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在欧洲再风光,也是窜访

达赖在欧洲再风光,也是窜访


眼下的达赖,再一次成为了最令国人咬牙切齿的眼中钉、肉中刺,谁叫他这段时间不老老实实在喇嘛庙里呆着,又跑到欧洲地面四处招摇撞骗去了,愣给国人惹出了天大的麻烦。面对着当下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麻烦制造者,国人满腔的怒火总得要发泄一二呀,可一时又没啥好招,只好特意给他的欧洲之行创造了一个极富想象力和感情色彩的词汇:窜访。“窜访”,咋听这个词儿,谁都可能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尤其是老外,绞尽了半天脑汁,也难解其意。也无怪乎世人多困惑不解,实在是这词着实是个地地道道的最新产物,更准确地说,是国人最近为正在欧洲上蹿下跳的达赖量身打造的。真得感谢国人的天才创造,此词一出,无疑将大大的丰富一番本已浩如烟海的中华词库,看来今后«辞海»再出新版时,很有必要为“窜访”开辟新的篇章了。


“窜访”虽是个新词,可从字面上,倒还好理解,无非是“流窜”一类的意思。“访”本来是个挺好的中性词,通常情况下,只能用在地位不一般的贵人身上,寻常百姓再出去蹦哒,也难以享受“访”的待遇;可一个“窜”字放在前面,那这种“访”可就变成不折不扣的贬义词了。啥样的人能用“窜”呢,显而易见,只有罪犯一类的坏蛋才配得上,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的达赖,在国人眼里已是个彻头彻尾的罪犯了,还不是一般的犯人,而是个犯有分裂祖国蹈天罪行的十恶不赦的大罪犯。既是罪犯的“窜访”,那显然所到之处,必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绝对是免不了的,理应狼狈不堪之极。


在国人看来最该狼狈“窜访”欧洲的达赖,可实际上非但没有露出丝毫狼狈迹象,反倒在这几日里,享尽了绝顶的风光。难道不是吗,达赖在欧洲这几天,所经过的地方,欧洲政要无不敞开笑脸、怀抱,争相接纳,鲜花、掌声更是尽数奉上。不但法国总统、波兰总理这些政客们纷纷和达赖套起了近乎,就连一些地方也捧起了达赖的臭脚,波兰不是有个小城市还授予他“荣誉市民”了吗。说句实话,见过不少出访的,但能有如此风光的,却还少见,不管国人愿不愿承认,这总归是个事实吧。达赖在欧洲的“窜访”还要继续几天,真不知还会“窜”出啥样的风光呢。可那又咋样,达赖在欧洲再风光,他也是窜访。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再完美的苍蝇,也终究是个苍蝇,达赖也是这样。在国外再怎么风光无限的达赖,只要他一天不停止阴谋独立的罪恶行径,就一天甭想摆脱罪犯的大帽子。也许达赖还会气焰嚣张下去,在西方世界里,他可能会把脸露到天上去,可失去了亿万国人的认可,哪怕他被西方政客们捧到了上帝的宝座上,他也是个不耻国人的人渣。


不要怕萨科齐、达赖之流如何肆无忌惮地勾结在一起,大搞冒国人之大不韪的伎俩,弄得国人几近颜面扫地。没啥可怕的,须知,国人的面子从来不是受外人来掌控的,尽管历史上国人没少被别人打得满地找牙,可就在被人家整得几乎要亡国灭种的的危难关头,国人在面子上也从未输给过外人。即使输得再惨,国人顶多也是把“里子”毫无保留的奉送给老外,至于面子,则向来寸步不让。洋人们再凶、再强悍,也不过赢点土地、主权之类的“里子”而矣,他们从未赢过国人的面子。国人何以能在面子上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呢?只因国人的面子素来都只受自己心理来支配,只通过自己的嘴皮子来表现,只要国人在心理上以强者自居,再在嘴上以强者的口吻豪气冲天些,那国人就能始终能在现实中感觉上无往而不胜,甭管实际结果怎样。


当年的八国联军赢不了国人的面子和嘴皮子,今天的达赖和萨科齐也断然不能。甭看达赖当下嚣张得很,可就算他风光到金銮殿上,也照样是个狗尿苔,除非他坐了金銮殿,那则另当别论。


对于近来正和达赖打得火热、沆瀣一气的法国、波兰等欧洲国家,国人也同样可以用嘴甩出几句硬喀,足能让他们灰头土脸、甘拜下风:世界这么大,只有苍蝇,才总爱往厕所里飞。这一招,国人以前曾用过,这次用了,毋庸置疑,也肯定好使,可国人咋还不用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