,招安的事忘了一干二净,被燕青、柴进等埋怨了一番,宋江也很后悔。

宋江等在客栈住了一晚,第二天又来拜见李师师。李妈妈有点不高兴地说:“前番因你几个,刚好碰到皇上来此,差点把老身吓死,今却又来作甚?”

李师师在窗子后听见说话,见是燕青、宋江等到来,轻移莲步,款蹙湘裙,转将出来,甜滋滋地叫了一声“员外大哥。”然后命人在内堂摆设酒宴款待诸位英雄,李妈妈也不好再加阻拦。

席间,李师师摒退侍女说道:“前番来时,我已知你等均是梁山好汉,正要问个仔细,不想官家到来。”燕青见瞒不住便说:“这个黑矮身材的,正是呼保义宋江;这位白俊面皮,三牙鬓须的便是柴世宗嫡派子孙小旋风柴进;这个公人打扮的,是神行太保戴宗;这位豹头环眼,一脸胡须的便是黑旋风李逵。”众好汉与师师施了礼,师师也还了礼,继续饮酒说话。

宋江一脸愧疚地说:“在下久闻娘子芳名,欲见尊颜,非图买笑迎欢。知道娘子常与当今皇上往来,想让娘子转告皇上,我等虽不得已而落草为寇,却替天行道,保国安民,盼望早日招安,免致生灵受苦。不想昨日见到娘子后,因一时见爱,竟忘了招安的正事。”

李师师道:“奴家早知梁山好汉大名,今日相见恨晚,定然在当今皇上面前多进美言,促成招安之事。”

宋江拜道:“若蒙如此,则娘子是梁山泊数万人之恩主也!如今圣上被奸臣所惑,下情不能上达,因此才来寻你这条门路。”

李师师笑道:“宋大哥勿忧,奴家必然效力。”正说话间,侍女又来禀报说皇上又来了,宋江等一时脱不了身只好藏在暗处,李师师出外迎接皇上去了。

道君皇上来到,李师师拜在面前说:“起居圣上龙体劳困。”只见天子头戴软纱唐巾,身穿龙袍,拉住李师师道;“寡人今日幸上清宫方回,教太子在宣德楼赐万民御酒,令御弟在千步廊买市,令李纲督办抗金战事,因思念爱卿特来相会,爱卿近前让朕亲吻一下。”李师师用尖尖玉手拥抱住道君皇帝,亲吻了一阵,道君皇帝在李师师身上乱摸了一番,继而抱起李师师进了内房。

云雨既罢,李师师哭诉道:“陛下,妾有一事相求,不知陛下肯答应否?”道君皇帝道:“朕贵为天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莫说一事,昔日助齐桓公成霸业之无盐女,有才无貌,若爱卿李师师者,有无盐之才,且有倾国之貌,此朕之贤内助也。就是一百件事朕也答应,爱卿何故落泪?”

李师师道:“贱妾有个表弟,名叫燕青,少年丧却父母,家贫如洗,在大户人家当书童,因有人欺负他的主人,燕青失手打死了人,怕官府拿办,逃上梁山为寇。前番来找奴家,想托奴家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赦他无罪,望万岁开恩,垂怜奴家。”说罢又哭。

天子用龙袍为师师擦去眼泪说:“爱卿莫哭,你这一哭把朕的心都哭碎了。你表弟既在梁山泊落草,必已告知爱卿那里的底细,你可将详情奏来。”

李师师道:“宋江这伙人,虽然落草为寇,但旗上大书‘替天行道’四个大字,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平常不侵占州府,只诛杀贪官,本来就与叛贼方腊不同,方腊抢占州县,扰害良民,要与朝廷分庭抗礼,而宋江等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且无时无刻都盼望着皇上招安,愿为国家出力,皇上何故迟迟不予招安?”

天子道:“寡人也有招安之意,何况如今金兵压境,朝廷朝不保夕,正在用人之际,奈何两番招安,贼人皆拒不归降?”

李师师道:“听我表弟燕青说,第一次招安,诏书并无抚恤招谕之言,更兼有人抵换了御酒,将香醇换成了伪劣的村醪,惹恼了众头领,因此变了事情;第二番招安,有人故意把诏书读破了句读,要除掉宋江等,因此又变了事情。陛下虽然圣明,然而身居九重,被奸臣闭塞了贤路,寒了忠良之心,何不密降诏书,另派他人促成招安之事?”

天子道:“如此奈何?何人可去招安?”

李师师道:“陛下可同时降两道诏谕,一道给梁山宋江,由奴家转交,命他即刻奉旨下山抗金;一道给丞相李纲,让他奉旨接纳梁山好汉同心抗金,如此则万无一失。”

“如此甚好,朕即刻就拟诏书”。道君皇帝讨来笔墨纸砚,写了两道诏书,一道递于李师师藏于枕下,一道自己藏于袖中。这时内侍黄门来接天子,天子别了李师师,从暗道中回宫去了。回宫之后即刻召来李纲,嘱他接纳梁山兵将,一同抗金勤王不提。

再说李师师与天子的对话宋江等早已听得明白,李逵不愿被皇上招安,正待发作,宋江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出声。等天子一走,宋江等立即出来拜见李师师,李师师将诏书递与宋江,宋江等千恩万谢,别了李师师,迅速离开得月楼。

走在街上,李逵怒道:“招安,招安,招什么鸟安?朝廷宫娥彩女何止千万,还来妓院找妓女睡觉,一看就知道那个宋徽宗不是一只好鸟,大哥, 这样的皇帝保他何用?”

