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熔炉 第一卷 第六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16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7.html[/size][/URL] 文欣自到部队后很长时间只给父母发过一封信,之后就再也没有给父母写信了。 今天是星期六,全连进行了半天的队列训练。结束后,班长告诉班里的战士说:“今天下午休息,下午没有事你们可以给家里写信,或者洗衣晒被。”吃完中午饭后,连里的大部分战士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不是给家人写信,就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7.html



文欣自到部队后很长时间只给父母发过一封信,之后就再也没有给父母写信了。

今天是星期六,全连进行了半天的队列训练。结束后,班长告诉班里的战士说:“今天下午休息,下午没有事你们可以给家里写信,或者洗衣晒被。”吃完中午饭后,连里的大部分战士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不是给家人写信,就是洗衣服晒被褥。文欣晒完被褥后,然后从自己抽屉里拿出信纸和钢笔准备上楼到阅览室里给父母写信。刚出门,就与老乡陈亮撞了个满怀。

“你这是上哪?星期六的没有事情,我俩到街上玩玩去。”陈亮说着用手拦住了文欣的去路。

“我到阅览室里找块安静的地方给父母写封信,好久都没有写信了。再说,外出必须要经过连长和指导员同意才行呀。你和连长,指导员请假了吗?”文欣不想出去,于是问陈亮。

“不用请假,我俩偷着出去,早点回来不就行了吗?”陈亮压低嗓门对着文欣的耳朵说。

“不行!连队规定的很清楚,你想我俩都受到纪律处分吗?”文欣忽然抬起头大声地说道,惊得陈亮一跳。

“我说兄弟,你怎么就死脑筋。再说;你得了嘉奖,我想卖点好吃的东西祝贺你呀。”见文欣不肯就范,于是陈亮脑筋一转想出了这么一个点子来。

“这样吧,明天是星期天我俩到连长那里请个假,再出去,我请客。你看如何?”

“那好吧,就听你的。”陈亮摸着脑袋失望地走了。

连队的阅览室里静悄悄的,文欣走进后独自一个趴在桌子上铺开信纸拿起笔开始写信了。文欣拿着手中的笔,眼睛望着天花板,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俯下身子写到:“爸爸,妈妈,二老好!上次的信已经收到,一切安好,请二老放心!来到部队已经近四个月了,在连长和指导员,以及班长和战友们的关心和爱护下,我很快适应了部队的生活。

这里不比家乡属于北方地带,气候和我们那里相差很远。冬天也非常的寒冷,特别是这里的风沙比较大,风沙一起天昏地暗,看不见天,也看不见地,呼啸的风沙让人眼睛都睁不开。

这里吃的与家乡也不同,我们那里每天吃的都是大米,而这里除了晚餐是米饭外,其余的都是面食,开始很不习惯。不吃不行呀,现在已经习惯了,而且吃的很香,很有味道。我听人说,面食比米饭有营养,定分含量高,而且也很养人,现在我感觉比在家里的时候长胖了许多,体重也增加了不少,真的。下次,有机会的时候,我到照相馆里照张相片寄给你们。穿着军装照相一定很威武,你们看了一定会高兴,喜欢的。

对了,我告诉你俩一个好消息。最近,我在连队举行的射击考核中打了第一名,受到连长、指导员和战友们的表扬,还获得了一个嘉奖。”

写到这里,文欣忽然想到什么,是不是要把自己和班长之间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写进去呢?此时,文欣手中的笔停在了半空中,不知如何是好。想了一会儿,最后决定还是不能把这件事写进去,否则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爸爸,妈妈;我知道妈妈身体不好,爸爸你要多照顾妈妈的身体,等我有探亲家时,我一定回去看您们的。

好了,就写到这里,下次有时间在写给您们。最后,代我向妹妹问好,祝愿妹妹能考上大学!”

