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写研究乞丐群体论文 硕士生街头"行乞"三个月

总工程师 收藏 0 15
导读:面对合肥街头形形色色的乞丐,你可能习以为常,然而,谁能想到,一位在读硕士生为了写出一篇研究乞丐群体的社会学论文,竟在合肥“行乞”三个月,并已写下几万字的《乞讨日记》。他就是今年25岁的安徽大学社会学硕士生陈勇,由于乞丐研究还在继续,他说:“我现在每天就把自己当乞丐看,因为只有用这种状态才能真正地接近他们的生活。”   >>>缘起:媒体报道引发灵感   陈勇之所以进行这项“另类研究”,与本报还有一点渊源。今年1月,记者曾花费一周时间卧底合肥“乞讨一族”,并在本报发表文章,引起各界关注。   

面对合肥街头形形色色的乞丐,你可能习以为常,然而,谁能想到,一位在读硕士生为了写出一篇研究乞丐群体的社会学论文,竟在合肥“行乞”三个月,并已写下几万字的《乞讨日记》。他就是今年25岁的安徽大学社会学硕士生陈勇,由于乞丐研究还在继续,他说:“我现在每天就把自己当乞丐看,因为只有用这种状态才能真正地接近他们的生活。”


>>>缘起:媒体报道引发灵感


陈勇之所以进行这项“另类研究”,与本报还有一点渊源。今年1月,记者曾花费一周时间卧底合肥“乞讨一族”,并在本报发表文章,引起各界关注。


7月2日,记者的手机接到这样一条短信息:“你好!我是安徽大学硕士生,读过你关于乞丐的文章,很受启发。我想向你请教一些问题。”记者很快就与这位名叫陈勇的硕士生见面。这是一个内向而清秀的男生,可他却立志做一篇研究乞丐生存状态的社会学论文。为了与前人的研究有别,他与导师反复商量,决定当一回乞丐。


陈勇说:“市民对乞丐存在矛盾心理:不给乞丐钱则心中不忍,给他们钱又怕上当。因此,用深入的量化研究来解决市民这一矛盾心理具有现实意义。”


>>>艰辛:自毁形象沿街乞讨


12月5日中午,记者与陈勇联系时,他的乞丐研究已进行了三个月。


陈勇7月份第一次与记者见面时,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然而,这一次,在约定地点——安徽大学三食堂,他朝记者挥了好几次手,记者也没敢认他。只见他蓬头垢面,胡须又长又脏,脸上如抹了一层黑炭,脚底还蹬着一双破布鞋。


“我宿舍里还有一套更破的衣服,那是我乞讨的‘行头’,要是穿上,你就更惊讶了。”陈勇笑着说。为了与乞丐零距离接触和交流,他刻意将自己“打造”成“叫花子”,有时也沿街乞讨,甚至还不顾“斯文扫地”,和乞丐一样撒“野尿”。


“我现在每天就把自己当乞丐看,因为只有用这种状态才能真正地接近他们的生活。”陈勇说,在学校,他衣冠楚楚,可只要一出校园,就从麻袋中掏出“乞丐行头”换上,而“行乞”结束回到校园之前,他又要换掉破衣服,以防进校门遇阻。


与乞丐吃睡在一起


“这几个月真是尝尽了酸甜苦辣。”陈勇感慨地说,“就在12月4日晚,我还在市府广场的地下通道里与乞丐睡了一夜。”


陈勇说,研究乞丐需要24小时“全接触”,包括吃睡在一起,然而,乞丐们并不愿意透露他们晚上住宿的地方。直到最近天冷,一些乞丐集中睡在合肥市府广场的地下通道里,他才有了与这些乞丐一道睡觉的机会。


12月4日晚,在市府广场的地下通道里,陈勇躺在自己带来的麻袋上,而那天正是气温急剧下降之时,他感到自己都快要冻僵了。12月5日6时,为了暖和身子,他从市府广场一路小跑回到安徽大学校园,躲在宿舍的被窝里一直焐到中午才缓过劲来。


拍照曾被乞丐殴打


在陈勇的宿舍,有许多的乞丐照片,有的乞丐还冲着相机咧嘴笑和“摆造型”。陈勇说,“有的乞丐还很热情地说:要拍好看点,下次别忘了把照片给我。”


不过,拍照也让陈勇吃了一些苦头。有一次,陈勇见一中年妇女带小孩跪地乞讨,就往“诉苦状”上投了一些钱,得到感谢后,陈勇提出拍照,她并未拒绝,然而,当陈勇掏出相机时,不知从哪闪出来一个人,一把抢过相机,准备往地上摔。陈勇赶紧制止,相持不下,当时旁观者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最后在几位好心人的帮助下,陈勇才拿回了相机。


