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都是流氓

WATERTIGER 收藏 3 365
导读:人体摄影师语出惊人:艺术家都是流氓 他叫李征。一位有着六七年人体摄影经验的摄影师。在京城搞摄影这个圈子里,李征的名气也算得上响亮了,他拍过政界要人,拍过商界人士,但更多的人是通过流行杂志封面上的影视明星记住这个名字的。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搞艺术的人不是光头,就是头发连着胡子,要不就是长发披肩;浑身上下到处都透着一种与社会的不和谐。所以当李征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时候,记者颇感意外。眼前的李征中等个头,脸上干干净净,留着很利落的平头,眼神也平和随意,身上穿一件暗黄色的纯棉衬衫,整个人看起来很舒服,好像都不到30岁

人体摄影师语出惊人:艺术家都是流氓

他叫李征。一位有着六七年人体摄影经验的摄影师。


在京城搞摄影这个圈子里,李征的名气也算得上响亮了,他拍过政界要人,拍过商界人士,但更多的人是通过流行杂志封面上的影视明星记住这个名字的。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搞艺术的人不是光头,就是头发连着胡子,要不就是长发披肩;浑身上下到处都透着一种与社会的不和谐。所以当李征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时候,记者颇感意外。眼前的李征中等个头,脸上干干净净,留着很利落的平头,眼神也平和随意,身上穿一件暗黄色的纯棉衬衫,整个人看起来很舒服,好像都不到30岁。 李征没有名片,他的作品就是他的名片。他开着一家影像公司,拿着国家经贸委《经贸导刊》的记者证,但不拿工资;又是《人民日报》“人民论坛”的兼职摄影记者,有意思的是,他还是团中央普法委员会的普法委员。


随着谈话的深入,李征的形象在记者眼前渐渐变得清晰而立体。李征很健谈,紧咬下唇,端稳相机,这才是李征工作时的真本色。就像一个早就很熟悉了的大朋友,但是谈到采访的主题的时候,多少也有一点含蓄。 记者:现在很多搞人体的摄影师和模特往往都标榜自己是为艺术而献身,认为自己和自己的作品远离世俗和欲望。但也有异议,说白了就是怀疑人体摄影的色情成分。对此,你是怎么想的?


李征:其实摄影师们都知道,搞人体的或者是色鬼,或者是一点色情都没有——当然那很高尚,中性一点都做不了。只有在冲动,有欲望的时候才有可能拍出好片子,艺术家都是流氓,尤其自己说自己是艺术家的,那是大流氓。美国有位80多岁的老摄影艺术家,名字我记不清了,他就是典型的色鬼。挑选模特的时候,那么多女模特都是裸体,在摄影家面前转来转去,像跳舞一样,如果被选中那是莫大的荣幸。而且选中的模特几乎每个都跟他上过床——现在不知道是不是还这样,毕竟都80多岁了——他说,没有欲望,没有“性”趣怎么创作?他的名言就是:搞摄影的人说自己是艺术家的全是流氓,艺术家就是流氓!


器材箱中的设备是李征的“亲密伙伴”。


记者:你承认自己是人体摄影师吗?


李征:我从来不敢说自己是人体摄影师,不敢把自己和艺术画等号,我只是在追求我喜欢的东西,有时欣赏人的时候,裸状是最佳的状态。应该说没有纯粹的人体摄影师,一般的摄影师都是业余搞搞人体摄影。我也不是职业的人体摄影师,很多人都不知道我还做人体摄影。


记者:以艺术为目的和以赢利为目的的摄影有区别吗?


李征:应该说艺术和商业是没有矛盾的,艺术包罗万象,但有时是一张包装纸,赢利才是目的。但商业意识太浓肯定会影响艺术效果。一个朋友去一家影楼拍婚纱照,太太化完妆在旁边叫他他都没认出来。这说明商业操作模式化的东西太多,很难出精品,人体摄影也是如此。摄影师在拍的时候要分清是为艺术还是为商业。


记者: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搞人体摄影的?


