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开发晚了,但可以借鉴广东的经验,可以搞得好一点,搞得现代化一点,起点可以高一点。起点高,关键是思想起点要高。后来居上,我相信这一点。——邓小平


很多人想必都记得电影《股疯》最后的那个镜头——潘虹饰演的范莉,在股市披荆斩棘之后,终于重拾了对生活的信心。电影的最后,一家人坐在蓝色大卡车里,喜气洋洋跨过刚通车不久的杨浦大桥,前往黄浦江对岸他们的新家。黄浦江的对面是浦东。1990年,这里是广袤的农村和菜地。

浦东是和浦西对应的。在过去,浦西就是上海,在这个中国长江末梢、环太平洋海域的版图里,浦东的意义,只在于与外滩的遥遥远眺的一片荒地。

而现在,外滩对岸,陆家嘴高楼林立,成为了全世界建筑师们空间实验的角逐场。浦东18年来的发展为世人瞩目,最新传出的消息,迪斯尼极有可能落户浦东。

孙中山的梦想

上个世纪初期,孙中山曾考察浦东,在《建国方略》(1919年)中,他曾叙述要在浦东建设一个“东方大港”的设想。

时光倒流回1990年,浦东仍然是襁褓里沉睡的婴儿。彼时,浦西开发已近一个半世纪,上世纪30年代,浦西就成为了“十里洋场”、“东方巴黎”。黄浦江两岸迥异的风貌,一直给人们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上个世纪初期,孙中山曾考察浦东,在《建国方略》(1919年)中,他曾叙述了要在浦东建设一个“东方大港”的设想。

孙中山的设想在国民党政府时期差点成为现实。本世纪40年代,国民党政府也曾酝酿“大上海计划”,在浦东建立大港区、在和外滩对望的陆家嘴建一个新城。为此,当局专设越江工程委员会,由中国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赵祖康担纲,拟定了三种跨越黄浦江的方案。国民党政府拨款2亿,作为设计费用。

但在严重的通货膨胀中,这2亿元迅速贬值蒸发,开发浦东计划再次作废。

前人为后人留下了一张白纸,开发浦东仍然是一个遥远的梦。

谈及这段浦东开发的渊源,上海浦东新区管委会第一任主任赵启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仍然不胜感慨。他说,幸好建国前没有开发浦东,否则,在腐败的国民政府主导下,可能会像浦西某些地区那样,杂乱无章。如是,中国要重新开发浦东,首先就要改造旧城。而旧城改造比建一座新城困难得多。

以东京为例,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曾在《日本列岛改造志》中说起,改造旧东京,比建设新东京要多花九倍价钱。

小平打出的“王牌”

邓小平考虑采取大动作在国际上树立中国更加改革开放的形象,这时朱镕基谈到开发浦东的设想,邓小平当即表示赞成。

时间翻转到199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1年,改革开放12年过去,浦东的机会终于来了。这一年春节,邓小平和往常一样,到上海过年,这里的气候更像他的家乡。一切似乎波澜不惊,但就在这个春节过后,浦东命运截然不同。

这一年的3月3日,春节之后,邓小平视察上海回到北京,和几位领导人谈了国际形势和经济问题,他说了几句意味深长的话——“对国际形势还要继续观察,有些问题不是一下子看得清楚,总之不能看成一片漆黑,不能认为形势恶化到多么严重的地步,不能把我们说成是处在多么不利的地位。”

“世界上一些国家发生问题,从根本上说,都是因为经济上不去,没有饭吃,没有衣穿,工资增长被通货膨胀抵消,生活水平下降,长期过紧日子。”

“综观全局,不管怎么变化,我们要真正扎扎实实地抓好这10年建设,不要耽搁”,“现在特别要注意经济发展速度滑坡的问题,我担心滑坡”。

“要实现适当的发展速度,不能只在眼前的事务里面打圈子,要用宏观战略的眼光分析问题,拿出具体措施。机会要抓住,决策要及时,要研究一下哪些地方条件更好,可以更广大地开源。比如抓上海,就算一个大措施。上海是我们的王牌,把上海搞起来是一条捷径。”

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更详细地回忆了这一段邓小平的上海往事,1990年,邓小平到上海过节,提出请上海的同志思考一下,能采取什么大动作,在国际上树立中国更加改革开放的形象。2月13日,邓小平返回北京。在前往火车站的途中,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谈到开发浦东的设想,邓小平当即表示赞成。回京后,邓小平向中央领导同志提出了“开发开放浦东”的问题,并明确指示由李鹏总理管浦东开发这件事。

浦东开发的帷幕,就此缓缓拉开。

10天后,国务委员、国家计委主任邹家华等率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到上海现场办公。随后,上海市委、市政府向中共中央正式提交了《关于开发开放浦东的请求》。

同月底,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率若干部门负责人再一次来到上海,深入调查浦东开发。半个月后,4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国务院提交的浦东开发方案。6天后,李鹏在上海向世界宣布,开发浦东,声明“欢迎外国企业家以及港澳同胞、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投资参加浦东开发”,“将提供优惠的合作条件和日趋完善的投资环境”。

开发浦东终于走上前台,变成了国家意志。

上海的“一盘棋”

1984年,国务院调研组和上海市人民政府联合制订了《上海经济发展战略汇报提纲》,提出了“东进浦东”的方案。

国家意志与地方意愿不谋而合。

作为长江的入海口,上海东临太平洋,被众多天然水深良港环抱。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在资本主义侵入这个东方古老帝国的19世纪,上海作为商贸中心的地缘特质即展露无疑。

建国后,上海成为中国工业生产基地,GDP曾占全国1/6.在改革开放之初,拥有一块上海手表,或者拥有一台上海缝纫机、凤凰自行车,曾经是逐步富裕起来的家庭的梦想。改革开放的第一个十年,上海成为了后备根据地,然而,它的经济增长幅度不仅远不及江苏、浙江、山东、广东,甚至有几年仅为全国平均增长率的1/2.

