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八章 许和尚

那个石头 收藏 7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URL] 许和尚,那就是那个上将许SY将军啊!未来的共和国的鼎鼎有名的许大将军啊。我操,刘江还真的是踩到了狗屎,转了运了,一来就遇到了这么个大人物!不过这个时候他在做什么呢?好象是不记得了。 那许大将看着刘江发愣,有点不悦,一巴掌拍过去,拍得刘江直闪。 “许司令,是您索,我还在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许和尚,那就是那个上将许SY将军啊!未来的共和国的鼎鼎有名的许大将军啊。我操,刘江还真的是踩到了狗屎,转了运了,一来就遇到了这么个大人物!不过这个时候他在做什么呢?好象是不记得了。

那许大将看着刘江发愣,有点不悦,一巴掌拍过去,拍得刘江直闪。

“许司令,是您索,我还在想在哪里看到过您呢!”刘江赶忙编,编点瞎话混过去。许大将军在四方面军那是个特殊的人物,别人没酒喝,他有!别人不能随意进出张主席的住处,他行!还能顺手牵羊把张主席的酒啊吃的啊弄走!还当过四方面军的骑兵司令呢!

“球个司令,老子现在嘛都不是了!”许大将军其实对称呼他司令还是比较感冒的,人嘛,都有面子不是。“我就听说有人从那边回来,狗日的没有想到是你个屁人!”许司令把刘江的肩膀摇动着,他是很开心的。

“司令,咋啦?”刘江关心的是他说的现在什么都不是了这句话的意思,什么都不是,也就是说没有兵,没有权了哦。

“球!司令,老子现在是犯人!晓得不?”大司令把凳子移过去,和刘江靠着,小心翼翼地讲着经过。犯人?不会吧?堂堂的红军骑兵司令,成了自己人的犯人?想起那两个挎枪的战士,难道是警卫兼任看守?

讲了好一阵子,刘江算是明白了,搞了半天,这个许司令上个月才从阎王殿门口晃了一趟回来的,枪毙他的执行文件他都看过了,就差没有拉出去打靶了。那个时候着急啊,他提出要见M主席,这才缓过来的,改成了判刑。这不,在抗大兼职顺便服刑啊。老婆没有了,党籍没有了,军籍没有了,还真是被刷到底了!

“你真的就怕了?”刘江听点起劲,不过对许司令后来服软还是有些不明白,这个人是没有那么容易服软的。

“球,怕球,俺怕过谁?老娘啊!”刘江明白了,这还真是个孝子啊,为了老娘服的软。这个有点意思,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呢?!

“你真敢开枪?”听说他带着枪上了膛去见的主席,刘江还真为他捏把冷汗。许司令摇摇头,“球,咋敢捏!骇呼人的!”哦,原来是这样的,也没有准备去拼命的!

顿了一会,许司令不再在这个事情上纠缠了,转化了个话题,开始说起刘江他们的西征来了。

“你们也惨啊,都听过战斗通报了,惨啊!可惜了俺的那些兵哦!”许司令长长地叹口气,“不球说里,莫劲!”端起酒坛,咕嘟咕嘟把里面的酒干掉了。

也真是个性情中人啊!电视电影里的东西看来没有完全把他的风格体现出来,豪爽、耿直却不失河南人那特有的一点点狡诈。

“回来了就好,就好!”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大司令开始开解起刘江来,“都想开点,莫球啥,只要活着,还可以在来嘛!”他是这样想的?这个观点刘江是同意的,是啊,这个时代,搞不懂啥时候就被洗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别出风头,安全第一!

“好好地,接受组织调查哈,莫事的,别犟!错了就错了,摸啥,认识到就行!”这个话让刘江一阵阵地发冷,组织调查!日哦,那还不把我这个冒牌货给揪出来!没准搞个借口,喀嚓搞定,GAME OVER了?!

这个事情有点头痛,日哦,老子就装失忆,就说是在战斗中头部受了伤,以前的事情记不得了。可不能乱说啊,说得越多,那破绽就越多,漏洞就越大!后悔啊后悔,怎么就不留在国军那边呢?!

对的,就这样说!不是还有证明人嘛,那老虎、小云,长娥可都是看到刘江在战斗中被打昏迷的嘛!恩,这个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司令啊,你可得帮我说话啊,我是头部受过伤的,好多事情都记不得了哦!”刘江还得拉个臂膀,可惜这个臂膀现在没有说话的分量,不过总比没有强。

“你啊,俺可是晓得底细的!俺招的兵嘛!放心,俺给你证明!”司令真是好啊,让刘江激动得忍不住要上去亲他的光头了!哦,老子原来是你招的兵索!这个刘小江狗日的还真够有运气的!

“以前的事情,俺清楚!西征以后的你娃要自己去说明白!”司令这个话等于白说,他好象又没有参加西征,能证明个什么啊?!

“还有啊,俺知道,张主席对你好,不过。。。”刘江更是震惊了,原来那四方面军的张主席还对刘小江是青睐有加的啊?我操,这个就太麻烦了!!不是一点点的麻烦,搞不好,被当成那边的贴心心腹来对待也说不定。

“你要摆明立场,不要为那些虚情假意迷糊了?明白不?”司令这个话交代得太明白不过了,那意思就是让刘江早点和那张主席划清界限,如果有可能的话,尽量配合组织声讨张主席的以前所犯下的滔天罪恶。不然的话。。。。可怕,不敢想啊!

