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潭中的老鹰——第101空降师在越南 zt

四野老兵 收藏 1 753
导读:60年代早期,美国军队预见到他们很可能会被卷入东南亚的争斗之中。不久,第101空降师进行了补充和扩编,并加紧备战。1965年7月,整师被运往越南,加入了这场血腥的战争。 新的战争 1965年7月29日,美国陆军第101空降师第1旅到达南越的金兰湾。它是第3支进入越南的美军部队。它由第327机降步兵团第1和第2营、第502伞降步兵团第2营组成。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训练和装备齐全之后,第1旅开始行动了。他们被派往Song Con谷执行任务,此地大约距安溪城东北20英里。在他们到达预定地区时,第327

60年代早期,美国军队预见到他们很可能会被卷入东南亚的争斗之中。不久,第101空降师进行了补充和扩编,并加紧备战。1965年7月,整师被运往越南,加入了这场血腥的战争。

新的战争

1965年7月29日,美国陆军第101空降师第1旅到达南越的金兰湾。它是第3支进入越南的美军部队。它由第327机降步兵团第1和第2营、第502伞降步兵团第2营组成。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训练和装备齐全之后,第1旅开始行动了。他们被派往Song Con谷执行任务,此地大约距安溪城东北20英里。在他们到达预定地区时,第327机降步兵团第1营遭到了敌军的猛烈火力攻击。3个连的指挥官都被打死,并且由于接敌距离过近,根本无法呼叫空中打击和炮兵支援。在第1营进行了撤退和收缩之后,空军和炮兵才得以发起攻击。整个晚上,美军出动了100架次飞机并发射了11000发炮弹。第2天清晨,第1营终于撤出了战场。后来,士兵们才发现他们降落的地点处于敌军基地的正中位置。在1965年余下的日子里,第1旅继续进行山地巡逻,打击南越游击队的补给线。1966年初,敌军大量减少了袭击次数。5月,越共开始向Pleiku和昆嵩两省大规模集结。于是第1旅从安溪城转移到Dak To,此地是南越国民非正规防御组织在北方地区的基地。这里的南越军队遭到了北越共军的包围,第1旅被派去增援他们。在南越军队撤出后,第502伞降步兵团第2营在废弃的军营里建立了一条防线,其中C连向前进入到一个暴露的防御位置。6月6日夜,北越军第24步兵团向C连的阵地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在令人绝望的情况下,C连连长呼叫空中支援,命令飞机向C连阵地进行地毯式轰炸。这是一个很难作出的决定,因为轰炸同时使越共和美军都遭到重大伤亡。越共被击退了,同时第327机降步兵团第1营A连乘坐直升机增援了C连。在他们到达之后,北越军开始撤退,第1旅的官兵将敌军逐退了很大一段距离,并呼叫飞机进行猛烈空袭。数百名越共被打死,但他们仍设法进入老挝境内。

1966年10月和11月,第4步兵师和第1骑兵师在昆嵩省忙得焦头烂额。当敌军又企图向老挝撤退时,第1旅被空投到敌军撤退必经之路上,准备将其全歼。但等到他们到达时,越共却不见踪影——他们早就过去了。于是第1旅回到了富安。

1967年初,第1旅扮演的是消防队的角色,当美军或南越军遭北越军袭击时,他们马上赶到增援。经过一段时间后,第1旅已经成为了直升机空降突击作战的老手了。1967年4月,第1旅参加“俄勒冈”混编集团,隶属于第3海军两栖作战部队,并移至Chu Lai地区。

在Chu Lai,第1旅不停地在到处救火。不久,第1旅又接到命令,救援在溪山基地附近遭北越攻击并被后来歼灭的一个海军陆战队营。这是1968年中一场血腥的包围战。1967年,“俄勒冈”混编集团被改组并隶属于第23步兵师。12月,第2旅和第3旅也来到了越南,组成完整的第101空降师。

