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梦 第二卷 美国因素 第○一八节 论祐亨七宗罪

jany_chan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size][/URL] 第○一八节 论祐亨七宗罪 《人民报》、《中华报》与《光复报》台湾三大报业重拳出击,联合报道,用一个醒目的标题《恶果自食,该遭此报——论伊东祐亨的七宗罪》作为报道,历数伊东祐亨的种种恶行 报道是这样写的 台湾行省省政府告之,日寇伊东祐亨所犯具体的有七宗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


第○一八节 论祐亨七宗罪




《人民报》、《中华报》与《光复报》台湾三大报业重拳出击,联合报道,用一个醒目的标题《恶果自食,该遭此报——论伊东祐亨的七宗罪》作为报道,历数伊东祐亨的种种恶行

报道是这样写的

台湾行省省政府告之,日寇伊东祐亨所犯具体的有七宗罪:


朝鲜扰我属国,此其罪一(注①)

尔后挑我主权,此其罪二(注②)

丰岛侵我舰船,此其罪三(注③)

旅威袭我领土,此其罪四(注④)

黄海灭我北洋,此其罪五(注⑤)

九五窃我国土,此其罪六(注⑥)

台湾屠我平民,此其罪七(注⑦)


此人有此七罪,非死能抵也,如今即已然命丧我儿女之手,但仍须唾弃之

内幕是:这一报道是台湾行省督陈羽亲批亲撰的

注①:早在16世纪后期就曾侵略台湾无功而返的日本并没有置身于这场侵略狂潮之外,野心勃勃的它于1894年发动了旨在并吞朝鲜、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1894年7月,中日两国军队齐集朝鲜,战争迫在眉睫。7月中旬,日本海军主力舰艇在佐世保军港集结,成立联合舰队(由常备舰队和西海舰队合编而成,伊东祐亨任司令官),下分本队和第一、第二游击队进驻朝鲜,也就在那时清国的属国——朝鲜被日本占领,清国的势力也被排出


注②:朝鲜占了朝鲜后不满足,继续在中国的境内肆虐,直逼当时的京都——北京


注③:1894年7月23日,日本联合舰队从佐世保启航。7月25日,日舰“吉野”、“浪速”、“秋津洲”于丰岛海面袭击中国运兵船和护航舰只,获得成功,使日本增强了战胜中国海军的信心。自此以后,联合舰队一直活动于朝鲜海域,一面掩护后续陆军和军械粮秣的海上运输,一面声援日军的陆路作战。8月5日,日本大本营命令联合舰队搜索和击破中国舰队,伊东祐亨随即于8月7日率舰队从隔音岛出发,驶往黄海西部海面。 北洋舰队方面受李鸿章避战保船思想的牵制,自7月25日丰岛海战之后,只敢在大同江口和威海卫军港之间来回巡弋


注④:后来,日舰窜至旅顺口、威海卫港外,威胁到沿海地区的安全,清政府于是在8月23日急令北洋舰队应在威海、大连湾、烟台、旅顺等处 “来往梭巡,严行扼守,不得远离,勿令一船阑入”。此后,北洋舰队再未远巡,不出北洋一步,将制海权轻易让给日本,使北洋舰队日益陷入消极自保的被动局面。 9月上旬,清政府鉴于平壤之战即将爆发,准备增派援兵。为了争取时间,决定将驻防大连一带的总兵刘盛休所部铭军8营4000人由海道运至中朝边界大东沟登陆,再辗转前线,但为时已晚,旅顺与威海一带被日寇占领


