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女性纪实—那些有爱情的日子 楔子 第七章(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


在跟孙颖单独第23次约会后,双方家长又一次聚会,这次见面,已经开始商讨婚礼安排了。看见一桌子人都在讨论什么黄道吉日、什么婚纱、什么酒店安排赵慕凡突然觉的有些荒唐,他感觉自己完全被排斥在外,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一分子。这个婚礼,甚至这个婚姻,与自己的关系就只在于当日穿着礼服出现在现场,然后按照已经安排好的纸上流程,自己照着执行一遍。赵慕凡以前觉得,婚姻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两个原本不相干的人,脱离原来的生活轨迹,重新组成新的亲密无间的小组织,然后走上新的生活轨迹,他甚至想,步入婚姻,人生就应该也迈入了一个新阶段。而现在的情形,让他完全无法联想到所谓的新生活,甚至那个即将与他共度人生的女人,他都觉得有说不出的陌生。如今的一切,使自己仿佛如轮子一般,被一只无形的手,推着、身不由己的骨碌着向前。


赵慕凡发现最近自己睡眠质量也越来越差,一夜梦不断。梦境大多记不住,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多年前自己追逐白雾中的女子的梦,频频出现,而每次醒来,都异常清晰。赵慕凡有些担忧,不知道这样的梦,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是这些忧虑在他看来是不足向外人说的,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能向谁诉说。这些问题想的多了,赵慕凡有了逃避的念头,他决定既然想不到未来是如何的,那干脆就接受命运的安排,过一天是一天好了。这样想开了,赵慕凡发现自己也能比较心平气和的去面对眼前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了,比如带着标准的微笑去回答准岳父母对于新家家居的构想问题啊,比如帮孙颖分析关于是订做婚纱还是租婚纱,他都能应付自如。无法入睡的午夜,赵慕凡经常会把白天发生的一切回放一边,很多时候,他都厌恶并担心自己的懦弱与妥协,他隐隐的觉得,这样茫然的接受所谓生活的安排,蕴藏着一个巨大的危机.他曾不止一次的暗下决心,明天一定要跟母亲、跟孙颖甚至跟孙拥军周艳芬好好谈谈。可是谈什么呢?谈现在的生活状态不是自己所期望的?这个理由充分吗?这个理由在大家的期望下充分吗?显然不;那谈自己并不确定对孙颖的感情?那真正的爱情是什么,你知道吗?你确定的感情是什么你知道吗?答案显然也是不确定的。赵慕凡发现自己在处理与把握情感方面的问题比较困惑,这让他很快又打消了所谓坚定的决心,等第二天面对夏荣兴致勃勃的唠叨的时候,他就更加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于是,他只能每天照常去上班,然后回家吃饭,两天与孙颖约会一次,三天到孙家吃一次晚饭。



就这样,在与孙颖交往了3个月后,赵慕凡跟她登记结婚了。由于赵慕凡正处在论文答辩时期,再加上自己对于这种仪式上的东西本来就兴趣不大,他希望婚礼操办方面尽量从简。这一想法刚一提出来,就遭到了孙家人的强烈反对。



“我说小赵啊,人生大事怎么能从简呢?再说,我们就颖颖一个女儿,人家嫁女儿都是风风光光的,我们可不能输给人家哦。”周艳芬一边换着电视频道,一边说。



“是,阿姨,我也知道婚礼从简有些委屈孙颖,可是一方面我现在要准备论文答辩,另一方面我母亲身体也不太好,她很难帮我们张罗婚礼,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这压力就有些大了,所以,我们想……”赵慕凡说的有些为难,这些问题他其实跟孙颖讨论过多次,可是孙颖每次都是一个态度:“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还是回家问问我爸妈吧。”赵慕凡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来跟老人商量。



一边看报纸的孙拥军此时放下了报纸,摘下眼镜:“小赵啊,这个问题我刚才也听明白了。我是这样想的,我们肯定理解和支持你们年轻人的工作和学习,所以,对于你学业和事业上的进步,我们都不会阻碍你的。”



赵慕凡一听,心里燃起了一些希望,他连忙点头应着:“这个我明白,伯父和伯母对我一直很关心照顾,对我的事业也很支持,这我都很清楚,也很感激……”



