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女性纪实—那些有爱情的日子 楔子 第三章(2)

绿度母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size][/URL] 叶子突然转了个身,一动不动的背对着燕小沫躺着:“小沫,咱俩背贴背吧,我后背挺冷的。” 燕小沫“嗯”了一声,转过了身,将背贴着叶子的背,透过两人不厚的睡衣,燕小沫感觉到了叶子的体温,以及微微的颤抖。“叶子哭了?”燕小沫很想翻过身扳过叶子看看,很想把叶子搂在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


叶子突然转了个身,一动不动的背对着燕小沫躺着:“小沫,咱俩背贴背吧,我后背挺冷的。”


燕小沫“嗯”了一声,转过了身,将背贴着叶子的背,透过两人不厚的睡衣,燕小沫感觉到了叶子的体温,以及微微的颤抖。“叶子哭了?”燕小沫很想翻过身扳过叶子看看,很想把叶子搂在怀里,告诉叶子,一切都会好的,很想跟她说点什么。可是说什么呢?燕小沫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被糨糊糊住了,一团茫然,只能望着帐子发呆。


“是啊,暑假我妈突然给我报了一个英语封闭式短训班,希望我强化一下英语,一个星期。偏偏这个时候,赵慕凡妈妈的病情恶化了,他带着母亲匆匆赶到北京,去看病。可巧,原来坑了他的那个生意合伙人一直就在北京,结果他一边帮母亲看病,一边跟那个人追讨债务,因为他母亲的病很需要钱。等我一个星期后再去他家找他,门总是锁着……


“你不能打电话……或者……”燕小沫有些惋惜。


“我们现在说的是5年前啊,那时侯我们谁也没有手机,要不我想还是能联系上的。后来,我才知道他去了北京带病重的母亲看病。有段时间我特别傻,总觉得两个人就这么突然的失去联系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所以我每天放学都去他家门口等一会儿,还在门上留了好些小纸条,我想,他家在这里,他总会回来的,等他回来,就一定能找到我……”叶子的声音有些低沉而模糊,燕小沫摒着呼吸,小心而仔细的听着。她的眼前,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瘦小的叶子,每天带着怎样的期望,徘徊在赵慕凡的家门口,每次离开时,又是怎样不甘地用纸条写下自己含蓄的想念、惦记,粘在那冷冰冰的铁门上……想着想着,燕小沫的眼角有点湿,她只能吸溜一下鼻子,转移一下自己有些突然的伤感。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那房子在装修了,忙去打听,才知道屋主委托亲戚,把房子已经卖了……那时侯我才彻底死心了,我想,赵慕凡一定是不回来了,真的从我的生活中离开了……还好,高三太多事情要做,没有给多少时间让我难受,再后来,就是高考,然后就来到这里上大学……”


“然后,你们就在这里又碰上了!”燕小沫忍不住插嘴。


“是啊,他母亲病稳定以后,他已经考上了暨南大学新闻学的博士,他就带着母亲在广州攻读博士学位然后就是结婚、工作定居在这里了……”


“什么,他已经结婚了?”燕小沫很惊讶,“腾”的一下翻过身,扳着叶子的肩问。


叶子顺着燕小沫,也转过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结婚也是很正常的啊,他都30多岁了,不成家才奇怪呢!”


“可是,可是,他就……他就真的对你一点感觉,一点特别的感觉也没有吗?”燕小沫有些忿忿不平的说。


“今天赵慕凡跟我吃饭,我也问过他,是不是找过我。他说他曾经回过M中,可是那时已经是高考完放假了,他又不知道我家具体是哪门哪户,只能在教工宿舍区转了两圈,想着万一能碰见我……”,


“唉,真是不巧,不大的地方,就碰不着……要是那时侯你们碰上了,说不定……”燕小沫有些惋惜,她觉得叶子对赵慕凡用情不浅,说不定赵慕凡还真能算是叶子的初恋,起码是暗恋对象,就这么不了了之,实在有些可惜。


“唉,我不去想那个说不定了,这或许就是人与人的缘分呢。再说,就算碰上了,又能怎么样?其实我都不确定他到底对我有没有特别的感觉,还是只是把我当小妹妹一样的照顾和疼爱而已。唉,每个人都有些遗憾的青春故事,这或许就是我的吧。他现在挺好的,结了婚,听说他太太是护士……我今天能再见到他我已经好高兴了……”叶子说着说着,声音有些哽咽,燕小沫看叶子这个样子,更难受了,只能轻轻拉着叶子的手,希望能给叶子一点坚强的支持,让她心里舒服一点……两人不再说话,直到叶子渐渐的睡着了。


听着叶子沉重均匀的呼吸,燕小沫小心的用一只手支撑起身体,帮叶子把遮盖着眼睛的头发捋到了一边,看着叶子紧紧的抿着嘴,眉头轻蹙,燕小沫有些发愣,然后自己也说不清原因的小心翼翼的吻了一下叶子光洁的脸蛋,然后躺下盖好被子,握着叶子的手,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


遇见叶子的那天晚上,赵慕凡失眠了。叶子笑盈盈的站在他面前的一刹那,他恍惚了一下,有一个错觉,仿佛时光一下子倒流回了五年前,回到了M中那永远显得有些拥挤的教室,叶子总是像一阵扑面而来清凉的风,为他带来愉快的清新。五年,当年那瘦小总带着几分忧郁、几分灵动的女孩子,出落的愈发清丽脱俗就这么笑盈盈的站在自己面前,赵慕凡发现自己已经如死水般多年波澜不惊的心,一抽一抽的开始跳动,扯着有些疼,又有些幸福。赵慕凡环顾着自己小小的一居室,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踱步到书桌前,从最底下的抽屉里,找出一本书《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翻开,一张被折的方方正正的信笺夹在中间。赵慕凡拿出信笺,小心的展开,熟悉而镌秀的字又跳到了自己面前,赵慕凡看了一会儿,笑着摇摇头,再次将信折好,放回了书里。随后,他从另一个抽屉拿出一个医药箱,解开上衣,小心的将红花油倒在手心,然后在胸口和肋骨处的几块青肿的地方轻轻的揉着,眼睛望着那本摊开的书,良久良久的保持着一个姿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