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9.html

燕小沫躺在床上,只觉得有些发冷,可是脸却烫的出奇。刚才的一切像电影一样迅速在她脑子里回放,事情太突然,让她有种不真实感。看着镜子绯红的脸,更糟糕的是脖子上的吻痕,她恨不得拿脑袋撞墙。于是燕小沫冲进洗浴间,打开淋浴,就这么穿着睡衣让水把自己浇了一个透,也感觉不出水是冷是热:“啊!!!!!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啊!”她对着镜子大喊大叫,终于觉得舒服多了,于是决定躺在床上,强迫自己睡觉。

大概晚上11点多吧,叶子和萧芮嘻嘻哈哈的回来了,进门开了灯后,叶子见燕小沫还躺在床上,小声叫了她一下声,燕小沫故意没有答应。她们就没有再大声说话以为她睡着了。叶子轻轻到燕小沫床边。燕小沫把眼睛闭的紧紧的,叶子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试了一下,然后轻声对萧芮说:“不发烧,睡的挺实的,小声点别吵醒她了……”燕小沫心里一阵感动,一下午的委屈、失落还有一丝的慌乱与困惑仿佛那一刻都得到了慰寂,眼泪差一点就涌出了眼眶。还好,叶子没有继续坐在她床边看着她,而是跟萧芮蹑手蹑脚的洗漱去了。燕小沫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着,那天晚上,她失眠了。

早上一起床,萧芮就像吵闹的麻雀一样,跳到燕小沫的床边,笑嘻嘻的看着她。一时间,燕小沫有点不愿意面对萧芮的目光与笑容。

“呵呵,你这个家伙,昨天跟翁扬单独接触的怎么样?看人家一听你不舒服,都不跟我们玩了,就想送你回来……快跟我们说说,他跟你都聊了点什么?”

“没什么,就是送我回来然后就走了,拜托你就别瞎操心了,总把我跟不相干的人瞎联系什么啊?”燕小沫一边叠被子,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萧芮。

“怎么是不相干的……天啊,小沫,你还装!”萧芮突然尖叫起来,在燕小沫听来声音尖锐的让她直起鸡皮疙瘩。更让她心慌的是萧芮狠狠的盯着她的样子。

叶子估计也是被吓到了,赶忙到燕小沫床边:“怎么了怎么了,萧芮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行吗?看把小沫吓的。”

“你看小沫的脖子!”萧芮兴奋的叫着,燕小沫心里一阵发紧,再想遮掩也晚了。

“小沫,看不出来啊,这进展的也够快的啊,还装呢,不相干的人,呵呵……”萧芮的笑声在燕小沫听来极其刺耳。

叶子的眼光也聚焦到了燕小沫的脖子上,稍稍的诧异一闪而过,随后是一脸仿佛洞晓一切的笑容,这更让她难受了。

“哎呀,这警察哥哥也是够手段啊,别看不声不想的,这么快就把咱们小冰人给拿下了啊。呵呵,怎么样,是不是受到我甜蜜爱情的影响,春心荡漾了……”萧芮不识趣的继续说着,此刻的燕小沫觉得萧芮简直聒噪的让人厌恶。有一瞬间,燕小沫在心底甚至萌发了索性告诉萧芮自己脖子上的吻痕是路宁的杰作的邪恶念头,还好,她克制住了,把嘴巴抿的紧紧的,生怕这个秘密从自己的唇缝中挤出去。

见燕小沫一言不发,而且脸色开始不对了,萧芮也觉得有些无聊,忙说:“好了好了,看把你难为的样子,我不说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也不多事问了省得某人脸皮薄真恼了我。”

燕小沫也实在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马上就这个台阶,转话题了:“你知道我会发脾气就好。对了你们昨天玩了怎么样?”