宋江喝道:“休得胡言,虽然朝廷君臣只知享乐,但君为臣纲,父为子纲,我宋江自幼读孔孟之书,岂能不循君臣纲常?况且金兵大军压境,国家危在旦夕,我等岂能坐视不管?速速与我回山寨整顿人马下山抗金,再敢胡说八道,小心军法处置。”李逵再也不敢言语了。于是他们星夜赶回梁山,发兵抗金不提。

话说宋江接受招安之后,带兵来到李纲营寨,李纲接住,经过叙谈一见如故,遂成为知己。此时金兵分两路南下,国都开封被围,形势十分危急。宋徽宗在国难当头之际,效法当年唐玄宗之法,把皇位传给了太子,作了个专享清福的太上皇。如今京城被围,为了安全起见,宋徽宗悄悄带着李师师到镇江避难去了。

李纲与宋江兵马合于一处,与各路军民奋力抗金。李师师在离开汴京前,将自己的全部财产和积蓄献给李纲,以充军饷,时人无不赞其贤良。金人看一时攻不下开封,就签了和约,讨了很多财宝,撤兵北归。宋徽宗听说金人撤兵,就又带着李师师回到开封,仍然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此时他已不顾世人诽议,把李师师留在了身边,日夜作乐。

金兵北撤之后,南方又告危急,宋钦宗就派宋江带兵征剿方腊。宋江带领梁山人马与方腊对阵,经过一番苦战,虽然打败了方腊,但梁山英雄也死伤大半,损了元气。这时金兵乘李纲被奸臣陷害而罢免,宋江在南方苦战,国内空虚之机,又一次兴兵包围了开封,并很快攻破京都,大肆烧杀抢掠,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均被俘虏。汉奸张邦昌认贼作父,把李师师抓来献给金人的时候,她大骂国贼威武不屈,投河自尽,但没能死成,反而被掠往北国了。宋徽宗临往北国之前又下了一道密诏,怕宋江等人再次谋反,命人赐予御酒,用毒酒害死了宋江等一大批梁山好汉,只有燕青等少数头领幸免于难。

李师师被虏到北国之后,金兀术见李师师貌美非凡,就留在军帐,纳之为妾,欲与她寻欢作乐,李师师虽然甚得兀术宠爱,但她说要为大宋服丧三年,始终不肯与兀术同居。但忘不了中原故土,常常以泪洗面,度日如年。

燕青打听到李师师被掳到北国,虽然享受荣华富贵,但日夜思念故土,就准备搭救她返回故国,于是扮作商人模样,带了许多金银财宝,只身来到北国金兀术大营,以客商张百万的身份经常出入金营,慢慢就接近了金兀术。因燕青口齿伶俐,又常带些奇珍异宝献给金兀术,金兀术逐渐信任了燕青。

一日燕青又到金兀术帐中拜会,正好李师师也在座,李师师正欲和燕青答话,燕青急忙使个眼色假装不认识。金兀术为了讨师师欢心,早日成就好事,便说:“这位张客商十分富有,人也豪爽义气,经常来往于南北两界,美人如果想要什么珠宝首饰可让张先生带些与你。”

燕青急忙说:“只要娘子喜欢,小人愿效犬马之劳。”这时金兀术送客人出了大帐。李师师见左右无人,哭诉道:“姐姐身在北国,十分眷恋故土,虽然被虏,但守身如玉,何肯侍奉贼人?弟弟快救姐姐逃出火坑。”于是燕青与李师师约定三天后在营南小山下见面,带李师师返回中原。

三天后,李师师乘金兀术外出,便女扮男装,悄悄逃出金营,来会燕青。此时金兵势力正大,南宋小朝廷流亡在海上,根本无力抗金,金营并无什么防备,燕青很顺利地带李师师逃离了北国,回到南疆。

燕青带着李师师,夜宿晓行一连走了两月有余,才来到南海一个小岛上安身,李师师敬慕燕青是个英雄,燕青也垂爱李师师有侠肝义胆,于是两人便结为夫妻,一块儿生活。后来有很多梁山旧日人马来投,燕青势力迅速壮大,雄踞一方,朝廷也奈何他们不得。后人称赞李师师曰:“师师不止色艺冠当时,且慷慨捐生,饶有烈丈夫慨,争辉彤史可也。”

张口笑先生评曰:人们常说女人是祸水,那么道君皇帝私会妓女李师师,是自己要去,还是李师师勾引他的?恐怕不言而喻了。既然爱慕师师之德才,何不纳入宫庭,助其成就霸业?可惜宋徽宗不是齐桓公,让师师的德才埋没在烟花柳巷之中了。当年宋太祖匡胤迷上了一个宫女,经常上朝很晚,群臣有奏言劝谏。太祖醒悟后,乘这个宫女酣睡时举刀将此宫女杀死,可怜一个弱女子就这样死于非命了。宫女何罪之有?是皇帝老儿溺爱她的姿色,又认为自己的溺爱行为不对,自己不对了,可以改正,而把宫女杀掉她就再也难以起死回生了。如果皇上自己不改正,后宫佳丽如云,还会爱上别的宫女,这样今天爱一个,明天杀一个,有多少女子要无辜丧命?如果自己能够改正,尽管美女如仙也未必就乱了自己的方寸,何必非要杀死那些既可怜又无罪的人呢?如果实在怕关不住自己的感情,也可以把宫女放出宫去,还于民间,眼不见,心不乱,不也很好吗?自古以来,淫乱皆起于自己的心中,岂能怪罪女人是祸水哉?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