注⑤:日本联合舰队得知中国海军将护送陆军赴朝的消息后,伊东祐亨判断北洋舰队有可能在鸭绿江口一带,于是率军舰12艘于16日下午出发,向黄海北部的海洋岛航进,17日晨抵达该岛附近。日本这12艘军舰是:“松岛”、“严岛”、“桥立”、“扶桑”、 “千代田”、“比睿”、“赤城”、“西京丸”、“吉野”、“高千穗”、“秋津洲”、 “浪速”。 9月17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北洋舰队正准备起锚回航旅顺,发现日本舰队自西南驶来,丁汝昌即命令舰队启锚迎战。日本舰队随后也发现了北洋舰队。北洋舰队开始成 “并列纵阵”(“定远”、“镇远”两舰居前),以每小时五海里的速度向西南方向航进。日本则以第一游击队“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4艘速率最高的巡洋舰为先锋,伊东祐亨自乘旗舰“松岛”,率领本队“千代田”、“严岛”、“桥立”、“比睿”、“扶桑”跟进,12时许,又将“西京丸”、“赤城”移至本队左侧。丁汝昌见日舰成“单行鱼贯阵”扑来,决定采取主舰居中的“夹缝雁行阵”(交错配置的双横队)应战。 但由于旗舰“定远”舰速度过快,“济远”、“广甲”等舰未能及时跟上,阵形因此成为半月形而类似“后翼梯阵”。 12时50分,双方在大鹿岛(大洋河口外)西南3海里处开始交火。“定远”首先发主炮攻击,其余各舰相继开炮,但均未击中目标。战斗开始不久,“定远”发炮震塌飞桥,丁汝昌摔伤,信旗被毁,各舰失去指挥。日第一游击队4舰陆续以其右舷速射炮猛轰“扬威”、“超勇”,二舰相继被击中起火,退出战斗。日舰“吉野”也被北洋舰队击中起火,但很快被扑灭。13时30分左右,“超勇”沉没。 当日本第一游击队绕攻北洋舰队右翼时,本队也与北洋舰队主力交相攻击。日舰 “比睿”、“赤城”被北洋舰队截击。 “定远”、“来远”、“经远”重创“比睿”、“赤城”。“赤城”舰长坂元八郎太当场毙命。“西京丸”也受重伤。 但是,日本舰队利用其航速快、便于机动的优点,第一游击队和本队互相配合,至 14时15分左右,本队已绕至北洋舰队背后,与第一游击队形成夹击之势。北洋舰队腹背受敌,队形更加混乱。在混战中,“致远”舰多处受伤,船身倾斜。伊东祐亨令第一游击队救援“赤城”、“比睿”。“吉野”冲在最前面,正遇上“致远”。管带邓世昌见 “吉野”十分猖狂,毅然下令开足马力,准备用冲角撞击“吉野”,以求与敌同归于尽,不幸被鱼雷击中沉没,邓世昌等250名官兵壮烈牺牲。 “经远”继续迎战“吉野”,也中弹起火,管带林永升、大副陈策阵亡,随后舰也被击沉,250余名官兵殉难。 “致远”沉没后,“济远”管带方伯谦、“广甲”管带吴敬荣,贪生怕死,临阵脱逃。(方伯谦是否临阵脱逃,近年有不同看法。)“靖远”、“来远”因中弹过多,退出战斗,避至大鹿岛附近紧急修补损坏的机器。 在“致远”、“经远”等舰同第一游击队激战的同时,“定远”、“镇远”两舰正顽强抵抗着日舰本队的围攻,虽中弹甚多,几次起火,全体官兵仍然坚持奋战,重创敌旗舰“松岛”,打死打伤炮台指挥官海军大尉志摩清直以下100多人。 不久,“靖远”、“来远”抢修完毕,重新投入战斗。“靖远”帮带大副刘冠雄见 “定远”号旗桅杆断裂,不能升旗指挥,建议管带叶祖珪代悬信旗集队,指挥各舰绕击日舰。这时,日旗舰“松岛”已经瘫痪,“吉野”也丧失了战斗力,其余日舰也都伤亡惨重,不能再战,又见北洋舰队重新集队,伊东祐亨便于17时40分左右下令撤出战场。北洋舰队稍事追击,也收队返回旅顺。历时5个多小时的黄海海战到此结束。 黄海海战历时5个多小时,其规模之大,时间之长,为近代世界海战史上所罕见。海战的结果是北洋舰队损失“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广甲” (“广甲”逃离战场后触礁,几天后被自毁)5艘军舰,死伤官兵千余人;日本舰队 “松岛”、“吉野”、“比睿”、“赤城”、“西京丸”5舰受重伤,死伤官兵600余人。北洋舰队的损失大于日方。黄海海战以后,由于北洋舰队嗣后不敢再战,日本基本上掌握了黄海制海权,对后来中日战争的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说,北洋舰队在黄海海战中是失利了。失利的原因一是北洋舰队指挥失误,排出的阵形不利于进攻,发挥不了己方舰队在舰艇数量、大口径火炮和防护能力等方面的优势,开战不久即失去统一指挥,始终处在被动地位;二是“济远”率先逃跑,影响了斗志;三是弹药不充足。日方则充分利用其航速、中小口径速射火炮方面的优势,运用灵活的战术,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但是,中国广大爱国官兵是英勇顽强的。他们在惨烈的战斗中,奋不顾身,临危不惧,表现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敢于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慨。他们的爱国主义精神值得后人永远记取。——也一直延续到现在,有了这一股精神在,中国再次崛起不是问题,只是时间问题