新春攻势

1968年1月31日,北越军队发起了新春攻势。这个传统而重大的越南节日应该是一个和平的日子,所以北越军的攻势的确给使美军惊讶万分。第101空降师、第1骑兵师和第5海军陆战团开始和越共争夺顺化城的控制权。顺化城是北越军攻击的重点,因为那里是传统的佛教圣地,并有许多同情共产主义的人。越共还认为占领顺化城使他们在南越获得了一块政治立足点。

当新春攻势开始时,防守顺化的是南越军队。但他们马上被北越军队赶了出去。第101空降师和第1骑兵师马上赶到,准备重占顺化城。顺化之战持续了3周,是战争中时间最长的城市攻防战。不久,第5海军陆战团赶到战场,增援苦战中的2个美军师。

顺化的战斗是十分激烈和艰苦的,攻击的距离是以房屋为单位。每一幢房屋似乎都有敌军士兵防守。在某些地方,士兵们每前进一寸都要付出很大代价。最后,在摧毁了大部分的城市建筑后,北越共军终于被赶出了顺化城。在整个新春攻势中,大约33000名北越士兵被打死,数千人被俘虏。在军事上,美军胜利了,但政治上却激起了反战浪潮。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第101空降师第2旅的一个排空降西贡美国大使馆,并在屋顶上和越共激战,最终将越共击败的事例。

反攻与越南战争越南化

新春攻势后,美军开始将部队分成小股,计划消灭渗透进南越的许多北越共军。3月和4月,在“萨默塞特平原”作战行动中,101师攻击了敌军在阿绍山谷中的补给基地。战斗中美军缴获了数百吨的敌军物资。然后是1968年5月开始的“内华达鹰”作战行动,101师被派往承天省的海岸低地处。228天里,第101空降师对这一地区进行了彻底的大扫荡,并几乎每天和越共交战。行动结束时,整个省的越共已经被清除干净,并缴获了可以供应10个营的粮食和装备。

在“内华达鹰”作战行动后,第101空降师回到阿绍山谷,进行对山谷的扫荡。在一次战斗中,第187团第3营突击了Dong Ap Bia 山的937高地。那里有敌军的一个加强的基地。10天里,第3营向敌军基地发起了数次进攻,但平均一次只前进了几码。敌军建立了好几道防御阵地。937高地之战是越南战争中最残酷的战斗之一,双方几次都陷入白刃战。不久,101师的另2个营赶到支援。最后,这个现在被称为“汉堡包高地”的地方终于被美军攻克。这场战斗引起很大争论,原因是这个高地在战术和战略上都毫无价值,最后美军又放弃了。101师的指挥官承认,攻击这个高地的原因是这里有越共。“我们的任务是杀死越共和摧毁其据点。我们在937高地发现了他们,于是我们发起了攻击。”

最后,美军肃清了阿绍山谷的北越军。在这些军事行动结束后,第101空降师先被改名为第101空中骑兵师,后又改名为第101空中突击师。名称的改变也同时带来了任务的变化。部队再回承天省,支援南越政府军的作战。101师的战斗防止了北越军队再次进入承天省境内。同时,部队还负责对南越政府军进行训练,支援他们对老挝境内的敌军补给线的打击作战。所有行动的目的是使南越军队具备独立作战的能力,以单独对抗北越共军。这被称为“越南战争越南化”。

回家

1971年底到1972年初,第101空降师开始陆续返回美国坎贝尔堡,而他们是最后一支撤出南越的美军作战师。他们在南越度过了7年时间。在此期间,空降师的战历使其成为美国陆军中最令人生畏的部队。

在越南期间,美国陆军部队被命令将肩章换成绿黑相间的较柔和的色调,以配合绿色的军装。但第101空降师被特许保留其颜色鲜艳的标志。北越军人因为第101空降师的标志而称他们为"Chicken Men"(北越人从没见过老鹰)。许多北越军官警告他们的士兵避免与"Chicken Men"交战,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遇见了第101空降师,等待他们的将是失败的命运。

在越南战争期间,共有17名士兵获得了荣誉勋章,他们是:

Webster Anderson

Paul William Bucha

Michael John Fitzmaurice

Frank R. Fratellenico

James A. Gardner

John G. Gertsch

Peter M. Guenette

Frank A. Herda

Joe R. Hooper

Kenneth Michael Kays

Joseph G. LaPointe, Jr.

