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阵 楔子 第一章(9)

zijin1013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9.html[/size][/URL] (9) 上午9点,太阳懒懒地穿透薄雾,随之金光万道般倾洒在雪白的土地上。 火车站,喧嚣的人群中一股橄榄绿在流动,周德民带领新兵们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一排长,来得好,正要派人去找你们呢!”月台似的站门口,一个熟悉的人正朝周德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9.html


(9)

上午9点,太阳懒懒地穿透薄雾,随之金光万道般倾洒在雪白的土地上。

火车站,喧嚣的人群中一股橄榄绿在流动,周德民带领新兵们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一排长,来得好,正要派人去找你们呢!”月台似的站门口,一个熟悉的人正朝周德民他们挥手,刘剑看得真切,那是把他从家里强自带出的那名少尉军官。

“是、是啊,终于到了,我、我这趟过来可不容易……”一排长周德民正想说什么,少尉过来拍了拍肩:“明白,你那和其他地方不一样!”言语间他朝刘剑笑了笑:“你看你,把军装一穿,多神气啊!”

刘剑穿上身上这套衣服,和其他新兵有点不同,其他人都是直接把军装和军被等一套必需用品直接发到家里,然后各自携带到招待所集合;刘剑却是便衣而来,这套军装和军用必需品是在招待所的时候,周德民临时从武装部要过来的,因为到处大雪封路,车子暂时无法前往而只能步行,为这着实忙坏了周德民。

没想到刘剑却是嗤地一声:“要样子没样子,要尺寸没尺寸,有什么好神气的!”未了还补充一句:“随便弄套戏装就能强加给人,还神气,哼!”

“太放肆了!”这话旁边的一班长听着那是异常刺耳,一排长周德民也是皱起了眉,苦笑着朝对面的少尉道:“就为、为补充这套衣服,我们、们起码晚出发半个小时!”

“理解!”少尉还是笑着:“听说在你一排长的手下,从来没有不成器的兵,有个任务,你可能需要提前做好思想准备了!”

“什、什么任务?”一排长这一句刚出口,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只、只要是组织安排,我一、一定坚决彻底地完成任务!”

“也说不定,其实你不用紧张的!”少尉笑了笑:“和往年不一样,今年集团军军首长将亲自看望我们接来的这批新兵,其中最主要的将是你这一批!”少尉意味深长地看着周德民,眼睛的余光还不住瞄向漫不经心的刘剑。

“明、明白了!”周德民叹息一声,目光平和地望了望不远处的刘剑一眼:“是、是块好钢!”

“当然是好钢,可能不能炼好也要看那个炉了!”少尉笑了笑。

刘剑知道两人说来说去又说到了自己,他再傻也能猜到对方的意思,只是他也懂得:到这份上说什么都是白搭,在部队某些人看来,什么话都能和你侃上一番大道理,到时争来争去,被人说上一些诸如没觉悟、没素养的话,那也是自找的,干脆在旁边装傻。

此刻旁边的万国平却悄悄地蹭到了刘剑身边:“小剑,那少尉你认识吗,和咱排长一个衔,怎么好像是他上级啊!”

“不认识!”刘剑重重哼了一声:“这方面你不是很懂,问我干吗!”

“不是他带你过来的吗,这么凶!”万国平毕竟不知道此刻刘剑的心事,只是从小到大他和刘剑好得几乎穿一条裤子,他不明白这一当兵刘剑几乎能变了个人似地。

“我就是这么凶,你以后少和我讲话!”刘剑神色间绝没有半丝的友善,他这样稀里糊涂地被强迫从军,显然已经失去理智了。

“身上已经穿上了这套衣服,你还指望扒掉吗!”万国平和刘剑多年的朋友,他很快也猜到了刘剑此刻的心思:“你好自为之!”

月台那边,喧嚣的人群正汹涌过来,那都是新兵们的父母亲友,更有擂着锣鼓打着横幅的人们,欢送家乡的儿女前往军营。

周德民和少尉站在最前面,一字排开,和警察一起维持着秩序。

“老乡们,请回去,站台边不安全!”少尉手拿一个喇叭,朝着众人喊着。

“让我们和孩子说几句话吧!”

“让我给孩子带点东西好吗!”

…………

无数双手高举,朝着长长的新兵队伍打着招呼,新兵们也是一手提包,一手高举着向亲人们致意,但再怎么激动却也无一人跨出队列……

喧嚣声中传来一声刺破天际的轰鸣,接兵的列车终于在清除雪障后按时到达。

“所有的同志都有了,后面的紧跟前面的,按顺序上车……”一排长发出了指令,刘剑在复杂的心态中随着人流登上列车,所有的人都在挥手,而他却是神情木然,因为他根本没看见自己的亲人。

火车停了好一阵,终于发出了第二声轰鸣,刘剑知道,那是将要启动的前奏,随着火车的启动,他刘剑也真的要就这样毫无准备地到达部队了。

“小剑、小剑你在哪里?”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刘剑惊喜地发现,是妈妈,妈妈双目含泪、正狠劲地挥着双手,希望能看见自己的儿子。

“妈、在这里、我在这里!”刘剑悲喜之下大声应答,言语间竟自哽咽起来,下面的锣鼓声好像为此鼓得更欢了,探头而出的那一瞬,刘剑愕然发现,不仅自己、自己的妈妈,下面人群中过来送别的所有父母亲朋,还有自己旁边的新兵们,原来都已是泪痕满脸。

“看见了,小剑,我看见你了……你爷爷就在前面,你能看到吗,你爷爷来是和你告别的!”妈妈哽咽着,一双手朝站台那边指去,顺着妈妈的手,刘剑果真发现了站台那边的爷爷,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万国平的爷爷万老和其家人,辨不清爷爷脸上的神情是喜是悲,但眼角边分明也闪着不易察觉的泪花,此刻爷爷苍老而有力的声音隐隐传到了刘剑的耳朵:“小子,去了就好好干,别给爷爷丢脸!”

“关于你超龄服役的问题,老将军向有关部门和集团军都打了举报电话,可组织上认为我们是合法而有效的,部队允许有特例的存在,老将军也因此默认了你从军的事实!”少尉在旁边对刘剑平静地说着:“我叫冷永,集团军参谋,到了新兵连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

“不需要!”刘剑抹了抹脸上的泪痕,眼神从外面收了回来,垂下头。

此刻火车开始开动,前来送别新兵的父母亲朋们也跟着跑动起来:“小剑、记得给妈妈来信……”人群中,刘剑仿佛看见奔跑中的母亲摔了一跤。

“妈!”他此刻再也止遏不了内心的情感,哭泣着跑到车厢门口,这才发现车厢门早已关得死死的,只得跑到窗口向外面母亲摔倒的方向拼命挥手。

“别哭,长点出息,到了部队……要超过万家那小子!”奔跑中的爷爷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却还在硬充好汉,旁边的万老则紧拉着爷爷,不让他再往前跑。

火车的速度逐渐加快,外面奔跑的亲人们一丛丛被拉下,锣鼓声也在汽笛声中逐渐远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