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


第三回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娘娘腔的一句话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回身一看,可不是怎么地!!!只见土匪们在客栈前边的空地上燃起了一个大火堆。看样子真是想放火烧客栈的样子。

土匪们这么做,可能是因为那会被我消灭的几个土匪死的太奇怪了,所以他们害怕了,这才想放火把我逼出来。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我在这边和娘娘腔聊天呢。

见他们要玩阴的了,我也只好露脸了。既然娘娘腔是自己人,我也就不在担心兰儿了。现在想想也是,兰儿那么高的功夫,怎么可能说叫人摆平就摆平呢?我想除了我以外,还不可能有这么历害的主出现。

于是就转回身面向土匪的方向。这会土匪们都聚到了一起。看起来有七八十人的样子。三个土匪头站在最前边,正指挥着土匪们找木棒点着了,先把火堆在弄大点。然后扔进客栈里去。

摸了一下腰里的弹夹。又确认了一下步枪的保险打开了,推在连发状态就从阴影里走了出去。我现在出现的位置是土匪的后边。于是我就用最老套的方法开始了我的行动。

我是从土匪的后边,像拨钉子一样从最后边一个一个把他们打晕的。所以前边的土匪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小手在慢慢的伸向他们。

本来这会他们都在那里叫嚷着要放火什么的,所以现场是乱七八糟的。就连后边土匪倒下时,手里兵器掉在地上的响声都没有引起前边人的注意。

而娘娘腔是张大了嘴在后边看着我的表演。完全颠覆了她的认识。没想到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还可以这么做的。简直可以说是一个高大强壮成年的‘银钢’,在期负一只最弱小的猴子一样!场面就如同切瓜砍菜一样轻松。

看到这里不禁把视线牢牢地放在了我的身上。还好我这会是在打晕一些土匪。要是换成老百姓。她就是拼了性命也要把我给喀嚓了!!

而我这会可没功夫注意身边的这些事情。正专心地挑着后边的土匪消灭害虫呢。可是我手里突然停顿了一下,因为我看以一个土匪可能是要转过头来的样子。

于是马上身体就做出了反应。刚刚把背在身后的M4A1拿到手里,就见那土匪只是歪了歪头。就又接着喊上了。原来可能站累了换个姿势而以。于是我就又开始了我伟大的行动,

终于在一个土匪倒下的时候,手里的刀因为正在举着叫嚷什么呢。结果因为被我给突然打昏了过去,而我又一下子没有接住。所以一下子失去了控制飞了出去。轻轻地砍在了右前边一个土匪身上。

于是那个土匪很不高兴地停下了叫骂。一边转头一边骂了起来:“哪个没长眼睛的,竟敢拿刀砍你爷爷、、、”可是在脑袋转过来时,竟看到一地东倒西歪地同伙。

而离他很近的地方有一个人举着一支黑黑的东西看着他,那气势就像是某神下凡一样,一下子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手里的刀和火把也掉在了地上呆住了。

见他这样我那绝不留情的心竟颤动了一下。我刚刚是怎么了?差点就有把他们全都杀了的感觉!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人啊,大多数可能也是上有老母下有儿女的。只不过是因为一些原因活不下去了。而被迫走上了这条道路。我的想法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

想到这里我差点愣住了,但是还好我多年养成的习惯把我及时叫醒了。走上前去一个手刀砍在那个土匪的脖子上。土匪就一下子晕了过去。

处理完这个土匪以后,我就停了一下,又检查了一下枪里的弹夹。确定是满的以后然后把枪背在了身后。在次看好一个土匪就走到身后打晕过去,然后轻轻放在一边。

而那个娘娘腔是一直在跟在我的后边。把他们的腰带解下来,然后把他们绑上。看着她那熟练的手法,我都有点怀疑她原来是不是一个杀猪的。那猪蹄扣打的也太熟练了。

一挽一伸在一收就成了一个。我虽然动作也很快但根本就供不上她绑的。就这样在我俩都进入状态时突然发现,身边没了声音。

这会我刚刚又打晕了一个,等娘娘腔给绑上之后。我们俩抬头一看才知道。原来这会场子上只剩下十几个土匪还站着呢。除了我们刚刚处理的这个以外。其它的土匪都是瞠目结舌地看着我们。

