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女性纪实—那些有爱情的日子 楔子 第二章(5)

绿度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size][/URL] “叶子,叶子……”燕小沫轻轻用胳膊肘轻轻的搥了搥叶子,叶子托着腮帮子看着讲台傻笑已经半天了,看起来怪模怪样的。 在燕小沫加大力度第三次用胳膊肘推叶子的时候,叶子终于从神游中回到了现实世界:“干嘛啊?” “跟你商量晚上去哪里吃饭?我今天不想吃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


“叶子,叶子……”燕小沫轻轻用胳膊肘轻轻的搥了搥叶子,叶子托着腮帮子看着讲台傻笑已经半天了,看起来怪模怪样的。


在燕小沫加大力度第三次用胳膊肘推叶子的时候,叶子终于从神游中回到了现实世界:“干嘛啊?”


“跟你商量晚上去哪里吃饭?我今天不想吃饭堂了。”


“你们定吧,我都无所谓。”叶子有些心不在焉。这时候,讲台上的赵慕凡已经开始讲结束语了:“同学们,今天很高兴受邀请来这里跟大家一起交流,欢迎感兴趣的同学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可以课后跟我继续探讨,我的邮箱已经写在黑板上了。另外我这本《大众心理与广告传播》现在也已经被新闻及广告专业列为学科参考读物了,有兴趣的同学也可以买来看看,好了,同学们,再见!”


一阵礼貌的掌声,大家开始站起来陆续往教室外走,赵慕凡开始收拾讲台上的讲义以及书本,萧芮趁机拿叶子打趣:“叶子,你要不上去跟你老师套套近乎,人家万一还认识你,说不定还能送你一本书呢……”萧芮话还没说完,叶子真的逆着人流,向讲台方向挤去。留下燕小沫和萧芮面面相觑:“哎?!她还真去了啊?”


叶子好容易挤到讲台前,看着正低头收拾东西的赵慕凡:五年不见,赵慕凡显得更加成熟了,也比以前胖了些。当年鼻梁上有些张扬的白色胶框眼镜变成了更加稳重儒雅的金丝眼镜,没变的是那一头略有些蓬乱的头发。叶子小声叫了一声:“老大!”。


赵慕凡一下子怔住了,他有些迟疑的抬起头,笑容爬上了他的脸:“天,真的是你啊,小叶子!”听得出来,他的声音也很激动。


叶子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她努力克制自己激动的声音,让她听起来尽量平静些:“老大,不,赵老师,是我,小叶子!”


赵慕凡看看周围熙熙攘攘的学生,胡乱的将剩下的书和笔往包里一塞:“你等会儿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请你吃饭,咱们边吃边聊!”


叶子很兴奋的点了点头:“没事没事,我还有两个同学在那边,我跟他们说一声。”叶子说完,就迫不及待跑向已经在教师门口等她的燕小沫和萧芮了。


“哎,晚上我不跟你们一起吃了,我跟赵老师一起,我们好多年不见了。你们自己安排吧,对了,晚上我要是关灯前还没有回来,你们给我留门啊!”叶子说完,又蹦蹦跳跳的跑向赵慕凡。


燕小沫和萧芮看的一头雾水,小愣了一下,两人向着叶子的叶子和赵慕凡挥了挥手,转身离去了。


赵慕凡也挥手回应后,对盯着自己的叶子打趣说:“你的同学跟你说再见呢,你也不理人家。”


叶子还是头也没回:“她们不会介意的,都是我的好姐妹儿,倒是你,我要看仔细了,我还是有点不相信咱们又这样碰上了,我怕我一转头,你又突然消失了。”


赵慕凡看着叶子认真的模样,苦笑了一下:“傻丫头,我还没学会特异功能呢。好了,咱们别站着聊了,这附近你熟,你带路吧!”


叶子吐了吐舌头:“那你可惨了,我肯定痛宰你一顿。”


……


这边燕小沫跟萧芮一边往宿舍走,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随便聊天,说着说着,就说到叶子了。


“你说你见过叶子激动成那样吗?完全魂儿都丢了。我觉得有点儿奇怪,我估计那个赵慕凡跟叶子应该不止是老师跟学生的关系,他俩肯定不简单,。”萧芮煞有介事的推测。


“得了,人家多年不见的恩师,异地重逢,你瞎猜什么啊?”燕小沫给萧芮泼冷水。


“不会,叶子那神态,哎呀”萧芮大声咋呼起来“八成那个赵慕凡是叶子的初恋情人吧?”萧芮很肯定地说,燕小沫不愿意去做这样的猜测:“不会的,叶子那会儿才多大啊,赵慕凡比叶子大不少岁呢吧,估计他都能有30多岁了吧。”


“叶子的思想本来就成熟,再说,大几岁不是问题啊,我听路宁说,他们上学那会儿,就有个老师公开教育他们,说男的就应该找比自己年纪小15岁的女朋友,开始当妹妹甚至是女儿那么疼着宠着,然后等自己开始老了,正好小妻子也正当年,又能照顾人又赏心悦目……”萧芮上下嘴皮飞速翻飞,燕小沫听着一阵恶心:“天,你快停下吧,这个想法真让我恶心,不至于这么不堪吧;如果男女这笔帐能算的这么清楚,那世上还有爱情吗?”


萧芮幽幽的看了燕小沫一眼:“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我只是说肯定有这种情况,又没说叶子跟赵慕凡也是这样;至于爱情……谁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存在……”


听到平时大大咧咧总好像缺根弦儿的萧芮竟然那么说,燕小沫知道萧芮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有感而发,虽然她很不想探究,生怕问出来的事情跟她有关,但是她知道,道理上她应该问问萧芮:“你……怎么了?你跟路宁还好吧?”


萧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还好,没什么,就是那样。”


“哪样?”


“有时候我在想我跟他发展的是不是太快了?我越来越觉得我不了解他,他好像总在雾里似的,在他心里总有一块地方,是我怎么也无法走近的。我是那么喜欢他,不,应该说是爱他,可我怕,因为我们走的太快,他不珍惜我,很多东西就忽略了……”


“或许,或许是因为你们在一起的时间还短,自然很多东西还需要相互进一步了解……”燕小沫不愿意让萧芮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她担心萧芮所看不清走不近的地方正是不应该看清走近的地方,正是如果都清楚了反而会带来痛苦的地方。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小沫?”萧芮突然问,燕小沫哑口无言,慌乱起来,支支唔唔不知道该怎么说。萧芮见她这样,笑了:“你慌什么,难道你也跟某人一见钟情了?”


“也?”


“我,我相信一见钟情,我对路宁就是一见钟情。我见到他我就知道他就是我一直要找的人。他所有的优点所有的缺点好像都是为我而设的,为我而存在的,我都喜欢。甚至他的不可琢磨,我虽然为不了解而烦恼,但是我也喜欢……”看着萧芮动情样子,燕小沫更加害怕,燕小沫感觉昨天那样的事情,就像是莫名其妙的在她身边放了一个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什么触因,它就会爆炸,把她,或者把身边的人炸的伤痕累累支离破碎。这样的想法,不禁让燕小沫对路宁更加怨恨,自己也越发的委屈,白白的被拖下来淌了一趟怎么也清楚不了的混水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