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军事》2008全球局势观察报告

fengyimin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8年,充满旦夕祸福的一年。


这一年,既有北京奥运会这样属于全人类的和谐盛会,又爆发了缅甸飓风和汶川大地震这样的灾难。


这一年,美国、俄罗斯、日本、巴基斯坦等多个国家的领导人更迭,国际政治舞台权力主导者的博弈异常激烈。


这一年,俄格战争、俄罗斯与委内瑞拉联合演习等重大军事举动,尽显美俄地缘政治冲突有进一步发展的趋势。


这一年,地区经济与安全集体合作机制有所创新与发展。以法国为首的欧盟和地中海沿岸国家,启动了“地中海联盟”计划。在美国金融海啸波及全球的背景下,中国举办了有45个成员国参与的亚欧首脑会议,与会各国共商大计,共度时艰,谋求长远发展。


这一年中,最引人关注的还是由美国的“次贷”危机演变而成的金融海啸。海面之下掩盖着的全球美元政治、粮食政治与石油政治危机,全面凸显。超级大国美国,动用美元武器、粮食武器与石油武器,放任本国垄断利益集团用各种手段掠夺全球各国财富的新自由主义模式,在全世界遭受置疑与挑战,强调国家整体利益与民族长远利益的国家主义思潮,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抬头。经济是政治的基础,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美国金融海啸所引发的政治危机与外交应对,将是2008年以及今后几年内国际局势发展的关键。


朝核危机见缓,朝鲜态度更务实


2008年6月27日,朝鲜炸毁了宁边的核设施冷却塔。前一天,朝鲜向六方会谈主席国中国,提交了此前一直未能提交的核申报清单。随即,美国对此表示欢迎幷宣布:打算45天内将朝鲜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除名,幷解除对朝适用《敌国贸易法》等制裁,这积极的一步,让停滞了近10个月的朝核六方会谈“拨云见日”,朝核问题朝着彻底无核化的方向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朝鲜此举,为本国赢得了外交主动权。朝核六方中,日本的无所作为,只能就人质问题老调重弹;韩国则因为立场多变,矛盾重重而无所适从;朝鲜出乎意料地针对美国主动做出务实姿态,有助于缓和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更有助于朝鲜从美国获得一定的利益补偿。朝鲜的这一举动,有助于使六方会谈的框架,继续维持分而不裂、斗而不破的格局。 中日关系改善,合作走向纵深


2008年5月6日-10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日本进行了正式国事访问。这是时隔10年以来,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问日本。胡锦涛访日期间,与日方签署了《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这份文件在继承已有3个政治文件原则的基础上,确定了两国关系长远发展的指导原则。从中日建交后的日本在中美间左右逢源,再到日本在1985年《广场协议》后受到美国金融洗劫,以至于到日本某些政治家的所作所为造成的“政冷经热”和“政冷经冷”局面,三十几年来的中日关系脉络清楚,利害明确。虽然开启中日“暖春”时代的福田康夫首相于9月辞职,改由外交风格硬朗的麻生太郎继任首相,但中日关系的改善,是两国间经济与政治关系发展的大势所趋,有责任心和有大局观的日本政治家,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奥运会成功,彰显中国大国风范


从2008年3月开始,北京奥运会圣火全球传递,所到之处,无不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热烈欢迎。值得注意的是:在海外反华势力和藏独分子策划“3?14拉萨打砸抢事件”后,紧接着,在伦敦和巴黎都发生了藏独分子干扰圣火传递的闹剧,这无疑折射出某些西方政客对中国和平崛起的恐惧心理。2008年8月8日-24日,奥运会在北京成功举办,堪称历史上规模最大,最为成功的奥运会。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开放、自信、文明与强大的中国。奥运会前的反华喧嚣戛然而止,眼见为实,兼听则明,全世界人民直观地感受到了中国友好合作的诚意,那些对中国歪曲与负面的不实报道不攻自破,这是举办北京奥运会给中国带来的弥足珍贵的外交软实力。


科索沃独立,开启潘多拉魔盒


2008年2月17日,科索沃宣布独立。沉默近十年后的科索沃独立问题突然引爆,给世界格局带来不稳定的因素。科索沃独立问题,关系到一个主权国家的领土是否可以无限分割,是否可由联合国代作裁决等重大原则。如果贸然行事,不仅马上会对周边国家的稳定造成影响,而且存在了近四百年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下的“主权不容干预”的国际共识,会被颠覆。这一范例对那些内部有分离势力和独立倾向的国家来说,更非福音。饱受“巴斯克分离主义”之苦的西班牙,便第一个表示了反对的声音,而且这样的国家不在少数,在欧洲便有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希腊和塞浦路斯等同病相怜的国家。


