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烨选集 纵横大历史三大战役系列 纵横大历史三大战役系列,春秋之三大战役。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14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66.html



纵横大历史三大战役系列,春秋之三大战役。


春秋是我国历史上有确切记载的第一次全国范围的大分裂,《三国演义》中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就是从春秋开始“分”的。西周王朝由于自己的原因和崩坏了,但是老天爷却给了周王朝一个可以延续自己生命的机会,那就是东迁王庭,周王朝也就进入了东周的时代。这是一个强权即是道理的时代,这是一个有兵就可以号令天下的时代。当然,逢乱世之时,也是一个英雄倍出的时代,我国很多种行业、很多种学说、很多种发明创造,也都是从春秋时期开始的。

公元前七七零年平王东迁,建立了东周王朝。但此时周已衰弱到了极点,统治范围方圆不足六百里,各诸侯国纷纷割据称雄,不再朝见周王,其统率诸侯的权利也是名存实亡。此间,全国共分为一百四十多个大小诸侯国,而其中以楚国、齐国、晋国、吴国、越国、秦国为大。

春秋的三大战役,就不能是东周的三大战役了,因为,春秋是天下分裂的春秋,而不是共奉一主的周王室了,方圆几百里的周王室再有天下共主的虚拟地位,也玩不转天下的诸侯了,你跺多少脚也不会有太大的响动。

那么,春秋时期的“生、老、病”三大战役非别是什么呢?


首先,先说说春秋的“生之役”。

春秋之所以生,是因为西周的崩溃,周王室的没落,各个诸侯豪强的兴起。因此,说道春秋的“生之役”,则不得不说一说周王室的“死之役”!

幽王是西周有名的腐朽昏聩的末代天子。幽王即位后,交相发生的旱灾和地震使周朝的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社会秩序陷入混乱和动荡之中。昏庸的周幽王对此竟然不闻不问,终日沉醉在花天酒地的生活之中,他十分宠爱美妻褒姒,在其生下儿子伯服以后更加宠爱。他废了原皇后申后和太子宜臼,改立褒姒为后,伯服为太子。史官伯阳对幽王废嫡立庶的行径评论说,看来这次周朝已酿成了亡国之祸,谁也无法挽救了。幽王和褒姒不仅竟日饮酒作乐,不理朝政,而且还上演了“烽火戏诸侯”的闹剧。幽王为了穷奢极欲,提拔擅长逢迎拍马、钻营私利的虢石父为卿士,加重剥削,激起了民众的普遍不满。申侯对于自己的女儿申后被废十分恼怒,他联合缯国和勾结了犬戎族对幽王大兴问罪之师,共同进攻周朝都城镐京。幽王虽然烽火报警,但各国诸侯害怕再次被戏弄,都没有发兵前来勤王。镐京被攻下,幽王带褒姒逃到骊山山麓被戎人杀死,褒姒被掳。从武王建立周王朝到幽王被杀,统治了约250年的西周王朝就这样灭亡了。

看到了吗,因为女人、外戚,还有外族的入侵,这里除了宦官乱政以外,周幽王一个人把我国古代国家覆灭的主要原因都占得差不多了。有这样的昏君,西周怎么能不亡国呢?

再来看看周王室是怎么越来越没落的。

周幽王子伯服逃到晋国,晋有立伯服之意。前太子宜臼逃到申国,也就是他姥姥家,也有一些诸侯拥护宜臼的。申侯方面的势力要大于伯服,终于晋侯又杀死伯服。宜臼即位,是为平王。这时关中已充满了戎人,宫室文物都被毁坏,土地荒芜。平王不得不东迁洛邑,继续建国,是为东周。后来西周故土由秦所收复,秦于是列为诸侯。洛邑的都城,早在周公时就已建筑,是由成周(洛阳)和王城(今洛阳西)两个城组成的。平王东迁,居于王城。

国君的登基,一定要由另一个诸侯杀死即位之君的兄弟,以完成所谓大统的延续,而且即位者是谁要由保护世子的诸侯是否强大,这样的国君即使即位了,又能有什么硬手腕儿呢?这样的王室不没落,还有什么更好的结果吗?

周王室的没落是伴随着西周王朝的覆灭而同步进行的,天下共主已然如此了,其他诸侯强国谁还看不明白吗,于是争夺小国的资源,震慑强大的邻国,争夺对周王室的所谓的护卫,以便向天下发自己的号、施自己的令!

