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女性纪实—那些有爱情的日子 楔子 第三章(1)

绿度母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


萧芮在晚上8点多的时候联系上了路宁,然后梳洗打扮,兴高采烈的出去了。燕小沫估计她今晚肯定是不会回来了,所以早早的洗漱完毕,躺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等叶子回来。终于,就在燕小沫看书看的快睡着了的时候,叶子踩着熄灯铃声进了宿舍。


叶子回来后,跟燕小沫打了一声招呼,就急急忙忙的洗澡洗衣服,然后就着很昏暗的小夜灯,爬上了床。


燕小沫躺在床上,盯着床板小声叫:“叶子,你困了?”


“没呢,你呢?”


“我也没有,你想聊天不?”


“好啊,你上来?”


“好,等等啊,我这有私藏的巧克力,你要不?”


“算了,我都刷牙了,咱们光聊天吧。”


燕小沫爬起来,把蚊帐撩开,抱着自己的小枕头,爬上了叶子的床:“过去点,我都快没地方躺了。”


叶子又往床里边挪了挪:“我都快贴墙上了。你啊,就别吃巧克力了,是不是又胖了?”


燕小沫放好自己的小枕头,和叶子面对面并头躺着:“哎,说说吧”


“说什么啊?”叶子笑嘻嘻的问,顺手把被子往燕小沫身上扯了扯“盖上点,别凉着.”


“说说你那个赵慕凡啊,你可别骗我,连萧芮都看出来了。”燕小沫很赖皮的又往叶子身边靠了靠,几乎都跟叶子粘在了一起。叶子的呼吸带着她独特的气息轻轻掠过燕小沫的耳边,暖暖的,很舒服。那一刻燕小沫有种微醉的感觉,恨不得埋头在叶子怀里,用耳朵听着叶子的心跳,就这么舒服的,香香的睡着,那该多美好啊


“看出什么了?”叶子有些惊讶,还有小小的慌乱。


“看出你跟那个赵慕凡关系不一般啊,哎呀,叶子,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燕小沫突然小声的惊叫起来。


“唉,我的手经常都这么凉,我妈说是血气不足,要不……”叶子边说边坏兮兮的把手往燕小沫胳肢窝伸“你帮我暖暖?”燕小沫一边躲一边笑,反抗着也要胳肢叶子,两个人笑作一团。闹了好一会儿,燕小沫气喘吁吁的叫停:“不闹了不闹了,说正经的,你快老实交代你今晚的聚会。”说完,燕小沫主动握住叶子的冰凉凉的小瘦手“你就是太瘦了,存不住热量,我帮你暖暖。”


“先说说你们是怎么猜的?”手被燕小沫紧紧握着叶子顿时觉得温暖起来,一双脚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往燕小沫的脚边凑,燕小沫很体贴的用自己暖暖的脚贴着叶子同样又瘦又凉的脚丫子。


“萧芮猜的比较离谱,她说那个赵慕凡是你初恋情人,我呢估计他对你肯定帮助特别大,你特别感激他,属于难忘恩师那种!我们谁对了?”


叶子笑嘻嘻的看着燕小沫:“你们啊,都……不对,也都对了。”


“啊?快说,不许卖关子。”


“赵慕凡是我高二的语文老师,班主任,要不是他,我可能就真的成了不良少女了。因为那年,我爸妈刚离婚,我当时的状况就是现在比如‘家庭’或‘知音’上常讲述的那种典型状况,破碎的家,情感的巨大冲击下迷茫与彷徨……”


叶子小声的讲述着当年的故事,怎么沉迷上网,怎么不想回家,怎么遇上了赵慕凡,怎么建立了跟亦师亦友的情谊……午夜,伴着台钟的滴答声,自己和燕小沫都回到了五年前……




那个星期六的下午,莫名其妙当上叶子老大帮她解了围的赵慕凡,还请叶子吃了一顿将近3个小时的午饭,饭桌上,两人从作文聊到了高二的学习,从备战高考谈到了叶子父母的婚变,从生活的磨砺讲到了对于人生与社会的思考……赵慕凡愈发的觉得,眼前这个瘦小的女孩子,情感敏锐细腻,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思想与忧愁,看着叶子瘦长的小手捧着白瓷杯,小心的品着菊花茶的时候,赵慕凡突然想起了好多好多年以前的一个梦:白茫茫有些凄冷的大雾,格外的凝重压抑,呼吸都变的不顺畅。一片死寂,静的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无论朝哪个方向奔跑,都找不到这恐怖地带的尽头。最后只能精疲力竭绝望地躺在地上,等待着命运仿佛理所应当但又残忍无比的结局。突然,远远的,一簇小而明亮的光,穿透的浓雾,投射在身上,暖暖的,是那样的舒服,顺光寻去,隐约看见光影中,一个穿着白旗袍的清瘦女子,仿佛在对着自己微笑,但微笑中,有种让人落泪的酸楚,奇怪的是,女子的容貌却看不真切。赵慕凡很想走近她,甚至想把她搂在怀里,冥冥中他觉得,只要他们能在一起,就有希望走出这绝望的雾霭之地……