科索沃独立,给欧洲造成的问题不仅限于国际法方面,最重要的在于它是一个地缘政治上的火药桶。十年前,在半推半就之下,美国在欧洲的边疆地区打了一场文明与宗教战争,顺便阻击了新诞生的欧元。从此,东南欧边疆地带成为了欧盟在经济和政治上的巨大包袱。欧盟既然没有能力在军事上解决这个包袱,那只有将科索沃问题的主导权拱手交给美国。十年后,美国再次引爆这个火药桶。可以看出,在2007年“次贷”危机的阴影下,美国对欧元取代美元霸权的前景极其担心。在欧洲的东部地带挑动乱局,让欧盟疲于应付,内部产生经济与政治纷争。既合作又拆台,边合作边拆台,保持本国对盟友的绝对掌控,这是美国削弱欧盟和其他合作伙伴的一贯手法。 地中海联盟启动,欧盟转风向


2008年7月13日下午,包括以色列、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等以及27个欧盟成员国在内的43国领导人,在巴黎出席地中海峰会,宣布成立地中海联盟。与会领导人在会上通过联合声明,决定正式启动“地中海联盟”计划。“地中海联盟”计划,旨在深化欧盟和地中海沿岸国家间的合作,以实现该地区的和平、安全和繁荣为目标。地中海联盟成立前夕,已在外交上取得突破。在法国总统萨科齐的穿针引线下,黎巴嫩和叙利亚于12日建交,幷在对方首都互设大使馆,以结束两国自上世纪40年代独立以来长期无正常外交关系的局面。而一些长期对抗国家,如:以色列和叙利亚,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土耳其和希腊,也首次展开会谈。


欧盟的东进与南下,曾经是法德两国关于欧盟扩大方向的争执焦点。成立地中海联盟,曾是1995年巴塞罗那共识中提出的构想,但不久便被束之高阁。如今鸳梦重圆,亦是欧盟长期以来在东欧方向受制于美国的操纵和干扰、受制于美俄冲突,分裂为新老欧洲后的必然出路。向东急速扩大的欧盟,其内部整合的难度和成本越来越大,新加入欧盟的东欧国家,精神上还沉浸在上个世纪冷战的梦魇中不能自拔,在事关欧盟整体利益的战略问题上,甘当美国利益的木马,站在挑战俄国势力范围的第一线,大有绑架整个欧盟为美国利益火中取栗之势。在这种尴尬的情势下,法国试图另起炉灶,拉拢南欧国家和地中海沿岸国家组成另一个“欧盟”,以避开俄国边境的是非之地,在欧洲,尤其是法国的传统势力范围地中海沿岸地区寻求外交突破。由于德国等西北欧国家的猜忌,原本局限在地中海沿海国家参与的地中海联盟会议,变成了全体欧盟成员国都参与的会议。但地中海联盟的合作框架已经形成,今后欧盟极有可能将突破的重点由难转易,由东转南。


穆沙拉夫辞职,反恐不见尽头


2008年8月18日,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辞职。穆沙拉夫辞职,折射出***极端势力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活动造成的政治乱局,一如既往不可收拾。2007年底,由穆沙拉夫特赦回国的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遇刺身亡。贝?布托之死,是由于她自己站在了亲美反恐的第一线,而成为恐怖分子的眼中钉。贝?布托遇刺案所引发的微妙局面,最终导致了穆沙拉夫的下台。穆沙拉夫几年在亲美反恐、国内部族宗教势力和国内反对派势力间疲于应付。美国一方面对以政变上台的军事强人穆沙拉夫因承诺反恐而加以容忍,另一方面,又对其囿于部族宗教势力的制约,而不能对国内的极端势力放手一搏而不满。尽管穆沙拉夫以军队总参谋长的身份于2007年10月在民选中当选总统,但因为随后辞去军职,其权力基础已经被削弱,在应付国内反对派的压力上更加力不从心。


虽然贝·布托的丈夫扎尔达里9月6日当选为巴基斯坦新总统,执政联盟也表示要积极追随美国的反恐政策,但受制于巴基斯坦境内的复杂情势,在巴基斯坦反恐很难一帆风顺。扎尔达里上任后不久,巴境内的恐怖分子就策划了***堡万豪大酒店爆炸案,显然是给新总统和执政联盟一个下马威。今年以来,恐怖分子在巴基斯坦的活动,已造成1200余人遇难。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巴基斯坦的反恐之路,似乎看不到尽头。 总统新老交替,“普京主义”继续


2008年3月2日,俄国政府第一副总理梅德韦杰夫当选为俄国新总统。普京由总统转任政府总理,从此俄国政坛开启了“梅普时代”。


普京执政8年来,矫正对俄国造成几乎不可挽回损害的激进自由主义路线,以国家主义路线治国,恢复中央权威,制约财富寡头,打击分裂势力,争取战略空间。面对美国在俄国传统势力范围内的步步紧逼,普京一直积极保持俄国的大国地位,维护俄国的传统势力范围,谋求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在普京的治理下,俄国的综合国力逐渐恢复,其在外交上的强硬态度更有了底气。 “普京主义”的外交现实政策,有利于建设一个经济、政治与文化多元化发展与均势和平的世界,这种现实的积极意义,是那些只会以意识形态划线和制造麻烦的外交理想主义政策所不具备的。


