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腾的沙漠—非洲军团史

58501 收藏 17 3031
导读:[center]序 幕[/center] 1941年2月12日中午时分,一架闪亮的亨克尔111型飞机像一只鲨鱼从海那边飞来,盘旋一周后优雅地降落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以南24公里的贝尼托堡机场,飞机停稳后,机舱门打开,从飞机上走下一位长着灰蓝色眼睛和坚毅下巴、身体粗壮结实的军官,他肩章上的两颗星表明他是德国军队的一名陆军中将,他的名字叫埃尔文.隆美尔,他来利比亚所肩负的任务,正如他在临行前对他妻子露西所说的那样是“艰巨而重要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隆美尔的任务是阻止英国人把德国的毫无战斗力的

序 幕

1941年2月12日中午时分,一架闪亮的亨克尔111型飞机像一只鲨鱼从海那边飞来,盘旋一周后优雅地降落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以南24公里的贝尼托堡机场,飞机停稳后,机舱门打开,从飞机上走下一位长着灰蓝色眼睛和坚毅下巴、身体粗壮结实的军官,他肩章上的两颗星表明他是德国军队的一名陆军中将,他的名字叫埃尔文.隆美尔,他来利比亚所肩负的任务,正如他在临行前对他妻子露西所说的那样是“艰巨而重要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隆美尔的任务是阻止英国人把德国的毫无战斗力的盟友意大利人彻底赶出北非。

在此之前隆美尔的两位将军战友曾到非洲作过实地调查,他们一致认为这一任务将无法完成。当隆美尔乘车驶入利比亚首都和其主要深水港口的黎波里时,他自己也能看出,失败已经刻在从前线撤退至此的意大利士兵的脸上,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扔下了武器,而隆美尔也将很快得知,意大利的军官们正在公开打点行李,准备逃避英国人预期进行的下一次打击——尽管英国人还远在600多公里之外。北非意大利军队的指挥官身材高大、头发花白的意大罗.加里波第已是一脸的疲惫与绝望。

当天下午,隆美尔便再度登上亨克111飞机,此行目的如他本人所说“为了了解这个国家”。

北非是一块作战条件很艰苦的地方。隆美尔俯瞰着撒哈拉大沙漠这块禁地:被太阳烧得灼热的利比亚沙漠向东绵延近2000公里,一直深入到埃及,除了意大利人修建的沿地中海公路,这块从狭窄的沿海平原上升到裸露着卵石的暗褐色高原的土地几乎没有容易辨认出的标志。只有在沿海的城镇附近,由于意大利殖民者修建了一些灌溉系统,才有那么一点绿色。隆美尔后来写道,“在其他地段,碎石路像一条黑色的带子穿过荒芜的原野,眼睛所望之处,既看不到树,也看不到灌木。”

在靠北边的海面上,隆美尔可以看到运输船正运来他的第一批部队,不久,“非洲军团”的官兵将成为传奇人物,被供奉在纳粹国防军的神殿里。但是现在,他们还不像英国人那样在沙漠里已有长期经验,德国人对等待着他们的战场毫无准备。阿道夫.希特勒从未考虑过在非洲打一场战争,他的部队没有一支适合在非洲作战。习惯于北欧气候的德国军人将有很多麻烦去对付,通常接近50摄氏度的高温,而每当沙尘暴从南边的撒哈拉沙漠刮来时,气温还会更高,此外,士兵们必须随身携带每一种生活必需品,尤其是水,因为沙漠里除了成群的黑蚊子和沙漠跳蚤以及四处蔓生的带刺灌木外,一无所有。

然而,当别人只看到充满敌意的荒原、毫无准备的部队和遭人诅咒的盟国军队时,隆美尔却看到了机会。他不是第一位看出沙漠与大海类似之处的战术家,这两种地理环境都浩瀚无边,只有靠日月星辰和罗盘才能通行,但他认为,正如大海是海军驰骋的疆场,沙漠将是坦克的天然舞台,非常适合快速大胆的军事行动,隆美尔很快将把他的这一想法大胆而狡猾地付诸实施,使他成为著名的“沙漠之狐”。

第一章.令人无可奈何的意大利盟军

隆美尔抵达利比亚宣告结束了六个多月来德国在北非问题上犹豫不决的状态。早在1940年7月,辨认就已开始。当时法国已经沦陷,希特勒在面临着如何使英国就范的问题,国防军最高统帅部的一些人认为有一种可能可以使英国瘫痪,那就是,打击英国在地中海地区的根本利益,英国军队以埃及为基地,守卫着苏伊士运河,确保其在中东地区的石油流通,维护英国在地中海的生命线。

