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女性纪实—那些有爱情的日子 楔子 第八章(2)

绿度母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size][/URL] 赵慕凡守在夏荣病床边,夏荣虚弱的躺着,忍不住抹着眼泪。赵慕凡看母亲难受的样子,心里很难受,他宽慰母亲:“妈,你别难受了,别多想,好好养病。医生说你这是一时情绪激动,不碍事的。” “慕凡,小颖呢?” “妈,你别管了,你现在就安心养病吧。”赵慕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


赵慕凡守在夏荣病床边,夏荣虚弱的躺着,忍不住抹着眼泪。赵慕凡看母亲难受的样子,心里很难受,他宽慰母亲:“妈,你别难受了,别多想,好好养病。医生说你这是一时情绪激动,不碍事的。”


“慕凡,小颖呢?”


“妈,你别管了,你现在就安心养病吧。”赵慕凡现在一听见母亲提孙颖就头疼,是真的头疼,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条件反射。他现在回想起那天的事情,都觉得不可理解,为了一个电视问题,母亲高血压犯了,还引发了中风,整整昏迷了3天,差点就没抢救过来。孙颖对自己连撕带打之后,摔门回家了,至今没有回家,没有来医院,没有一个电话。


夏荣看着沉默不语的赵慕凡,叹了一口气:“孩子,你也别生气了。小颖那天可能心情不好。也怪我,非要抢电视看,现在的年轻人啊,确实是一听戏曲就烦。慕凡,小颖回家了吗?”


“没有。”赵慕凡干脆的回答。


“这么多天了,你应该去她家把她接回来,毕竟你们也是新婚阶段。再说你还动手了,这是你的不对,再怎么样也不该动手。听妈的话,去她家把她接回来吧。妈这也没什么事了,醒了就没什么事了,你帮我问问护士,什么时候能出院了吧。


“妈,你就安心好好养养你的病吧,你身体好了,我才放心。孙颖那边,您让我自己处理吧。这回她实在过分了,我一直觉得这个婚姻太仓促,什么都了解呢。我们性格根本就不合适,也没什么共同语言。我觉得分开一段时间也好,可以好好想想以后怎么办。”


“孩子,别说傻话,夫妻哪有不吵不打的,没有隔夜仇。”夏荣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你这好不容易刚结婚,别老想着分开,你说你真为了这次妈看电视的问题,把家给弄黄了,你叫妈怎么想?”老太太说完,有开始抽泣。


“妈,您别难受也别担心,我就是那么说说,别当真。我今天就去他们家,把孙颖接回来一起看你。”赵慕凡不忍心看见病中的母亲还受心里煎熬,他想,自己委屈委屈忍过去就算了。




从医院出来,赵慕凡直接就去了孙家。孙拥军和周艳芬都在家,刚吃完饭。


“爸,妈。”赵慕凡打了一声招呼。孙拥军拿着报纸,点了点,表情很严肃。周艳芬迎了上来,招呼赵慕凡坐下。


“小颖呢?我想今天接她回去。”赵慕凡想了想,决定开门见山的表明来意。


周艳芬把水杯推向赵慕凡:“颖颖今天值班,你先坐坐,不着急回,跟我们聊聊天,你都好几天没有过来了。”


“我妈这几天住院了,所以我一直也走不开。”


孙拥军此时才放下报纸,表情有些缓和:“怎么?你妈妈病了?哎呀,我们都不知道,早知道早应该去看看。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小颖回家那天,她没说吗?她走的时候我刚叫了救护车。”尽管赵慕凡很希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不满的态度还是流露了出来。


周艳芬看了赵慕凡,跟孙拥军使了个眼色,连忙说:“哎呀,颖颖这孩子,有时候就是脾气大些,她生气起来,很犟。那天气鼓鼓的回来,说你们吵架了,别的也就没有多说,估计还在气头上,也就没告诉我们你母亲的事情,这孩子,等她回来我好好说说她。”


赵慕凡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孙拥军此时又开口了:“我说小赵啊,爸爸是过来人,在这里要说你两句。自古婆媳关系难相处,你是男人,应该更艺术的把小颖和你母亲的关系处理好,让她们更加愉快的相处,这样一家人才更加亲密和谐嘛。夫妻之间难免有个争执,大家多沟通,多讲道理,动手可是不对的。”


赵慕凡一听,当时气血上涌,他什么也没有说,开始卷自己的袖子,然后将两只伤痕累累的胳膊伸向孙拥军和周艳芬:“您们看,这是小颖在我打急救电话时叫弄的。”