Milton A. Lee

Andre C. Lucas

Robert Morris Patterson

Gordon R. Roberts

Clifford Chester Sims

Dale Eugene Wayrynen

Cam Ranh 金兰

Hue顺化

Thua Thien承天

A Shau阿绍

Khe Sahn溪山

Kontum昆嵩

Phu Yen富安

An Khe安溪

剩下的不能确定,您自己再查·

获得荣誉勋章的美国陆军第101空降师士兵简介(越南战争)

Webster Anderson

军衔:第101空降师第320野战炮兵团第2营A连上士

时间和地点:1967年10月15日,南越Tam Ky

事迹:1967年10月15日,Anderson上士率领A炮兵连在与敌军的战斗中表现出令人钦佩的勇气和精神。那天早晨,A连的防守阵地遭到了强大的北越军队步兵的猛烈攻击。敌军得到了重迫击炮、无后坐力炮、火箭助推榴弹器和机关枪的支援。敌军最初的攻击在A连的阵地上打开了一个缺口。Anderson上士全然不顾他自己的安危,爬上无遮蔽的矮墙,在阵地上如同中流砥柱一样向敌人猛烈射击。然后,他指挥榴弹炮向冲锋的敌军进行直接的毁灭性打击。正当他在指挥大家英勇奋战时,2枚敌人投掷的手榴弹在他脚边爆炸,将他掀翻在地,并使他的腿部受到了重伤。虽然由于巨痛使他无法站起,但上士仍英勇地倚墙而立,继续指挥榴弹炮对蜂拥而来的敌军抵近射击,并不断地鼓舞士兵们顽强抵抗。当他看见有一枚手雷被扔到了一名士兵的掩体里,他勇敢地捡起那枚即将爆炸的手雷,将其扔向敌军。手雷在扔出后马上爆炸,上士又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尽管如此,他仍旧拒绝医官为他进行治疗,继续指挥和激励士兵们作战。正是因为在他大无畏精神的感染下,A连官兵齐心协力击退了越共的进攻。Anderson上士的勇敢精神、英雄品质、不顾自己安危的行为和坚决的指挥使他完全匹配这个美国军队的最高荣誉;他的精神将永远激励他的连队和整个美国陆军前进。

Paul William Bucha

军衔:第101空降师第3旅第187步兵团第3营D连上尉

时间和地点:1968年3月16日-19日,南越Binh Duong省,Phuoc Vinh地区附近

事迹:陆军上尉Bucha作为D连指挥官,在战斗中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和高超的指挥艺术。当时,他的部队被派去对Phuoc Vinh进行侦察作战。全连被用直升机运至可能的敌军区域,准备消灭隐藏在那里的越共军队。接下来,Bucha率领他的士兵们干净利落地摧毁了敌人的防御工事,并消灭了敌军组织的零星抵抗。3月18日,正当部队准备前进之际,他们突然遭到拥有重机枪、火箭筒和自动步枪的大约一个营的敌军的袭击。Bucha上尉不顾敌人的子弹,站在一个危险的位置指挥部队防御敌军的进攻,并呼叫总部请求增援。当看见他的士兵被一个40米远的隐蔽地堡的机枪火力所压制时,Bucha上尉亲自匍匐前进逼近地堡,用手雷将地堡摧毁。但上尉也被榴霰弹炸伤。在回到阵地后,他估计他的兵力不足以击退潮水般涌来的北越士兵,于是上尉命令士兵们进行收缩。当有一支友军部队在遭到伏击无法收缩时,Bucha上尉命令他们假装阵亡,并指挥炮兵向他们周围猛烈轰击。晚上,Bucha上尉在阵地里到处鼓舞士气,分发弹药,保证防御阵地的连贯性。他引导炮兵、武装直升机和空军轰炸机向阵地周围隐蔽的敌军据点进行不间断攻击,并在阵地上施放烟雾弹。在用闪光弹迷惑敌狙击手视线后,他命令救护直升机将重伤员运走并进行空投补给弹药。拂晓时分,Bucha上尉率兵解救了那支遭伏击围困的部队。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Bucha上尉带领D连一举击溃北越军队的攻击,敌军在阵地前丢下了156具尸体并撤退。他的勇敢精神、英雄品质、不顾自己安危的行为和高超的指挥使他完全有理由获得这个美国军队的最高荣誉。