俄格冲突,再现低强度冷战


2008年8月8日,格鲁吉亚军队抢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进入南奥塞梯,随即俄国与格鲁吉亚爆发了短促的武装冲突。欧盟迅速介入事态,美国则在口头上坚决支持格鲁吉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苏联解体以来,美国对俄国步步紧逼,逐渐把原苏联势力范围和境内的东欧、中欧及波罗的海诸国纳入北约麾下。美国多管齐下,不仅在地缘政治上力图促成与俄国接壤的乌克兰与格鲁吉亚加入北约,幷企图利用格鲁吉亚建设一条绕开俄国控制的战略输油管道,从而最大限度地在地缘政治和能源战略上削弱俄国。而视能源输出为硕果仅存的战略武器的俄国,在南奥塞梯的迅速军事反击,是为了让美欧明白:东欧方向的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南高加索三国是俄国的地缘政治底线,而在周边地区能源输出上的主导权则是俄国的外交王牌,决不会坐视其失效。俄国总统梅德韦杰夫表示:“俄国无所畏惧,绝不退让,即便为此爆发一场新冷战。”作为对美国引爆科索沃独立问题的回应,8月26日,俄国坚决承认阿布哈金融海啸卷全球,美国难辞其咎


2007年爆发的美国“次贷”危机,在2008年终于演变成了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美国金融巨头一个个地倒下,曾经笑傲全球资本市场的美国五大投资银行,只剩下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改头换面为银行控股公司苦苦支撑。全球股市应声下跌,银行业哀鸿一片,以金融业作为支柱产业的冰岛银行债务,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10倍,国家事实上已经破产。危机之下,美国政府动用7000亿美元进行救市,欧洲各国政府也纷纷注资近2万亿美元救市。


美国人口仅占世界的5%,却消费了全球30%的资源。为弥补巨大的贸易和消费赤字,美国通过超量发行美元向全世界收取“铸币税”。不仅如此,在所谓的金融创新名义下,美国华尔街还把美元债务包装成优质资产,去侵吞其他国家的财富。美国国内生产总值是14万亿美元,而美国所背负的美元债务已突破了50万亿美元,美国持有的金融衍生品的规模达到了300多万亿美元,美国市场上全部金融衍生品的规模近700万亿美元,这是当今金融海啸爆发于美国的经济根源。


金融海啸肆虐全球,将导致美国产生深刻的危机,这种危机不仅仅是经济上的,也是道德和政治上的。美元、美式资本主义制度和美国对全世界的政治领导力,都将遭受强烈的怀疑和考验。如果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对这场全球金融与经济危机的善后处理不尽人意,那么接下来的很可能就是全球政治、经济与军事版图的大改写。


对台军售,美国一贯的战略技法 兹和南奥塞梯两个地区从格鲁吉亚中独立,以此拷问美国和西方的“双重标准”。 2008年10月3日,就在美国总统选举热火朝天之时,国务院负责执行对外国军售项目的“国防安全合作署”通知国会:将出售台湾6项武器(分别是“标枪”式反坦克导弹、F-5E/F和F-16A/B战机的零配件、E-2T预警机性能升级套件、潜射“鱼叉”反舰导弹、“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与配套武器系统、“爱国者”Ⅲ型反导系统)。这6个军售项目,连同武器、配备、人员训练等,总金额最高可达62.63亿美元,为近年最大笔对台军售案。


利用台湾问题,对中国大陆进行战略牵制,是美国政府从来没有隐瞒和放弃的战略决策。而利用选举政治噱头,装疯卖傻、假戏真唱和借三权分立名义推行左右互搏、自相矛盾政策,也是美国政府的一贯作风。即将卸任的布什总统,在做出这一决策后,不需承担更多的政治责任,把难题统统留给了下届总统。而下届总统面对既成事实,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都要履行合同。这种看起来是情有可原,实际上是颠倒是非的做法,是美国外交界将民主政治、法制经济和商业利益上的理由,浑水摸鱼用于谋求国家利益最大化的一个典型行为模式。


中国,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中坚力量


在金融海啸席卷全球的背景下,2008年10月24日,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在北京开幕。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发表重要讲话,强调面对金融危机这一全球性挑战,世界各国需加强政策协调、密切合作、共同应对。中国将继续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同国际社会一道努力维护国际金融稳定和经济稳定。


对于中国来说,立足亚洲,改善周边外交环境,展开亚欧两大洲国家的对话与合作,是中国和平自主独立外交政策的必然结果。正如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所言:亚欧大陆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地区,这一地区的繁荣与稳定就能决定世界的走向。也正如胡锦涛主席在亚欧会议的讲话所表达的那样,中国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要成为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中坚力量,这也是中国外交的崇高目标和根本任务。(作者:李寒秋 来源:《世界军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