“你是谁?”赵慕凡用尽全力大声的喊,可奇怪的是,声音却像被跑光了气的气球一样,干瘪无力,赵慕凡开始担心,女子是否听得到。


女子微笑不答,赵慕凡挣扎着爬起身来,向女子走去,女子轻轻的摆着手,向后退,不急不慢,总与赵慕凡保持着一段距离。赵慕凡有些着急了,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奔跑起来……


梦总是到这时,赵慕凡就在湿冷的汗水中醒来,到底梦中那个女子是谁,最后有没有被自己追上,赵慕凡始终不知道……


……


“天啊,五年前你们吃的那顿饭,你现在还能这么清楚的记得吃了什么啊?”燕小沫轻轻的感慨。


“是啊,人啊,就是这么奇怪,有些其实无关紧要小事你根本不用刻意去记就像刻在你脑子里似的……就像我还记得高二一年里,我一共问他借了72本书……”叶子说的很入神,燕小沫听得也很入神:赵慕凡家的书可多了,我第一次看到那三个黑重的大木头书架,特震撼……我爸爸就有很多书,他在家的时候,就喜欢在阳台看书,有时候他心情好,还会给我读上一段。后来我爸跟我妈离婚了,我爸什么都不要,只要他的书,带着他的书去追求他的理想生活了……我们家的书架子就空了,书房是我最不愿意进的地方,空荡荡的……”叶子的声音有些伤感,身体不由自主的蜷缩在一起,燕小沫很少见到叶子如此软弱的模样,在她的心目中,叶子总是那个聪明坚强的女孩子,哭都是很少的。燕小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摸着叶子的头发,又黑又长,这是她一直都很羡慕的,此时燕小沫甚至觉得,这长长柔柔的头发,有着难以言说的灵气,正透过自己的指尖,将叶子心底的脆弱与悲伤传递给自己,刺激的自己的心,一抽一抽的疼……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燕小沫打破了有些压抑的安静:“那你们怎么回会那么多年不见啊?突然就断了联系?”


叶子又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唉,所以我说人生真的很玄妙,就像今天没有任何征兆的,我们又遇见了,当时,我们也是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走散了,就那么擦肩而过……我记得是高二暑假,开学就是高三,学校补了一个月的课,才开始放假,那年可真热,热的邪行。那时候赵慕凡跟我已经是好朋友了,很好的朋友……”说到这,看着燕小沫一脸怀疑猜测的表情,叶子又忙说:“你别乱猜,就是很纯粹的朋友”燕小沫有些酸溜溜的插嘴:“人家说男女之间根本就没有纯粹的朋友!”“他是老师。这一点他从来就没忘。平时在学校,他是老师我是学生,放了学,我们就是朋友。他给我开小灶补课,别看他教的是语文,其实他数学也很好,那段时间,我成绩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他母亲身体不好,有时候他忙不过来,我就帮他照料一下他母亲。虽然我觉得我们不是普通的师生感情。真的,有时候,我们在一起什么都不说,每人抱着一本书看,我喜欢看一会儿书就偷偷盯着他看一下,看他微皱着眉头看书思考的样子,觉得心里特别满足踏实;我知道他有时候也会偷偷看我一眼,可是我不敢和他对视,我怕破坏那种美好的感觉,我……他从来没有给我机会,虽然他很照顾我,但是我想……或许他只是觉得我只是个小孩子吧。那时候,我给他写了一封信……”


“情书吗?你跟他表白了?”一个中学女生竟然敢给自己的老师写情书,燕小沫很是惊讶于叶子的勇气。


“算不上什么情书,主要是谢谢他,但是也是表达了一些特别的意思的,我……”叶子看着燕小沫瞪着大眼睛一副惊讶样子,有些不好意思,把被子往上扯了扯,大有蒙住头不说了的意思。燕小沫很坚持地把被子按住,关切的问:“那他……”


“没反应,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像根本没有收到那封信一样,信给他以后的三天,我简直不敢单独面对他,上课时都不敢看他。他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照样帮我补课……然后,我想我明白了,或许他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还不是打破那种平静的时候,很奇怪,我也不觉得伤心,因为我想,等我考上了大学,或许一切又不一样了,我或许就有机会,我就再跟他说……”


燕小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谁知道你这一等,再见面竟是就是5年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