虽然在1984年,上海被列入与大连、秦皇岛、温州、广州并列的沿海港口城市,但改革开放的前10年,上海远远落在了作为经济特区的深圳、珠海之后。

到80年代末,上海仿佛变成了一个陌路贵族,市区充斥着破旧的厂房、落后的设备、堵塞的交通。上海人的居住环境,仍然是螺蛳壳里造道场。1988年甲肝大暴发,黄浦江渡船上拥挤丧命,令老上海人记忆犹新。

上海人心情复杂地远眺着南方。1984年,上海市委成立浦东开发课题组,由副市长倪天增担任组长,从整个上海的发展来考虑浦东“一盘棋”。

1984年,国务院调研组和上海市人民政府联合制订了《上海经济发展战略汇报提纲》,提出了“东进浦东”的方案。同时被提及的还有南下开发吴泾、闵行、金山一直到杭州湾;北上开发吴淞、宝山,与建设中的宝钢连为一体。而东进被赋予了极大希望,开发浦东——即重塑上海国际大都市形象。

1990年中国政府向世界通告的浦东开发,基于这个构想,但远超出这个构想之外。


改革开放攻坚之役

继十四大提出浦东开发后,在党的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报告中唯一连续提到的一个地区,就是“浦东”。

总设计师邓小平的一段话被多次提及,“回过头看,我的一个大失误就是搞四个经济特区时没有加上上海。要不然,现在长江三角洲,整个长江流域,乃至全国改革开放的局面,都会不一样。”

浦东到1990年才开发,是不是太晚?第一任区长赵启正在回答媒体时这样阐释,可以问,为什么不早两三年,但是不可以问浦东为什么没有和深圳同时开发。他说,上海毕竟和深圳不同,在开发之前,深圳只是一个小渔村,以它为试点,即使遇到重大困难,甚至失败了,对整个国民经济来讲影响甚小。而以上海为试点,一旦失败,整个国民经济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浦东开发吸收了深圳10年开发的经验。赵启正说,披荆斩棘的是深圳,而不是浦东。

而晚10年开发,决定了浦东站在一个更高的起点,定位在不同层面。

1991年,邓小平在视察上海时指出,深圳是面对香港的,珠海是面对澳门的,厦门是面对台湾的,而浦东是面向世界的。

1992年10月,江泽民在党的十四大报告中专门提到了浦东开发。这是在党代会的具体报告中,第一次部署某一个城市的经济建设。他说,“以上海浦东开发作为龙头,进一步开放长江沿岸城市,尽快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

如果说80年代的深圳改革开放是整个中国改革开放战略中的“破冰之旅”,那么90年代的浦东开发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攻坚之役”,继十四大提出浦东开发后,在党的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报告中唯一连续提到的一个地区,就是“浦东”。


后来居上,我相信这一点

2008年4月18日,浦东新区“18岁的生日”,原来的荒地上,是492米高的中国大陆第一大楼以及493家中外金融机构的华丽楼群。

浦东的开发,不仅是国家意志和地方意愿的结合,也是政府意志与市场意愿的结合。陆家嘴金融贸易区、金桥出口加工区、外高桥保税区、金桥高新技术产业区等4个小区的规划,体现了政府意志。

而规划实施全部采用公开招标,体现了市场经济的规范。

在政府意志和市场意愿的双重指引下,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民谣早已成为了历史。

2008年4月18日,浦东新区“18岁的生日”。没有大型庆典、没有领导致词。原来的荒地上,是492米高的中国大陆第一大楼——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以及493家中外金融机构的华丽楼群。

浦东开发,比深圳慢了10年。1992年2月17日,邓小平听取吴邦国、黄菊关于浦东开发的汇报后说:“浦东开发晚了,但可以借鉴广东的经验,可以搞得好一点,搞得现代化一点,起点可以高一点。起点高,关键是思想起点要高。后来居上,我相信这一点”。浦东的发展,证明了他的判断。

如今的浦东,高楼林立。英国设计师罗杰斯(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是其设计代表作之一)曾经说过,“在20世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一块比陆家嘴更好的地块了。它像一块好料子,下剪子前一定要设计好,如若剪坏,即使再去补上一颗金纽扣,也不能挽回了”。金茂大厦与东方明珠相映成趣。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和已经开工的第一高楼遥相呼应,将在陆家嘴形成一个顶级商务办公区。

在面向外资的发展道路上,浦东创造了全国多个第一。

1990年,上海第一百货公司与日本八佰伴株式会社合资组建上海第一八佰伴百货,成为商业零售业中外合资第一家。

1992年3月,外高桥成立了中国第一家保税区。

1992年9月,美国友邦保险公司在浦东注册,成为在中国境内首家从事保险业务的外资公司。

1997年7月,中央批准浦东成为外资银行经营人民币业务的首选地。汇丰、花旗等24家外资银行首先获批经营人民币业务。

曾有人把浦东开发比作交响乐,乐曲总谱是邓小平,乐队指挥是江泽民,而开发者们都是演奏员。

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指明了浦东开发的方向。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处在一个异常复杂和微妙的国际形势下。当时的国家领导人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应该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向世界表明中国继续改革开放的决心不动摇。而浦东正是一个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