Michale John Fitzmaurice

军衔:第101空降师第17骑兵团第2骑兵营D骑兵连四级专业军士

时间和地点:1971年3月23日,越南溪山

事迹:Fitzmaurice在战斗中不顾自己面临的危险,表现出了令人赞叹的勇气。1971年3月23日,越南溪山地区,Fitzmaurice带领3名士兵驻守在一个地堡里,同时大约一个连的北越军正从地道向美军阵地进行渗透。当敌军发起进攻时,Fitzmaurice发现敌人向地堡里投掷了3个雷管。在意识到他的战友面临着生命危险之时,他勇敢地举起2个雷管将其扔出地堡。然后他脱下防弹背心将它扔到剩下的一个上面并扑了上去。正是由于他的大无畏举动,他的战友们都安然无恙,但他却遭受了重伤,眼睛部分失明。尽管如此,他仍坚持向敌人射击,直到他的步枪被一枚越共投掷的手榴弹炸坏。当他拣起另一支步枪时,一名北越步兵冲进地堡准备和他进行白刃战。他最后将这名敌人刺倒,并继续向敌军射击。他还拒绝了医生给他治疗,继续坚守岗位。正是由于他的勇敢精神和英雄品质,士兵们击退了越共的进攻,守住了阵地。他的所作所为使他完全匹配于这个美国军队的最高荣誉;他的精神将永远激励他、他的战友和整个美国陆军前进。

Frank R. Fratellenico

军衔:第101空降师第1旅第502步兵团第2营B连下士

时间和地点:1970年8月19日,越南广治省

事迹:Fratellenico下士作为B连的步枪手在战斗中表现出杰出的勇气和品质。当时,他所在的班在进攻中遭到2个敌军地堡火力的猛烈压制。于是他不顾危险,机动灵活地迂回前进,用手榴弹摧毁了第一个碉堡。但在向第二个地堡前进时,敌军子弹打中了他,他摔倒了,手上已经拉弦准备投掷的手榴弹也掉落在地。当意识到手榴弹爆炸会伤到战友时,他勇敢地用身体扑向即将爆炸的手榴弹。他的英雄行为避免了附近4名战友的伤亡,并鼓舞了部队迅速攻克了敌军阵地。Fratellenico下士的勇敢精神、英雄品质、不顾自己安危的行为完全匹配于这个美国军队的最高荣誉;他的精神将永远激励他、他的战友和整个美国陆军前进。

