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的从警故事(17)----投诉我吧

鱼缸养龙 收藏 25 1118
导读: “你去投诉我吧!”,一个戴着眼镜的男警察,有三十多岁,制服松松垮垮,领带也没打,斜着身子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满不在乎的口气,一副很拽的样子。台阶下,几个群众仰头盯着他,激愤不平地指责:“这件事你要是不管,非投诉你不可!”、“你们警察是干啥的?!老百姓的事就不是事?!”,人们七嘴八舌,但警察无动于衷,下了台阶,丢下一句话:“你们还是投诉我去吧!”,坐上警车,一溜烟便失去了踪影。 这样的场景,太令人气愤了,我想,凡是听到这段描述的人们,都会去骂这个不负责任的警察,捎带这连这个职业也一顿批判。换了我

“你去投诉我吧!”,一个戴着眼镜的男警察,有三十多岁,制服松松垮垮,领带也没打,斜着身子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满不在乎的口气,一副很拽的样子。台阶下,几个群众仰头盯着他,激愤不平地指责:“这件事你要是不管,非投诉你不可!”、“你们警察是干啥的?!老百姓的事就不是事?!”,人们七嘴八舌,但警察无动于衷,下了台阶,丢下一句话:“你们还是投诉我去吧!”,坐上警车,一溜烟便失去了踪影。

这样的场景,太令人气愤了,我想,凡是听到这段描述的人们,都会去骂这个不负责任的警察,捎带这连这个职业也一顿批判。换了我,也会指责自己的同行,给这身警服丢脸,但今天,我不能这样做,因为我就是那个鼓励别人去投诉自己的警察。

是不是我真的很拽?群众投诉也不能把我咋地?唉,可惜我还没混到这么拽的份上,要不我还用辛辛苦苦的一大早跑来出警?这件事还是听我慢慢道来吧。

早上,一睁开眼睛,我就有些发愁,真不想去单位上班,但没这份工资,我连西北风都没得喝,不管愿不愿意,都得去,这是我的生活。我不是天天都发愁去上班,而是周期性的,五天一次,这和单位的值班表是一致的。其实,我发愁的是值班出警。

老警察,连出个警也发怵,太无能了吧!唉,站着说话不腰疼,出警没啥发愁的,但要看什么样的警情,如果正在有几十号人打群架,而就你一俩个人过去处置,不发愁?您是高人!

当然,这样的尖峰时刻不多,按概率来说,打群架的一年也就遇上个那么几十次吧。干的时间久了,就是打群架也基本能应付下来,大不了我到了现场,在空前惨烈的战况下,喊几句:不要打了!如果说话不管用,那你们继续打,我就提领着根胶皮警棍,参战是万万不能,还是申请支援得了。反正我第一时间用疯狗般的速度赶来,控制不住现场,是自己的能力问题,而不是责任问题,即使上级怪罪下来,我也有推词:我就这本事,要不你来试试,教教我空手夺刀?

但现在,老百姓可不怎样去想,许多人觉得,既然报警了,警察就得管,打成一片了,你还在站着瞧好?!确实,我也觉得即使是恐怖分子街头混战,警察也应该管,有实力制止双方,就绝不能袖手旁观。问题是我也是爹生妈养的血肉之躯,不想当烈士啊。

而大部分警情,虽然没有“壮烈”的危险,也不是就能轻松处置的。现在的公安,尤其是110,每天遇上的警情太多太杂,有些事情,群众觉得在警察的职权范围,能管却不管,是存心刁难群众或不作为。是啊,我们穿着这身皮,吃着这碗饭,该管的必须管,要不还要我们警察干嘛?道理谁也懂,而我也一直是这样做的,但有些时候,我也希望群众能谅解一下,不要刁难警察,比如今天这回事。

还是言归正传,但得从头说起,也就当是我诉诉苦了。值一天班,从早上八点到单位接班,检查留置室,清点关着几个人,问情案别和主办民警,然后到晚上12点前,都是我一个人坐在值班室,等待110指令,接待群众。要说一人值班、出警都是警务条例不允许的,可单位人太少,一个班上就四个人,带班局长、值班长是单位的领导,按惯例不可能下来和我一起值班。另一个是女同志,在办公室忙的要死,在我出警时,能下来坐班就不错了,咱也不能难为人家,谁让这个班上年富力强的大头兵就咱老哥一个,没啥抱怨的。这一天,警情不多,一共十三个,有五个是电话解决(有警不出,又是违规!),有八个是带协勤员出去处置,治安类移交派出所,刑事类移交刑警队,纠纷类现场调解。还是按道理说,不应该就我一个人带非警务人员出警,但没人和我讲这个道理。市局要求值班室必须有正式民警坐班,所以这一天,中午饭和晚饭,我得端到值班室来吃,须臾不敢离开,一旦被督查发现值班室没人的话,没有说的,我的大名会登上市局的每周警务通报。

