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壮的战争(末世幸存者前传) 相关资料 真实的丧尸历史?三

林白羽 收藏 5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2.html[/size][/URL] 公元 1579年, 太平洋中部 在他环绕世界的航海过程中, 法兰西斯 德瑞克, 这位在后来成为国家英雄的海盗, 在一座无名小岛锚泊以补充淡水和食品等物资. 当地居民警告他不要前往一处小的, 不远处的珊瑚礁岛屿, 因为那里被 "亡者之神" 所占据. 根据当地的传统, 凡是死者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2.html


公元 1579年, 太平洋中部

在他环绕世界的航海过程中, 法兰西斯 德瑞克, 这位在后来成为国家英雄的海盗, 在一座无名小岛锚泊以补充淡水和食品等物资. 当地居民警告他不要前往一处小的, 不远处的珊瑚礁岛屿, 因为那里被 "亡者之神" 所占据. 根据当地的传统, 凡是死者和晚期病人都会被置于那座小岛上, 在那里神会将他们带走, 无论身体还是灵魂, 从而得享永生. 德雷克对这个传说着迷, 打算前去调查. 通过在离岸的船上观察, 他看到了一场本地的仪式活动将死者的尸体放置在岛屿的海滩上. 在几声螺号响起后, 当地人退到了海上. 又过了一会儿, 几个类人物事交错地步出了丛林.




德雷克看着它们以尸体为食, 然后无精打采地离开了视野. 让他惊愕的是, 被吃到一半的尸体站了起来并蹒跚地跟在之后. 德雷克在他的一生中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这一事件. 而这一事件的记载直到他死后, 才从他藏匿的一本航海日记中被发现. 这本航海日记, 在一位又一位收藏家手中流传, 最后来到了现代皇家海军之父——杰基 费舍尔海军元帅的图书馆中. 1907 年, 费舍尔做了几本它的拷贝并作为圣诞礼物送给几位朋友.德雷克将这座岛屿称为 "该死的岛" , 出人意料的合适之至.






公元 1583年, 西伯利亚




声名狼藉的雅尔马克哥萨克兵的一支侦察队, 由于在冰封的密林中迷路且濒临饿毙, 于是前往一处本地亚洲人的部落寻求庇护. 在他们回复力量之后, 这些欧洲人以宣称对这个村落的统治, 作为对庇护他们的亚洲人的回报, 并驻扎于此以待冬日过后雅尔马克哥萨克兵主力的抵达. 在以村落的储备食物欢宴数星期后, 哥萨克兵们开始以村民自己来填报自己饥饿的肚皮. 在一场残暴的同类相残行动后, 13 个人被吃掉, 其他人则逃往了野外. 哥萨克兵以这种新的事物来源维持了几天的生存. 最后在不顾一切的情况下, 他们把目光转向了村民们的墓地, 据信那里的低温足以保持被埋葬的尸体血肉的新鲜. 被首先掘出的, 是一位下葬时不到 20 岁, 手脚被绑住口被塞上的女性.




刚被解冻, 这个死去的女人便苏醒过来. 哥萨克兵大吃一惊, 并随即打算搞清楚她是如何做到, 他们除去了她的塞口物. 女人咬伤了一名哥萨克兵的手. 由于一如既往的短视, 无知, 以及残忍,哥萨克兵们肢解, 烧烤, 然后吃掉了她的肉. 只有两个人能没有这么做: 受伤的战士 (据信是由于他的同伴认为没必要在要死的人身上浪费食物) 以及一位极度迷信的战士——他相信这肉已经被诅咒了. 在某种意义上, 他是对的. 所有吃下了丧尸肉的人当晚就死了. 伤者也在第二天早上断气.




生还的一人试图烧毁这些尸体. 就在他准备火葬用柴堆时, 被咬的那具尸体丧尸化了. 背后的新丧尸穷追不舍, 孤独的幸存者开始了在西伯利亚大草原上的逃窜. 在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追逐后, 暴露在寒冷中的丧尸冻结了. 这名哥萨克兵在被另一只雅尔马克手下的侦察队拯救之前, 迷失了好几天. 他的经历被俄罗斯历史学家 Father Pietro Georgiavich Vatutin加以记录. 这一存放在拉多加湖中的 Valam 岛上的档案馆里的档案, 一连好几代都不为人知,. 直到现在它才被翻译成英文. 那个亚洲人村落的命运及其真实身份之类完全没有头绪. 之后雅尔马克针对这些人进行的种族屠杀只有很少的幸存者. 从科学的角度观察, 这是第一份涉及被完全结冻丧尸的记录.






公元 1587年, ROANOKE 岛, 北卡罗来纳




与任何来自欧洲的援助相隔绝英国殖民者, 派出专门的狩猎队前往大陆获取食物. 队伍之一失踪了 3 个星期之久. 终于有孤身一人的生还者返回, 描述了一场攻击:"一群野蛮人. . . 他们腐烂, 生蛆的皮肤不惧火药和子弹!" 尽管 11 人队伍中只有 1 人被杀害, 另外还有 4 人受到残忍的伤害. 这些人在之后几天里死去并被埋葬, 却在几小时之后从他们那浅浅的墓中再次起身. 幸存者发誓他其余的队友被他们曾经的同志活生生地吃掉了, 只有他逃了出来. 殖民地地方官员宣称他同时犯下说谎与谋杀罪. 他在次日早晨被绞死.




