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泣 第四章 风起 第三十六节 梦中家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8461.html


第三十六节 梦中家国

公元70年,古罗马大军占领耶路撒冷,摧毁犹太教圣殿。公元135年,犹太人被逐出巴勒斯坦,由此开始了持续1800多年的漂泊生涯。从被逐出故土那天起,犹太人就没有忘记过重返故园。

到19世纪,欧洲特别是德意志出现了大规模反犹太主义浪潮,犹太复国主义的思潮和运动也由此相应兴起。俄籍犹太医生平斯克尔出版了《自我解放》一书,提出了建立犹太民族国家的想法。该书被认为是犹太复国主义的发端。后世的1896年匈牙利犹太律师赫茨尔又出版了《犹太国》一书,完整地提出了犹太复国主义的思想。针对当时欧洲到处可以听到的“犹太人滚出去”的口号,他这样写道:“我现在要以最简单的形式提出这个问题:我们现在要‘出去’吗?到哪里去呢?”“应该把地球的某一部分的主权授予我们,其面积足以满足一个民族的正常需要;其余的事情将由我们自己来做。”赫茨尔的著作在犹太人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但这个民族家园究竟建在何处,犹太人内部也有过分歧。他们设想过在南非和阿根廷,还认真考虑过乌干达,并为之进行过投票。直到1897年8月29日在瑞士巴塞尔召开的第一次世界犹太复国主义者代表大会,才将其最终定在犹太人心目中的文化根——巴勒斯坦。虽说这是后世才发生的事,但犹太人希望有一个家园之梦却不是后世才有的。而今天,他们不用为这件事发愁。因为真正的犹太已经建立。在以色列王国,除女王外,国家的其它领导都是犹太人。他们不光管理这个国家,还制定了无数对犹太人有利的政策。允许世界各地的犹太人自由的迁入以色列,随着众多犹太人的迁入,岛上兴起了一座一座的犹太教堂。

自从六年前女王进入第一座教堂开始,犹太教就被定为了国教。一个得到公众承认的、有法律保障的家园正在撒丁岛兴起。短短的六年时间,移居撒丁岛上的犹太人已经超过了50万。对大多数犹太人来说,这块砧木虽说是嫁接的,但毕竟自己有了根。

近一千八百年里,犹太人如浮萍一向的漂向世界各地。子子孙孙传下来现在已达到二千万人之多。犹太人的勤劳与智慧是世界闻名的,他们的团结也是世界闻名的。在大家的协作下,犹太人在欧洲也算是掌握了大量的资产。在各国中也算是一支不小的力量,后世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屠杀并不是他一时的痛恨,而是德国人从根子上耽心犹太人控制了他们的国家。在希魔之前,犹太人在德国就多次被驱赶过。而今天迁入以色列的包括马克思在内的有六成是从德意志被赶出来的。虽说德意志没收了他们的财产,成了无家可归之人,可整个犹太人社会里并不缺少钱财,再加上杨兰他们的经营。来到以色列的犹太人虽然悲痛,可却亲身感受到了有个故园的优越。

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土地,近二千年的梦想已经实现。多少年违莫及深的自己从那里来的问题现在终于可以大声的对孩子们说了,“我们是犹太人”。我们的国家虽没有当年大耶路撒冷那么的辉煌,但今天在天堂的拐角有了一个梦中的家国。于是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都知道了以色列国及犹太家园这一消息。一批批犹太人携妻带子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虽说以色列国限制了人口的迁入,每年迁入人口却不断增加。特别是前年,德意志大批驱赶犹太人之时,迁入以色列的人口高达十六万,可大家都能理解,如果二千万人都回到这里那对这个家国将是一场新的灾难。他们并不是想立即迁回这里居住,他们只是想回来看看自己的国家到底是什么样儿。从岛北的托雷斯到岛南的卡利里亚有近三百多里路,现在已经有了一条铁路及大道,路上的电车一辆接着一辆,可这些犹太人却舍之不用,他们坚持用双脚丈量着自己的国土。马尔莫拉山脚下的新耶路撒冷是王国的首都,现在正在不断的膨胀之中,王国的王宫只要交上点钱就可以进去参观,不过,一天可只能进去二千人。虽说是分期分批的进入,可一到节前节后女王休息时分,连女王的办公室也能让人参观。开始,女王的办公桌上不时有人放上些银子,最后发展出英镑、马克、法郎、美元等等,可是一月之中女王只休息四天,这样的时候少之又少,宫外等候着大批等待节假日参观的人,不得已之下,总理院宣布,今后女王上午下午分二地办公,这样大家天天都能参观到女王办公的地方。

