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


燕小沫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萧芮正坐在床边看着她。


燕小沫什么话也没说,一翻身跳下床,就往门外冲,萧芮手疾眼快,一把拉住她:“你干什么吗?”


“翁扬,翁扬他……?”燕小沫带着哭腔,着急的叫唤。


“他没事,你放心吧。”萧芮愣把燕小沫硬拉回了床上坐着。


燕小沫忐忑不安,有些迟疑的坐下:“你说的是真的?我好象看见……”燕小沫努力回忆着“他吐血了啊。”说到这,憋了半天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滴了下来。


萧芮一边给燕小沫擦眼泪,一边安慰她:“我不骗你,刚才我还看见他拍了片,车当时已经基本刹住了,而且他下意识的做了一些保护动作,所以就是有一条肋骨挫伤,另外嘴角磕破了。医生怕他脑震荡,让他留院再观察一天。”


燕小沫如释重负,她这才想起来:“对了,叶子呢?”


萧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大叫一声:“哎呀,忘了跟你说,看来这段时间咱们宿舍风水不好,咱们挨着出事,昨天晚上你没有回来,叶子接到家里电话,说她妈妈住院了,这不,一大早上坐最早班车回家了,估计得过两天回来吧,我早上还帮她去系里请假呢。然后你这就出事了,我又赶过来的。还好,医生说你就是惊吓过度,还有就是没休息好,一下子就晕了。我给你买了点橘子,我剥一个给你吃吧”


燕小沫看着眼睛红肿的萧芮,心里一阵感动,萧芮刚跟路宁分手,她这两天肯定天天以泪洗面了,可是现还这么强打精神的忙前跑后,照顾自己。燕小沫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儿了,她只能转移话题:“现在翁扬在哪儿?你陪我去看看他吧。”


萧芮眼圈红了:“翁扬就在三楼的外科2室的临时观察房,不过我不陪你去了,路宁在那儿呢,我……不想见他,省得难受。今天早上我见着他,他好冷淡,我刚跟他说两句话,他就说他喜欢上了别人的,还还说以后大家就是朋友。然后就不怎么理我了……”萧芮眼泪说着说着又劈啪劈啪的往下掉。


燕小沫看着她有些心酸,连忙站起来:“你别难受了,那种臭男人,不值得。我现在去看看翁扬,你也回去歇歇吧,我没事了。”




燕小沫一进病房,就看见翁扬半躺倚靠着两个枕头,跟床边的路宁说话。


“小沫,你怎么跑过来了?我刚才还说等会儿去看你呢,你应该好好躺着。”翁扬精神还不错。


燕小沫看了一眼路宁,没理他,直接走到翁扬床边:“我一点事情都没有呢,多亏了你救了我,翁扬对不起。”


翁扬顺手拉过燕小沫的手:“小沫,你说什么呢,跟我你客气什么?是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白白担了这么大的惊吓。”


路宁看见翁扬握着燕小沫的手,有些惊讶,看看翁扬,又盯着燕小沫,满眼的疑问。看见路宁这样,燕小沫放弃了把手抽回来的想法,反而踏踏实实让翁扬握着。翁扬见燕小沫没有反对自己握着她的手,心里很高兴,他笑着对路宁说:“对了,哥们儿,今天跟你宣布个事情,以后你要管小沫叫嫂子了!”


路宁很惊讶:“啊?什么?”


“是啊,小沫答应做我女朋友了,那还不是你嫂子?以后你可要尊重点儿,不许跟我们家小沫随便开没大没小的玩笑啊。”


燕小沫此时心里一团乱麻一般,说实在话,她实在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翁扬,平时的接触也就是吃吃饭聊聊天,她压根儿没往那方面多想。现在翁扬为了自己躺在病床上,还一脸幸福的样子,又想起来早上翁扬家发生的亲吻事件。燕小沫彻底迷失了。她即没有回应也没有反对。


路宁小愣了一会儿,轻轻的给了翁扬一拳:“你真讨厌,什么时候说服人家小沫这朵鲜花插你这牛粪上了,怎么哥们儿一点也没得到消息啊。”


翁扬疼的直咧嘴:“哎哟,你小子手真黑,不知道我肋骨挫伤啊,还捶我?哎呦,疼死我了”


燕小沫听见翁扬呻吟,有些慌:“翁扬,你怎么了,要不我叫医生过来吧”然后没好气的对路宁说“你干什么啊,下手没轻没重的。”


翁扬看燕小沫这副认真的样子,忙说:“小沫,我没事,开玩笑的。别说我现在真不怎么疼了,就是疼也是应该的,人家不说女人是男人的一条肋骨嘛,我现在找到你了,等于我找到了丢失许久的原装肋条骨了,八成原来肚子里的那条是替代品,一见着你,就想逃了。”


燕小沫被翁扬这胡缠八绕的一顿贫给逗乐了:“哎呀,你什么时候也这么能贫了,真是没看出来。”


路宁有些酸溜溜的插嘴:“谁家的肋条骨是长肚子里的?你才知道翁扬能贫?人家在女孩面前嘴麻利着呢,早告诉你……”话没说完,他看见燕小沫给了他一个大白眼,知趣的闭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