看土匪们这样我才反应过味来,嘿嘿地冲他们一笑。这才抬起手和他们打了一下招呼。原来他们是因为人越来越少了,叫喊声越来越小了。所以就有一个土匪头子就不满地回头,发着唠叨回头看了看。

“我说你们是没吃饭怎么着!!怎么越喊声越小了?现在倒好干脆不喊了!嗯!我说你们、、、”这时他的脑袋已经转过来了,就看到我和娘娘腔正绑他的一个手下呢。结果一下子傻了。

不过他出于习惯伸手捅了捅他身边的土匪。那边上的也不耐烦地拨拉开他的手:“老三、你这是干什么呢。不带头喊还在那发呆。”说到这里还是顺便顺着那个老三的视线回头看了一下,但也是被眼前的情形给吓住了。

而这时前边的土匪们才感觉出不对劲来了,也跟着回头一看一下子也是呆住了。就这样一个连锁反应。这帮土匪都傻乎乎地在那看着了。

见他们都这样了。我也没法在偷偷地进行扫匪大计了。站在那里清了清嗓子。露出我自以为最酷的笑脸:“各位土匪同志们、你们好。是不是喊累了啊?没关系!我帮你们放松一下!”

说到这里一指身后的一地土匪:“瞧!你们的同伙们睡得多香甜啊。快看,那里还一个流口水的,一定是睡梦中在吃大餐。你们就不要客气了,要不要我马上帮你们实现啊,很容易的!”

最后还是土匪头子反应了过来:“竟然偷偷地杀了我这么多弟兄。我和你拼了!”说完挥刀就向我冲了过来。但是、、、在只冲了几步之后就一转身,就保持着砍人的姿势向边上的一个小胡同里钻了过去。

这土匪头的动作倒是把我给唬的了一愣。本来还以为他真的要冲过来呢,没想到临到跟前他来了这么一出。不过他可是这帮土匪带头的一个。

就是底下的小喽啰都放跑了,也不能叫他跑了。这当头的身上一定有人命在身。就是从刚才在村西头的老船头那我也看出来了,这三个当家的可和底下的小喽啰不一样,上绝对不能放过的。

所以M4A1的枪口小小地转了个角度。枪身轻微地一震。还没跑进胡同的土匪头就一个前抢,趴在了地上。紧接着我的枪口马上转了回来,又是两次轻震。另两个土匪头也倒在了地上。

这时其它剩下的土匪才猛地惊醒了过来。扑通通地跪了下来,高喊着好汉饶命一类的话。见他们全都缴械投降了,我也就省事了。这时客栈的大门才打开了,娘娘腔的护卫们都跑了出来。

在娘娘腔的指挥下把剩下的土匪也都绑了起来。而死有余辜的那几个也叫店伙计把他们放在了一处地方。用破草一类地盖上,之所以没有直接给处理了,是等官府来人验看之后才做定论的。

剩下的那些土匪都被集中关到了一间大客房里。留下四名护卫轮流看着他们。然后我就和店主打了个招呼就回房间睡觉去了。

等这一路折腾完节,就已经是后半夜了!现在我估计可能在过一会天都亮了!所以我得赶紧睡觉去了,白天我还得赶路呢。等我回到客房里的时候,兰儿早就在这等着我了。

见我进来赶紧帮我脱下了衣服,我用兰儿给我准备的热水洗漱了一下。就上床睡觉了。这上床了我才感觉到有一点点累来。刚刚可不怎么在意。这一闲下来才感觉出来。

那可叫一下子连着砍晕四十几个啊,不是说着玩呢。要不是我用上一点功夫,我的手就指不定成什么样了呢。看来我的功夫还得加强练啊、、、、、、

虽然昨夜睡得很晚。可是一大早的我和兰儿还是早早的就起来了。在客栈大厅里吃过早饭以后就上路了。至于那些土匪们就交给官府去处理好了。

我可没空去管这些小事情,当回大侠就不错了!所以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交给店主去办好了,就在我们刚刚起来不一会的时候,就有一个伙计被店主分派出去了,那个伙计是到离这里五六十里地的官府上报案去了。

