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女性纪实—那些有爱情的日子 楔子 第七章(1)

绿度母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size][/URL] 赵慕凡觉得,日子应该在慢慢变好了,起码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先是母亲的病开始好转,然后自己又考上了暨南大学的博士,还顺利得到了一份工作。母亲早就唠叨着想回惠州,嫌北京风沙大,气候干燥。可是惠州还回去干什么呢?他们是移民,在惠州也并没有太多亲朋,家里的房子为了给母亲治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


赵慕凡觉得,日子应该在慢慢变好了,起码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先是母亲的病开始好转,然后自己又考上了暨南大学的博士,还顺利得到了一份工作。母亲早就唠叨着想回惠州,嫌北京风沙大,气候干燥。可是惠州还回去干什么呢?他们是移民,在惠州也并没有太多亲朋,家里的房子为了给母亲治病,也卖了。这样想来,还不如带着母亲一起在广州定居算了,既能满足母亲对于温暖气候的要求,自己留在广州,发展空间也好一些。


打定主意的赵慕凡很快安顿好广州的一切,就此在广州定居了。其间赵慕凡也悄悄回了两次惠州,没有太多理由,只是觉得隐隐的有什么放不下似的,匆匆待上两天,又赶回来。每次在惠州,赵慕凡都到M中看看,他觉得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时间,他对于自己的教师生涯还是比较满意的,他甚至暗自决定,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就把教师当作终身职业了。他发现自己还是适合简单的生活,喜欢跟纯净的人接触。“纯净的人”想到这个词,赵慕凡自己都笑了,什么是纯净的人?如今这个世界,仿佛所有的人都在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搅浑水趟混水,地球也被污染的乌烟瘴气的了,又去哪里找纯净的人?赵慕凡不禁嗤笑自己幼稚的想法,可是脑袋一晃,一个小小的人影冒了出来,清瘦,柔弱,但是有一双仿佛清澈见底又洞晓一切的眼睛,叶子,水晶一般晶莹纯净的小女孩,她就是纯净的人吧,她就是应该被小心的捧在掌心保护着,欣赏着的纯净的人吧。赵慕凡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流连徘徊在M中的教工宿舍区了,因为他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见到叶子。变故发生的太突然,走的太匆忙,来不及跟她告别。赵慕凡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不约定一个特别的联系方式,彼此约定,比如一棵大树下,埋下秘密的罐子,不管将要去何处,都在罐子里留下自己的踪迹,也不管从何处回来都去打开看看罐子里的踪迹,以备万一像这样突然离散了,还能再联系上,无论天涯海角,还能再找到彼此。可是找到又如何?自己只是教了她一年的老师,匆匆出现又匆匆离开她生活的过客,她又能有多少印象?没错,叶子看他时,眼睛里流露的那么光彩,他不是不明白,可是,毕竟叶子她只是个高二的小女生,她多姿多彩的世界,才刚刚开始;而自己,比她整整大了10岁。叶子对于自己的感情,是一时青春的迷乱,还是寂寞的依恋,甚至是一种安全感的渴望……这些他都无法确定,更不敢有所回应。他没有绝对的把握,能承诺叶子这样美好的如精灵一般的女孩子一生的幸福。与其这样,还不如小心翼翼的以一位师长,一位大哥哥的身份,站在她的身边,好好的保护她、帮助她、欣赏她,让她有更好的选择与未来;想归这样想,可是当叶子当真就像飞向茫茫天际的小鸟,不见踪影了,赵慕凡又开始没有来由的心痛。随着日子飞速的流逝,他甚至开始相信,或许他跟叶子再没有相见的机会,从此天各一边,或者是缘分又开始作弄人,让他们穿梭在同一个城市,甚至同一个小区,但彼此就是永远的擦肩而过。赵慕凡不愿但又无可奈何的接受了这样的现状,每次想到这,赵慕凡都会把那封显得有些稚嫩但又真诚无比的信拿出来,读一读,每一次看,他都觉得自己有些焦灼的心好像舒服一点……这个没有边际的问题常常让赵慕凡哑然失笑,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如此思念,是如此沉迷在思念的胡思乱想中又是如此的在乎一个人。


赵慕凡在广州的日子波澜不惊。或许是广州的天气比较暖活的缘故,夏荣的身体恢复的也不错,已经能偶尔自己到附近的公园散散步了。这让赵慕凡很欣慰。最近一段时间,夏荣经常向赵慕凡打听他上学和工作的事情,往往三言两语的,话题总是被引向什么女朋友啊结婚之类的。直到有一天下班回家,赵慕凡惊讶的发现,日常甚少访客的家里,竟然一下子来了三个人。更让人惊讶的是,平日精神有些萎靡的夏荣竟然精神抖擞的坐在沙发上,与那三人聊天。还没等赵慕凡把来人看仔细,她已经把他招呼到身边坐下,忙不迭的跟他介绍:“慕凡啊,这是你孙拥军伯伯和周艳芬伯母,还有他们的女儿孙颖。”


赵慕凡礼貌的跟三人打完招呼,夏荣又开口了:“慕凡,你孙伯伯你还有印象吗?以前是惠州医院内科的?妈以前看病也没少麻烦你孙伯伯。现在孙伯伯已经退休了,就全家搬到广州了,你说有多巧啊。我前几天还总是念叨说在广州没有个认识的人,没想到今天早上我在公园散步就碰见你孙伯伯了,哎呀真是太巧了,这不,我就一定邀请人家一家来咱们家里坐坐,以后也有个朋友走动走动。”赵慕凡看得出母亲今天很兴奋,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他想,这也难怪,母亲平时就没有什么朋友,自己工作一忙,也没有太多时间陪她,这回难得碰见老熟人了,高兴也是正常的。


此时,坐在沙发上的,看起来60出头的孙拥军开口了:“小赵啊,听你妈妈说,你现在在读博士?”