李征:大概是在1995年吧。


记者:你第一次拍人体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


李征:当时也挺随意的。那次是因为一个朋友,男的,说自己体型好,尤其是腿漂亮,大家就开玩笑说那就脱了拍,他果然就脱了拍的,用单灯拍的一组黑白照片,效果不错。那个朋友表演欲特别强,是他自身想拍,所以才拍成了。对我来说,搞摄影就是玩儿,不是因为生活压力,而是因为先有了想象才去做。


记者:最初拍的人多吗?现在是不是很多人都找你拍? 李征:开始的时候一个月大概一两个吧,因为我不是专门搞这个的。现在也差不多,但是拍的比以前要精。喂金鱼是李征平时自我放松的手段之一。厨房的小阳台是李征的“吸毒室”。


记者:你一般会选择什么样的模特?


李征:一般人收入低,生活有压力,很难从内心中表达那种高贵的气质,现在很多照片,也包括人体照片,低俗的东西多,所以我一般拍的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有钱人保养得比较好,皮肤质感好,眼神也自信,拍出来好看。当然有的人不一定有钱,他(她)有一种天生的气质,能够吸引人。就像章子仪上大学时,大家都戏称她“小狐狸精”,就是因为她的眼睛漂亮,会说话。


记者:拍人体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怎样才能调动被拍者的情绪?


李征:我拍这种片子不是为了赚钱,往往是拍别人的时候套出来的,一般都是随意的。比如在拍服装模特的时候,可能需要露得多一些,因为模特不光是看服装和脸漂亮,也要看骨骼和肌肉构造,看是不是有好的线条。有时拍着拍着,模特自己就把衣服脱了。好的摄影师就应该具备这种能力,让模特越拍穿得越少。另外,我拍的人演艺圈的居多,他(她)们思想比较开放,眼界也开阔,比如有人模仿国外影星的低胸礼服,觉得那好看,自己没有就使劲儿往下揪。


记者:拍片子的时候,你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


李征:其实对我来说,最主要就是抓人,也就是抓人的内涵,这对任何摄影师都挺难的。


记者:现在能看到的作品好象女性题材占决大多数,这说明什么问题?


李征:人体摄影不应该只拍女的,不应该分男女老少,只要是美的,都可以拍。人体摄影,心态是第一位的,如果不是为了糊口,不是为了所谓的事业,一定会拍出好片子。“哈苏”是用来拍广告产品的,摆弄起这台哈苏,李征喜上眉梢。手举木偶的李征像个大孩子,小道具是他让被摄者放松的手段之一。


记者:根据媒体报道,有越来越多的人在接受人体摄影,有些大学生甚至中年女子也去拍人体写真,这好象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了。


李征:这是一个事实,不可以回避,就像安全套进入校园,只要是人,就需要这东西。重要的是要正确引导,告诉她什么是真正的美。大学生拍写真有点赶时髦的成分。至于中年人则为了留住现在。我拍过的最大的都四五十岁了。就像我给一位元帅的儿媳妇拍的片子,就算是艺术照吧,不过能露的也都全露了,像她们这样的人就要求把自己拍跟别人不一样,要拍漂亮了。这种照片都是放在家里,不能公开的。


记者:人体摄影的现状怎样? 李征:现在看来,我国的人体摄影的综合素质还是比较低,低成本制作多。有的摄影师不一定好,就为了挣那几块钱,你给我钱了,我就给你拍;被拍者的素质也不一样,有的就是为了赶时髦才去拍的。中国的人体模特好的也少,据说中央美院要找一个好的模特都非常难,脸好看的体型很难看,体型好的脸又不好看。所以他们找的很多都是满脸皱纹的;不过,这种,模特的报酬低,一个小时就挣几十块钱。还有很多人根本就不是摄影,只能说是照相,有人一进摄影棚就喊:照相的呢?赶快照,照完还得吃卤煮去呢。这样怎么能拍出好片子?


记者:国外的人体摄影是什么情况?


李征:国内外的区别在于意识,国外比较开放,站在大街上,后面还有行人也就拍了,有的艺术学校的学生拍自拍像,自己照着镜子拍局部。


记者:你觉得在中国,人体摄影会有发展吗?


李征:我觉得现在专门搞人体摄影不太可能,目前的市场不允许,没有发行渠道。再好的作品如果没有好的发行渠道,也不可能有回报,不可能赢利。另外,意识也跟不上,加入WTO是一个机会,但必须再等几年。

本文内容于 2008-12-11 21:41:18 被WATERTIGER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