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女性纪实—那些有爱情的日子 楔子 第五章

绿度母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size][/URL] 翁扬接到燕小沫的电话,不到20分钟就赶到了,电话里燕小沫有气无力彻底垮了的样子,让他很担心。急冲冲进了“小山咖啡”,一眼就看见燕小沫趴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 “小沫,我来了,你怎么了?”翁扬快步走到燕小沫的桌子旁。 燕小沫抬起头,托着腮帮子,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


翁扬接到燕小沫的电话,不到20分钟就赶到了,电话里燕小沫有气无力彻底垮了的样子,让他很担心。急冲冲进了“小山咖啡”,一眼就看见燕小沫趴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


“小沫,我来了,你怎么了?”翁扬快步走到燕小沫的桌子旁。


燕小沫抬起头,托着腮帮子,无力的说:“翁扬,别问我,什么都别问,你带我找个能喝酒的地方,我一定要喝酒,一定要喝醉,求求你,其他的别问。”


翁扬看看燕小沫,平时总是带着点儿酷酷的表情的小脸上,第一次流露出如此忧虑不知所措的表情,突然的,翁扬只觉得心里好像被谁狠狠的撞了一下,忍不住一激灵,变的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眼前这小姑娘皱着的眉头抹平了。翁扬拍了拍燕小沫的肩:“走吧”,顺手把燕小沫那巨大无比的手提袋拿起来,跟燕小沫一起走出了“小山”。


翁扬带着燕小沫到了自己经常去的一间“云石”清吧,他自己挺喜欢这的,经常在这里点一杯“黑牌”,慢慢的喝,听听音乐,这有一队很不错的菲律宾乐队。可是燕小沫一进门,就拉着翁扬的手说要换地方,嫌这里太安静了,翁扬看着燕小沫一脸坚决样,也没有多说什么,跟老板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带着燕小沫去了“AD”。“AD”翁扬来过几次,并不是很喜欢,人多,音乐震耳欲聋,DJ的碟和灯打的都很野。翁扬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好像所有的人都蜕了人皮,在群魔乱舞。不过他看看燕小沫的状态,觉得这个地方应该能合燕小沫的心意。燕小沫果然没有再挑剔,翁扬和她找了一张桌子刚坐下,燕小沫就毫不客气的叫了两打啤酒。


“小沫,我等会儿还要开车,不能多喝。”翁扬好心的提醒。


燕小沫摇摇头:“你只准陪着我喝一瓶,剩下的都是我的!”


翁扬耸了耸肩,没说什么,因为他想燕小沫也就是那么说说而已,他才不相信平时喝一杯就脸红的燕小沫能消灭两打啤酒呢。可谁知道翁扬是想错了,啤酒一上来,燕小沫仰脖一口气就灌了一瓶,这豪爽的架势立马就把翁扬喝愣了,正想拦,燕小沫已经灌完了第二瓶,然后用手一抹嘴:“咱们跳舞去!”说完拉着翁扬就冲进了舞池。


燕小沫跳的很野也很漂亮,笑着,招摇着,很快成为舞池的中心。好像存心似的,人群中间的燕小沫将舞跳的更多了几分放纵、引诱的味道,长卷发的甩动着,牵着翁扬的眼睛和心一刻也不敢更不愿离不开她,好几个男的已经渐渐将燕小沫围在中间,他们的手开始试探着往燕小沫身上搭,翁扬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把燕小沫往自己怀里一拉,然后搂着她就往舞池外头走。几个男的很有些忿忿不满,可看着翁扬那高大健硕的样子和一脸的凶悍,也没敢有什么其他表示。把燕小沫重新拉回桌子旁坐好,燕小沫又开始灌酒,翁扬几次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可是音乐太吵加上燕小沫摇头晃脑的对他的任何问题都摆手,他只能放弃询问的打算,开始跟燕小沫抢酒喝。因为翁扬已经看出来燕小沫是存心找醉,拦是拦不住了,只能寄希望尽可能自己多喝点,她才能少喝点。结果,很短的时间里,燕小沫消灭了11瓶啤酒,翁扬喝了7瓶,燕小沫终于撑不住了,趴在了桌子上,嘴巴嘟嘟囔囔的不知念叨着什么。看着醉态已沉的燕小沫,翁扬有些心疼有些爱怜的摸了摸燕小沫凌乱的长卷发,叫了结帐,搀扶着燕小沫出了“AD”。