然而,元首对在地中海地区开辟一个新的军事行动舞台毫无兴趣,他选定的计划是,通过“海狮计划”向英国发动直接进攻,之后横渡英吉利海峡登陆英国。元首并不是没有考虑到地中海和北非地区,只是他打算让他的意大利盟友墨索里尼负责南方战线,隆美尔后来注意到,元首在那个夏天的打算是“不给非洲一个人,还给非洲一分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墨索里尼是一个天性为虎作伥的家伙,他得意地发现,现在他可以利用英国被困在其他地方的时机来扩张他在非洲的帝国了。1940年6月10日,即法国沦陷前不到两周,他把意大利拖入了战争,开始到处试探。此前,意大利在东非内陆拥有厄立特利亚、意属索马里、埃塞俄比亚三处殖民地。6月下旬,墨索里尼的军队侵入了肯尼亚、苏丹和英属索马里,意大利人以10个师的兵力一路几乎没有遇到抵抗就向南渗透到肯尼亚,占领了英属索马里,从而打开了通往埃及的道路,形势一片诱人,一切预示着意军将像一把巨钳从南面和西面向埃及紧逼,这把钳子将摧毁英军,使意大利成为赤道以北的非洲头号势力。

战略要地在北非的利比亚。墨索里尼想从那形成西线包围圈。自1911年以来,利比亚一直就被意大利占领,它与西西里岛的海上距离只有480多公里,东邻埃及,西接法属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法国的失败已使利比亚西边的两个邻国采取中立立场,这样,墨索里尼可以放心地重点进攻埃及了。6月28日,他命令意军全面入侵埃及,并称“这是意大利早已等待的伟大回报。”由于自己有25万大军去对付只有3.6万人的英国守军,这位意大利独裁者充满了自信。

然而,意大利军队花费了6个多星期的时间,才真正行动起来。直到9月13日,第一支意大利部队才越过边境进入埃及。首批8万部队被分成5个师,在200辆坦克的掩护下,以游行队伍的方式从边境以西3公里的一个叫卡普佐的村庄浩浩荡荡开出,一阵嘹亮的军号声宣布出发,穿着黑色衬衫,装备着短刀和手榴弹的法西斯突击部队,走在队伍的前面,在后面缓缓开动的是装运着大理石里程碑的卡车,这些里程碑是用来标示胜利进程的。

实际上,这些大理石里程碑并不需要很多,意大利的先头部队穿过利比亚高原边缘的陡坡后,就一路向下冲进了埃及的小镇索卢姆,虽然附近的英国军队人数众多,但侵略者们几乎未遇到什么抵抗,他们沿着狭窄的海岸平原一路悠闲地向前推进,4天只走了不到100公里,在西迪巴拉尼村,当时的意军指挥官格拉齐亚尼元帅让部队停下休整,等待后续部队。罗马的电台却大吹胜利,甚至异想天开地把成群的土泥草房吹捧成了一座大都市,收音机里广播道:“多谢意大利工程师的精湛技术,有轨电车又在西迪巴拉尼跑动起来了。”

事实上,意大利的工程技术很快被用来把这一地区改建成一道防御要塞,格拉齐亚尼不是继续向前推进,而是恳求罗马增派更多的人员和补给。他命令修筑一个由七大据点组成的呈半圆形的防御要塞,这道要塞从海岸边的马克提拉(西迪巴拉尼村以东24公里的一个村子)开始,向内陆蜿蜒近80公里,这些加固的要塞不仅包括防御功能,还有军官俱乐部一类的生活便利设施,提供用高级玻璃器皿盛装的冰镇弗拉斯卡蒂白葡萄酒。意军也开始改造回利比亚边界的公路,并修建了一条160公里长的供水管线,然后,格拉齐亚尼元帅舒舒服服地等待着墨索里尼答应的坦克增援部队的到来。

德国人却以厌恶和不安的心情看待这一切,最高统帅部对意大利的军事能力早就存有怀疑,而现在这种坐下静等的战术行动只是更明显地加重了这一怀疑。德国空军在英国上空遭受的重创和损耗使希特勒不得不对英国皇家空军肃然起敬,他担心英军会从设在埃及的基地向意大利实施轰炸,更糟糕的是,英军有可能给轴心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带来重大麻烦,并且有可能从南翼威胁到即将进行的“巴巴罗萨计划”。在1940年10月4日希特勒与墨索里尼的一次会晤上,元首提出愿意提供装甲部队和飞机帮助格拉齐亚尼尽快行动起来,但意大利领袖却很冷淡地拒绝了这一帮助,尽管他表示欢迎德国在战役的最后阶段给予援助。墨索里尼向希特勒保证,意军将在10月中旬前重新开始进攻。

