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军将领对沪定桥大渡河战役的记录

superyi 收藏 13 9150
导读:防守大渡河实况 杨学端 作者系当时国民党第二十四军直属第五旅旅长。 1933年,二刘之战(刘文辉与刘湘为争夺四川统治权而引起的大战),以刘文辉的失败而告结束。我随同刘文辉退到川南雅属地区,这时刘文辉残余部队约4个师,2万多人,分驻西昌、雅安、康定三地,荀延喘息。其分布情况如次: 西昌地区(所谓宁属):刘文辉之侄刘元璋,以边防总司令名义,统率刘元璋、刘元塘两个师驻守,番号为第六师、第七师,刘元塘驻会理,刘元璋驻西昌、越西等地。 雅安地区(所谓雅属):刘文辉以川康

防守大渡河实况


杨学端


作者系当时国民党第二十四军直属第五旅旅长。



1933年,二刘之战(刘文辉与刘湘为争夺四川统治权而引起的大战),以刘文辉的失败而告结束。我随同刘文辉退到川南雅属地区,这时刘文辉残余部队约4个师,2万多人,分驻西昌、雅安、康定三地,荀延喘息。其分布情况如次:

西昌地区(所谓宁属):刘文辉之侄刘元璋,以边防总司令名义,统率刘元璋、刘元塘两个师驻守,番号为第六师、第七师,刘元塘驻会理,刘元璋驻西昌、越西等地。

雅安地区(所谓雅属):刘文辉以川康边防总指挥兼第二十四军军长统率直属3个旅驻守。其中,第四旅(旅长袁国瑞)驻雅安、芦山两县;第五旅(旅长杨学端)驻荣经、天全、雅安三地;第十三旅(旅长刘元追)驻汉源。

康定地区(康属):唐英以屯殖司令名义,统率邓蟠村旅和地方部队驻守。

这些部队大多数经过二刘(刘文辉、刘湘)大战,除刘元璋师和邓蟠村旅未参战比较完整外,刘元r师、袁国瑞旅、杨学端旅、刘元暄旅都装备不齐,人员缺少。又加以雅、康两地,地礴民贫,物产不丰,供应困难,军民之间矛盾重重。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在江西突围,全军北上抗日。消息传来,已使我们胆战心惊。刘文辉的驻京代表又来电警告,必须作好抵抗准备。大势判明,红军北_匕杭日,可能经过川康地区,我们便首当其冲,如不抵抗,将被蒋介石消灭,如果抵抗,则以卵击石,会被红军消灭。1935年一开始,刘文辉和将领们仿徨无主,日夜忧虑。刘文辉不止一次地向我们说:“共产党找上我这穷光蛋了。拼一也完,不拼也完,走着瞧吧!”可以想见他当时的焦急情态。

1935年3月前后,红军越过湘黔边境,向西挺进。刘元塘,刘元璋不断向其叔(文辉)呼吁求援。刘文辉立即命令驻汉源的刘元煊旅开赴西昌,协助刘元璋防堵红军。又不久,红军先头部队越过黔,滇渡金沙江,到达会理东区的通安,所向无前,势如破竹。刘文辉开始布置大渡河河防。

我所统率的第五旅有3个团(当时的甲种旅),第七团(团长余味儒)驻难安,第十七团(团长萧绍成)驻天全,第二十八团(团长唐灼元)同旅部驻荣经。

193年5月中旬,我令第七团和第十七团升汪汉锡;我第二十八团也出发到汉源的富林大渡河边。最初我以萧绍成团防守上游距汉源场约8。华里的文风坪,以余味儒团防守安顺场至大冲。唐灼元团以一营防守富林附近。其余为机动队,归我直接指挥。

其后,蒋介石增派了杨森的杨天信旅和王攒绪的王泽浚旅来富林协防。我将富林防务交与王、杨两旅,自率唐团到安顺场督守。

当时的部署如下:

萧团防守文风坪沿河地区,余团防守安靖坝至大冲沿河地区,萧余两团之间,山地隔绝不能交通,旅部及唐团最初在富林,尔后(场天信旅到达后)移至八排附近(一度退至三梭阿附近)。这是战前的布置。及到红军先头突破河防,进占安靖坝,这个部署就被打乱,混战于八排与三梭阿之间。

5月下旬,我率第五旅的全部到达富林。经过四五天的布置,将3个团展开在河防线上。防线太长,地形复杂,交通困难,通信不便,处处感到薄弱空虚,使我忧心忡忡,仿徨无主。

5月底某日晨,雅安总部(刘文辉的川康边防总指挥部,这时直接受蒋介石、刘湘指挥)参谋长张伯言来电话说,红军已越过西昌,分向越西、冕宁两路急进,叫我立刻到安靖坝督战。富林防务交由杨天信旅接任(杨森的杨天信旅由四川内地开来,正在途中)。我当时留置唐团一个营古官林,以待杨旅交接,立

率唐团(欠一营)和旅直属特务连炮兵连向安靖坝前进。当晚休止于八排,尚未入暮,地方绅士等前来旅部休止处表示欢迎,并愿出力相助。


正接谈间,接到防守安靖坝的团长余味儒报告;“红军已到安顺场,将地方武装赖执中部解决,夺得小船3只,己渡过河,向我河沿阵地猛冲,韩营不支已溃退下来。”(赖执中是刘元璋师邓秀廷旅的一个营长,由安顺场地主土豪武装改编属邓,随邓驻冕宁大桥。)我当时立率唐团两营乘夜向安坝增援,企图夺回已失阵地,将红军打回南岸,并把来见我的土劣拉在一起前进,叫他作向导协助。

夜半,进至距安靖坝约十余里的某地,即与余团会合,与过了河的红军在河边山地对战相持。至次日下午组织进攻无大进展,反遭红军反扑。我正面的唐团第五连连长孙某负伤。全连溃退下来,引起全线动摇,两翼纷纷后退,糜集在道路两侧狭小地区,形成混乱。我在正中央的机枪阵地督战,见此情况,知非后撤整理不能再战,乃率余、唐两团后撤至八排、三梭阿既设碉堡线上,再行抵抗。

红军渡河后第三日,我指挥余、唐两团在八排至三俊阿之线布置防线抵抗。一面调整败退后的队伍,一面淮备反攻。是日红军未向我进攻,我才得以整顿休息(事后才了解,渡河的少数红军是为掩护主力北进的,故末向我进攻)。

第四日,红军因掩护主力J匕进的任务己完成,即向北撤走。我军发起攻势,未经过激烈战斗,即进至安靖坝,恢复了原防,心中为之一松,想到这一下我可免于砍头了(失守河防有被拿办之虞)。

红军主力经过安顺场向沪定北进,中途遭到我防守义风坪萧团的阻击。红军派队扫荡,萧团也被击溃,兵力损失了一营之谱。

红军北进后,又强渡沪定桥,将防守桥头的刘文辉部第四旅(袁国瑞)击溃,该旅损失亦大。

我的第五旅除萧团在文风坪被击政损失一个营外,余团守河的第三营韩愧阶被击淡整理后只存一连。唐团因参战较晚,损失较少。战事结束后,刘文辉令我撤回汉源整顿,将残破的队伍改编为每团两个营,原三个团缩编为两个团,团长萧绍成、唐灼元撤职。我r也受到申斥,由三团-制的旅改为两团制。




围追堵截红军长征亲厉记(上、下)-------(原国民党将领的回忆)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 文史资科委员会编

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