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五十一节 无虑之战

maxian1908 收藏 2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size][/URL] 一场丝毫没有来由的刺杀就这样乱哄哄地结束了,所有的刺客不是逃跑就是死了,不知道身份,不清楚来由,一段无头公案,只到十几年以后才渐渐地露出水面,而十几年以后,今天在场的几位将领:褚宇波、张飞、德阿等人,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变成了赵云的敌人,总之,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第二天一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



一场丝毫没有来由的刺杀就这样乱哄哄地结束了,所有的刺客不是逃跑就是死了,不知道身份,不清楚来由,一段无头公案,只到十几年以后才渐渐地露出水面,而十几年以后,今天在场的几位将领:褚宇波、张飞、德阿等人,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变成了赵云的敌人,总之,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第二天一大早,济南城的檀鲜带领着马韩各部落头人恭恭敬敬地来到赵云的军营,送来了南征军所需的粮食、马料和各种军用器械,同时,按照赵云的吩咐,马韩三十二个部落每部落抽调五百名青壮随南征军出征,这样南征军也扩充到了三万人,作为盟军军团长的张飞也突然变成了拥有两万大军的一个大军团了。

十天后,马韩三十二个部的青壮正式汇集到济南城下,三万南征军整装待发。这天一大早,龙骑、狼骑和盟军各部队的中高级军官被召集到一起开会,确定下一步进攻的方向。

随着南征最大的敌人高句丽的灭亡,南征军前进的阻力骤然小了不少,从国内出发以来,南征军犹如蟒蛇一样,一路南进,从仁图开始,以铁血手段征服沿途的乡镇城市,安平镇的血腥屠杀,使汉军所过的乡镇无不战战兢兢,望风而降,集安城城主箕红天自杀殉职,济南城不战而降,五十天内,半个朝鲜半岛已经纳入周坚的囊中。

经过半天的讨论,赵云最终确定了此次南征的最终方向:百济首府釜仁城,随着百济的逐步强大,这个以前不起眼的小国已经成为大汉最大的威胁,必须在他们还没有发展起来之前,将百济扼杀在摇篮中。为了让汉军的恐怖杀戮彻底粉碎朝鲜半岛各国的心理,汉军铁骑将分成三部分,左军由褚宇波带领,率五千盟军和三千龙骑沿西线横扫东秽、辰韩,右军由张飞带领,率三千狼骑和五千盟军沿东线前进,中线由赵云亲自驾驭,尾随其后,左右呼应。遇到一般的小村镇,一律攻克,遇到大城市,则左右两军同时钳制,等大队人马一同会猎。

先不提赵云的南征军,让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一看周坚和郭嘉所率领的汉军主力,在淘汰了一部分老弱病残后,两万汉军铁骑和随军出征的三万高句丽盟军迅速西向,出征襄平,沿途的高句丽城镇闻风而降,大军半个月时间就到达大凌河边。在周坚大军出征的同时,根据周坚的安排,辽阳方向的吴军也指挥部下的两万大军出辽阳,向无虑前进,襄平的公孙度大惊失色,看来是中了周坚的瞒天过海之计了,没想到周坚竟然趁冬天出征高句丽,经高句丽出击襄平,想把驻无虑的大军调回,可是无虑大军一旦撤回,辽阳的吴军就可以长驱直入,扫荡辽东,但不撤回的话,襄平的防守必然空虚,一时间公孙度在撤不撤无虑驻军的问题上犹豫不决,最后还是采取了公孙恭的意见,从无虑抽调了公孙康和两万士兵,日夜兼程,驰援襄平,同从临近的迁队、新昌等地抽调军队增援襄平。公孙度的想法很简单,无虑不能放弃,只要无虑还在手中,即使襄平作战失利,还可以退守无虑,最不济也可以退入辽西,投奔族兄公孙瓒。然而周坚怎么可能会留这样的机会给公孙度呢。

中平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吴军的大军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兵临无虑城下。

第二天一早,稍事休息的周坚军早早地吃过早饭,准备攻城。

上午辰时刚过,一阵震天的鼓声响起,大地便开始隐隐震动起来,无虑城上的守军顿时脸色凝重起来,周坚的大军终于来了,以步兵方阵为首,准备攻城。城上也顿时紧张起来,滚木、擂石、灰瓶、炮子迅速移动到城墙边,火炉也生了起来,上面的吊锅里大量的火油和雪水开始加热,守军也剑出鞘、弓上弦,准备即将到来的恶战。

由于北城较为开阔,这里必将成为吴军的主战场,所以无虑守将国渊已经将最精锐的部队调到北城。

忽然间,一阵凛冽的寒风从大地上席卷而过,地面上残存的积雪随之飘飞在空中、乱打着卷儿。寒风中,远方的地平线上陡地现出一抹长长的黑线,国渊搭在城墙上的手指陡然间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随之黑线渐渐清晰,逐渐扩展成一片巨大的黑色。