孙拥军和周艳芬面面相觑,他们原来就知道女儿哭着回来,说受了婆婆和赵慕凡的欺负,尤其是还被赵慕凡打了。看着女儿哭的可怜,两人也很气愤,当时孙拥军就想打电话问赵慕凡要个说法,后来是周艳芬拦下了,她分析估计纷争中女儿也有些责任,否则那么老实的赵慕凡不至于动手,建议老伴还是冷静一下,等赵慕凡主动来调解。本来孙拥军还准备了一肚子男人应该大度,绝对不能打女人的道理,准备好好教育一下新女婿,他甚至还计划,必要时,说的严厉一些,给新女婿个下马威,省得以后觉得孙家人好欺负。可现在看见赵慕凡伤痕斑斑的胳膊,他不好再说什么了。很显然,女儿在这场纷争中,估计也没有吃什么亏,亲家住院了,八成跟女儿也有些关系,女婿其实也是一肚子不满,带着伤上门。这种情况下,再教训女婿,实在有些不合情理了。孙拥军想到这,决定说些安抚的话,缓和一下彼此的情绪:“哎呀,颖颖这孩子,这也是怪我们,太娇惯她了。以前我们一个指头都舍不得碰她,所以一点委屈也受不得,估计……唉,小赵,你也多担待啊。”


赵慕凡见岳父这样说,虽然满肚子委屈,但是一想到病床上担心的母亲,以及自己此次来的目的是为了缓和而不是兴师问罪,所以也就不想多抱怨什么了,他叹了一口气:“唉,其实也是很小的事情,就是您知道我母亲身体也不好,我们年轻人,应该多孝顺老人,而不是……唉,这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了,我们也是在一起的时间太短,还需要磨合吧。我这次来,就是想接小颖回去的,我母亲也很惦记她。”


周艳芬听赵慕凡这么说,连忙点头:“哎呀,慕凡啊,你能这么想真是个懂事孝顺的孩子,是啊,我们这些老人啊,也不图你们儿女什么回报,就想着你们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我们也就放心了。这样吧,小颖今晚估计回来的比较晚,要不今天你先回去,晚上我们也帮你教育教育她,我保证,她明天一定回家。”


赵慕凡一听,想了一下,觉得这样也可以,其实他现在也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孙颖呢,能多拖一个晚上是一个晚上吧,他答应了,准备起身告辞。此时孙拥军和周艳芬彼此交换着眼色,周艳芬的表情很有些犹豫和为难,赵慕凡觉得有些奇怪:“妈,还有什么事情吗?”


周艳芬见赵慕凡这么问,推脱不了了,只能支支吾吾的说:“哎呀,其实还有个小事情,……真的是小事情,你看小颖的脾气不好,很情绪化……这个,这个……”


赵慕凡见岳母这样,以为她还是不放心自己对孙颖的态度,于是说:“妈,您放心,小颖回家后,我不跟她闹了,知道她的脾气,以后我也多注意就是了。”


孙拥军见赵慕凡这样说,转身从旁边的柜子里拿了一个小药瓶,递给赵慕凡。赵慕凡有些奇怪:“这是?”


“是这样,颖颖情绪不好的时候,总是失眠,所以我给她开了些镇定安神助睡眠的药,你呢,回去会每天晚上一粒,给她偷偷放在牛奶里,让她睡觉前吃了。”


赵慕凡更加奇怪:“为什么要偷偷的给她吃啊?”


周艳芬忙回答:“哎呀,你知道颖颖这孩子倔强要强,她觉得睡不好失眠不算什么大事,所以挺排斥吃药的。你就偷偷给她吃,这也是为了她好。”


赵慕凡有些将信将疑:“这样好吗?如果她自己认为没必要吃药,我看就算了,毕竟靠吃药治疗失眠也不是长久办法。而且我觉得她睡眠质量还可以啊。”


孙拥军此时拍拍赵慕凡的肩膀:“小赵,看到你这么关心颖颖我也很欣慰,毕竟我们年纪大了,以后还要靠你多照顾她啊。你放心,我是她爸爸,又是医生,我还能害自己女儿吗?你就照我说的做吧。记得,一次一粒,一天一次,别错了。”


赵慕凡看孙拥军这么说,也不好再拒绝,他接过药,放进了口袋,然后告辞回家。晚上,赵慕凡摆弄着小药瓶,瓶子上没有任何标签,他倒出一粒白色的小药片,放在掌心闻了闻,没什么特别的味道。他拿着药片,陷入了沉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