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魂 兵魂 11、被人跟踪

独1狼 收藏 2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size][/URL] 在得知张成的事情后,华子瑶没有闲着。在方杰赶去岭南市刑警支队时,她正在房间里跟旺叔商量着此事。 华子瑶把一叠资料递给旺叔,道:“这是我们所能找到的张成的资料。” 旺叔没有了原来的笑呵呵,表情严肃地接过资料埋头看了起来。华子瑶在一边慢慢地走着,皱眉沉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


在得知张成的事情后,华子瑶没有闲着。在方杰赶去岭南市刑警支队时,她正在房间里跟旺叔商量着此事。


华子瑶把一叠资料递给旺叔,道:“这是我们所能找到的张成的资料。”


旺叔没有了原来的笑呵呵,表情严肃地接过资料埋头看了起来。华子瑶在一边慢慢地走着,皱眉沉思。


良久,旺叔抬起头,“小姐,你的意思是……”


华子瑶站住脚步,有些犹犹豫豫地说:“从我第一眼看到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总也想不出。”


旺叔凝神道:“从资料上看,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他是前中国陆军特种部队退役军官,这点老爷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证实了,而且也证明了一年前他被中国警方通缉确实是事实。这些在老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因此还进行了整容手术,同时之前的履历也全部改为T国的,这是有官方证明的。而且,小姐你大概也了解了,他在T国时曾经帮助我们华兴拔除了最大的对手,你知道,中国特种兵的能力是无须置疑的。一年来他除了好处,确实没给华兴带来什么灾难,这点我们也看到了。如果此人果真是卧底,那么过去的一年中他有无数次绝好的机会将华兴一网打尽。然而现在华兴却越来越壮大了,这也是可以说明此人并无不妥之处。”


旺叔一番话,华子瑶不时点点头表示认同,她笑着问:“旺叔你得到他什么好处了?怎么净帮他说好话?”


旺叔心里寒了一下,笑呵呵地说:“呵呵,我与此人从未谋面,何来受贿之说?”


华子瑶调皮地笑道:“嘻嘻,跟你开玩笑的,旺叔你怎么这么不经逗啊!”接着脸色又恢复了严肃之态,“那你说怎么处理眼前的这件事?张成一出手就杀了三名歹徒,其中还有一个有枪的。这是常人办不到的事情,这会不会引起警方对我们的怀疑?”


“怀疑是不可避免的,张成这次确实鲁莽了,他不该多管闲事。”说着旺叔拍了拍手上的资料,笑着说,“不过不用担心,警方会在张成身上找到合理的解释。”


华子瑶恍然大悟道:“呵呵,是哦,张成的履历上写着他曾经在T国特种部队服役,而他实质上是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退役军官……呵呵。”


“对了小姐,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旺叔郑重地说道,“分公司的筹备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你看挂牌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好?还有,要不要搞一个成立仪式什么的?”


说到这件事,华子瑶沉思了一会儿,用征询的口吻道:“我想,是不是搞一个比较大型的挂牌仪式,邀请一些当地的政府官员和知名企事业单位的领导人参加?毕竟咱们华兴集团中国分公司以后的壮大都离不开这些人。”


“我同意你的想法,注册资金2000万美元的企业再怎么隐蔽都逃不过有心人的眼,这样索性地光明正大地搞,大搞,能跟越多的官员搭上关系对我们越有利。我在岭南也发展了一些官方关系,到时候我来邀请他们,也好趁机增进彼此的关系。”


华子瑶很干脆地说:“好,旺叔,这件事就交给你来操作了。”


“舍不得下小钱就赚不到大钱”,华诚星经常这样跟他唯一的一个女儿华子瑶说。这或许也是投入2000万美元巨额资金成立一个大公司为了贩卖毒品做掩护的原因。试想一下,单单是投入的资金就高达了2000万美元,那些毒品给华兴集团带来的收益无疑十倍甚至百倍于这个数目,由此可见那是数量多么巨大的一批毒品!


