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四十周年

秋萍 收藏 3 1260

那一年,在准备下乡的日子里

——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四十周年


1974年的春天,已经开学了,新书也发给了大家,本来还是要继续再上一年学的,可是有几个学校的学生却发起了上山下乡的热潮,在我们学校,也由几个女生带头,贴大字报、表决心,坚决要求上山下乡。说实在的,在我的心里一百个不愿意,虽然在当时上山下乡是我们的唯一出路,可我还是想再多学一点东西。


我上的那所中学在文革前是一个传统的省重点中学,我们班在学校里非常的优秀,三好班、优秀团支部、数学竞赛第一、运动会第一、大合唱第一,我的班主任J也是一位能力非常强的女老师。在学校我们班在各方面一直都是最好的,只是到了这最后的一个学期,在上山下乡的问题上,我们让J老师失望了。很多班的同学都在表决心,而我们没有,各方面都想得第一的J老师着急了,好几次批评我们为什么不积极?可我们还是拖着,一直到全年级各班都表了决心,“决心书”贴满了学校的大门口,才不得不在最后一个表了个态。


上山下乡开始了,虽然不情愿,可还是得去。国家对我们的要求是“扎根农村一辈子”,这一辈子的事可真是要好好准备一下。当时学校让我们组成知青小组,并且可以自由组合。这下让我为难了,虽然和我关系好的同学不少,但是要能够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好朋友却不多,特别是女生;那时的学生很“封建”,男女生之间平时交往的很少,现在可到哪去找?


让我想不到的是我们班一位非常出色的女生找到了我,希望能和我组成一个小组。这真是太让我高兴了!即便是上山下乡这样另人烦闷的事,也变得让人期待和向往。她和我都是班干部,相互之间比较了解,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女生,聪明、能干,做事稳重、果断,工作能力很强,班上有许多同学都很喜欢她。离开学校踏上社会,我们都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是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来共同面对今后的生活,确实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为了准备下乡的事,我们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经常在一起商量、策划。通过和她的交往,更深刻的感受到她的深思熟虑、才智过人。虽然和她的接触多了,可每次和她在一起我依然感到紧张、心慌,也许是她给了我太大的惊喜,她的聪明和智慧,她的青春和亮丽,让我感到目眩,让我透不过气来。对于下乡以后的生活,我已经想到肯定会有很多的困难,但只要能和她在一起,那也一定是愉快的、美好的。


下乡的分配结果公布了,非常另人失望,我们并没有分在一个组,而且还不在同一个地方,相隔很远。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据说J老师认为,班干部不能都在一起,应该要“带好”更多的同学。。。。。。


天哪!我不知道应当怎样来评价我一直非常尊敬的J老师,她真的就是一个只讲工作、讲原则、铁面无私的老师?!我们俩是班长和团支部书记,为了搞好这个班,我们真的付出了很多的时间和劳动,做了很多工作,也是老师最得力的助手。下乡时我们希望能在一个小组,这并不妨碍任何人,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老师都不成全,这点人情都不给,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在学校时要我们管理同学,为全班的事操心,现在毕业了,已经不是班干部了,为什么还要去“带”别人?从进入学校开始,我们作为班干部就比其他同学要多做许多事情,现在毕业了,为什么还要让我们再为别人去承担责任? J老师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教师,教书、带班都很出色,我一直都很佩服她,但是对于她无情,我却始终不能理解。此时的J老师不会不明白我们的心思,为什么就不能成全我们?


那几个带头要求下乡的女生,在这个时候全都选择了逃避,找了种种理由要求“免下”!她们太聪明了,“带头”的是她们,逃跑的也是她们,这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做人原来还可以这样的无耻!


下乡的日子终于来到了,4月的一天,整个古城像是一个喧闹的海洋,数以万计的人们在“欢送”我们,可是我的心里却是冰凉的,一点也欢乐不起来。周围都是同学和送行的老师、家长,没有机会让我们多说些什么,只有在默默地注视中送去心里的祝福。汽车开动了,载着我们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她渐渐地、渐渐地离我远去。欢送锣鼓、口号是那么的热烈,可我好像什么都听不见,心里面一直是沉甸甸的......


从那之后是四年下乡插队的生活和我们五年苦苦的相恋,那段艰苦却又承载了太多情感经历的生活,在我们的心中留下了永恒地、不可磨灭地记忆。在那样一个时代,在农村艰苦的环境中,因为我们不在一起,生活上不能相互关心和照顾、劳动中不能相互帮助,留给我们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思念。可有谁知道,两颗相思、相爱却又无法相聚、相守的心该有多苦。。。。。。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都是“班干部”!


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最终没能走到一起,但一直以来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我有时也在想,如果当年J老师能把我们分在了一起,那又会是什么样呢?大概一切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我们之间的事怨不了别人,只能怪我们自己太年轻;不过,如果我们能分在一起,下乡的那几年一定是最快乐和最幸福的时光,而绝不会有那么多的思念和眼泪。


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想写给谁来看,只是觉得心里面压着一块石头,好沉、好沉。。。。。。在我们心中的这些往事,在别人看来也许只是一件很平常的小事,或者只是按规定、按原则所做的一个非常普通决定的结果而已。我不应当也没有权力去责怪J老师,我想那时的她也一定不会刻意的用这个决定去伤害我们,在文革那样环境中的她也许只会这样做,在那个时代是不讲人情的;不能指望老师会对我们有什么特别的照顾,我们也只能是那个时代的受害者!


J老师也许还能记得我们,但老师一定不会记得她曾经做过的那个“小小”的决定,她也一定不知道那个决定带给我们的是什么。。。。。。




相关日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