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胡总四箭平定萨蛮扰华

wwy0209 收藏 0 246

如果可以选择的,请不要错误的选择你的对手。很遗憾,萨科奇错误的选择了他的对手。对中国人而言,错误选择对手的西方人士比较出名的是麦克阿瑟,可他与彭德怀的交锋是机缘巧合下造成的,这是一个军事将领不能自我选择的。麦克阿瑟败于彭德怀元帅之手后,美国人极力吹捧麦克阿瑟治理日本时的政绩,并且融入了战前治理菲律宾时被保留的赞扬语句。需要注意一点,彭德怀元帅战前进京时,是携带了西北开发方案的。换句话来说,只要把开发方案嫁接一下,就完全可以在朝鲜半岛“解放区”实施,从这一点上,能够看出彭德怀元帅的超前意识。回顾一下当时志愿军的配置,彭德怀与毛岸英,这是被人经常提及的,若是重温历史,大将军与太子同列中军,就会诗人联想到蒙恬与扶苏。

选择与胡总做对手,那是极其不明知的行为,牛仔风格的布什,自然是愿意与最强的对手过招。可这并不符合萨科奇,为了利益人可以毫无保留的去付出一切,可对于政治家,总是要有所保留的,至少名声是需要顾及的。若是超出道德的束缚而谋取利益,又与流氓无赖有何差异?这些问题是不值得过深思考的,没有价值,有胡总在,这样那样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

目前,法国政府已经抛出“希望与华保持对话与战略伙伴关系”,可以得知先阶段内的中法交锋所投入的实力与所形成的格局形成了均势。毛主席是一个不会妥协的伟人,在国民党抛出和谈论调之时,毛主席认为这是战略反攻的信号弹。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目前的形势。借胡总对萨科奇扰华的战略部署,来领略一下伟人的魅力。

第一箭

胡总出访南美诸国,就是在为预防萨科奇新一轮的扰华举动做部署,其中的关键点是古巴。需要注意一点,胡总抵达哈瓦那前后美国政府的论调,说是要关闭关塔那摩,并且撤出。这是让人非常不解的,俄罗斯海军进入南美与委内瑞拉搞军事演习,目标直指美国。在前一段时间,厄瓜多尔曾声明在租用期到达之后是要关闭美军基地的。美国的以退为进显然有些不合时宜。冷战结束后,美国在南美可以以退为进,而如今俄罗斯强势出击,北约东扩的成果又有些不保之际,选择以退为进,不像是策略性行为,反倒更像是无奈之举。

事实如此,胡总对美国救市方案施以援手,不是无条件的,已探知的条件之一就是把关塔那摩归还给古巴。从某种程度上讲,关塔那摩是胡总提古巴赎回来的。对此,古巴现任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高歌一曲《东方红》。所表达之意很明显,用一首歌颂毛主席的歌曲来歌颂胡主席,关键点不是歌词在歌颂谁,而是唱给谁听,听者即使歌颂的对象。俄罗斯能把关塔那摩给美国要会来吗?实力不允许俄罗斯这样做。俄罗斯会为关塔那摩而自掏腰包把其赎回来吗?感情不允许俄罗斯这样做。只有中国才能这样做,首先,中国和美国是没有直接领土纠纷的,存在的琉球群岛归属权,也在七十年代“过户”成为中日双方的领土纠纷。至于间接的与菲、与越等国在南沙存在的领土纠纷,战略意义则不大。

美国把关塔那摩交还给古巴之后,古巴人民的反美事业就取得了胜利,对于世界反美大业,也是一个局部胜利。在胜利后,古巴人民在不遗忘帝国主义份子罪行的基础上是会宽容对方的。古巴反殖就得到了重大进展,而继续反殖的对象必然在法国与英国之间徘徊。相比较之下,英国在南美的殖民地面积远不如法国,而法国还曾在墨西哥独立后发起新一轮的殖民活动,虽然最后是失败的。但可见,法国殖民之心不死。

盘踞在南美最大的殖民势力是法国,法国的四个海外省当中有三个就在美洲,分别为瓜德罗普、马提尼克、法属圭亚那。前两者主要是靠旅游业创汇,如今金融危机,各国的旅游业都受挫,必然引起岛内失业率激增,引起当地与殖民当局的矛盾。而法属圭亚那,则有欧洲航天发射中心,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已经走在了法国前面。早在上个时机六十年代中国先于法国试验氢弹时就已形成,到如今的航天事业,中国的优势非常明显。库鲁地区的航天发射中心,在法属圭亚那脱离法国之后,就会成为拉美的共同财产。对第三世界而言,是势力的增加,无形之间,中国就有了一个现成的分公司,至于美国入股,那不是现在要考虑的。抢夺了欧洲的市场,这个空缺就会被边缘化的俄罗斯所得,也就是说中美俄都存在利益。

