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的从警故事(18)----讨 债

鱼缸养龙 收藏 20 714
导读: 这是今年夏天出警时遇上的一件事情,过了半年多了,还是记得很清楚。 一直一来,觉得面对弱势群体的求助,给予尽可能的满足,不仅是警察是义不容辞的职责,更是做人的原则。但这件事教育了我,现在的世道,杨白劳不一定就比黄世仁可怜。 还是我值班,一上午接了三个相同的报警:辖区一家规模有限的机械厂,大门被要债的挂上了横幅,堵着不让工人和车辆出入。第一次接警时,我还觉着奇怪,门口的保安平时不是挺横的嘛,咋现在变得小心翼翼了?去了后才知道,不是他们胆子变小了,而是遇上了难缠的主---一个残疾人和

这是今年夏天出警时遇上的一件事情,过了半年多了,还是记得很清楚。

一直以来,觉得面对弱势群体的求助,给予尽可能的满足,不仅是警察是义不容辞的职责,更是做人的原则。但这件事教育了我,现在的世道,杨白劳不一定就比黄世仁可怜。

还是我值班,一上午接了三个相同的报警:辖区一家规模有限的机械厂,大门被要债的挂上了横幅,堵着不让工人和车辆出入。第一次接警时,我还觉着奇怪,门口的保安平时不是挺横的嘛,咋现在变得小心翼翼了?去了后才知道,不是他们胆子变小了,而是遇上了难缠的主---一个残疾人和一个老太太!了解下来,老太太讲:他儿子在这家厂里打工时,从房顶上摔下来,腿断了,到现在都没要上医药费,所以来堵门要债。这还了得!资本家也太恶了!俺义愤填膺,告诉保安把老板叫来,但保安讲人不在,显然是躲起来了,那好,我也不管了,让老太太和一条腿的儿子闹去吧,要债咱帮不上忙,偏袒一下受害的母子,还是可以的。

回了单位,第二个警还是厂方打来的,讲对方现在躺在门口不起来,严重影响了企业的生产秩序。俺置之不理,心想你们早干嘛去了?给了钱不就完事了,连人家的救命钱都要拖欠,活该!到了第三个警的时候,单位领导下来,说厂方老板反映,警察不管,问我咋回事,我把情况汇报了一下,领导让我再过去看看,我心里老大不乐意,还是去了。一路上,我在想:老板肯定是领导的关系户,要不他这么积极的催我出警,上一回,四十几号人在马路上乱打,也没见他着急过,一个电话:你去吧!就打发我一个人去了,这次……真是无利不起早!

去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老大娘和儿子还在门口,倒是没躺着,还一人手里端个玻璃杯,喝着茶。见我来了,保安迎上来,说:你们快带他两走吧,刚才进了门卫室,倒完水,把我们的暖壶都摔了,我们也不敢惹,碰一下还不得讹一辈子?!。我想想就这样耗着,也不是回事,既然是劳资纠纷,还是送到劳动局吧。但过去和老太太一商量,对方不干,说成个啥也不去,就要在这儿死守。俺给讲了半天道理,老太太就一句话:你要保证给大娘要来钱,大娘就去。俺觉得老太太没法律常识,情有可原,毕竟是山里人,没见过世面,虽然一听口音,就知道来自全省最最出产刁民的那个偏远山区,但这么大年纪,我又是好心帮她,不会是非不分的。所以,俺就答应她,肯定能要上钱,老太太这才跟我上了车,但儿子留在原地,继续堵门。

到了劳动监察大队,队长也认识俺,一见老太太,眉头紧锁,把俺拉到一边,悄悄说:你咋把她弄我这儿来了?我也解决不了!我问怎么回事,队长支支吾吾,反正就是要我再送回去,说自己管不了,让对方去法院。我见他那样,心里还挺不高兴,一时犯了小聪明,把老太太领到同一座办公楼的政府投诉中心,让老太太自己进去,掉头回了单位,自以为,这里的人总得管吧。

没想到,刚回了单位没一会,领导又让我去投诉中心接人,讲投诉中心的人打来电话,骂公安局不负责任,莫名其妙送过来个老太太,问啥也不讲,现在躺在地上不起来,要哪来的还是回哪去。领导指责我给政府添乱,我心里老大不服气,觉得自己没做错啥,但不敢不听,只好又去了投诉中心,先是一个牛皮哄哄的老官僚把我呛了一顿,接着老太太还是那句话:不给解决,我就不起来!俺也没好气,对老太太讲:别人不管,我管!跟我走!

可是去哪?俺一时没了注意,就是上法院,这会也没人,领回单位,还不又得挨领导批评,算了,先送回厂门口去吧。等到了厂门口,麻烦来了,老太太凶相毕露,坚决不下车,还是那句话,要不来钱,我就死在你车里!这算那门子事!俺好心好意,忙活上半天,反倒被赖上了!这事,门口的保安看着俺,一脸坏笑,俺顿时明白了,他们一上午看来没少让老太太折腾。看着老太太蛮不讲理的样子,俺浑劲上头,拉开车门,叫过保安来,一起把老太太抬下车,自己也不走了,告诉她:你等着,我进去找厂里的头头!这样老太太才算暂时饶了俺。

结果找了一圈,厂长还真不在,不过,其他人讲下午就回来解决此事。俺出来告诉保安不要惹这两人,又告诉老太太再等会,赶紧开上警车跑回了单位。但凭空惹了一肚子闲气,感觉老大不痛快。到了下午,派出所的叫我过去,进了值班室。一看老太太和断腿儿子都被传了回来,横幅也扔在地上。一问所长,把俺气的!原来这两人根本不是母子,而是专门凑在一起的职业讨债人!现在人家厂方告他们敲诈,因为厂里已经把赔偿款给了对方,而这两人以前曾受雇于对方,来这儿讨债,现在钱也要上了,还不干,过来纠缠着说对方没给他们劳务费,要厂方出。厂里拿出对方的赔偿协议,又打通了电话,当面说清已收到赔偿,且和这两人无干。现在派出所叫我来,是要我把上午出警的情况写个材料,证明这两人已经扰乱了厂方的生产秩序。

看着老太太还是不依不饶,倚老卖老,在派出所胡搅蛮缠,想想自己一上午受的鸟气,俺感觉自己就是个被人愚弄的傻子!但无可奈何,这两位,骂是骂不过,打又不敢打,干气,就是没辙!但这件事最后也不了了之,因为这两人,一个上了年纪,一个是残疾人,钱也没要上,就算扰乱社会秩序,给个治安处罚,也不能执行(这就是他们有恃无恐的原因!)。加上这两人坚决不承认自己是职业讨债人,非说是受害人亲戚,派出所也没办法,最后撵走了拉倒。

后来,这俩人倒也知趣,没再来捣乱,但人家厂方可不高兴,对公安意见挺大,觉得放纵这俩人。俺被自己的好心和这两人的假象着实忽悠了一把,连杨白劳和黄世仁都分不清,这警察当的!

还好,人生重要的不是经历,而是经验,俺算是开了眼,以后能吸取点教训了。但,自己不动脑筋和泛滥成灾的好心也该改改了,做个好人是应该的,但吃亏上当的好人,是个冤大头!

您说是不是这么个理?


本文内容于 2009-4-3 13:52:59 被鱼缸养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