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睡在我下铺的兄弟[舍友的故事]

横竖是个光棍 收藏 100 24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1997年,我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那一年,我考上了大学,梦寐以求的大学,可是却面临着大学全面并轨,入学比较要缴纳高昂的学费,而且毕业后不再有分配。就是在这样一种惶恐中,我一个人背起行囊走进了大学校园。


我是农村人,宿舍里除了我一个,其他五个都是城里人。看着他们带来许多花花绿绿的东西,我一边觉着新鲜,一边有觉得有些自卑。因为好些东西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住我下铺的来自武汉,一个很高大威猛的家伙,说话嗓门特大,特别是那两道眉毛,像剑锋一样。开始我对他怀有一种特别的敬畏,心想这个家伙应该不好打交道吧。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这个大家伙虽然长着一张威猛的脸,心地却善良的很,脾气也特好。大学开学没一个月,我跟他就熟悉起来,称兄道弟的,颇有一些人在江湖的味道,也就是因为他,我逐渐走出了自卑的阴影,恢复了对生活的热情,也回复到了那个真实的自我。因为这个大家伙跟我说过一句话,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但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


他其实叫梁小非,我一般都叫他小费。小费其实是个大才子,在高中的时候就写了不少的诗词,也发表过不少。刚入学的时候,学校的文学社就找上了他,甚至不惜出动当时的校花来诱惑他加入,可见他的影响力。不过,小费最终没有答应,我都很奇怪为什么,后来小费告诉我说,那些地方玩玩可以,但真去了就什么事情都干不了了。看着我一脸艳羡的表情,小费故意装作很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说如果想去就帮我想办法。当然,最后我也没去成,因为我底子太薄了,怕去了丢脸。


小费喜欢抽烟,听他说从高中就开始的了,每当写东西的时候,越有感觉抽烟就越凶。这样的场景我亲眼目睹过。有一回周末,宿舍几个兄弟都去外活动去了,只剩下小费一个人在宿舍里奋笔疾书。我哪时候正追逐着外语系的一个美女呢,那晚上亲亲我我完毕正朝宿舍走,突然听到我住的那栋楼传来一阵喧嚣,夹杂着着火了的呼救声。心想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纵火呢,我一边跑一边问,问过之后我吓坏了,那说着火的地方不正是我们宿舍么。没来得及停留,我飞一般的蹭上五楼,看到宿舍里正涌出阵阵浓烟呢,我想都没想,一脚就踹开了宿舍门。正欲呼叫,小费一个人正安好的坐在哪里,一手夹着一只烟,喷云吐雾来着,感情满屋子的烟都是从他嘴里制造出来的。我当场想晕倒。


大学四年里,小费除了写作,打打篮球,再无别的爱好。都说大学不谈恋爱不能够算完美,可小费就是这么一个不“完美”的人。不是没有女生喜欢,作为一个名动全校的大才子,小费其实很受女生欢迎的,特别是有女生为了示爱,曾经很主动地站在男生宿舍下面大声呼喊:“小费,我爱你。”不过,小费始终无动于衷。这让我们这些人好受打击,我们是四处出击寻找爱情,人家是爱情自己找上门来。以至于宿舍的老四大呼这个世界不公平。


小费有一个缺点,就是喜欢打呼噜,这一点最让人受不了。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都会让他往鼻孔里塞两团棉花,这绝对不是虐待,而是为了更多数人的需要。不过,当我们睡着了,小费自己会把棉花取出来。所以,大学里几乎每一个晚上,小费都是我们宿舍最后一个睡觉的。当然,小费自己好像也不怪我们,反而认为是他影响了我们,每隔那么一些时间,他总会请我们吃大餐,说是犒劳我们的失眠的身体。当然,我们对此的反应是非常热切的。那年月,有好吃谁不吃呢?


毕业后,小费回了老家,凭借着大学里发表的几十万字作品,很顺利的在武汉一家大媒体上班了,而我,因为家里的原因,也不得不回了老家,从此和小费相隔天涯。不过,我和小费直接的这种兄弟情义却始终保持着,随着时间的流失反而更深厚、真挚。因为,我们大学里是可以穿同一条内裤的兄弟。


小费,睡在我下铺的兄弟,你现在还好吗?


本文内容于 2008-12-11 15:11:16 被横竖是个光棍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