“还可以,其实也就是瞎转悠了一下,大家聊聊天而已,我跟羽臣还挺多共同话题的,对了,下个礼拜他们学校有场篮球赛,他还邀请我们去看呢。”叶子不急不忙的说。

“哎呀,现在羽臣羽臣的叫的还挺亲密的嘛,篮球赛我估计人家邀请的是你,而不是我们!”叶子的话让燕小沫有些不舒服。

“小沫,我可没得罪你啊,我看你今天情绪不太对,我们可没什么,就是觉得是挺有共同话题的普通朋友。他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型的。算了,我看你这个家伙是心里藏着事儿了,看你这不稳定的情绪呦。”叶子给燕小沫翻了一个白眼,但顺便用手亲昵地抓了抓她的头发,燕小沫对这个亲近的举动觉得很安慰。

“可惜昨天我们路宁临时有事先走了,要不你们就不用带着我这个大灯泡了,说不定你们那进展速度也不落后小沫……”萧芮再次开始聒噪,燕小沫痛苦的闭上眼睛。还好,叶子及时地转移了话题:“下午有个讲座,你们去不去听?”

“谁的?什么主题?”一般来说,燕小沫对讲座的兴趣不大,从进校到现在,三年中听过的讲座可能不到一个巴掌数。可是现在,燕小沫巴不得就讲座的话题多讲几句,省得萧芮再提起那个一想就让她头疼的话题。

“赵慕凡,大众心理与广告传播的邂逅”叶子的语言透着兴奋劲儿。

燕小沫有些好奇,这个题目听起来好像并不怎么有趣,赵慕凡?心里默念了两次这个名字,也不熟悉,看来不是很有名气,真不明白叶子为什么这么有兴趣。还没等燕小沫问,萧芮已经咋呼开了:“啊?我还以为什么呢?这个主题听起来跟咱们学的什么新闻心理学或者广告学应该差不多吧,比较无聊。我还以为你只对什么古代文学、风水堪舆类的讲座沉迷呢,怎么这个你也爱听啊?”

叶子看了看她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偷偷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去听主要是因为讲座的人的名字!”

“赵慕凡?!是名人吗?我怎么没听过啊?”

“不是,不过我的高中语文老师,就叫赵慕凡”叶子的声音故意压的很低,神秘兮兮的说。

“啊?!”燕小沫跟萧芮同时绝倒。

“就因为这个,因为同名,你就要去听讲座?叶子,你没事吧?”燕小沫发现自己还是不了解叶子,对于叶子的很多奇怪的想法,她总是有点跟不上节奏。

“讨厌,我就是好奇想去看看,万一是同一个人呢,你们别废话,去不去吧?反正我去定了!你说你们啊,学校安排这些讲座容易吗?你,就知道玩,天天逃课我就不说你了,多听点讲座,吸收外来知识,多好,还有你,就知道谈恋爱……”叶子很显然知道她们的弱点,强忍着笑,板起脸,故意拿出萧芮妈妈平时训人的腔调。大家笑做一团,燕小沫边笑边说:“好了好了,真怕了你了,我去,我去,我要不去估计你马上要说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了。不过你学起萧芮他妈来还真像,上次咱们去她家吃饭,她妈妈就是这么苦口婆心的希望咱们莫负青春,把握机会……萧芮,你妈是不是这么说的,我记得当时她说的特压韵流畅……”

“叶子,最坏就是你了。!”萧芮笑着要打叶子,叶子一闪身躲到了燕小沫身后……

说归说,大家还是决定去听讲座,叶子希望占个前座,燕小沫跟萧芮都希望坐后点,好开溜,妥协的结果是三人坐了中间。

讲座的老师一走出来,叶子就忍不住一小声惊叫:“啊,真的是他!”

“谁?你的高中老师?”燕小沫眯起眼睛,努力的张望讲台前那个看起来三十多出头的高个男人。

“是他,真的是他!”叶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讲台前的人“就是你们,偏要坐这么后”

燕小沫跟萧芮面面相觑,“谁知道真是你的熟人啊,哎呀,就算是你的中学老师也没什么啊,老师还不是经常能碰见,我有一个中学班主任,就在我家那个小区,现在还……”萧芮小声的跟两人嘀咕。

“嘘,你们别打扰我,好好听!”叶子目不转睛的看着讲台,小声轻声警告萧芮,然后就再也不理她们了。叶子完全沉浸在与赵慕凡重逢的惊喜中,赵慕凡讲得是什么叶子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因为她的思绪,早伴着赵慕凡的声音,游荡在多年前,高二那年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