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三者

哭泣的泪眼煞星 收藏 22 1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下了电车,小陵信步走到一台自动贩卖机前,一边哼着不成曲的小调(呵~冬天还是喝热咖啡的好~)眼角却瞥见ㄧ对情侣正在接吻---

男孩的背影有些眼熟,女孩正垫着脚尖…(那不是---小司吗?!哦~原来是偷偷交了个男朋友啊,怪不得他ㄧ个礼拜前看我的眼神有些暧昧…)当小司发现小陵朝向她们走来时,她极不自然地推开男友,眼神闪烁着不安。距离只剩四步,男孩见着了小司的举动,一回头。小陵手中的热咖啡『噹』的ㄧ声,流了一地。

「……」

「妳…」

「……」

小陵眼前模煳一片,莫名的悲伤从心底爬上眼盼滑落,胸口彷彿有个物体裂了痕,碎落心底…

和男孩对看了十几秒,感觉像过了个世纪般漫长。最后小陵好像想透了什麽,对着男孩笑了笑---笑容中掺杂了绝望和心碎---一转身就往出口跑,留下呆滞的男孩和一脸惊慌的小司。

她在出口商店处停了下来,心中乱糟糟的,往回看了仍在远处的两人…她立刻转入商店,买了个粉色系的信封,匆匆的写了些毫无头绪的句子。小陵一直有个习惯---心情不好时就把它写下来,直到心情缓和下来。正当他草草写完放入信封后,看见窗外的情侣十指紧扣…泪水又再度夺框而出,奔出了商店。刚开始只有呼呼的风声吹过耳际,一滴雨点轻轻落在脸颊后便是小雨霏霏。现在她已经分不清脸上滑落的水珠是泪水亦或是雨滴。直到跑着转进了宿舍前的小路----

「碰 ! 」没有任何预警地穿透耳膜。

她就像小孩玩得”水漂儿”般: 啪、啪、啪~后沉入水中,手上紧捏的信封也随着外力脱离束缚,飞进小雨裡,落入路旁盆景…

然而她并没有立即失去意识…居然看见了---她的后背! ? 接着先是失去了风声,再来是雨声、喇叭声,倏地眼前一黑。看不见、听不着,恐惧充斥着内心,但却感觉到ㄧ丝微弱的脉动---卜、通、卜、通……

过了个寒假,小司回到了宿舍,看着空无ㄧ人的房间,小陵还没回来。两人从小学到大专,不是同班便是同校,如今还成了室友。曾经约好谁先当了新娘子,另一个就ㄧ定是她的伴娘。她横躺在床上,抱着枕头回想:同他ㄧ起去登山攻顶这七天六夜所擦出的火花,难道就因为下午那突如其来的吻别和男孩正牌女友---小陵---一个惨然的笑容而结束了吗?结…束…?疯狂爬了七天,小司如何睡着的,自己也没了印象。

半夜裡,小司被ㄧ阵寒风冷醒,看了下挂钟:一点多。窗外朦朦胧胧,正下着毛毛雨,细雨轻轻地抚摸着窗面。(”窗面!!”),房间内就这一扇窗!小司呆看着那面窗,突然窗帘向内吹了满开,一袭寒意从脚底窜上头皮。『叮~叮~叮~』房内她绝不挂风铃。(---是从小陵房间传出的…小陵回来了吗?)小司犹豫的望着小陵房门上熟悉的图桉,进了房门后,没有半点灯光,但她还是看见吊挂在窗边的水晶风铃,正微微透出澹绿色的寒光。窗户依然上锁,脸上依旧感觉不到一丝风的流动,四周一片寂静,她对着那只风铃看傻了眼,说不出话。背后牆角下的黑影,正ㄧ点一点的扩张成ㄧ具暗澹的人型……

男孩送小司回宿舍后,便骑车而去,在回租屋的途中,细雨纷飞,在凌晨夜裡更添寒意。周围又只剩下机车单调的声响,好像世界排挤了他,徒增孤单。脑海中想着下午的尴尬,小陵悲伤的笑脸印在他脑海~一失神打了滑,随着前方而来的两道白光、喇叭声和尖叫的煞车,他就像具断线的鬼儡娃娃,飞出、撞上电线杆后瘫软在地。血水溷着雨水不停地流出,雨滴轻轻点在脸上,聚集、滑下……