春秋之生,即是西周之死,就是这样的道理!

。。。。。。


刚才说了,春秋不是一个政权,而是多个诸侯分裂混战的时代,春秋既然已经有了生了,那么也会符合一般规律,它同样会有老的。

春秋的“老之役”和夏、商、周的有所不同,它不具备很明显的可观性,因为它是一个过程,而且过程的来源是很多不同的小政权,因此,它更具有历史这个东西的不可抗拒性。

王室衰微,大权旁落,诸侯国之间互相征伐,战争频仍。小的诸侯国纷纷被吞并,强大的诸侯国在局部地区实现了统一。而实力最强的诸侯国就可以称霸,先后出现过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阖闾、越王勾践5个霸主,史称“春秋五霸”。然而在春秋中期,出现了一个比较和平的时期,原因是各国都被战争搞得十分疲惫,需要休整,于是通过公元前546年由14国参加的第二次“弭兵之会”达成协议,战火暂时得以平息。可是中原打累了,南方又不闲着了。这期间在长江流域,吴、楚、越三国之间却多次爆发霸权之争。

总之,春秋史就是混战史。据史书记载,春秋二百四十二年间,有四十三名君主被臣下或敌国杀,五十二个诸侯国被灭,有大小战事四百八十多起,诸侯的朝聘和盟会四百五十余次。国君成为了最热门的抢手职业,也成为了危险指数最高的职业。

对于春秋时代的“衰老”起到重要作用的几次大规模的战役有,宋楚之争、秦穆公称霸西戎、楚国北进中原、晋楚之争、秦晋争霸,以及吴越的弥战东南。战争贯穿着春秋时代的自始至终,几乎没有哪一年是消停的。周王室坐在小小的围城里面,无奈的静观纷乱,倒也有着自己的虚假的“相安无事”,每年享用着诸侯们爱答不理的、象征性的钱粮布帛,也就这样了。

春秋的各国在各自的兼并征伐之中,分别强大着自己,也有的沦为黎庶甚至奴隶,或者干脆用肉体的消亡来告别历史的舞台。同时,春秋这个整体的大时代,也在潜移默化的逐渐完成了自己的衰老过程。

。。。。。。


春秋时代的“病”也是和统一王朝的“病”不一样的。它不是一己之病,而是群体之病。

导致春秋时代的“病”还确实是来自于一国之“病”。那就是三家分晋。

经过春秋时期长期的争霸战争,许多小的诸侯国被大国并吞了。有的国家内部发生了变革,大权渐渐落在几个大夫手里。这些大夫原来也是奴隶主贵族,后来他们采用了封建的剥削方式,转变为地主阶级。有的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还用减轻赋税的办法,来笼络人心,这样,他们的势力就越来越大了。一向称为中原霸主的晋国,到了春秋末期,国君的权力也衰落了,实权由六家大夫把持。他们各有各的地盘和武装,互相攻打。后来有两家被打散了,还剩下智家、赵家、韩家、魏家。这四家中,又以智家的势力最大。

晋国的国君就像没落的周王室一样,在自己的所谓的统治范围内没落着。曾经强大的晋国就像是局部的周王朝一样,按比例缩小着天下的趋势。赵、韩、魏三家灭了智家,不但把智伯瑶侵占两家的土地收了回来,连智家的土地也由三家平分。以后,他们又把晋国留下的其他土地也瓜分了。公元前403年,韩、赵、魏三家打发使者上洛邑去见周威烈王,要求周天子把他们三家封为诸侯。周威烈王想,不承认也没有用,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就把三家正式封为诸侯。

这个时候,诸侯们想起了周王室,看来周王室也就是这个作用了。

强大的晋国灭亡了,强大的诸侯越来越多了,西周初年分封的诸侯却越来越少了,当年的小国寡民的生活不再能安逸的存在于天下了。大国就这么几个,相互之间的征战则越来越大规模了,相互结盟,相互拆台,相互攻杀,你灭不了我,我也奈何不了他,于是春秋大时代,根本就不用病得如何眼中,就被各个诸侯给无形中扼杀了。

春秋病了,病来的慢,去的却很快!

天下换了一个更加贴切的名号,战国!


。。。。。。



好了,下一次我们就该聊战国了,这是一个比春秋更加不讲道义的混乱时代,是在春秋的基础上,将我国历史的第一次大分裂推向更加混乱的分裂的时代,也是为“分久必合”创立基业的大时代。

谢谢,再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