儿子,文欣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




文欣独自一人在阅览室里安静写信的情况被指导员看见了。指导员是一个爱好学习的人,每逢休息期间他几乎都要在阅览室里看书,读报。指导员有自己的办公室,他来阅览室除了看书,读报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想在这块小小的阵地上看看能有多少战士在这里安心学习,或者给家人写信。

文欣是背对着阅览室的门写信的。指导员轻轻地推开阅览室里的门后,悄悄地走了进来,然后就近找个位置坐了下来,将手中的一本《战争与和平》的书放在桌子上,低头看了起来。此时,文欣信已经写好了,然后看了几片,感觉信中有些字句还要修改,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信纸,重新写了起来。写完后,文欣又从口袋里掏出信封,填上父亲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以及邮政编码。然后,把写好的信装在了信封内。此时,文欣抬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知道时间不早了,得赶紧把信投入到邮箱内,否则信就要等到明天才能走了。于是急忙收拾起桌子上的纸和笔,拿着信封向室外走去。

“指导员也在这儿看书呀?”一转身,文欣看见指导员趴在桌上看书,然后走到跟前打起招呼来。指导员看见文欣笑呵呵的,脸上也绽开了笑容。

“是你呀,是给家人写信?”指导员亲切而和蔼地问道,说话时眼睛扫了一下文欣手中拿着的信封。

“恩。”文欣好像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好,不错。以后有时间,包括晚上可以经常到这里来看出,学习。”

“恩,指导员我走了。”说着,文欣迈着欢快的步伐走出了阅览室。

第二天早上,全连集体出操。队伍沿操场周围绕着圈作队列中的跑步动作。整齐的步伐和“一、二、三、四”的口令声在偌大的院内发出震耳欲聋。行进中,陈亮正好和文欣并排着随队伍跑着。

“我说,等出操结束后我俩向连长请个假,来到这里还不知道这里的街上是什么样子。我说,你听见了吗?”陈亮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问文欣。

“我来昨天不是说好的吗?”陈亮一个劲地说道。

“不要说话,保持队形整齐,步调一致。”连长似乎听到队伍里有人说话的声音,提醒到。

“起步走!”连长发出了齐步走的命令。队伍依旧迈着整齐的步伐前进着,整齐的摆臂动作发出“唰,唰”声音。

“立定!”队伍“啪”的一声停止了。

“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今天是周末,各排,各班可以开在各项娱乐活动,也可以洗衣晒被。另外,若有外出必须和我,还有指导员请假,回来销假。各班带回!”早操中,连长把周末的活动已经安排好了。

“由于昨天被褥已经晒过了,文欣把内务整理好拿着牙缸,牙刷来到洗漱间开始洗脸刷牙。这时,陈亮也走了进来。

“快点,我俩到连长那里请假去。”文欣还在刷着呀,陈亮急不可待地催促道。

“你急什么?没看我在刷牙么。”文欣满嘴牙膏末,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陈亮还在一旁站着。文欣刷好牙问道:“你怎么不洗脸刷牙?”

“嘿嘿,我早已经洗漱完毕了,就等你了。”陈亮一脸的傻笑。洗刷后,陈亮和文欣一起向连长的办公室走去。

“报告!”

“进来!”办公室里连长的声音传了出来。文欣推开门和陈亮一起走进了连长的办公室。

“连长,我想和文欣上街去,来了好久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样子,所以想出去走走看看,顺便寄封快件回家。”陈亮说着,还耍起了小聪明。

“哈哈,你们俩想出去玩玩,我并不反对,也能理解,不过你说你想发快件回家,不对吧。”连长笑呵呵地说道。接着,连长又说道:“昨天好像文欣给家人写信了,你什么时候写的信呀?”

“我,我…..我昨晚在班里写的。”陈亮被连长这么一问有些傻了,但还是狡辩道。

“我看文欣可以出去玩玩看看。你呢?等你把信写好了给我看看,之后再批准你。你看如何?”

“我看连长说的没错,等你把信写好了,我陪你一起到街上去,好吗?”一旁的文欣说话了。这时,陈亮的眼睛白了文欣一眼,什么也没说,拉着文欣悻悻地走出了连长的办公室。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