介于不时有人将各种货币放在女王的办公桌上,影响了女王办公桌的整洁。政府决定在女王办公室外放一功德箱。可没多久就被填得满满的了。看到这种情况,杨兰决定在王宫外设立捐款处,用来登记大家的姓名。捐款处设立之后,以色列国又多了一个新的收入来源,最多的一天收入竞达到三十七万两。可名字却没记下几个。这一点不光说明了犹太人的富有,也说明了犹太人的向根性。

越来越多的犹太人的进入也产生了一个问题,不少犹太人带了孩子来却不带孩子们走。他们知道这个国家实施的是义务教育。自己虽不能来这里居住,可孩子们在这里吃不了苦,国家会安置好孩子们的。于是以色列各学校人满为患,每天都有新生入学。以色列政府一时不堪重负,杨兰只好请示国内,于是一批批孩子们被转移回了昌南。而这些孩子及家长们则以为,撒丁岛可以,昌南也行,只要求他们学成回来能报效国家。虽说以色列实行的是免费教育,但他们都知道,他们现在还不算以色列居民,所以这些孩子们的教育并没完全免费。大把大把的钱通过各地流入撒丁岛后又流回昌南。

犹太人的回岛看望故国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以色列无论投放多少纳银及纳元都不够用。他们将纳元带到了世界各地,坚持在他们自己之间用纳元结算。虽说没有完全在世界上流通,但纳元却被认为是真正的硬通货。虽说一纳元并没有五十克黄金,可二十五克黄金相对西方的纸币,犹太人还是认为这种东西用得比较放心。

大量犹太人的涌入不光是带来了这些,也让以色列的各行各业的兴望发达。首先受益的是商业,从昌南送来及本地生产的物品被来来去去的犹太人不计成本的采购了去,当然精明的犹太人是决不会亏本的。他们有的是办法赚回成本。就如昌南的红枣一号(5万单位的青霉素制剂),在以色列最多为50两纳银就可以弄到,可回国后他们将它炒到了五十两黄金。

犹太精英回国不时将各国各地的先进技术与治国经验带了回来。一些精英们很快被留在国内,所以一时之间,撒丁岛的工业、商业都超过了昌南本土,也超过了目前欧洲的任何一个国家。虽然现在的撒丁岛是后世联合国规定以色列土地的五倍多,可犹太人们仍觉得不够。现在纷纷提出购买与撒丁岛相近的法国岛屿科西嘉岛或者是意大利的西西里岛。不过杨星的意见是让他们进入波斯湾。开发那里的沙漠与岛屿。至于有些人想回到耶路撒冷,却被杨星以那里是三教圣地,如果各教都想去那儿,那再大一个耶路撒冷也容不下。大家可以去朝圣,今后那里的阿拉伯人口也将会慢慢的迁出。只留下少量各教神职人员在那里。

在犹太精英的治理下,以色列的一片繁荣更加增强了以犹太人的向根性。虽说以色列与周围各国的关系都不错,又有昌南军舰常驻在这里,可以色列人并没有忘记国家安全。一支二万人的警察队伍管理着撒丁岛的各个要害。昌南的五千驻军现在已逐步为不时从国内训练归来的犹太战士所取代。犹太人也不会忘记给他们带来这一切的昌南。这些年里,他们不光在建设撒丁岛,昌南国内也有近十万犹太精英帮助昌南进行国家建设,就连昌南各军中也有了犹太战士。相近的生活习俗也让他们渐渐的接受了犹太部落是从中华大地迁往西方的传说。

在欧洲人眼里,以色列不过是欧洲可怜人的收容所。不是昌南的支持可能一天也过不下去,而昌南收留他们也没安什么好心,撒丁岛的地皮,生活与住宿等不光是世界上最好的,也是最贵的,用他们的话说,昌南给了可怜人一个家园,然后想千方百计的赚取可怜人的钱财。而可怜人还乐在其中。可犹太人并不这么认为。因为这一切的决定权都在他们的手中,他们除每年给以色列女王的工资及百分之二的财政收入外,也只向昌南上交不足百分之五的税收,驻军的费用开支并没有要他们负担。他们都是精英,这是帐他们早算过几百次。他们并不在意昌南向他们要多少钱的问题。他们现在只耽心为昌南做了多少事的问题。

原英国财政大臣一族在不到二年的时间里都离奇的死亡,先是大臣的小儿子被人揭发出有性病,被冷落在伦敦贵族社会之外后不久自杀。后是悉尼的夫人在商店买东西时被人不小心用雨伞尖扎一下二天后死亡。而参加她葬礼的人又发生了一次食物中毒,亲朋好友二百多人都被二种平时并无毒而混在一起却有剧毒的蘑菇毒死。此后又发生了几起查不出原因的死亡事件。当悉尼家族遭到上帝惩罚的议论出现在英国后,悉尼家族再也没有朋友了。也找不到佣人。悉尼的一个女婿被逼疯,杀了全家后又溺水身亡。直到的悉尼最后被人杀死后人们才想起多年前昌南曾经发出过这样的警告。悉尼一家及他儿子毕业学校的师长们负有教育之责的话来。回过头来查看该校当年的师长,大多也在这一二年里“自然”死亡。人们才知道,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英国活动,可尽管他们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找出头绪。当然无法指责昌南,实际上昌南也没有这方面的计划。人们当然也怀疑不到可怜的犹太人身上。可这一切却是犹太人所为。