吴军的大军渐渐临近了,军伍中夹杂着大量的攻城器械,见到这些攻城器械,国渊原本还比较平静的脸色不禁有些变了,因为这些器械中竟有不少他从没有见到过的新式器械。这些都是李旭回到辽阳后所设计的,在吴军拼命搜罗的工匠们的打造下,两个月时间就陆续配备到吴军的军中:桥车(跨越护城河),冲车(撞击城墙)、槌车(撞击城门)、云车(大型攻城梯)、云梯(简易攻城梯)、井阑(大型箭楼),还有床弩、投石机等,看到这些各式各样的攻城器械,国渊心中一片冰凉,看来无虑是守不住了,再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将士,从国渊到普通士兵,也都脸色发灰!

乌桓校尉府的步兵渐渐逼近,大概在距城墙下五百步左右停了下来。稍稍调整了一下阵形后,床弩和投石机原地留下,迅速发动,而其余汉军开始快速向城下挺进。

“嗖嗖嗖……”天空中一阵轰鸣,汉军的投石机和床弩开始了发威,这些冷兵器时代射程近千步的巨型远程终极兵器立即展现出他们的巨大威力。

“喀嚓……”,一连串巨大的炸响惊天而起,无虑坚硬的夯土城墙不禁被砸得土屑纷飞,留下了一个个巨大而丑陋的深坑。至于被砸中的守军兵士,除了立即变成一堆血肉模糊的肉饼外,似乎别无选择!威力巨大的巨型弩矢带着熊熊的火苗犹若一头暴怒的苍龙般飞卷而来,城头上那些目标显著的箭楼、城垛是他们的攻击目标,精准的火龙巨矢怒吼着重重地撞入箭楼和城垛之中,霎那间激溅起大量爆卷而飞的木屑和泥粉。至于被波及的守军将士,甲胄崩裂,身体贯穿,中者立毙。

才不过一轮攻击,无虑的城墙就有些摇摇欲坠、千苍百孔了。这些大威力攻城器械对付这座以夯土为主的城池来说,破坏力是极为惊人的!渐渐地,汉军的攻城部队在城下两百余步左右停住了,由管亥指挥的三段连环弩阵开始列阵。看来,在床弩和投石机不停蹂躏魏军的同时,三段连环弩阵也要加入施暴者的行列了!

紧接着,随着啸声而起的,是一波遮天蔽日的秦军箭矢。

“卧倒——,隐蔽——!”守军军官一见到空中飞舞急啸的如蝗箭矢,不由得大声呼叫。

“夺夺夺夺……”箭矢瞬间扑至,城头上瞬那间犹若奏起一曲纷乱的交响乐般响个不停。不时的有吊锅被箭矢射翻,引发轰然大火,守军们大恐,不得不在箭雨中奋力扑救。紧接着,汉军第二波,第三波箭矢接踵而至,复又将无虑城头附近的所有裸露面重又深耕了一遍。三段连环弩是城下管亥的弩兵们第一次使用,看似威力无穷,但是伤害力却有限,但是这密集如雨的攻击,对城中守军和居民的心理压力是可想而知的:不求伤敌,只是向敌军和城内居民示威,以示城下汉军的强大攻击威力。所以这一波次的箭雨准头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覆盖。其作用和现代战争中的地毯式轰炸一样有着异曲同工的效果!

覆盖射击以后,弩兵们将角度稍稍调整,立即发动了新一波的箭矢攻势。这一次要准了许多,连绵不断的箭雨几乎次次都在城垛间往来飞啸,躲闪得稍有不周的守军便会立时中箭,毙命当场。虽然守军们在国渊的催动下想张弓搭箭奋力反击,但是守军的强弓如何能跟城下汉军的的弩手相抗衡,只被射得头也不敢乱抬,龟缩不出。

就样,约小半个时辰左右,守军几乎还没有给城下汉军造成任何伤亡,城下汉军的床弩、投石机、步兵弩就给了守军以大量的杀伤。忽然间,城下汉军阵后指挥车上一阵低沉悠扬的战鼓声骤然响起:弩兵们迅速分开退后,大量汉军步卒推动各式攻城器械迅速扑了上来。

桥车一马当先,率先扑到了水量低涸的护城河边。此时,汉军的弩箭已停,守军们迅速探出头来,纷纷向城下放箭。汉军们冒着纷飞的箭矢推动桥车霎那间在护城河上搭起了数十座便桥。桥一完毕,不计其数的云车、云梯、冲车、槌车等攻城器械便一拥而过,扑向城下。守军大恐,箭如雨发,滚木擂石、灰瓶炮子也是当头乱砸,不时有汉军惨叫着,捂头倒下。

就在此时,数十架笨重的井阑缓缓推了上来,进抵护城河边。猛然间,井阑上一阵脆响,箭楼四周原本密封的木板纷纷垂下,露出大量弩手。随即弩手们箭如雨发,居高临下狂射守军,守军一时措不及防,躲避不及,伤亡直线上升,反击的势头也立时弱了下来。

周坚军步卒见状大喜,欢呼一声,光头持刃,撞城的撞城、槌门的槌门,云车和云梯上也是蚁附一般聚集了大量的汉军悍卒开始狂攻废城。

一时间无虑城头上下一时杀成了一团成麻,杀声震天,血流滚滚,烽烟蔽日!

