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嫂嫂相亲


嫂嫂今年59岁,哥哥60岁。有句俗语说:“男大一,金山起”这话还真灵验。这些年,哥嫂旧房翻新,买了轿车,银行存款数字不断攀升。前年又给我侄儿大柱娶了媳妇,当年添了孙子,全家人幸福美满,日子越过越红火。回想嫂嫂往我家嫁时前来相亲的那些事儿也颇有意思。

生产队大锅饭日子刚散火的那个春天,母亲找隔壁的张二婶说:“他婶,你看春丫(我的乳名)三个哥哥都大了,老大已三十多岁,还是树着高梁秸一捆,你去四下里跑跑,给找个暖和脚的,也好挣个饽饽吃嘛”过了个把月,二婶到我家来了,提得就是我现在的嫂嫂柳二梅。嫂嫂住一河之隔的河东柳林屯,芳年二十九岁。母亲听说要给我大哥找个对象,喜得合不拢嘴,贴近二婶一声不响的静听着。接着,又把啥时相亲的日子定下来。那些年,乡下的男人们要找个对象很不容易,谁家男儿要谈个对象都得“偷”着办,生怕走露风声坏事,一个“穷”字误了很多男人的青春期。妇女们找对象时兴相亲,借这空当,可由媒婆带着到男人家里猛吃猛喝,把男人家的身世根底及家境状况摸个透熟趁机大要彩礼。弟兄们少的女方要的东西还轻,要是碰上弟兄们多的恨不得要下够一辈子用的。

待二婶走后,母亲即对我说:“你哥是老大,头一个撸了,往下那两个也不好说的。”母亲的话一字一个秤砣般砸在我的心上。那阵子物质匮乏,人们对住房好歹要求不高,看重的是家中有无粮食。可是,当时俺家一顶点粮食没存下。怎么办?母亲叹了口气道:“一定得好好准备,决不能把这事办‘砸’了”。

家中底子簿,一切都不凑手,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二哥和三哥先去东邻张二婶家抬来三个泥大瓮,又去西屋刘二叔家搬来两个瓷缸,一拉溜排放在东厢房两间屋里,母亲就和二婶忙活起来。把大瓮和瓷缸全部垫满草, 草上面铺上纸,纸上再铺上包袱,在几户邻居家弄来粮食,分别在五个家什的包袱上面倒上麦子,玉米,高梁,大豆和瓜干等,每样粮食都冒出尖儿,有意的不加盖儿封闭。少小的我立马明白过来,暗暗夸母亲和二婶的点子太好了。这冒尖的粮食,当晚就有老鼠来偷食,无奈,我只得同母亲在厢房里搭起临时床铺看着了。

家,越打扮需要填充的东西越多。没有门帘,我去南街的马大婶家借来。桌子没新的,二哥去双喜哥家搬来,没有衣箱,三哥又去东面的二全嫂家扛回。村支书来福叔到俺家看了看说:“整个家布置的都挺好,就是院子里缺点什么。”他一扭屁股走了,不大一会儿功夫就把公社发给他开会的一辆崭新的青岛大金鹿牌自行车推来放于院中央,父亲看了看,又打发我去本街在供销社上班的刘二伯家借来一辆新“金鹿”自行车,这一来,家显得很是气派。

相亲的前一天,嫂嫂那方捎来口信,说次日有三人随嫂嫂前来,要求伺候的好一点,以防回去后传得不好听。张二婶和母亲当即表态所有上席的菜全部“免青”(即把上席的盘中菜以肉为主,只撒几根菜梗或菜叶区别菜的品类,时称免青),第二天相亲过后,嫂嫂那边传话来,对俺家的“摆设”和“富裕”程度都很是满意。

怕夜长梦多,相亲后不到一个月,俺家就把嫂嫂娶进了门。

嫂嫂,你如果读到我这篇文章,莫要怪我什么。那个年月,农村的千家万户日子是不好过的。往事新说,更能让我们体会到今天的幸福生活。阅后一笑了之。咱们赶上了好时代,感谢党的改革开放的好政策,使咱们世代有了奔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