把燕小沫小心的放在车里的座位上,翁扬问:“小沫,现在送你回宿舍吧。”


“不……”燕小沫含糊的说,手无力的摆了摆,头靠着椅背不在说话。翁扬看了看表,已经快凌晨1点了,燕小沫的宿舍应该已经关门了,如果现在送她回去,还要登记不算,看她这样醉薰薰的样子,实在不知道她能不能自己走上去。翁扬想了想,决定径直开车回家。


翁扬还跟父母住在一起,一是房子很大,老两口总觉得太冷清,另一方面翁扬也考虑父母年纪渐渐大了,住在一起也方便照顾他们,所以也没有考虑搬出去。翁扬搀扶着燕小沫悄悄进了家门,看了看父母的房间,灯已经关了,老两口估计已经睡了。翁扬把燕小沫扶进房间,让燕小沫躺在了自己的大床上。他稍稍整理了一下铺盖,帮燕小沫脱了鞋,盖好被子,看着燕小沫开始舒服的抱着自己的被子呼呼大睡,翁扬又顺手把燕小沫的头发理了理,然后把自己往床边的沙发上一扔,扯过一张毛毯,开始打盹。半夜,燕小沫迷迷糊糊的起来说要上厕所,看她那步履不稳的样子,翁扬怕她摔着,只能小心的扶着她进去。燕小沫的小脸红的跟三月的桃花似的,翁扬算是明白了什么叫艳若桃李,顺便体验了一把坐怀不乱,这叫一难受啊。早上9点多,燕小沫被透过窗子照射进来的太阳晃醒了。头疼,剧烈的头疼,这是燕小沫睁眼后唯一的感受,她眯着眼睛有些犯迷糊。


“小沫,醒了?喝点儿水吧?”翁扬从沙发上站起来,靠近床边问。


“翁扬?!我这是在哪儿啊?”燕小沫还在犯糊涂。


翁扬给燕小沫递了一杯水,燕小沫揉着眼睛,接过水,喝了一大口,觉得头不单疼还天悬地转的,她连忙又躺下。


“我家,你昨天喝醉了不肯回宿舍”翁扬坐在床边,看着苦着脸的燕小沫:“是不是头疼了?估计你就得头疼,不会喝酒还喝那么急,第二天肯定头疼,我给你拿毛巾敷敷啊。”翁扬说完站起来去了洗手。听着哗啦啦的水声,燕小沫觉得脸一阵发烧,昨天晚上的事情,就记得自己猛喝酒和跳舞来着,后面的事情都模模糊糊的只有个印象,自己具体还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一时竟然说不出来。


翁扬拿着洗好的毛巾出来,把它敷在了燕小沫的额头上。凉冰冰的,燕小沫觉得舒服点儿了。


“翁扬……我……我昨天喝醉了,没失礼吧。我做了什么都不太记得了……”燕小沫有些怯怯的问,生怕翁扬说出什么骇人听闻的话。


翁扬正要回答,突然门外响起了小声的叫门声:“翁扬,翁扬,你们起来了吗?”


燕小沫一激灵,一下子仰起身,瞪着大眼睛看着翁扬,然后用唇语问:“谁啊?”


“我妈。”翁扬简单干脆的小声回答,然后大声说:“起来了,妈,什么事啊?”


“我把早餐准备好了,给你端进来啊”翁扬的妈妈张岚在门口答应着。


燕小沫吓的直摆手,这要是翁扬妈妈进来了,看着自己这晕头转脑的样子,还有乱七八糟的床铺,还不知得误会成什么样子呢,太尴尬了。


翁扬看着燕小沫的紧张样儿,直捂嘴乐,然后对着门外喊:“妈,你可别进来,我们还没睡够呢,早餐你放外头,我们等会儿吃.”