在我们走的时候,店主还千恩万谢地感谢我们。并且还拿出一条鱼。说是长江里的捞出的什么什么东西。是一种珍贵的药材一类地玩意感谢我,本来我是想不要的。

可是兰儿在见到这东西之后,就示意我留下。于是我这才勉为其难地收下了。又检查了一下马匹和我们所带的东西就上路了。

出来时听店主说,因为现在天时还早。所以就是我们到了渡口也得等一阵子才有船开工的。既然是这种情形我和兰儿也就不急着赶路了。

慢慢悠悠地走着,天南海北地聊着。等到离开店铺有一阵子了,和一起出来的客商们拉开了距离。我才和兰儿问了问店主给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兰儿告诉我那是江水里的一种少见的鱼类。不过说鱼还不是鱼,因为这东西可以在陆地上行走,又和一般的娃娃鱼不一样。不管是入药还是干别的什么。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听兰儿这么说我也挺高兴了,而这东西就不能在乱放着了。用袋子装好以后,就放在了马背上地搭子里。慢慢向长江渡口走去。

看着周围的景色和兰儿聊着天。聊着聊着兰儿想起了我在村西船头家里的事:“相公、和我说说你在那个船头家里听到了什么?”

“我是根本就没看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看到进进出出的。而且那被挟持的妇人,好像根本就不害怕土匪的样子。更不用说后来那个胖妇人还拉着那个土匪头说的话。”

“哦、这事啊,说起来也真是挺复杂的。可以用几个词包括了。那三个土匪头和那家里的妇人有不正常的关系。那船头脑袋上不但戴了绿帽子,还一戴就是三顶,真是叫我佩服的不行啊!!!”

兰儿听了绿帽子这个词还有点不明白,于是我就解释给她听。兰儿这才明白过来,也是笑那个船头:“相公、那后来呢?”

“后来啊,我就从他们的谈话里知道,原来是那个土匪头想发点财。于是就勾引那个‘美女’大太太。没想到没有成功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于是那帮土匪的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也出手了。”

“但是叫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遇上了是老奸巨猾船头。可能他也知道一点他的三个夫人都有点对他不忠。所以他财宝放在哪,连他的三个夫人也都不知道。”

“就这样那三个土匪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我想就是那帮土匪打死那个船头他也不会说出来的。至于后来我因为知道内情,感觉没有出手相助的必要了,所以就跑出来了。”

“呵呵、那船头家的事用几个词形容他们是在合适不过了。”

兰儿听我这么说好奇地问:“哦?是哪几个词?”

我故作神秘的想不说,结果兰儿只是轻轻的一个媚眼,我就全招了:“三个、‘笨贼’两个‘小狐狸精’一个‘老妖婆’都没有斗过土埋半截的‘守财奴’!”

兰儿听完表情也是怪怪的,最后叹了一口气:“哎、、、这老头也真是的,活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意思?真是想不明白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就在这时我看到身后有几匹马很快的跑了过来。看意思是急着想渡江的。而我也不着急了,所以就和兰儿向边上带了带马匹。把路让了出来,在路边上的野地里慢慢的走着。全当是看风景了。其实这野地里地面也很硬实的,所以走车过辆的也一样。

没想到那几匹马在赶上我们以后竟慢了下来。为首之人一直看着我这边。感觉有人盯着我看,也转头看了看。没想到竟是那个娘娘腔!

见到是她我也没有吱声。回头和兰儿聊了起来:“夫人、你见过娘娘腔没有?”

