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金庸先生的那两根灯草

王小虎的老虎 收藏 14 342
导读:  在渭州的茶坊里,鲁达老师碰到了搞说唱艺术的金氏父女,听他们介绍,“郑关西牌”放心肉吃得安心,用得贴心。便移步屈尊,亲往视察。要说这鲁老师也甚是挑剔,非得买十斤精肉,切做臊子,且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头;郑大官人难得为公仆服务,自是照做了。但麻烦却来了,鲁老师念头一转,又要十斤都是肥的,不要见些精的在上面,也要切做臊子。郑大官人虽觉得头大,还是照着做了。花了半天的时间,一身的臭汗,以为完事。然而却压根没完!鲁老师又一拍脑袋,得,再给我来十斤寸金软骨,也细细地剁做臊子,别见些肉在上面。郑大官人倒吸了口冷气: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渭州的茶坊里,鲁达老师碰到了搞说唱艺术的金氏父女,听他们介绍,“郑关西牌”放心肉吃得安心,用得贴心。便移步屈尊,亲往视察。要说这鲁老师也甚是挑剔,非得买十斤精肉,切做臊子,且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头;郑大官人难得为公仆服务,自是照做了。但麻烦却来了,鲁老师念头一转,又要十斤都是肥的,不要见些精的在上面,也要切做臊子。郑大官人虽觉得头大,还是照着做了。花了半天的时间,一身的臭汗,以为完事。然而却压根没完!鲁老师又一拍脑袋,得,再给我来十斤寸金软骨,也细细地剁做臊子,别见些肉在上面。郑大官人倒吸了口冷气:这公仆脑子有病?随口问了一句,结果鲁老师可就怒了,立马浇了他个肉雨淋头,郑大官人也生了气,提一口解腕尖刀,直扑公仆。后面的结果地球人都知道:鲁公仆三拳下去,郑屠便落了个仆尸街头的下场!----这,便是著名的水浒命案“鲁提辖拳毙郑关西”。人命案子告诉了我们一个朴素的道理:都TMD是挑剔惹的祸。所以,这人哪,要是象鲁老师那样,翻来覆去地挑剔,不仅自己折腾得慌,别人的命也保不准要被他给一起断送了。是不?


上面这个教训呢,其实是说给金庸爷爷听的。小生记得几年前金爷爷曾发了个大誓愿,要普渡众生,改改他的那15本通俗小说。我琢磨着,大概人一旦老了,回顾过去,展望墓穴,总是想流下点什么为纪念的。说来我们的金老师芳龄80多了,创作能力虽然没有了,但改小说的雄心、入庙堂的幻想还是有的。其中的道理,就象个宫里的老太监,总想在晚年的时候,面对着泡在福尔马林液里的被撑大的玩意,能心花怒放地安慰自己:现在是不行了,但遥想老夫被刘小二净身前,也曾伟岸过!……所以,很正常,很正常。但是,我还是得煞些风景,对着老爷子喊一句不中听的:您改就改吧,可怎么非得象鲁提辖一样,折腾个没完啊!……您您您自己看看,改了几年几回几遍了?还没算完啊?


改小说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顺文字,比如钱钟书改围城,就是如此。年轻时候的作品,到老了看,文字上总是有值得斧正的地方。所以聪明人往往是不伤筋动骨,而只改文字,且能越改越好。另外还有种改法,则是改情节----不断地朝三暮四、画蛇添足、画虎类犬!后一种改法,比较讨骂,鲜有好的下场。例如我们的金老师,就是这方面的活标本----怎一个惨字了得!什么黄药师暗恋梅超风了啊,什么王语嫣嫁给了慕容复了啊,什么袁承志与阿九终于同床了啊,什么青青为袁承志跳山自杀了啊,什么周芷若要求张无忌和赵敏 “可生娃儿,但不得成婚”啊,什么降龙十八掌改为28掌了啊,什么杨过与小龙女甜蜜的初吻啊,什么韦小宝很有可能一个老婆也没有啊……


当然这些改的其实还都不算定稿,难保我们的金老师某天早上起来一拍圆首,新版的书里,降龙十八掌就又变为降虫18掌了, 黄药师暗恋的对象就从铁尸又变成铜尸了(向李安老师致敬),而王语嫣小姐则和慕容复先生协议离婚了……听说曹雪芹老师写作《红楼梦》的时候,曾经“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到最后终于改得吐血而亡,成了正果。正所谓生命不息,改书不止,我想金庸老师大概、一定,可能也是如此的奇男子吧?


金老师改书,或说是为了钱。大谬!如此阿堵物,深受中央一戴套爱护的金老师,岂能放在心上?关键还在于我前面所说的,乃老爷子欲入庙堂的心理作祟也,想靠这15本书而不朽也。不过挺可惜的,金老师那书,本来还算有张长得挺好的俗脸,可翻来覆去地一整容,越整越假越不雅,突然就变成迈克.杰克逊的画皮脸了。事到如今,是怎么都与“雅”字靠不上边的,再折腾都是白费。唯一能进庙堂的办法大概就是:泼瓶硫酸,推倒重来!但金老师就是认识不到这点,还在幻想着“一改就能成经典”。引金老师自己的答记者问“(是不是想从大俗走到大雅,想往经典上靠?)是有这么个希望。但这个小说已经写俗了,就不能改成雅的了。”,“如果改不好,生病死了,那就遗憾了,我要尽快把这个工作完成。”此情此语,令人黯然神伤。人生苦短,改书不及啊,不如吾等金学FANS,集体对天祈祷,盼上苍再赐金爷爷500年阳寿,让他继续安心改书吧。



话说500百年后的某天,金老师卧病在床,气息日衰,油尽灯枯,孝子贤孙们便都来问候。到了晚上,挤了满满一屋的人,就听金老师的喉咙里,痰响得一进一出,一声接一声的,总不得断气。又把手从被单里拿出来,伸著两个指头。有个孙子就上前问道:“爷爷!莫不是还有两个女人不曾过来?”金老师就把头摇了两三摇。另有个孙子机灵,想起了儒林外史里的故事,就凑前说道:“爷爷!莫不是要把头顶的两个灯给关了,节约点电费?”说罢就把灯啪嗒一声真给关了。金老师一看,两眼睁得滚圆,腿一蹬嘴一张,就此驾鹤仙去。大家一看,都舒了口气。但其实金老师挺冤的,人家伸出两个指头,分明是在说:射雕英雄传,我还想再改两遍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