第二支队伍被派出以寻找那些尸体以 "不让他们的肉体被野蛮人所亵渎." 这支 5 人队伍返回时形同行尸走肉, 身上布满抓伤和咬伤. 他们在大陆上遭到了袭击, 袭击者既有那些现已被澄清的, 已被处死的生还者所描述的 "野蛮人" , 也有第一支狩猎队的成员. 这些新的生还者, 在一系列医学检查后, 在几个小时里竞相离世. 在下一个黎明他们被埋葬. 当天晚上, 他们又钻了出来. 这个故事的其他方面十分粗略. 一种观点认为整个城镇都被感染并彻底毁灭. 另一种则认为克洛坦族 (印第安人之一族), 察觉了这一危险, 随即包围并烧毁了岛上的每一处殖民地. 而第三种记录, 则是同样的美洲原住民拯救了幸存的镇民, 并处置了所有不死者和伤者. 所有这些故事在之后的两个世纪里或被当作虚构文章, 或者成为历史文档. 但没有一个能够无懈可击地解释, 为什么英国人在美国的第一个殖民地, 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公元 1611年, EDO, 日本




Enrique Desilva, 一位在这岛国上行商的葡萄牙人, 在给他兄弟的信中写下了这段文字:




Mendoza 神父, 通过给他灌下 Castillian wine, 我使他讲起一个最近转为吾等信仰的人. 这个野蛮人来自这片荒僻未开化的大陆上最为隐秘的团体之一, "生命兄弟会 (The Broherhood of Life)". 依据这位老皈依者的言语, 这个秘密社团训练暗杀者以服务——我所说的全为至诚之言——恶魔的意志…… 这些生物, 就他的解说来看, 曾经是人类. 而在他们死后, 某种不可目睹的邪恶使其再度起身……它们以活人的血肉为飨宴. 要与这这恐惧战斗, "生命兄弟会'' 的成型, 据 Mendoza所说, 依据他的亲身经历: …他们自小便接受训练…受训于破坏的艺术……他们那些风格迥异的徒手格斗技巧, 很大程度上都是为了躲避恶魔的侵蚀, 以犹如蛇行一般的扭动身体来避免被擒抓……他们的武器, 形状奇特的东方单刃刀, 专为斩下头颅而设计……他们的寺庙, 即便其位置是最高机密, 据说在一处房间的墙上, 装饰着依旧存活并且依旧在咬噬的头颅. 那些新近成员, 如果想要正式进入兄弟会, 必须能彻夜置身于那间房间中, 孤身无械而仅与那些不洁之物为伴……如果 Mendoza 神父的故事俱为真实, 这片土地, 正如我们总是怀疑的, 实为一处不信神的邪地……若不是丝绸和香料的诱惑, 我们将会毫无迟疑地避开这片海岸……我向老神父询问这位新皈依者身在何方, 以便向其本人聆听到这个说法. 神父则告诉我, 他已在两星期前为人所谋杀了. "兄弟会" 不会容许这秘密泄露出去, 也不会接受他们的成员的不忠行为.




封建日本存在着许多秘密社团. "生命兄弟会" 过去没在任何文献中被提及. Desilva 地信件中存在一些历史错误. 比方说把日本刀称为 "弯刀" (绝大部分欧洲人对日本文化的一星半点都不屑一顾.) 他所描述的嚎叫的头颅同样也是一个错误, 毕竟, 几个没有横膈膜, 肺和声带的丧尸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的. 但如果他讲的故事是真的, 这便可以解释, 为什么罕有发生在日本的爆发, 被报告到世界其他地区. 不管是日本文化所制造的隔音墙, 抑或生命兄弟会对其职责的履行, 两者都能隔绝任何爆发的报告不传播到外界. 这种情况将一直持续直到二十世纪中叶为止.






公元 1690 年, 南大西洋




葡萄牙商船 Marialva离开西非比绍(几内亚比绍的首都和最大城市), 它是一艘驶向巴西的奴隶船. 这艘船从未抵达目的地. 3年后, 在南太平洋中部, 丹麦船 Zeebrug 发现了漂流着的 Marialva. 一支临时队伍被组建以进行搜救. 他们找到了, 事实上, 一艘满载变成不死者的非洲人的船只, 它们依旧被锁在锁链里, 挣扎着咆哮着.




没有船员的影子, 而且每个丧尸身上都至少有一处咬伤. 丹麦人相信这艘船是被诅咒了的, 于是急忙划着小艇回到自己的船上, 并将发现报告给了船长. 他立即以舰炮击沉了 Marialva 号. 由于没有任何途径查明感染究竟如何传播到船上, 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猜测. 船上没有发现救生艇. 只有在自己舱室里被发现的船长尸体, 尸身头部有着自杀留下的伤口. 有些人相信, 既然所有非洲人都是被锁好的, 最初的感染者必然是一名葡萄牙船员. 如果的确如此, 那些不幸的奴隶, 必然在不得不忍受着观看他们的捕捉者一个又一个地被吞吃或感染之时, 慢慢地变成活死人, 病毒就这样传遍了全船. 甚至还存在更为糟糕的可能性, 这些船员可能攻击并感染了一名被锁住的奴隶. 这个新的食尸鬼, 依次咬伤相邻的, 在他身旁尖叫着的同伴. 一个又一个的这样传递下去, 直到尖叫声最终平息而整个舱室现在都装满了丧尸. 想象一下那些身处长列最末端的人, 看着他们的未来缓慢而坚定地接近, 这足以视为最糟糕的梦魇.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