然而,使希特勒大为惊愕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意军在10月28日对希腊的突然入侵,墨索里尼纯粹出于报复心理故意不通知希特勒:他要“以他自己的决定方式”回敬元首一招(墨索里尼曾私下对他的外交部长这样说过),因为希特勒也是事先不打招呼就在10月11日占领了罗马尼亚。一方面因为对墨索里尼耍的花招感到愤慨,另一方面因为现在又多了一处冒险的战场,希特勒推迟了给北非意大利军队的任何援助。

德军最高统帅部的威勒姆.里特尔.冯.托马少将从利亚亚考察回来,给元首带来了一份悲观报告,冯.托马少将的结论是:意军尽管人数众多,但普遍很弱,需要提高战斗素质,他建议,德国至少要派遣4个装甲师(而希特勒只愿意从“巴巴罗萨计划”中抽调出一个装甲师),否则毫无意义。于是11月12日,元首作出了一个奇怪的折衷方案,只有在意大利人攻占了西迪巴拉尼村以东128公里的英军海边要塞梅尔莎.马特鲁后,德军才前往北非支援。

同时,由于无精打采的意大利军队一拖再拖,从几个星期拖延到了几个月,英国人却趁机努力,加固了他们的防御,一条终点到达梅尔莎.马特鲁的窄轨铁路使英军能够获得源源不断的补给、人员和装备,其中包括英军第7装甲师,该师的一个团装备了马蒂尔达重型坦克。英军尽管在人数上处于一比三的劣势,但英军在装备上具有极大优势,能够把坦克、大炮和卡车组合成完全机械化的声势浩大的纵队,这是沙漠作战的关键所在,正如在海上作战的舰队一样。

北非的意大利军队,如隆美尔所说,在整个设计上就不适应现代战争,而“只适合针对部落人起义的殖民战争。他们的坦克太轻,引擎的马力不足。”意大利士兵很快就称自己的M13型坦克是“缓慢移动的棺材”,因为聚热过快,装甲太薄根本不堪一击。另外,意大利军队还缺乏反坦克火炮,它的野战炮是一次世界大战遗留下来的落后设计,它的许多飞机也陈旧过时了。隆美尔后来写道,“意大利军队最糟糕的一点是,它庞大的军队主要是步兵,而且没有运输设备,这种状况使快速作战行动根本不可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意军M13型坦克

海因兹.赫根莱纳少校是指派给格拉齐亚尼元帅的德军联络官,他吃惊地发现,北非意大利军队的各种机动车总共只有2000辆,这比德国军队的一个机械化师所拥有的数量还少。

在所有这些缺陷之外,还有一点就是糟糕透顶的军事领导班子,格拉齐亚尼及其手下主要军官都犯有严重的疏忽失察,意军驻守的几个据点相互之间支持不够,防御设施的纵深也不够,在修筑西迪巴拉尼村周围的防御工事时,意大利人在两个主要据点之间竟然留下了一处宽达24公里的无人防守地带。

1940年12月正是在这个离海边48公里的地方,英国人决定试一试墨索里尼军团的威力。英军指挥官理查德.奥康纳中将非常隐秘地在梅尔莎-马特鲁和意大利要塞之间的沙漠地下储存了足够5天的食品、汽油和军火,在12月7日的早晨,英军出动了第7装甲师和印度第4师。在第7师的马蒂尔达坦克的掩护下,英军开到一个宽近2公里的前进阵地上,士兵们收起埋藏在地下的补给品,当晚就在空旷的沙漠上度过,静待着进攻的开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军马蒂尔达坦克

第二天,一架意大利侦察机发现了进攻的英军方队正在逼近意军的防线,飞行员是战斗指挥官维托利奥.莱威特拉中校,他立即用无线电通知了总部的格拉齐亚尼,但让莱威特拉震惊的是,格拉齐亚尼平静地告诉他“让我把这写下来”。尽管格拉齐亚尼后来一口咬定他对战地指挥官们发出了命令,但面对开过来的英军,意军没有人试图作出任何抵抗,当天晚上,英国人攻占了拉比亚和尼贝瓦两个据点之间的地带,然后在西几公里处停了下来。

第二天,即12月9日,早晨刚过7点,尼贝瓦据点的意大利守军还在煮咖啡烤面包,准备吃早餐,这时,第一批马蒂尔达坦克冲进了营地,英军坦克射出的炮弹击毁了20多辆停在营地外的意军M13型坦克,意大利的反坦克炮火予以还击,但炮弹无法穿透英军坦克的装甲,意军营地指挥官皮埃特罗.马勒梯端起一去冲锋枪冲出帐篷,但肺上挨了一颗子弹,倒地身亡。

当英军控制了尼贝瓦后继续向北朝其他据点进发时,其余的意大利军官表现得不再那么勇敢,在海岸边的马克提拉,英军炮火刚轰了几下,一面白旗就举了起来,意军营地指挥官向一位英军军官郑重其事的说:“先生,我们已打完了我们最后的弹药。”而他是站在一大堆军火旁说这话的。

