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六章 武汉会战中的川军 四,王陵基三十集团军在江西(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王陵基虽然口头上同王赞绪过不去,实际上能有机会率军上抗日战场一搏也是平生为将之所愿。当他从武汉回来,径直就到万县下船,召来在此地驻防的刘若弼旅长,宣布他升为新十三师师长。同时补充给他两个保安团,凑足两旅四团,要他抓紧时间训练部队,准备出川作战。回到成都,又立即召来驻西昌的陈良基旅长,升任陈良基为师长,再补给两个保安团,成立新十四师。又以同样的方式成立了新十五师和新十六师。分别为第七十二军和七十八军,自己兼任七十二军军长,韩全朴为副军长;以夏首勋为七十八军副军长代军长,这便是新组成的三十集团军。

原省政府的警卫团战斗力最强,王陵基要来作了集团军的直属部队。这支部队不是王赞绪的嫡系,也就乐得拱手相送。

集团军一组成,王陵基立即命令各部相续出发到沙市集中,计划先整训一个时期。因为是新组建的部队,彼此缺乏了解,更加上保安团不是作战部队,战斗力不强。因此,首先要各部上下互相熟悉,再经过训练提升作战能力。


在组建作战部队的同时,王陵基又着手建集团军的后勤保障系统——第三十兵站分监部。这也是根据先前出川部队吃苦头的经验,不至于作战时一无所有,又到处求告无门,让我们的士兵们在冬天里还穿着草鞋和单衣作战。不过,谁都知道,这也是一桩苦差事,搞不好还得两面受气,前方的将士得不到补给,要埋怨;后方又讨不到物资,要四处筹措,说好话。以前川军打仗,几乎都是内线作战,没有离开过四川,打起仗来,本乡本土,就地取材,就地筹措粮饷,以至打家劫舍、以战养战,有的还要顺势捞上一把,从来没有成样子的后勤保障系统。现在是军队远距离千里之外作战,路途遥远,后勤补给要经历千山万水,而且前方部队又不断游动,居无定所,还要防止日军的轰炸和突袭。对这些,谁也没有经验,心中没有底。

恰好这时,万县的补充兵大队长何治安从杨森那里交送新兵回来,听说集团军正在成立兵站分监部,立即去找到王陵基。何治安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成都分校的毕业生,以前作过王陵基的学生,兼具上下级和师生之谊,谈起话来也还直截了当。不久前,何治安到安徽送兵往返,辗转数省,水陆两路,遭受敌机轰炸袭击,烈日当顶,大雨滂沱,历尽艰辛不说,沿途所见我有的伤兵收治不力,路卧呼号,格外凄惨。而仅有的兵站不能应付,常又有物资拥塞、急需供应难达前线等等,深切感受到疏通后勤保障途径的重要性。何治安详尽地把自己的沿途所见和感受向王陵基作了陈述,王陵基听得也十分仔细,还不时点头和提出问题。何治安看见自己的意见受到重视,也越说越起劲。最后,何治安说:“总司令,依学生之所见,兵站于前方尤其重要。若兵站不得力,我前方将士心中无所靠,断不能用力用命死战,军心无可为继了。而纵观兵站各项要务中,又以运输为首,更当以有力官佐担当此项任务,以便不避艰辛,深入督促。”

王陵基两眼盯着何治安,像是在打量着什么,然后说:“真可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两番不见,果然见识不浅。本司令委你为兵站分监部第一科上校科长,专事负责运输,下属两个骡马中队和一个汽车队。另以周骥为你的中校主任科员,如何?”

何治安本来是来为前方将士呼吁的,没想到总司令对自己如此器重,颇有一种临危受命之感。于是立正挺胸、慷慨答道:“学生尽一切努力完成重任,不负总司令厚望。”

兵站分监部编成,除第一科外,还有第二科(负责经理)和第三科(负责医药卫生)。另成立一个直属分站和一个直属仓库。直属分站下面成立两个派出所,各负责补给一个军。总的以周隽为少将分监。