兰儿听我说完就是一愣:“娘娘腔?什么意思?”见到我用手指偷偷地在身前指着身后,就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等看到那个娘娘腔之后就差占笑了出来。

“你呀!!!我早就看出来了。人家是为了出门在外图个方便。我以前也这么做的过的。怎么还被你起了这么个外号来。要是我的话,看我不收拾你。小心点别让人家听到了。像那姑娘也一定是不错人家的千斤。”

听兰儿说完我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是啊、更主要的是我还知道这种人的好奇心都是特别的强。所以我才尽量躲着她。万一在给你们找个姐妹回去。虽然我知道你不会说什么。但是你九妹妹可能就会和我闹的。”

兰儿听我提起了她的九妹子,就有点不高兴了。叹了口气:“哎、、、想我那九妹也真是可怜。多好的人啊,怎么就得了那种毛病了呢。”

听兰儿这么说我就笑了,见兰儿不高兴我可得开导开导她:“夫人啊、其实你也别想太多了。现在她和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快乐吗。要不是她有这个问题。也不可能和你同侍一夫啊!夫人你说是不是?”

兰儿听我说完点了点头,刚要开口说什么。没想到那个娘娘腔看我和兰儿在这野地里走的挺舒服。她也打马从官道上跑了下来。

还没等我开口她就自来熟地打了招呼:“两位大侠!真是好兴志啊!跑野地里走来了啊?难道是在看风景?”

我抬头看了看她:“哦!你猜的没错!!你不是兴志也很不错吗!这不也跑野地里来了吗。”

她看了看我竟然没有答理我!策马跑到了兰儿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兰儿也早就知道她是女扮男妆了,所以也没有太在意。没想到她的一句话把兰儿唬了一下。

“这位姐姐,你的妆化的也不错啊。我要不是在近处仔细瞧都看不出来了。姐姐、你知道兴州金家吗?”

兰儿听她这么说,马上对她也来了兴趣:“哦!你不会就是金、、、”娘娘腔一看兰儿果然知道,马上高兴地说:“是啊。我就是那个!”说到这里用两只手做了个飞的动作。然后又把右拳打在左手上。

兰儿一看也就知道真的是她认得的那个人了。笑着看了看娘娘腔:“不错啊!!我们的达姑娘。这才一年多不见都长这么高了啊!”

娘娘腔听兰儿这么叫她。好奇地看看兰儿:“你是兰姐姐的哪个护卫啊?虽然时间不太长,可我还真有点认不出来了啊!还是告诉我一下吧。”

兰儿见她这么问就看了看我,见我没有看她们只是注视前边,没有看她们。于是悄悄地作了个打屁股的动作:“哦、、、还没记住我啊。看来是没打够啊!这回你不把你爹爹的宝贝树叶拨光了,我也会打你的。”

娘娘腔听兰儿这么一说,高兴的差点从马上跳下去:“啊、、、真没想到竟是兰姐姐你亲自来了,一定是来看我的吧?嗯!我还以为是兰姐姐的哪个护卫呢!”

说到这里看了看我,张大了嘴。半天才喘过气来:“啊!不会吧!!!兰姐姐嫁人了么?怎么嫁了这么个难看的家伙!!”听了她这句话我在马上晃了两晃差点没掉下去。

转头对她大喊:“什么!!!没见过帅哥就不要在那里瞎叫唤!我这是个性美。你个小屁孩知道什么!哼、、、”说完转过头去不在理她。

我一声倒也把她给吓住了,没敢回声。兰儿见了一笑:“哎、、、你们啊!达苗啊、你就别逗你姐夫了。他这不也是画妆了吗。你呀,顽皮劲还没改改。”

娘娘腔听兰儿说她,吐了吐小舌头。靠在兰儿的马边两人就聊了起来。我见她不在乱叫了,也就没在说什么。我也知道她刚刚在逗我,我也只是逗回去而以。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慢慢的向长江岸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