周坚军虽然勇悍,但狂攻了半个时辰左右,虽然屡屡登上废城,可还是被顽强的守军一次次逐下,城头上下一时布满死尸,战况惨烈无比。

在吴军不计伤亡的猛攻下,三日后,脆弱的北城城墙被周坚军的撞城槌砸开一角,无虑的北城即告易手。随着无虑北门的轰然打开,如潮的汉军涌入废城,散向城内各地!

中平四年春三月

周坚的一万五千铁骑(其中五千人留在了国内城)挟裹着三万盟军,悄悄地越过大凌河,出现在襄平城下。几万匹战马的铁蹄从草地上一过,立刻挖出了枯草下的黄沙,灰色的沙尘满天飞扬,骑士们和战马身上扑满了黄土。

从襄平城上往下看去,巨大的军队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部分,最中间位置相对靠后的是周坚的正规军,清一色的黑色盔甲,红色战袍,而在最外围,也就是将第一批发起进攻的人,是一批服装杂乱无章的军人,他们有的身着高句丽的军服,有的身上披着简单的皮甲,有的人手中拿着正规的兵器,有的人甚至连兵器都没有,只是拿着一把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木棒,根据此前的情报,这些人应该就是被周坚挟裹的高句丽降兵和青壮,然而这些即将被胁迫投入死亡搏杀的人,并没有那种怕死的怯懦,相反还都跃跃欲试,那是因为周坚告诉他们,城破后,除了寻常百姓,将允许他们抢劫那些富户,襄平城里有他们渴望的财富。

周坚大军的中军阵中,在硕大的纛旗下,一员战将身着鱼鳞软甲,头戴镔铁头盔,胯下青聪马,头顶的帽樱在空中飘荡,显然这位就是发布臭名昭著的屠杀令的周坚,当然从进入汉境以后,那些盟军就被严格约束起来,除非是遇到不可遏制的反抗,对汉人的屠杀是绝对不允许的,可是那些抢劫杀掠惯了的盟军一时间还不适应,被无情的旭刀砍死了一两千人后,这些桀骜不逊的盟军才吸取了教训。

周坚冲立于盟军阵前的指挥官曲义一挥手(现在的曲义竟然也成了三万盟军的军团长了),曲义一马当先,冲出战阵,在曲义的身后,是高举大旗的旗手,旗上绣着斗大的“周”字,在空中随风飘舞,显然这是攻城前例行的一次劝降。

“城上的人听着,我家中郎说了,立即开城投降,否则,杀光城中的守军。”

城上包括公孙度在内的所有人眉头都紧紧皱在一起,这是什么话,直接叫对方投降,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先不说这种地方之间的私相械斗是朝廷法令所不容的,但最起码在攻城之前还要说一通仁义道德,有仇必报之类的废话的吧,这下可好,直截了当,“开城投降,否则把你们杀光。”也太不把襄平当回事了。

“你是在说笑话吗?”公孙度直感觉火往上窜,这次上的当大了,周坚先以简雍为信使,极尽谦恭,却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趁自己大意时突然率军南下,通过高句丽直扑襄平,使自己集结在无虑的几万大军变成废棋一个(其实他不知道,此时的无虑已经被吴军拿下,他退往辽西的道路已经被切断),“你们难道不知道我是朝廷御封的度辽将军,这种挟军报复,互相攻伐的行为是为朝廷不准许的吗?”

曲义也不与他废话,一拨马,转身来到周坚面前:“回主公,城上的人不愿投降。”

周坚也不搭话,这次攻打襄平本来就不是要与公孙度废话的,既然公孙度敢趁他不备时偷袭昌黎,他就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如果任公孙度逍遥,那周坚如何能面对将来险象环生的汉末乱世。

周坚回头看了看,一挥手,只见汉军铁骑方阵闪开一条路,从阵营后推上了十多架简易的投石车,这也是无奈之举,为了赶时间,防止公孙度反应过来,这大半个月以来,部队从国内长途奔袭近两千里,根本就没有时间停下好好休整,就是这十多架投石车也是昨天围城后在附近伐木临时制成的,至于石头,襄平城外就是山地,那是现成的。

同一时刻,最前面的高句丽降兵在督阵的汉军军官的大声命令下,整整齐齐地向襄平城前进,已经进入了城上弓箭手的射程。

“放——”曲义大吼一声,襄平城的攻防战拉开了序幕。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