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五十八 雪上加霜 五十八 雪上加霜

叶风沙粒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URL] 58. 徐孝儒带着儿子离开了徐家,搬进了县城府衙里,与徐家断绝一切关系。 徐则不安地和徐祖泰说:“大少爷这么离开,恐怕他不会甘心的,我担心……。” 还没等他说完,徐祖泰打断了他的话:“这都是我的错,从小就暗示他用经商的方式去做人,他才会有今天。该来的总会来,担心也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


58.


徐孝儒带着儿子离开了徐家,搬进了县城府衙里,与徐家断绝一切关系。

徐则不安地和徐祖泰说:“大少爷这么离开,恐怕他不会甘心的,我担心……。”

还没等他说完,徐祖泰打断了他的话:“这都是我的错,从小就暗示他用经商的方式去做人,他才会有今天。该来的总会来,担心也没有用。”

其实徐祖泰知道老管家要说什么,但他真的不想由第二个人来证实自己的想法,所以他宁愿不听。

“这五十万资本金我们出不出?”徐则问。

“这是政府的规定,县城里所有的私商都有交,只是数额没这么多而已,我们也不能硬说是孝儒故意在整咱们。”

“就这么成全他?老爷您也太仁慈了。”徐则都替他抱怨了。

“现在他的身份已不同了,我们能怎么样?我们尽量不让他找到由头的为好。”

“忘恩负义的东西,枉费老爷这么栽培他。”

“老则,不要再提了,就按要求去做吧!”

徐则悻悻地离开了办公室,正遇上匆匆而来的孝贤,孝贤老远见他就招呼着:“爹在吧?你现在跟我一起去见老爷,有要紧事商量。”

“好的,进里面去说吧!”徐则停下脚步,然后跟在他身后又走进了老爷的办公室。

孝贤一进办公室,就拿出今天的报纸慌张地说:“爹,您看了报纸没有?”

徐祖泰从孝贤手中接过报纸,展开一看,只见头版头条:

为收回市面滥票,“裕隆银行”向商民推销“有奖惠民券”六十万张云云。

“数额这么大?这里有好几百万啊,如果发出来,对兴泰公司冲击很大的。”徐祖泰不相信的说,放到嘴边的烟斗又放了下来。

“是啊,要不要去叫二少爷来商量一下对策?”徐则问。

“当然,你去叫他过来,现在他又在管理兴泰财务,该让他知道,而且要考虑该怎么去应付政府的这些伎俩了。”徐祖泰看烟斗里已没有了火星,就拿着烟斗在烟灰缸边敲了敲,可能里面还残留 着烟丝,居然敲了几下都没能让烟斗干净,他也懒得去管,随手放在玻璃桌面上,发出一阵脆响。

这时,徐则和孝仁一前一后进来了,徐祖泰示意孝贤拿报纸给他看,徐则从桌上把烟斗捡起来,小心地把它弄干净又放回盒子里收了起来。当徐则忙好这些的时候,孝仁的报纸也看好了,他觉得这不可思议,说:“这不是明白着在捞钱吗?叫这生意还怎么做啊?”

“就是啊,前段时间交什么资本金,还不是为他们集资筹款,现在又搞出这样的名目,还不是变换招数搜刮我们吗?”孝贤接着说。

“县城所有的商民都有怨言,只是没一个人敢出头!”徐则说。

“现在只有让织厂减少营运了。”孝仁建议说,其他的人一听都看着他,因为上次就因为也提到减少工人工时而险些闹出大乱子,这个时候再这样,对工人来说是雪上加霜,所以都不敢再提这类话题了。

“我们还是按原来的工时算工资给他们,应该没什么大的变故了,我大略估算了一下,这样也要比继续营运要强,加之这段时间物价飞涨,我们的定单也越来越少了,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孝仁终于把自己的主见说了出来,见父亲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知道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但愿不要多久时间形势有点好转,老爷是否可以联系商界里的头脸来商讨一下,可以出面和政府去磋商?”徐则说,徐祖泰点了点头,然后吩咐他们各自去处理好织厂的事情,他去找商界同仁。