张岚弃而不舍,好不容易等着个机会儿子带女孩子回家了,还一起过夜了,那人肯定还是要见见的:“要不我给你端进来,你们吃完了再睡。”


燕小沫绝望的倒在床上,恨不得立马儿跳楼逃跑喽,翁扬坏兮兮的笑着:“妈,你千万别进来,我们都没穿衣服呢,你忙你的去,别吵了。”


门外张岚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情愿的说:“哦,那我跟你爸去上老年大学了,你们歇着吧,记得中午留人家一起吃饭。”


燕小沫大气都不敢喘,紧张的听着门口的脚步越来越远,然后锁铁门的声音,这才松了一口气。翁扬大笑着:“瞧你吓的这样,这可不像你啊,昨晚你可野着呢。”


燕小沫脸通红通红的,举起小拳头把翁扬一顿狠捶:“你真是什么话都说的出,什么叫没穿衣服,咱们脱衣服了吗?你怎么这么不害臊啊……”正骂着,拳头被翁扬一下握住,然后,翁扬带着不容反抗的坚决,用自己的嘴堵住了燕小沫的嘴。


燕小沫蒙了,傻了吧唧的瞪着眼睛,看着翁扬,翁扬用腾出来的手把燕小沫的眼睛一盖,含糊的嘟囔了一句:“闭眼。”燕小沫听话的把眼睛闭上了,被动的回应着翁扬舌头霸道的入侵,开始越想越不对劲:“这算怎么回事啊,翁扬怎么又跟自己亲上了,我们不是哥们儿嘛……”燕小沫急忙推开翁扬喊叫起来:“翁扬,你干什么啊。”


翁扬一脸坏笑:“哎呀,闹了半天你还不知道我在干什么?那我,我再做一遍你确认一下。”说完继续望燕小沫身边凑。燕小沫吓的直躲:“翁扬,你别这么样,你存心欺负我是吧。你吃错药了啊,咱俩是哥们儿”。


翁扬一摇头:“我跟你是哥们儿那才是吃错药了呢。小沫,我现在发现我早就喜欢你了。”


燕小沫一撇嘴:“现在发现早就喜欢我了?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啊。”


翁扬抓过燕小沫的手,紧紧的握着,不让燕小沫继续往床里面躲:“小沫,我是说真的。做我女朋友吧。”


燕小沫只觉得手心冷汗直冒,头已经眩晕的天昏地暗的了:“翁扬,我现在还是好难受,你能不能先送我回宿舍去?你妈等会儿就回来了,我这个样子实在不能跟他们见面。”


翁扬看燕小沫脸色不对,赶忙说:“小沫,要不你就在这休息吧,你这样回宿舍我也不放心啊。”


燕小沫很坚决的拒绝了:“不,我就是有点头晕,你别跟我墨迹了,送我回去吧。”


翁扬没在说什么,帮燕小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扶着她下楼上车。一路上燕小沫沉默无言的坐着,闭着眼睛什么也没说。翁扬一手开车,另一只手紧紧握着燕小沫的手。燕小沫没有拒绝,也没有把手抽回来,她只觉得异常的困顿疲惫,什么都不想说不愿想更不愿意动弹。很快到了门口,翁扬把车一停,正解安全带准备锁车呢,燕小沫突然一阵恶心,她迅速拉开车门,想冲到马路对面学校里找个洗手间呕吐。燕小沫低着头,没有看见一辆小面包车正朝她飞速开来……


“小沫……”


燕小沫被一股很大的推力推开,几步趔趄,摔在路边。她完全被摔蒙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转过头,发现翁扬躺在地上,更让她惊讶的是,翁扬的嘴角边竟然带着鲜红的血。燕小沫只觉得那红色分外刺眼,渐渐充斥了满眼,仿佛世界都变成了血红血红的,她大叫一声:“翁扬……”让后就两眼一黑,人事不醒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