孙拥军点了点头:“嗯,这个你知道就好。不过,我想,事业家庭都是很重要的,我们也不能因为事业的原因,而委屈了家庭对不对?应该两者兼顾,双赢嘛!婚礼还是应该隆重办的,毕竟人生只有一次,我们那么多亲朋好友,也应该都让他们知道,一起祝福你们这对新人嘛。再说,只是一个婚礼,不会有你想象的那么麻烦的,说什么压力大,就未免有些夸张了。你们年轻人就是缺乏历练,这点事情就说有压力,想当年我们那辈人,吃那么多苦,都没有说有压力呢,你说呢?所以这个问题还是要考虑一下孙颖的感受和意见。”孙拥军一口气说了那么多,此时停下来,看了看妻子,妻子满眼赞许,点着头。看见妻子的反应,他对自己的这番话,更加满意了,他认为自己既充分表达了对赵慕凡的理解,也为自己女儿和家庭争取了应得的利益和尊重。



赵慕凡听完这番话,觉得更加无奈,孙拥军的话软里带硬,也不好反驳什么。他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孙颖身上,希望能获得她的支持理解,尽管他也明白希望不大。果不出所料,孙颖见父亲也表态了,小声说:“我觉得爸妈说的都有道理,我那些同事结婚都请我了,我这回结婚肯定也是要请他们的,还不能比他们差,省得他们老背后议论我,说我嫁不出去。”



周艳芬大声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孙颖的话:“别理别人怎么议论,他们那是妒忌,看不得咱们宁缺毋滥。看,这回咱们要嫁就嫁一个博士,你那些同事,有几个嫁博士的?”说完,还带着讨好的笑容对孙颖和赵慕凡咧了咧嘴。



赵慕凡并不喜欢孙家总是把博士挂在嘴边,这令他总有种错觉,感觉孙家看上的不是自己而是博士这个头衔,当然,赵慕凡就这个问题从来都没有深想,他觉得这种问题想多了是给自己找不痛快。赵慕凡没再说什么,帮着周艳芬收拾饭桌,准备吃饭。



饭桌上,不知为什么,大家都没怎么说话,其间赵慕凡给孙颖夹了两次菜,当他自己把筷子伸向清蒸鱼的时候,孙颖突然“啪”的一声,把碗撂下了,有些生气的看着赵慕凡。赵慕凡愣了。周艳芬紧张的放下饭碗:“哎呀,颖颖,怎么了?”



“你问他!”孙颖一翻眼睛,白了一眼赵慕凡。



赵慕凡觉得更加莫名其妙,自己好好的吃着饭,话都没有多说,怎么就惹孙颖不高兴了呢?他有些奇怪的问:“小颖,你怎么了?”



“我爱吃什么你知道吗?我根本就不吃肥肉,你看你给我夹的菜?这么一大块肥肉,我怎么吃?我最爱吃鱼,你怎么不给我夹鱼啊?而且你那筷子净往一条鱼的精华部分夹,你还真会吃啊。”孙颖说的很气愤,脸都有些涨红。



赵慕凡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啊,孙颖这顿脾气发的也太莫名其妙了吧。他自己的面子也有些挂不住,他放下碗:“我不知道你不吃肥肉,你好好告诉我,下回我注意就是了,鱼你想吃可以自己夹啊,好好的发什么脾气啊?”



周艳芬一看这情形,忙打圆场:“哎呀,颖颖,人家小赵不知道,夹错了,他说下回改了,你就不生气了,来,好好吃饭。”有转向赵慕凡:“小赵啊,颖颖这孩子,人不错,脾气有些大,你是男人,又比她年纪大,就多迁就她吧;以后你们更加了解了,就好了。”



赵慕凡觉得有些憋气,听周艳芬的意思,看来孙颖没错,还是自己夹菜夹错了,还什么“下回改”。他强忍着吃完饭,稍微坐了一下,匆匆告别回家了。回到家,夏荣正坐着看电视,见他回来的这么早,有些奇怪:“哎?今天这么早回来了?我听艳芬说今天主要还想跟你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呢,这么快就谈完了?”



赵慕凡有些气闷:“是啊,也没什么好谈的,他们怎么说怎么算吧。”夏荣见儿子情绪有些不对,忙问:“怎么了?看你不怎么高兴,是不是跟小颖闹别扭了。”



“也没什么,就是突然在想,是不是我们就这么结婚太仓促了,其实我并不是很了解她,性格各方面的,也还不熟悉……”



“唉,你这孩子,就是比别人想的多。两个人在一起,哪有没有摩擦的,以前我跟你爸还打架呢。这个要慢慢磨合,以后日子长了,就越来越顺了。这两口子过日子,就是要学会忍,学会包容。你年纪比人家大,多迁就迁就,女孩子嘛,有个小性子也是正常的。”母亲好言相劝,但并不在点子上,赵慕凡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打着哈哈,应承着,他想最近母亲的病也是时好时坏,再不能让她为自己的事情费神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