李泽年和金贵拉了一天的车,差不多跑了几百里路,李泽年的鞋底都磨穿了,就干彻用麻绳绑着才勉强挨过了一天,金贵也不比他轻松,浑身像散了架似的,现在只想好好地躺床上睡一大觉,即使肚子里现在空空的,也不想去弄点吃的了。

“今天我收到的全部都是裕隆银行新发行的惠民券,这是他妈的什么惠民券,简直就是‘害民券’。”说着,举起一个小米布袋,金贵一看,里面不足两斤糙米,只听得李泽年说,“原来只需5个铜板就够了,现在,我花光了口袋里全部的家当也才换得这丁点儿,他们还犹豫了老半天,还不想收那些‘惠民券’呢。”

“这怎么可能?那以后日子叫人咋过啊?难怪,我就见一个人力车夫和客人争吵,宁愿要一个铜板也不肯收那张惠民券,我还说那人笨呢。”金贵说。

“也怪不得人家,谁敢多要?这券也不值钱,要是这政府垮了,连废纸都不如啊!”李泽年叹息着。

“那怎么办呢?拉车的已经是‘早上水、中午汤、晚上空碗对月亮了’。”金贵苦笑着说。

“你拿这点糙米先弄点吃的,我去云飞那一趟,然后就去学堂和玉卿商量,看她们怎么办?现在工人们反映都很大,满肚子的怨气,都在问我该怎么办呢。”李泽年说。

“好的, 你去吧!”金贵说完就从桌上拿过那一小袋米向厨房走去,看着李泽年“蹬蹬”的走开了,看上去他好象有使不完的力气似的,从他身上看到的满是年轻人的朝气。

他们吃完饭就赶紧去县城外的女子学堂,周海见了他俩高兴的说:“小姐刚想去找你们呢,我怕她路上不安全,我正准备替她们去呢。”

李泽年正狐疑她们找他干什么,这时,星萍见了他们来了,对周海笑着说:“你还真是神速啊,刚说完就把他们找来了。”

“小姐,你说笑了,是他们心有灵犀呢。”

“周大哥,你说笑了,是玉卿姐要找他们商量事情呢。”星萍不好意思的赶紧解释,谁知越是解释金贵就笑得越厉害,她只得笑骂他一句,转身去刺绣间了。

周海告诉他们,这段时间学生退学的越来越多,有的等到他们去劝学时,早就被父母卖掉了,柳先生这个时候很是烦,其实,哪个父母想把自己的孩子卖掉呢?不卖也只是会饿死啊,现在没百串买不到一石米了,斤盐都要四两银子了,今天上午去帮她们买米,居然比昨天涨了好多。”

李泽年点了点头,知道她们想去找他和他来这的目的可能一样了。金贵对周海怪叫道:“他哪能不知道,他刚才用一天的工钱换来了一斤米呢。”

这时,玉卿正在收拾那些空下的桌椅,见他们来了,赶紧招呼他们在椅子上坐下来:“你们来了,真快!”见他们在笑,不知何意,李泽年对她说:“不用你找了,我们自己来了,云飞我叫他妹妹通知他,等他回家就会赶过来的。”

“现在县城都乱成这样,比护法前都不如啊,我去县里找他们要教育经费都找了好几次,他们就是找借口推脱,星萍为了给学堂多集点资,就和学生晚上都开工,可再辛苦也撑不了多久啊!”玉卿看着面前闪烁的灯火说。

“都是这些害人的‘惠民券’,我们要抗议政府的这种欺诈行为,逼迫他们收回这些害人的券资。”李泽年说完一拳重重地敲在桌上。

正说话时,云飞也匆匆赶来了,他一听到李泽年说的话,一个劲地表示支持他的想法,看来今天他也有共同的遭遇了。

“可这次不同于以前,直接针对的可是政府,而且现在县城的权利掌握在张氏手里,他们都是替湘督卖命,我们如果针对县衙,实际就是针对湘督,我们要有这个心理准备。”玉卿分析说。

云飞点了点头:“我赞成她的说法,我们不能贸然行事,要有计划、有安排,更要有针对性,不再打无把握的仗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