“还有比这更惊险的事。”陈勇在给一名乞丐拍照时突然被他用拐杖殴打,不过陈勇表示能够理解这名乞丐的过激行为。


>>>成果:调查“指标”八十项


“我和每个乞丐接触时,都要变着戏法问他们几十个问题。”陈勇说,为了使自己的研究系统化,他精心制作了《合肥市乞丐生存状况调查提纲》,上面有80个调查“指标”,需要向乞丐一一询问,然而,在调查中,他只能凭记忆提问,所以80个问题往往只能问到六七十个。


记者看到了几份《合肥市乞丐生存状况调查提纲》,其中包含这样一些内容,如“基本情况”“衣食与住行”“从乞与娱乐”“家庭与组织”“教育与医疗”“世俗与理想”等。陈勇把自己所接触的每个乞丐很专业地称做“样本”,对每个“样本”的调查情况都要用一份提纲记录。陈勇还就提纲中的有些问题制作了一些图表。


“目前,我已重点接触了70多名乞丐,少者对话半个小时,多者对话一个多小时。部分乞丐十分坦诚,将自己的真名和老家地址都告诉了我。”陈勇说,他几乎每天都要把所见所闻所感记下来,现已写下几万字的《乞讨日记》,而这些都是日后论文的雏形。“估计论文在明年春节成稿。”


不少乞丐读书看报


“乞丐是一个灰色的群体,因此,他们的精神生活鲜为人知,也很值得关注。”陈勇在调查中发现,大部分乞丐的精神生活比较贫乏,一到晚上除了睡觉就是打牌,但读书看报的乞丐也不少。


陈勇说,看书的乞丐大多看武侠小说和卡通图书,主要用来消磨时间。一名50岁左右的乞丐甚至还从书店租古龙的武侠小说,虽然一开始是为消磨时间,但后来看上瘾了,经常去租书,“久而久之,读书就成了他的一种精神生活。”陈勇说。


不过,陈勇遗憾地表示,合肥的乞丐在娱乐方面存在空白,而且“才艺”也很一般,“通常都是吹拉弹唱,或是玩猴子,而我在教科书上看到的许多玩蛇、玩狗等技艺,在合肥乞丐中均未见到。”


乞丐同样需要尊重


虽然大部分人认为乞丐们毫无自尊心与差耻感,但陈勇却发现他们同样是有血有肉的人,同样需要尊重。


最近,陈勇与一个拉二胡的乞丐坐着聊天时,这个乞丐得知他是大学生时十分激动。原来,在陈勇来之前,一个年轻人刚从乞丐身边经过,丢下一句话:“这样的人活着有什么意义?”而陈勇的主动接近则让他的心灵受到抚慰。临走时,陈勇和这个乞丐握了手,他激动而犹豫地说:“你真的和我握手吗?我的手很脏的。”


陈勇还向记者展示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弹吉他的小帅哥。陈勇说,虽然这个男青年靠乞讨为生,但他并不愿承认自己是乞丐,他觉得自己是在追寻梦想,乞讨只是人生旅程中的一个过程,“他说他将来会自谋出路。”


失而复得的感动


“有一个乞讨的女孩至今让我感动。”陈勇说,10月中旬,他在城隍庙遇到了一位乞讨女孩,虽然她只有三年级的文化程度,但是很开朗,第一次见面就谈了一个半小时,陈勇还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她。


分手半小时后,陈勇发现自己的相机丢在女孩那里,赶紧回头去找,然而,女孩不见了,连她铺在地上的“诉苦状”也不见了。正在焦急万分的时候,陈勇的手机响了,电话那头是女孩的声音:“是陈勇吗,你的相机丢在我这儿了,在老地方等我。”原来,女孩离开原地是因为寻找陈勇,后来又在城隍庙门口的电话亭给陈勇打电话。


“这件事让我开心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想,乞讨并未让一些人身上的品质泯灭,这是我调查中的最大收获。”陈勇说。


乞丐对合肥印象不错


乞丐眼中的合肥市民是什么样的?这也是陈勇的调查内容。


陈勇的调查显示,大部分乞丐都认为合肥市民有些“小气”,大多每次只施舍一角钱。但是,很多乞丐都对合肥的感觉不错。陈勇接触到的大部分乞丐认为合肥适合生活,而且治安很好。一对在天桥乞讨的老夫妻说,他们有几次丢下缸子,离开天桥去拾破烂,回来时发现缸子里的钱分文不少。


陈勇的研究要进行到明年春节,因此,当记者提出想看看他的定量分析材料时,他慎重地说,希望等论文形成后再将这些材料公诸于众。


昨天晚上,陈勇又给记者打来电话,表示要请乞丐“撮一顿”,希望记者能“赞助”一瓶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