James A. Gardner

军衔:第101空降师第1旅第327步兵团第1营指挥连中尉

时间和地点:1966年2月7日,越南My Canh村

事迹:Gardner中尉在战斗中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和胆量。当时,Gardner中尉所在的第327步兵团第1营指挥连第1排正在准备营救被北越军队伏击包围在越南My Canh村数个小时的第1营的另一个连。敌军占据了几个坚固的、隐蔽的并互相掩护的碉堡。通向敌阵地的道路被猛烈的步枪、机枪和迫击炮火所封锁。此外,飞机和大炮对敌人的阵地进行了猛烈打击,但收效甚微。美军准备分割包围并歼灭敌军,但即使进入进攻位置也是异常困难。在攻击开始后,敌火力愈加强烈。Gardner中尉不顾自己的安危,率领部队冲过敌军火网进入一片稻田。在接近第1个碉堡后,他用手榴弹将其炸毁。然后,他毫不犹豫的冲向第2个碉堡,将手榴弹硬塞入射击孔。一声巨响后,第2个地堡被顺利摧毁。然后,他又沿着稻田的水堤爬到了第3个地堡前。在他投掷手雷前,敌军射手突然跳出碉堡并向他开火。Gardner中尉敏捷地掉转枪口将他击毙在6英尺的距离上。在攻占了敌军主阵地之后,他重组攻击了力量,继续进行猛烈的进攻。在前进到一个新的位置后,部队又遭到了越共机枪火力的压制。Gardner中尉立刻收集了几个手榴弹,然后逼近了敌军碉堡,并用步枪压制敌机枪火力。他马上把所有的手榴弹扔进了碉堡并滚开。在碉堡飞上天后,他再遭敌军的火力攻击。于是,中尉进入一条壕沟,机智地迂回,并找到了一个新的射击点。然后,他跃出壕沟,一手拿手榴弹,一手持步枪射击前进。在地堡前,他被枪弹打中,但他仍英勇地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将地堡摧毁。Gardner中尉阵亡了,但他的部队在他的大无畏精神的激励下将敌军全部歼灭。Gardner中尉的行动和精神将被美国军队永远铭记。

John G. Gertsch

军衔:第101空降师第327步兵团第1营E连上士

时间和地点:1969年7月15日-19日,南越阿绍山谷

事迹:Gertsch上士在南越阿绍山谷的战斗中,作为一个士兵和排级指挥官,表现勇敢杰出。那天,在攻击一个敌军重兵防守的阵地时,Gertsch上士所在的排的指挥官被子弹打中,并暴露地躺在敌军火力前。Gertsch上士不顾自身的危险毫不犹豫地冲出去,将他奋力背回己方的掩体内。然后上士马上担负起指挥整个排的任务,率领遭敌军猛烈攻击的部队发起反击,并迫使敌军仓皇撤退。但部队中一支执行侦察任务的小分队再次遭到敌军的包围攻击。Gertsch上士当机立断,一马当先带领士兵们向敌军冲锋。部队坚决的进攻打得敌军措手不及,被迫混乱地撤退。但敌人马上重整旗鼓,用自动步枪、手榴弹和火箭筒向美军进行反击。Gertsch上士在猛攻中受了重伤,但不顾巨痛坚持指挥。当他正在激励部下鼓舞士气时,他看见一名救护兵正在附近救护一名受伤的军官,他立即意识到两人都有阵亡的危险。于是他马上冲到那名受伤军官旁,将其移向掩体——而敌人只在几米开外。最后受伤军官安全了,而Gertsch上士却被子弹再次击中,英勇牺牲。如果没有Gertsch上士的勇敢行为,他的部下将会遭受严重的伤亡。他的精神和品质将永远激励他的战友和整个美国陆军前进。

Peter M. Guenette

军衔:第101空降师第506步兵团第2营D连四级专业军士

时间和地点:1968年5月18日,南越Quan Tan Uyen省

事迹:Guenette军士在战斗中不顾自己面临的生命危险,表现出了杰出的勇气和品质。当时,Guenette军士在战斗中担任D连的机枪手,而部队正在扫荡一个被怀疑是北越军队营地的地区。突然,他们遭到了一支装备精良、躲在战壕里的北越战斗小组的袭击。这支北越战斗小组的任务是迟滞美军对那个营地的攻击。当士兵们前进了10米后,敌军火力变的越来越强。于是Guenette军士的机枪班负责压制敌人的火力点,掩护战友前进。几秒钟后,一枚敌人投掷的手榴弹掉在了Guenette军士旁边。当意识到手榴弹的爆炸将会使至少4名战友遭到伤亡和炸毁机枪时,他大声地命令大家卧倒并向手榴弹扑去,用身体吸收了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正因为他的大无畏举动使他的战友们得以生还,并使机枪能够继续射击。Guenette军士的以生命为代价的行动使他完全匹配于这个美国军队的最高荣誉,他的精神和品质将永远激励他的战友和整个美国陆军前进。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