在接下来的3天里,意大利在埃及的军队实际上已被全部击溃,投降的意大利人太多了,有3.9万人,其中包括4名将军。英军的一名营长是这样报告他的战果的:“占5英亩地的军官,占200英亩地的其他军人。”这些巨大的胜利给英军的计划带来了一个变化:奥康纳原本打算只进行一次5天的袭击,以试探一下意大利人的实力,而现在,这一试探变成了一次大型攻击战。

12月16日,英军的坦克开进了利比亚境内,并攻占了3个月前意大利人用作入侵跳板的卡普佐。英军还拿下了哈尔法牙关,这段位于海边悬崖处的狭窄路径是进出埃及的唯一快速通道。一败涂地的意军幸存者撤到了巴底亚(一座位于100多米高的悬崖上,离边境19公里的海岸要塞。这座要塞里有4.5万人和400门大炮,防线前面是一道有3.6宽的反坦克壕和遍布地下的地雷。要塞指挥官安尼巴勒.贝贡佐立中将被认为是意军军官中较优秀的一位。这位在西班牙内战中脱颖而出的将军,脸上蓄着一把火焰般的红色胡子,这为他赢得了一个绰号“电胡子”,他不像大多数意大利高官,贝贡佐立瞧不惯奢侈生活,他与士兵同吃同喝,睡的是一顶标准级别的帐篷,他给墨索里尼致电:“有我们在,就有巴底亚。”

贝贡佐立在巴底亚等了两个星期的时间,这期间英国人在进一步加强实力,重新调整人马,把澳大利亚第6师编入了作战部队,之后在1941年1月3日黎明,在经过一整夜的皇家空军轰炸之后,澳大利亚人在附近海上军舰的掩护下,发起了进攻。澳大利亚人在一个将近13公里宽的战线上撕开了意大利人的防线,到次日黄昏,便肃清了要塞的最后一批防守者。“电胡子”贝贡佐立不在被俘的4万人之中,他已逃到靠西边110多公里的海港要塞托布鲁克,但托布鲁克也绝非一处避难所,英军第7装甲师很快包围了这座城市,澳大利亚军队随后赶到,托布鲁克经过36个小时的战斗,于1月22日被英军攻占,这一战又为英军的战俘营增加了2.5万名俘虏。

英国人和澳大利亚人沿着巴比亚海岸乘胜追击,朝着利比亚东部伸入到地中海的昔兰尼加省进发。1月25日他们攻占了托布鲁克西北160公里处的德尔纳村,并且在离梅智利港口80公里的内陆地区差点消灭一支意军的坦克部队。奥康纳现在要进行一次大胆的赌博,由于担心意大利人可能逃离昔兰尼加而撤到的黎波里,他派遣第7装甲师火速行军240公里,穿越昔兰尼加半岛的内陆腹地,以切断意大利人的退路,一支由3000人组成的英军乘卡车、坦克和侦察车于2月4日黎明时分从梅智利出发了。由于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连续高强度沙漠战斗,这些车辆已经快要报废了,于是不久,只见沙漠高原上到处都是被抛弃的装甲车辆,尽管如此,第二天黎明时,这支队伍依然接近了离海边只有80公里的姆塞斯绿洲,但是奥康纳深知,这一最后冲刺的努力也有可能徒劳无益,因为侦察机报告说,意大利人撤退的速度比预计的要快的多。

接到这一报告后,奥康纳马上派遣一支由第11师机械化步兵组成的小分队赶往意军撤退路线的前方,中午刚过不久,这支小分队赶到了贝达费姆村附近的海岸公路(位于港口城市班加西以南48公里处),到达的时间再好不过,半小时后,当意军的先头车队从北边开过来时,他们遭到了埋伏在公路两边的英军袭击。

意大利人不顾一切地想突围,但随着其他英国部队的赶到,他们的命运被锁定了,当意军得知格拉齐亚尼元帅已经逃亡到的黎波里时,他们纷纷举起了白旗。英国人沿着24公里长的公路包围了剩余的意大利军队:2万人成了俘虏,使这次持续两个月的战役抓获的意大利人总数达到13万,外加400辆坦克和1200多门大炮,而英国和英联邦国家军队损失的人(包括战死、受伤和失踪的)还不到2000人,仅在贝达费姆村一战中,就有6名意大利将军被俘,其中包括那位令人难以理解的“电胡子”贝贡佐立,他是被一位英军中尉俘虏的,当时这位中尉正在贝贡佐立的菲亚特车的窗外戳一个装机枪的木桶。

“你们今天赶到这里也太快了一点。”贝贡佐立平静地对中尉说道。这句话可以用作这次战役的意军墓志铭。

未完待续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