现在的南美,整合政治格局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查韦斯的玻利瓦尔计划,显然把原大哥伦比亚共和国与原中美洲联邦的左翼国家集合在一起。同时在进行整合的还有墨西哥、哥伦比亚、智利、秘鲁四国。一方构成了拉美的亲俄集团,一面构成了拉美的亲美集团。对中国而言,两个阵营是有着广泛的中间势力的,如哥伦比亚是同时亲中美,委内瑞拉是同时亲中俄。至于圭亚那,则是拉美整合的空白区域,虽然整合进程,圭亚那三国的整合也会被提上议事日程,一个由圭亚那、苏里南、法属圭亚那组成的拉美两个阵营的中立国家就会应运而生。

不得不说一点,台湾与法国的关系,重要纽带就是台湾所谓的“建交国”集中与加勒比海,与法国的政治延伸势力形成交汇点。现在两岸关系沿和谐道路持续发展,三通、保钓等领域达到了步调一致。在APEC会议期间,连永平曾对胡主席说:“你是领袖,我是代表。”对于格外重视话外之音的中国人,此话的意义是难以具体测量的。中国在拉美一方面走中间路线,一方面迂回包抄,萨科奇在拉美还有什么本钱与中国抗衡?

第二箭

法国的大部分海外领地都集中在太平洋,就算中国的远洋能力再差,也算是亚太国家,就算法国的远洋能力再强,也只是北大西洋国家。法国在太平洋的海外领地中,法属波利尼西亚与新喀里多尼亚是有很强烈的独立愿望的。如果把殖民地独立比作是一座火山的话,那么法属波利尼西亚与新喀里多尼亚则是近期活动比较频繁的火山,离爆发之日并不遥远。

对于太平洋中的这些殖民地的岛屿来说,独立是非常迫切的,因全球气候变暖,导致海平面上升,将会淹没岛内居民的居住地。道路有两条,一是向其宗主国法国全民搬迁,而法国是不会接受如此庞大的人口,他们将会是法国经济的一个负担,而只会有选择的接受一些政经要人。另外一条路就是向地广人稀且气候与其接近的澳大利亚全体搬迁,可这就是国际问题了。澳大利亚不会蠢的自己给自己制造与美国的路易斯安那和建安大魁北克相同的问题,故而也是有所保留的。前途堪忧,他们的选择只能是地广人稀的国家,而地广人稀的国家则是因为地区发展不均衡加重了地广人稀,即使居住地有了着落,也是属于开垦荒凉之地的劳动力。

解决的方案有一个,那就是全体搬迁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与华人势力形成制衡,这样堪培拉当局的阻力才会减小,同时英联邦国家的反对也容易克服。如此一来,就会形成马来亚的三族并存的局面,政治就会混乱。若是华人与法属殖民地居民并存,他们的势力就会受挫,毕竟从中国出去的怎么能比不过被殖民久矣的居民呢?澳大利亚与美国是一脉相承,可就不懂得移民管制的好处,只顾一时国内市场的开拓,而不顾及长久的政治稳固。善于权谋之徒、长于趋利之辈是非常危险的。为了确保日后能够在澳洲压制法属殖民地居民,中国应当提防堪培拉当局的遣返移民行为。

三四箭并谈

法国在非洲的势力是比较大的,但并不未达到无懈可击的地步,只需三团即可破解:医疗团、维和团、顾问团。中国和法国一样是联合国五常之一,在五常中,提倡共同督管。中国谋求的是长远利益,近期内,突破了马里与乍得,看来单方面行动也是有成效的,只是有点骤兴骤逝的意味。

法国在欧洲的根基并不牢固,最大的争议是阿尔萨斯这片土地,不过可行性不大。重点是布列塔尼与安道尔,这两个地区是法国依靠封建制度获取的,既然是封建制度所得,那么英国保留了封建制度,同样可以夺过来。布列塔尼是法国国王娶了当地的女大公,当作嫁妆划入法国的,这点上,完全可以寻找其皇室支系,来与英国王室联姻,使布列塔尼成为英法共管公国。萨科奇是安道尔的两位大公之一,而民主国家却有如此封建的身份,不合适。若要民主,就要放弃封建,若要封建,就需要民主革命。法国的空缺由英国补缺,或者是深受德国影响的丹麦,只是享有一个额外名誉而已。最保险的是两个问题都交由英国,至少能确保一个。

支持英国王室在名誉上扩张,来换取英联邦国家内部的通行证,以寻求一个制衡法国的利益循环链。分裂科西嘉?太小,彻底的瓦解法国统治支柱才是可选之选。美国肯定会支持中国,毕竟在法属印度支那问题上两国并不和谐,以及法属殖民地并入英语系国家上,这是无法妥协的问题。前三点依照胡总战略部署而来,第四点只是一个构思补充。胡总的伟大是把实现利益放在未来,胡总的战略部署是萨科奇近期再施扰华的根源,此时不反扑,以后就很难有机会了,可迎来的却是失败。

退役新兵

2008.12.10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