然而,在华子瑶心里,却深埋着一个极少人即使是她的父亲华诚星也不知道的一个秘密。


所有的一切都掩盖于即将到来的大量的毒品交易之下,未来的某天,当厚厚的白色粉末被抹开之后,也许人们能够看清楚其中的来龙去脉。



张成感觉到自己被跟踪了,跟踪的人相当专业。没有长时间的专业训练和经验,是无法达到这样的程度的,张成当然例外。


其实,几天前,在从岭南市刑警支队跟方杰一同返回南洋大酒店时他们就被跟踪了,只是包括方杰在内,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此时,张成一身休闲打扮,站在公交车候车亭里,拿着本杂志无聊地拍打着大腿。余光中,跟踪他的两个人很随意地走进了附近的一家商店,但张成可以保证,此时他们正在透过那些无处不在的落地玻璃反光盯着张成。


张成不准备刻意去做些什么,他完全是有恃无恐。无论对方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而对他实施跟踪,他都不用担心。是警方为了一年前的百花冠盗窃案?不可能,整容之后,连他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是华兴集团的仇家?关于这点,张成其实是对自己的身手有些充分的自信。难道是警方已经注意上了还没有挂牌正式成立的华兴集团中国分公司?这个可能性似乎最大,毕竟自己的身份摆在那里——副总经理。


因此,一番思索后,张成决定做他计划做的事情——等候牌照为岭A38325的528线公交车,古子澄就是这辆的售票员。


这种办法也是在方杰的怂恿下促成的。


岭南市的公交车数量相当多,据说有九千多辆,还有一万六千多辆出租车。这个数量是惊人的,最直观的感受是,满眼看去,街道上跑的大多数是公交车和出租车。


各个线路的公交车络绎不绝地经过张成所在的候车亭,张成习惯性地粗略计算了一下,平均每一分就会有两辆公交车经过这里。当然,其中有528线的,但是却没有岭A38325牌照的。


张成很有耐心,他掏出一支烟准备点燃,忽然意识到这是公众场所,又把烟放了回去。坐到候车亭的椅子上,张成的脸始终对着左边,期盼着岭A38325出现在眼帘。


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那两个跟踪张成的人纳闷了,这家伙搞什么鬼?该经过这个站点的公交车已经走了个遍了,他怎么还待在那不动?反常即为妖,跟踪者立刻联络了其他人,更换了挂子(盯梢者),随即很随意地脱离了张成。这一切张成都看在眼里,同时在街道对面的咖啡厅发现新的跟踪者——空空荡荡的咖啡厅里,一男一女正在面对面地坐在可以将街道尽收眼底的位置上悠闲地喝着咖啡。然而一个不可而又容易被忽略的事实是:上午不是喝咖啡的好时间,现在正是上午时分。


时针指向正午12点整,张成开始感觉到不对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事先经过这里的公交车早已经再次驶过了,可是仍然没有发现岭A38325的车影。他急了,仿佛感觉到那个唯一让他动心的女人在慢慢地与他擦肩而过。


又一辆528线的公交车停住了,车身上醒目地刷着几个大字:投诉电话……。张成眼睛一亮,迅速把号码记了下来,掏出手机拨了过去。


“喂!你好,请问岭A38325今天没有运营吗?”电话一接通,张成便连珠炮地一通语言过去。


接线员明显被呛了一下,不过良好的素质还是让她驱散了心中的不快,“您好,麻烦您再说一次。”


张成清了清嗓子,用手遮挡住手机,“我说,你们那辆岭A38325牌照的公交车怎么今天没看见?”


“请稍等。”


虽然这是投诉热线,但接线员还是接下了这个问题,在电脑上敲进车牌号,岭A38325的状态立刻就显示出来了。


“您好先生,岭A38325目前处于维修状态,没有投入运营。”


张成的心坠了坠,仍然不死心地问:“那你能不能告诉我0825号售票员现在在哪辆车上吗?”


接线员一下子警觉起来,“你要知道这些干什么?”


张成一急,说道:“我是她多年不见的朋友,一时之间联系不上她,你帮帮忙。”


听他这么一说,语气确实不像是装出来的,接线员犹豫了一下,说:“你打我们公司办公处的电话吧,电话是……”


张成喜外出望,一个劲儿地说谢谢。紧接着他按照接线员说的号码拨了过去,紧张地舔舐着嘴唇。


“喂!你好,我想找一个叫古子澄的人。”也不等人先说话,张成便撂了一句过去。


“工作编号多少?”


“0825。”


“0825已经辞职了,不是我公司的员工了。”


“什么?”张成惊道,“那,那,那你有她的联系地址或者电话吗?”


“对不起,这些属于个人隐私,不便透露,再见。”


对方说完很干脆地挂了电话。


张成有些呆呆地盯着手机屏幕,阵阵的失落袭上心头。一个声音在心底狂喊着: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