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梦 第二卷 美国因素 第一一九节 约翰老友来访

jany_chan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


第一一九节 约翰老友来访



起点中文网上有最新更新,谢谢关注



约翰、盖特在《华盛顿邮报》上报道《日本海将之花,凋谢台湾孤岛》的当天就根据赵献投稿时写给他的地址去找他,他这是持着一种怀疑的心情去他的,他心想不知是否真的有此人,也带着一种仰慕而来的心态去评价他的,认为他对台湾的情况知道的这么清楚定然不是一般人

约翰、盖特寻址而至,但却被他眼前的景象弄糊涂,心想这个消息灵通的人不可能住在这么低级的宾馆啊,会不会搞错,现在他只剩下去碰碰运气的心思了

走到二楼的‘2046’房间,他用手轻轻的敲了敲门,这一轻轻的敲就能看出他是一个斯文的人,但有人可能会说他是‘斯文败类’,让人感觉也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因这帮记者好像老是想着这世道越乱越好,他们才有新闻好报道

房门‘倚——’了一下开了出来,可想象这门是有多旧了

约翰、盖特见人开了门,但里面有两个人就开口的说道:“WHO IS

EASTMAN(意思是谁是东方小子,也不知对不对,本人能力有限,下面对话将用中文出现,但他们交流的是英文,这一点要清楚)”

在里面看资料的赵献听到约翰的询问,知道是谁来了,就有礼貌的答道:“HELLO(你好),IS ME(是我)”

约翰、盖特礼节性的伸出双手与赵献握手嘴里乐开花的念念有词道:“我是约翰、盖特,见到你很高兴,见到你很高兴”

他那有不开心之理,他在出来之前他都数不清那是第几次被总编乔治表扬了无疑,这次被总编乔治的表扬是最开心的一次

不觉得想起了他对约翰说:约翰,这段日子你的成绩很不错(乔治这次在表扬他时连续用了四个VERY后面加个GOOD来表扬他),如日后再有像现在这样的销量,我看的位置就要你来坐啊,总裁已批准了,这个月就给你加薪(这才是约翰的最开心之处)

最后约翰跟乔治说要去会见那个投稿人,乔治很爽快的答应,并吩咐一切支出可在帐上报销,所以一见这个给他带来众多好处的真容那有不奉若摇钱树之理,要是能从这个人的嘴里套到一些更有爆炸性的新闻也说不定

赵献也回礼道:“见到你我也很高兴,请坐吧,约翰先生”

约翰疑惑的问道:“先生知道我的名字,还有我想东方小子不是先生的真名吧”

此话一出两人是一阵的笑声

但赵献把瞬时把他那张善变的脸,迅速的从笑脸一转变成严肃的脸说道:“本人赵名献,是一个不为人所知的人,但约翰先生的名声就响了,我想不但美国各媒体界的都知道约翰,就是说全世界的媒体人都知道也不为过吧”

只听赵献把话锋一转:“但我想约翰乱改投稿人的文稿世人就知之甚少吧”,

赵献有意敲打他的继续道:“约翰先生可是靠这段日子来报道台湾之事一时成为媒体界的知名人士的哦”

本来还在笑的约翰,特别是在赵献说他是世界媒体的名人时更是乐得合不拢嘴,被赵献的话锋一转他那张本来还在笑的脸现在比哭还难看,简直是一张苦瓜脸,煞是好看极了,这是赵献心里想,可以说这时他的心里是在暗爽

约翰推卸责任的道:“赵先生,不是我乱改你的投稿,是我报社有规定,我个人感情上是站在你这边的,但要登出来确实是要按报业的规定报道”,

说得比唱还好听,但赵献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扯的打住道:“行啦——,我还不知你们那点事——”

说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赵献‘诱惑’约翰的问:“那约翰先生还想不想跟我合作报道台湾的第一手新闻啊?”

这可是约翰做梦都想的事,眼睛‘垂涎三尺’的看着赵献道:“谢谢赵先生这么关照,我将很高兴与先生继续合作”

说着把手伸进了他那笔挺的西服内袋拿出了一个信封道:“为了表示前段时间感谢与赵先生的合作愉快与成功,我报社决定把这五千美金作为答谢”

看来这约翰为了得到台湾的第一手消息是下重本了,把报社给他的这几个月来的奖金都拿出来了,看来他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啊

这两个人现在可是想到一块去了,赵献也是想放长线钓大鱼,但谁是钩谁是鱼现在还不和道,但最终会见分晓的。何况现在赵献是个在干大事人的能为这几千美金而动心吗

只见赵献推开道:“约翰先生可看轻我们中国人了,我们中国人讲究君子之交谈如水,怎能用钱来交易呢”

也就这洋鬼子好糊弄,看他还信以为真的一直在点头,

一个短小的拇指在赵献的面前比划着,表示敬佩,但却嘴里念念有词的道:“OH,OH——”

见火候已到,赵献说出他的意图:“约翰先生如真想帮我与交我这个朋友的话,那就该为台湾民众说说公道话,我等将不胜感激”

约翰得了大便宜,乐于接受的答道:“那请赵先生们你说,我能怎么帮呢?”

赵献心里盘算着道:“倒也不是难事,只要约翰先生以后报道时,把我方与日本视为平等的交战方客观点来报道就行,别老在抗日起义军上加引号的,并多多报道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台湾民众的心声就行啦,说明我台湾民众是爱好和平的”

约翰想了一下觉得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不就想把台湾的抗日起义军变成合法的交战团体吗

就答应赵献道:“嗯,我觉得这个没有问题,我就答应赵先生了”,

说到这,这两个人才真正的是笑开了,但约翰想到的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是赵献想把台湾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心声与爱好和平的心愿传出去,这样就使得光复军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不但给日本方面施压,还能在日后的谈判中拥有更多的筹码

赵献最后说:“为了表示我是真的想交约翰先生为朋友,我将把十六天后记者发布会的时间与地点告诉你,让你在你的报纸上报道如何啊”

赵献在约翰还没舔完手中的糖时,再给他一颗糖果,让他吃得糖尿病来

只见约翰哈腰点头的道:“谢谢赵先生,谢谢赵先生——”

但他感觉还不满足的道:“赵先生能不能给我透露点内容”

赵献这时睁大眼睛看着他,意思是说,你还真贪得无厌

只听赵献回答拒绝他道:“那不行,但我保证,我的第一个问题可以给你提问”

约翰这时才知难而退,末了约翰硬要请赵献与小李去吃饭,两人不得以只能跟约翰去下馆子,然最后才知这一餐却是糖衣炮弹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