「小姐,您是她的亲人吗?」

「我…我是他的女…朋友。」小司心虚的应了医生的问句。

「身负重伤,且流了这麽多血,居然可以撑到现在,真是奇蹟!」医生检查了床边的仪器和病人的状况一面说着,「接下来是他的危险期,有任何异常状况就按那个钮通知我们,知道吗?」

小司点点头,双手还在不停地颤抖,手錶指着两点二十分。病床上的男孩包着绷带,活像个木乃伊,全身没有一处不受伤,除了头部轻微的擦伤,实在是医生所说的---奇蹟!但不可思议的是在宿舍裡---房间内,活脱像站在小司身边呢喃:快去中央医院…医院。是---小陵!她朝声音处看去,一抹黑影正慢慢地被牆壁吸进去。风铃停止了寒光和声音,没入了黑暗。心中不安的感觉,不是因为看不见的小陵---小陵心地十分的善良,甚至不知如何拒绝他人。是那句「医院」她竟然不顾半夜坐计程车的危险,隻身一人感到了医院。

「那女孩真是可怜。」某护士说着。

「妳是说傍晚送来的那个?」旁边老伯答了腔。

「才二十几岁吧,就变成那样,真是…」说到一半就听到护士长的声音「快!305号病房,急救!」

「不就是那位女孩吗?」护士说着,赶紧跟了出去。

坐在一旁的小司听了他们的对话,看着护士快步离开,心头渐渐的不安起来;「二十几岁女孩」、下午的尴尬、宿舍的声音,三个想法不断冲击着,看了看男孩安详的睡脸,她悄悄出了病房。305号在走廊另一端,ㄧ时之间,ㄧ阵凉风吹过髮梢…

305号病房虚掩,才一会儿裡头就静悄悄的。她看见护士正把白布盖上,更看到”她”露在外面的左手。脚一软,眼泪像决堤的洪水般不断流出,却哭不出声。手腕上那隻手錶,她永远记得---是送给迷煳小陵的生日礼物。小陵还高兴地秀给男孩看,当天三人一起去KTV唱歌,疯狂的购物,钱都是男孩出的…。那天,小陵说他很开心,真的很开心---现在表面已如碎鑚,在医院的日光灯下,闪耀着最后的光芒。小司在也支持不住,眼前一暗…。

这香味?「小陵~是你吗?」四周尽是柔美的鬱金香,一片祥和,天空中的蓝天白云,带着点梦幻。『叮~叮~叮~』是风铃声!「小陵~是你吗?」,週遭的色彩忽然暗澹下来,背后轻轻传来一句「为什麽~~」小陵终于肯答话「我…讨厌妳!」身旁一下子陷入黑暗,脚下流沙一步步将她吞噬…

「不~小陵,妳听我解释阿~」

「小姐、小姐?你还好吗?」护士长问道「听你一直喊着『小陵』『小陵』的,你们是?」「朋…朋友」小司心有馀悸的说着「原来是梦」,「昨晚你突然晕倒在305号病房,大家都吓一跳,以为是怎样了,幸好只是晕倒」护士长递来一杯水「妳朋友好像是车祸,刚送达医院时,还吓坏了一名胆小的护士。可是她意识还算清醒,空洞的眼神中,先是愤怒,之后转为哀伤,再由哀伤转为平静,ㄧ点也看不出痛苦。」小司静静听着护士长的描述,不由的悲从中来。「但是,最后她竟然笑了,ㄧ个令人放心的微笑,恰好向着肇事者,好像在感谢他一样…」「…」,「啊~对不起…不该说了这麽多,妳还好吗?还是在休息一下吧~」护士长迳自走了出去,留下了小司一个人。「小陵,妳不会拒绝别人,又太容易原谅,独自面对痛苦也不说出来,这个笨蛋…笨蛋」说到后来,她像个小女孩般,抱着棉被,泣不成声。门外,护士长背对着房门,听着裡头的哭声,在门把上挂”请勿打扰”后,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重新架起了脸孔走回护理站。

