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中共元老:独领风骚者,唯一群白发老人

740822 收藏 51 14850
导读:人是历史的刻度。2000年始,南方周末推出年度人物评选,向推动历史进程的人物致敬,值此改革开放三十年之际,我们溯史倒评年度人物,彰显三十年的艰辛与荣耀 这是从未有过的景象:一批老人扭转了一个十亿人口国家的政治走向,推动中国进入改革开放高歌猛进的80年代。他们的政治影响,在此后的权力格局与走向中,持续发挥着关键性作用。 197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差点开成一次平淡务实的年度例会。这年11月5日,一架专机载着刚刚复出不久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前往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访问——他并不准备参加会议的开幕

人是历史的刻度。2000年始,南方周末推出年度人物评选,向推动历史进程的人物致敬,值此改革开放三十年之际,我们溯史倒评年度人物,彰显三十年的艰辛与荣耀


这是从未有过的景象:一批老人扭转了一个十亿人口国家的政治走向,推动中国进入改革开放高歌猛进的80年代。他们的政治影响,在此后的权力格局与走向中,持续发挥着关键性作用。


197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差点开成一次平淡务实的年度例会。这年11月5日,一架专机载着刚刚复出不久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前往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访问——他并不准备参加会议的开幕式。


按照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的安排,会议将讨论农业问题以及明后年的国民经济安排等。议题相当重要。但革命元老们,却有更急迫的事情压在心里。


11月12日,大会进入分组讨论。陈云在东北组分组会上,作了一个与会议主题无关的发言:为薄一波等61人“叛徒集团”、陶铸、王鹤寿、彭德怀平反,为1976年“天安门事件”平反,批判康生。


陈云公开挑起了当时最为敏感的政治话题,震动了整个会场——“文革”结束两年后,众多遗留问题无人过问,包括他在内的大批中共重要领导人的功过是非,仍没有任何说法。


这位共产党内老资格的经济专家,1958年中共“八大”时已位居党的副主席。当时毛泽东称他和邓小平为“少壮派”。20年光阴逝去,昔日“少壮派”已年逾古稀,他们的时代还未到来。


邓小平和陈云身后,是一大批中共革命元老:叶剑英、李先念、谭震林、聂荣臻、徐向前、王震……1978年,叶剑英已经八十高龄,邓小平74岁,陈云73岁,李先念69岁,谭震林76岁,王震70岁。


熬过“文革”的幽暗岁月,中共元老中仅有叶剑英、李先念等少数人尚在台上。站在政治舞台中央的,是一批“文革”中走上高层领导位置的中共领导人。华国锋,57岁,中共中央主席;汪东兴,62岁,政治局常委、中央副主席;纪登奎,65岁,国务院副总理;陈锡联,63岁,国务院副总理;吴德,65岁,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此时的中国,虽然已把国家的大政方针转移到经济建设上,但在政治上仍追随“文革”路线。一大批老干部尚在等待,等待政治上刷洗清白,等待政治生命得以延续。等待背后,能量在慢慢积蓄。


这时的中国人厌倦了革命和暴力,希望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但政治方向的改变,意味着一批人政治生命的终结。就此而言,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今天的人已难以想象当年政治气氛的紧张和斗争的激烈。


冲在最前面的,是62岁的胡耀邦。这年5月,他以不同寻常的政治胆识,发起“真理标准”讨论,直接捅破了改革派元老和“凡是派”领导人政见分歧的窗户纸。


事实上,陈云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发言,与胡耀邦也不无关系。胡耀邦为会议准备了一系列冤假错案和真理标准讨论的材料。他为何把这些与会议议题关系不大的材料送到会场,至今不得而知。


刚刚解除“政治监护”的老将军谭震林,第一个在会上“放炮”,点名道姓批评“凡是派”中央领导,要求为“天安门事件”、“二月逆流”等问题平反。


聂荣臻、徐向前、康克清、萧克、马文瑞和万里、胡耀邦等人,要求澄清“文革”中的大是大非问题,平反冤假错案,解放老干部。


11月14日晚上,邓小平回京。他预备在会议闭幕时发表讲话,最初由胡乔木起草,主要谈工作重心转移问题。没料到短短几天内,形势大变,胡乔木的讲话稿已不适用,最后改由胡耀邦、于光远、林涧青等人重新起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1月25日起,许多人在讲话中公开把矛头对准坚持“两个凡是”的干部。卫生部部长江一真在西北组发言时指名道姓批评汪东兴。王震、徐向前、胡乔木、邓颖超、万里、习仲勋等人,批评“两个凡是”。


斗争并不局限于会场内。谭震林在10月份写就一篇文章,批判“两个凡是”,但《红旗》杂志拒绝发表。邓小平直接批示支持:“我看这文章好,至少没有错误。”12月文章得以发表,“凡是派”败退。


京西宾馆的大讨论引爆了社会压抑已久的情绪。会议期间,北京市委为“天安门事件”平反,随后吴晗历史剧《海瑞罢官》也被平反,西单“民主墙”热闹非凡。场内言论与场外民意,形成极有意味的互动。


这是一场漫长的政治辩论,前后持续36天,以革命元老的胜利而告终。在闭幕会上,华国锋对“两个凡是”作了自我批评,并要求“以后给党中央写报告写‘党中央’就行了,不需要写‘华主席,党中央’”。叶剑英在讲话中一锤定音:这是谦虚美德,这种谦虚是非有不可的。


而邓小平在闭幕会上的讲话便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这篇意气风发的报告,被后世认为是改革开放的宣言书。


12月18日到22日,十一届三中全会仅用5天时间便落下帷幕。陈云被增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副主席,邓颖超、胡耀邦、王震被增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当时中央政治局常委有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汪东兴、陈云六人,“改革派”中共元老已占绝对优势。


经过这场关键的政治角力,旧时代结束了。回想1978,谁能撬动中国?10亿众生中,独领风骚者,一群白发老人而已。


这是从未有过的景象:一批老人扭转了一个十亿人口国家的政治走向,推动中国进入改革开放高歌猛进的1980年代。他们的政治影响,在此后的权力格局与走向中,持续发挥着关键性作用;他们的政见和思维,决定了此后30年改革的路径和框架。直到今天,中国的改革仍然没有超出他们的视线。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