普里西拉知道自己是犹太人是在前年的圣诞节。她开始很奇怪,父母以前从不重视这些节日。今年怎么重视了,并非要自己当晚赶回家中。当她回到家后被告知,“我们是犹太人,这位是摩萨德北美的负责人,国家现在需要你。”。父亲是最了解女儿的。所以话语不多。但这几句话却分明的表明了他的决断与要求。

摩萨德北美的负责人也是一位女性,公开身份是华盛顿一家妓院的老板,不过那家妓院却是摩萨德的产业。犹太人之间都是能信任的。她丝毫没有怀疑对方的身份与能力。对方告诉她,并不需要她做出任何有损她家庭及朋友的事来。作为前总统的儿媳,又曾经担任过白宫的女主人的她,只是要她多了解一下美国政界的动向。参众二院及政治人士的言论与喜好等事。同时也告诉了一些以后的联系方法。

二个月前一次在商场购衣,她又一次在试衣间见到了一位“表亲”。对方告诉她,国家将有一位亲王访问美国,你尽可能的与之接触,并将北美摩萨德的发展告之亲王,她还要求将一只布娃娃带去给欧洲总部。

她见亲王时多次表明了自己身份,可亲王都没有什么表示,只到晚上才由她的卫队长与她进行了交谈,她告诉普里西拉,在昌南即使是女王,不在自己范围的事她也不会去管,你也算是摩萨德的外围成员,以后要多多注意安全,亲王这次主要是想了解美国当前的政治政体、经济等方面的情况,这些东西以你目前的身份完全可以与亲王公开交谈,用不着表明身份,你们要带去的东西不能交给我。以色列是一个完整的国家,我们并不管理摩萨德的事务。

当她公公让她也一起去昌南时,她兴奋了,兴奋的是终于可以回到梦中的家园看一看了。可在里斯本补充淡水时她联系上欧洲摩萨德人员时她被告知,作为摩萨德国外的成员,除非有另外的原因与事务,是不能回到以色列去的,即便去了也不能表露自己的犹太人身份。路过撒丁岛的时,她几次想让丈夫陪自己上岛,可她想起了她的责任后又作罢。那五个小时她几乎是在船顶渡过的。

回过头来在马赛上岸,在巴黎的夜总会里,她见到了摩萨德的负责人简·迪格比,这是一位西班牙籍的犹太人。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实际上简·迪格比已经是四十二岁的徐老半娘了,不过她很会打扮。一般人看不出她的年龄。她十七岁同她的表哥结婚,可没等她生下孩子,她表哥就在西班牙与葡萄牙的战争中牺牲了。生下孩子后她把女儿托付给了孩子的叔父。用尽一切手段结交欧洲的权贵,以推翻葡萄牙王室为已任。就是与希腊国王的奥托有一腿,那也是希望让奥托的妻子,那位葡萄牙公主不好受。当然也有对金钱的追求,因为她还要养活她的女儿与丈夫的兄弟们一家。外人多以为她与昌南在地中海的军事总督王和有一腿,那还真有点冤枉王和,王和好色,但绝对对她这种年纪的人没兴趣。但她却不知用什么手段将女儿嫁给了王和。水性杨花也正好为她各地乱走提供了掩护。本来她听说普里西拉从美国来后就准备去亚历山大见她的,可她到那儿后才知道普里西拉被她公公打发到了法国,于是她又坐法国邮船到达马赛,当然比普里西拉的专轮走的慢了。所以迟了二三天到达。来这里后又好不容易才能有机会见到普里西拉。

用她的话说,她见到昌南最大的官是王和亲王。上次本应该说是见到了总理的,没想到见到的却是今天的以色列女王。而普里西拉幸运得很。与昌南的四大亲王之一的兰亲王一起过了这么多天,去昌南后还有可能见到其它亲王。我见你最大的事,只是想通过你告诉昌南的亲王们,不光我简·迪格比这一生交给了昌南,摩萨德及整个犹太民族将永远是昌南国的一部分。当然还有你们今后的工作与发展情况,我们在北美的摩萨德力量还很薄弱。不久将有一批新的成员去那里,你可以利用你的关系将她们安排在必要的地方等等。


“抵制日货,从我做起、从我身边做起,凡有选择的物品,尽量对日货说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