“是啊,已经读了一年多了。”


“哎呀,很好啊,年轻有为,有前途啊。而且书读的多好,书读的多懂道理,人老实,不欺负人。”周艳芬一开口,上海普通话加上她这种直白而又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夸奖,让赵慕凡有些莫名寒意,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打趣说:“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也就只好多读点儿书了。”


孙拥军点了点头:“小伙子还很谦虚啊,孙颖,你看人家小赵年轻有为,有彬彬有礼,你们都是年轻人,好好聊聊。小赵,我听你妈妈说你有很多书,不如带我们孙颖去你的书房看看你的那些书吧,也好跟我们孙颖介绍介绍。”


话说到这儿,赵慕凡总算是明白怎么一回事儿了,又是相亲。赵慕凡自己对这件事似乎是从来都不怎么上心,他觉得虽然身边没有一个嘘寒问暖的人,但是心里并不觉得空荡荡的,似乎自己的心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填满了,沉甸甸的,没有太多的空间接纳新的什么。不过看见母亲为自己的事情如此焦虑并不辞劳苦的张罗,赵慕凡也不好违了母亲的心意。他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坐着的这个女孩——孙颖:棕褐色的短发,皮肤很白皙,眼睛是不算大的双眼皮,嘴巴很好看,尤其是说话时,有一瞬间,赵慕凡有些恍惚的觉得那饱满的嘴唇跟叶子有些相象,这让他莫名的对孙颖产生了几分亲切感。


“我们去你书房看看书吧,让他们聊。”孙颖的声音有些尖细,跟她母亲一样,也略带点上海口音。孙颖一开口,三位老人都显得有些情绪高涨,尤其是周艳芬,更是喜形于色的点着头:“是喽是喽,我们颖颖也是很喜欢读书的,我的那些朋友来我们家,都夸我们颖颖文静、有书卷气,气质好耶,我说就是平时书读的多,熏陶出来的嘛。”


赵慕凡听着有些好笑,父母永远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这很正常,但是第一次见面就这么人前直白夸自己孩子的,估计也不是很普遍。更何况看年纪孙颖也不是那种需要父母帮忙展示表白自己优点的年纪了。


夏荣对于孙颖倒是很满意,儿子年纪不小了,婚姻问题早成了自己的心病,更让她不放心的是,儿子对于找女朋友的事情并不热心.前段时间自己身体不好,实在管不了这事,现在身体状况好些了,还是得帮儿子好好张罗一下.毕竟儿子已经30了,条件不算差,却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按常理也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第一次见面最后在三个老人热火朝天的亲热交谈和两个年轻人拘谨招呼中结束。客人刚送走,夏荣就急不可待地问赵慕凡:“你觉得怎么样?我看孙颖不错,你孙伯伯、周阿姨也是知书达礼的人,他们家跟咱们家倒也门当户对。”


“妈,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慢慢接触吧。”赵慕凡看着因为兴奋有些面红的母亲,即为母亲为自己操心费力的苦心感到心疼,也对母亲的过度期待感到有些为难。


“还慢慢接触?孩子,你都30了,人家孙颖也都26了,还要怎么慢啊。你孙伯伯和周阿姨挺满意你的,还跟我说,要是大家感觉都不错,争取今年上半年就结婚啊”


“妈,这怎么可能呢,双方都不太了解,说什么上半年结婚未免太儿戏了,您就别操心了,让我们自由发展吧。”赵慕凡有些无奈,但也不能跟母亲呛呛,只能好好劝说。


“你孙伯伯我是早就认识的人,人很不错。这样家庭里教育出来的孩子也不会差的,家教摆在那儿的嘛。人家孙颖已经26了,你能拖人家姑娘不能耽误啊;再说,孩子啊,这么多年,妈除了见你大学时带过一个叫什么丽的女朋友回家,再就是那个叫叶子的小姑娘那段时间帮你照顾妈,妈就没见你身边有什么女孩子。妈身体不好,谁知道哪天就到地下找你爸汇合去了,看不见你成家,你说我怎么安心走?怎么跟你地下的父亲交代……”夏荣说的动情,忍不住抹起眼泪来。赵慕凡见母亲这样,不好再说什么:“好了好了,妈,你别难受了,我答应你,好好跟孙颖谈,我明天就约她单独见面,好不好?”夏荣见儿子终于松口了,马上也破啼而笑,赵慕凡很有些感慨,难怪人家说老人跟小孩一样,这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