注⑥:九五是指清政府在1895年签署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日本,早在16世纪后期就曾侵略台湾无功而返的日本并没有置身于这场侵略狂潮之外,野心勃勃的它于1894年发动了旨在并吞朝鲜、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一年的战争不仅让清王朝丧失了精心经营的北洋舰队,也让台湾从此离开祖国达半个世纪之久。在侵略者蛮横的所有条款“但有允、不允两句话而已”的淫威与要挟下,在如不签约就重新开战的威胁与恫吓中,清政府被迫签署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自古就是中国领土的台湾从此“让与日本”。


注⑦:清政府被迫签署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消息传来,举国震惊。中华民族为台湾的割让、《马关条约》的签署悲痛、愤怒、呼喊:在北京,积极主战的官员们纷纷上书抗争,百姓“人情汹惧,奔走骇汗,转相告语”,正在京应试的各省举人奔走呼号,“至有痛哭流涕者”,愤而“公车上书”。

在台湾,人们聚哭于市,夜以继日,哭声达于四野,台北民众“激于义愤,万众一心”,鸣锣罢市,向台湾巡抚逞递血书,愿“誓死守御”——

那是一个浸透血与泪的春天,一个所有中华儿女永远无法忘怀的屈辱之日:1895年4月17日,《马关条约》签署日。一纸条约积淀着耻辱与伤痛,它记录了中华民族在那个悲苦时代的所有无奈和悲愤;台湾的割让,更是民族的灾难与浩劫,它警醒着中华儿女:中华民族已到了亡国灭种的危险时刻。

就是这样一个象征着民族屈辱的《马关条约》,就是这一纸条约现在的‘台独分子’还为之歌功颂德;就是这样一个民族永远的伤痛,竟然成了‘台独分子’眼中的“大幸”。为了实现分裂祖国、台湾“独立”的罪恶目的,竟然可以舍弃民族的良知,可以公然站在侵略者一边。历史这面镜子,照出‘台独分子’是一群民族败类。

悲愤汇成抗争,鲜血洒染国土。台湾被割占的历史,就是台湾人民不屈奋争的历史。——中华民族从来就不是一个甘于屈服的民族,中国人民从来就不是畏于强权的人民。一批批的仁人志士,为探寻富国强民之路而前赴后继。台湾的被割让,则犹如一声惊雷,在中华大地唤起了波澜壮阔的反割台、反占领斗争。

台湾岛内抗日义军纷纷揭竿而起,祖国大陆呼应之声响遍南北。反对割让,抵抗日寇,台湾同胞用鲜血写就了一页悲壮的历史:1895年6月,日军向基隆发起猛攻,守军顽强抵抗,终因力量悬殊而告失陷;7月,日军进犯新竹,义军拚死抵抗,战至粮食断绝。新竹失守后,义军曾发起三次大规模反攻,先后进行大小20余次战斗,牵制日军达一月之久;8月,义军在大甲溪与日军展开激战一天,日军纷纷落水,遗尸累累,多个被擒; 9月,义军3000余人与日军在八卦山展开血战,击毙日军千余人,义军将士伤亡殆尽;10月,义军与日军在嘉义城内展开浴血巷战,“伤亡极重”。义军首领徐骧受重伤,高呼“大丈夫为国死,可无憾”,壮烈牺牲;同月,外援早绝、粮饷告罄、饥疲至极的义军坚守台南数日,毙敌不计其数;11月中旬,日军刚刚宣布“本岛全归平定”,义军旧部即再度而起,高喊“驱逐倭奴、恢复中华”,打响了全台沦陷后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第一枪——历史镌刻着这些为台湾、为国土挥洒了青春、鲜血的英灵的名字:徐骧、姜绍祖、吴汤兴、胡嘉猷、江国辉、苏力、黄娘盛——我们也将永远记得他们与向他们学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