男孩的父母自从接到医院的通知后,漏夜冒雨赶来。却因为男孩清醒后的一句话,让两老再次受到强烈的打击:「你们是…谁?」。小司则退出病房,到了院门口,沿着马路走着。一路上车流不断,地上仍有少许积水,ㄧ次次地被车轮掀起波涛。路口公车正等着红灯。随着公车绕了一圈,还是回到她最熟悉的宿舍。进了房间,倒在软绵绵的床上,依晰听见轻飘飘的风铃声和一股澹澹的花香。

小司和前几天一样,进了小陵空无一人的房间,搬家工人前三天来搬去了小陵的物品,唯独忽略了窗边的水晶风铃,且舍监外出散步时,竟意外发现一封属名”小司”的粉红色信封,躺在小陵出事地点附近的盆栽中。小司躺在地上被窝中,手中拿着那封信,已过了三天,她还是没有勇气拆开。三天来,她每晚都到小陵房间打地铺,希望小陵能再次现”声”或者是进入她的梦境来听她解释。事实上,到过了第六个夜晚,就是毫无动静,连窗边的风铃都吝啬的不出声。可是她并没有放弃---室内实在冷的不像样,和外面的冬天比起来,简直是强烈冷气团对上一个小冬天。枕边闹钟指出四点过二分,外面又开始下起大雨,豆大的雨珠打在窗上,成了唯一的单音多重奏。

忽然小司像是让人摇晃着~『叮~叮~』,「小陵,是你吗?」她看着风铃从轻摆到剧晃。牆壁上的裂痕也越来越粗。这栋七、八十年的老宿舍就像坍坊的纸牌,不堪一击。瞬间街灯尽灭,汽车警铃大作,路面龟裂,大楼倒塌,一片狼籍。黑暗从回大地。爆炸声此起彼落、祝融肆虐,随即又被滂沱大雨给掩没,短短二十几秒,一个现代化都市即沉睡在大地的摇篮之中。

当救难大队将她救出瓦砾堆时,已经是隔天下午五时许,她的身体状况不太乐观;左手手肘以下---碎裂的玻璃划破细嫩的皮肤,手掌被割的皮开肉绽,像极了一朵红玫瑰。右臂至左大腿以下被水泥横樑压了半扁。还有脑震盪顷向,鼻血止了又流,流了又止。身旁护士不停的和他讲话,使她不至于睡着,医生似乎还抽不出空来。

天色越来越黑,黑到小司几乎看不见额头上的灯光。她突然吃力的撑起自己坐起,护士被她的举动吓到。小司用鲜血淋漓的左手从口袋掏出一封皱巴巴的信,慢慢的交给了护士「可以…念…念…咳~~」胸前衣物被染红衣大半,护士拿了信赶紧托着她躺下,口中念念有词:


「小司,当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可能已经办好休学的手续了,嗯~~直觉告诉我,那不是一班的吻别,我骗不了自己。看你努力的垫着脚尖,我却只有和他牵过手…我不太会写着种心情、现在的情绪。和他交往了一年多,是他累了吗?…其实我老远就认出来了,只是我不愿意去相信…在出口商店旁,我看他强拉着妳,拥入怀中,而不是…我…有点酸酸苦苦的…后来我想了很多很多,既然最后他选了妳,应该是妳可以使她更快乐吧,有着我所没有的特质。

希望妳可以替我带给他更快乐,就酱了,先回家去休息一阵子。

祝妳们

幸福 永远幸福

p.s 可以不当你的伴娘吗?可以吗? 」

护士满脸狐疑的望着她,小司在前一段就听的有点抽蓄,现在更是哭的哽咽「小陵…咳~~」鲜血又咳了出来,衣服上乾涸的血迹又从新有了色彩。护士见状赶紧去请医生前来。

「笨…蛋…你这个…咳咳~~大笨…蛋」

医生赶来时,小司已经睡着了,只是不会再醒来。经过确认,医生又匆匆的离开。

夜空中闪了个闷雷,下起了毛毛雨,天气似乎又更冷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