文化大GM的时候,刘江还小着呢,还在他妈的怀里吃奶呢,对那场运动,他只是从后来的书上、电视上、电影上看过那么一些不完整的不全面的东东。等他大了,懂事了,运动会结束了,也就没有机会当回运动员去亲身体验体验了。也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GM斗争经验。这回来猛地遇到了,真的害怕啊!自己是正版的刘小江倒也不怕,问题是自己是个盗版的啊!

“咋弄啊?”刘江茫然地看着司令,看能不能接受了经验教训。

“咋弄?你问俺?!俺咋知道你咋弄!”司令有点冒火了,都说点这么明白,怎么还不晓得,看来脑袋是有问题了!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甭说!跟着组织就中,让你检举就检举,让你揭发就揭发!”司令还是把诀窍告诉了刘江,“可是,甭乱嚼舌子,你要乱嚼,当心俺的拳头!”后面加上了句威胁的话。

两个人又沉默了,刘江在努力地把司令交代的诀窍回顾着,这个可是保命要紧的时刻啊,什么英雄豪杰,什么未来作个中校上校,都不重要了。先过了这一关才是第一要务。只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揭发,如何检举呢?总不可能乱编吧。哎,还是上网太少了,怎么就没有利用网络好好的查查呢?

“你该回去了,俺也要去点卯了!”司令下逐客令了。刘江迷迷糊糊地跟正在后面出了大院门。那两战士在门口已经站了好一会了,这个时候,看着刘江还是很不服气的,估计以后这事还没完!

临分手的时候,司令停了下来,看看刘江,“有时间,你还是去看看,看看总指挥,他病了!”

总指挥?刘江看着司令远去的身影,楞了一阵子,哦,应该是说的四方面军的总指挥徐大元帅吧!

说起对十大元帅,刘江最是佩服的不是那个从东北打到海南的那位,也不是那个总司令,第一佩服的是刘帅---那是军神级的人物,再往下,第二位就是那个四方面军的徐总指挥了。

刘江个人认为徐总指挥其实是被低估了的元帅,他一身打了好多经典战役。其中川陕反六路围攻,以少对多,智中以勇胜,以八万对二十万,歼敌近10万人。所采用的“收紧阵地”战法,在中国战争史上是第一次发明并成功实践。和三国的姜维独据五路口战役一直被军事家们推举为经典的反多路围攻战役;晋中战役,用六万人一个月歼敌十万,是整个解放战争中最成功地运用灵活机动的运动战术以少胜多的光辉范例之一;用一年半的时间,用六万地方部队(战斗力还比如一些三线杂牌)做本钱起家,全歼山西敌军近三十万。这种投入产出比、“资本收益率”,在解放战争中应该算是最高的,同时还出了个后来被称为天下第一旅的“光荣的临汾旅”; 太原战役,在他火力远不如敌军的情况下敢用10万人去主动攻击且能够长期围困有着13万敌人的、设防最严密、阵地最坚固、难度最大的城市。其他所有的城市攻坚战,我军无不是兵力火力皆占据绝对优势下才敢攻城。。。。。太多了,太多了,让人想起来就兴奋啊!

而且还有个非常重要的东西让刘江现在更感兴趣:共和国军队中的五个大山头,这个徐总都统统指挥过!说门生部属遍布全军实在不为过分。手下出了一个国家主席、一个总书记、还有一个国防部长、军委副主席。而他本人四四朝元老:张、毛、华、邓时代都长期担任重要军职,把总参谋长、国防部长(兼国务院副总理)、军委第一副主席这三个最高军职全部当遍了的!屹立不倒!这个就太关键了啊!

刘江想,是不是要抱紧这根参天大树,无论如何,得跟紧他,不能放弃!千万不能放弃,这个和现在去抱邓政委的腿应该差不多,而且好象要在那十年中还安全些。

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去探望一下他老人家!自己反正是冒充的西征军的30军,不正好是他指挥过的老部队吗?下属探访原来的总指挥,应该不会引起别人的重视吧,也不会成为路线斗争的借口吧?

刘江想好了,大步流星奔自己住的院子去了,对了,一会得打听打听老虎他们的住处,让他们一起去,那样更安全!

院子里好热闹,大家好象都很兴奋,发生什么事情了啊,一个二个磨拳搽掌的,像是要动手抢银行了?

那个王连长一个人在一边磨着把大刀,一边还在嘟噜着:“你妈的个巴子的,太欺负人了!”呀,有谁还敢欺负他不成。看他样子,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看到刘江进来,王连长把刀往地面上一插,“刘排长,你听到没有?”刘江听到他的叫唤自己,赶忙过去“咋啦!”

“你还不晓得索?”一张毛脸上的胡子个个都像要立起来了,“我该你说,你不晓得,那个狗日的,小日本。。。”说那“小日本”是咬牙切齿的,“在北边搞起来了!”

恩?小日本动手了?那也就是说那77事变已经发生了?我日,怎么把时间都忘记了呢。“啥,小日本?”

“是啊,妈逼的小日本,居然动手打北平了!”毛脸恨恨的,“老子弄死他个狗日的!”

是啊,战争是真的爆发了!那也就是说刘江也就会很快被编入八路军129师,要开赴前线打日本去了。

这个小日本好打不好打啊?是不是都像电影电视里演的那样,傻忽忽的?是不是真的会在拼刺刀前把子弹退出来啊?还有会不会弄不过自己也拉手榴弹啊?刘江呆呆地站在那里。他不是不知道战争要爆发,而是当自己真正的要去面对的时候,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不,还是装装病,晚点上战场?

“格老子,没卵子,把你龟儿骇倒了索?!”那毛脸看着刘江的饿表情,还以为他是被这个消息吓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