到了晚上12点,我可以睡了吗?不可以,晚上是案件高发期,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还需要我去保卫,所以,我的穿上单警装备,带领协勤员夜间巡逻,当然,正式民警还是我一个人。一直转悠到凌晨4点,离规定的时间差不多了,我回到单位,值班室里除了听电话的协勤员,还有一张床,没办法,领导们以及女同志,到值班室睡也太难为人家了。一晚上忙下来,没逮着一个违法犯罪嫌疑人,正常,警车亮着警灯呢,干坏事都吓跑了,这也就达到了我的目的了,预防为主嘛!真要想逮住人,那得穿便衣蹲守或步行,饶了我吧!只是,半夜实在饿的慌,和小孩们都地摊上吃完碗面的钱,没地报销去,自己掏呗,这一个班下来,我还得赔钱!当然,除我之外,都是协勤,小孩们挣得不多还挺辛苦,我要连这碗面都不管,还有什么脸让人家叫声哥?

好了,回了值班室,真正像条死狗,躺在床上,感觉一天最快乐的就是这个时候,疲劳是最好的安眠药,一下就睡着了。但只睡了两个小时,电话又响了,附近有个城中村,居民早上起床,发现自家汽车玻璃被砸了,怀疑是邻居干的,得!出警吧!去了现场,果然,一辆破夏利的前风挡,裂了条缝,地上还有破碎的瓷砖残片,和对面邻居墙上的一致,几个群情激愤的人正在吵,互不相让。我分开双方,一打听,原来邻居家住的全是外来务工人员,说不清谁把院子里备用的外墙瓷砖隔墙扔到街上,碰巧砸住车,现在受害人要房东赔偿,当然不干!警察来了,好吧,你去调查,看看谁干的,让他赔!

我是警察,破案也应该,问题是那座楼上住着大大小小50多号人,我去找谁?这块瓷砖是砌墙时多余出来的,平时就放在院中墙角,昨晚哪个手发痒,隔墙练飞镖,给扔没影了,我怎么知道?慢着!老百姓也不是好忽悠的,你为啥不到碎瓷砖上提取指纹?老天,群众确实看警察连续剧看多了,我还真没办法说你那破车玻璃才值几个钱?犯得上吗?

双方都不让我,一起逼着我去找见元凶,找呗,先把碎瓷砖包起来,等待验指纹。然后上楼挨个敲门,问问谁能主动承认错误,所有人都不满意:你凭啥怀疑是我仍的?一大早上敲门,你们警察没事,我可是上了夜班还要补觉呢!问了一圈,当然没有一个觉悟高的,出来自首,俺可是被白眼一个一个的瞥了够。

再下来,向双方解释:一时没有证据,确定不了凶手,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对自己的能力浅薄感到万分惭愧,你的车有保险吗?我们派出所出证明,帮助你索赔。“没有!”,当然,你那破车还没有保险费贵,当然我不能这样说…….。

费了半天口舌,双方决不让步,受害者讲:“找不见凶手,就要房东赔!”,房东家讲:“凭啥?!又不是我砸的!”。最后,我实在管不了了,要双方回派出所来,先立个案,慢慢调查。还是不行,房东不去:“既然你说是我的房客砸的,拿出证据来!”,受害人也不去:“既然凶手就在这座楼里,你们警察为啥不去找出来?再说了,我走了,凶手万一跑了,我去找谁赔?”,所以,你作为警察,现在不找见元凶,就是你不负责任!想把我忽悠到派出所?我又没犯法!就要在这儿解决!

所以,最后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眼珠子一起指向我:“这件事你要是不管,非投诉你不可!”、“你们警察是干啥的?!老百姓的事就不是事?!”。我突然感到,原来刁难警察也很容易啊,投诉我?好吧!大爷们!你们投诉去吧,最好告到公安部,派下个刑侦专家来破案好了!既然你们都不去派出所,我也给你们调查了半天,态度一直很和蔼,大爷们快去告我吧,最好关我几天禁闭,或者剥夺我出警的权利,留在单位打扫卫生,落个清闲!

群众们还在七嘴八舌,不放过这个声讨警察的机会,俺是不愿奉陪了,上了车,告诉司机:“走!回单位”,车刚走开,听见有人再骂:“警察有个求用!”,司机说:“他骂咱们了!”“走吧!骂警察又不犯法!你能咋?下去回骂?挨顿打也没人作主!”,车开的挺快,一溜烟回了单位,俺搬上铺盖,回了宿舍,班也没交,一觉睡到了中午。

起来后,俺去值班室登记早上出警的情况,顺便问值班的:“有没有人来投诉我?”同事问:“你惹谁了?有人投诉,还不快点和领导打招呼,还睡到现在?”“没事,我还等他来投诉呢!最好市局的局长亲自来过问,我好好给他讲讲!”

可是呀,群众们食言了,他们没来投诉我,没给俺这个向上级反映问题的机会,唉!真是件郁闷的事。



本文内容于 2009-4-3 13:52:26 被鱼缸养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