六月中旬,兵站仓促编成后,立即由成都到重庆集中、随集团军总部乘船东下到达岳阳展开工作。

编成的各师也在重庆集中乘船东下。新十五师老师长邓国璋是永川市陈市场人(现属重庆市),故新十五师官兵中的永川人特多。该师正准备上船时,叽叽喳喳地来了一群年经姑娘,满口银铃般的成都话,在干脆雄劲的重庆口音中显得十分突出。这些姑娘都不过十六七、十七八岁,自说是成都的高初中学生,要找师长当兵上前线。正好师长傅翼走过来,姑娘们又拉着傅翼说个不停。师长不同意,说你们还年轻,正是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再说,你们要上前线,你们爸爸妈妈同意了吗?这些姑娘们说,我们已经从成都走到重庆,家里早就同意了的。看见师长不同意,一些姑娘都急得哭了起来。当时的这个场面把一些过路围观者和队伍中的人感动得热泪盈眶。看着这些还充满稚气的脸,连傅翼也被感动得两眼发涩,说:“如果一定要当兵,我们对你们表示热烈地欢迎。但你们得听指挥。”姑娘齐声答应。傅翼叫过师军医处长:“你们就跟着他,听他的安排和命令。”

姑娘们迅速站成两排,跟着处长走了。师长带头鼓掌,围观者和旁边的士兵们掌声雷动。遗憾的是,笔者没有查找到这群姑娘后来的下落,既不知道她们姓名,也不知道她们后来的命运如何了。

因为师长邓国璋没有出川,四川酉阳县(现属重庆市)人傅翼此时仅是新十五师代师长,后来升为正师长。因屡建战功,后又升为辖三个师的七十二军副军长、军长。抗战结束后,由于不满内战发生,辞职回到重庆赋闲。

一九四八年淮海战役后,七十二军交由曾为中共地下党员的郭汝瑰统领。一九四九年十二月,郭汝瑰率该军在四川宜宾起义,七十二军的历史从此结束。


王陵基在后方布置完毕,立即带上总部直属队赶到沙市去了。

新十三师距沙市近,先期到达。其余各部尚在途中时,委员长一则电令己经在译电室译出来了。委员长的电令很简单,命令三十集团军不待结集完毕,立即移防湖南岳州(即岳阳市)。在沙市整训部队的计划落空了,久经战场的王陵基深知一支没有经过训练的部队拉上战场的后果是什么。但军令如山,王陵基拿着电报,无可奈何地下令新十三师即向岳州转进,其余各师不在沙市弃船,随船沿江而下,跟进岳州。

当新十三师刚到岳州,委员长一纸电文又送到了王陵基手中:三十集团军总司令即刻到武汉面晤。

在武昌南面树荫浓密的洛珈山官邸里,委员长客客气气招呼客人坐下。两人是老相识,据王陵基吹牛说,早在上海滩的时候,两人就有过厮混,而且还教过还没有发迹的委员长练内功。现在双方地位悬殊,大家也绝口不提往事,但坐在一起,似乎都总有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双方寒喧答谢几句,委员长说到正题:“方舟兄,劳师远征。本欲让你在后方多住些时日,无奈前线军情如火,这个,顾不得这些了。”说到这里,委员长站起身来,走到墙上大比例尺作战地图跟前,看见王陵基也走过来,于是用手指了指九江、瑞昌、武宁和南昌,划了两条无形的线,说:“日军正在猛攻九江。九江由张发奎军团驻守,估计能守月余。现另有部分日军正在浙江结集,有沿浙赣线直趋江西、夺取南昌之势。”最后,委员长的手指停在武宁,点了点“现我在浙赣方面无一兵一卒,日军即有长驱直入之势。军委会决议,兄部归入九战区序列,受修辞(陈诚)指挥,现即刻由岳州分兵两路,一路由平江经通山到武宁,一路由岳州经长沙到修水至武宁,再由武宁到南昌,向浙赣线方面警戒。方舟兄以为如何?”

王陵基在蒙胧中感到机会来了:“服从命令本为天职,只是我军多由保安队改编,武器窳劣破旧......”

可还没有等王陵基说完,委员长就事论事接过话题:“这个,我知道,我已指示军令部立即为兄部补充装备和物资了。”

“可否请委员长写个手令,以便手下行事方便?”王陵基非常清楚二十二集团军在山西的尴尬。

“可以的。”委员长当即回到桌前,提起笔来在一张委员长便笺上写道上“着即为三十集团军配发装备。”的手令,交给王陵基。

王陵基本想再强调一下部队的现状和后勤补给等问题,可是只是嘴张了张,想到事已至此,说也无益,也就打住了。

因为有过“似曾相识”和“和委员长同岁”,委员长说话显得很客气,表现出格外垂青的样子。可是客气归客气,命令归命令。王陵基小心翼翼收好手令,怀着一线希望,起身告辞,拖起自己装备窳劣、训练无素的队伍,执行命令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