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七章 战争爆发了

那个石头 收藏 6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URL] 天蒙蒙亮的时候,刘江被换岗的战士推醒了。才发现自己居然就在这门口悃了一晚。哦,腿脚都酸痛酸痛的。伸伸腿脚。 夏天的天应该是亮得比较早,还没有多少人走动,回身看看房间里的动静,一个二个的还睡得香呢。出去走走,看看这个延安的早晨! 院子外面有一个小小的树林,里面已经有几个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天蒙蒙亮的时候,刘江被换岗的战士推醒了。才发现自己居然就在这门口悃了一晚。哦,腿脚都酸痛酸痛的。伸伸腿脚。

夏天的天应该是亮得比较早,还没有多少人走动,回身看看房间里的动静,一个二个的还睡得香呢。出去走走,看看这个延安的早晨!

院子外面有一个小小的树林,里面已经有几个人在那里活动了。这些应该是比较勤快的人,看那架势都练过的,挥拳踢腿都忽忽有声的。是一队精兵!

有个领头的,是个光头,光着膀子。手里的一把大刀上下挥舞着,很是起劲。边上几个战士挎着盒子枪,津津有味地看着把戏。

刘江也踱了过去,特也想好好看看呢。这样的好手不容易看道德,就算是老虎,估计功夫都不如这个光头。一个挎盒子枪的战士盯了盯刘江,可能是看到他穿的也是红军军装吧,没有吭声,转过头去继续欣赏起来。

那刀怕是好沉的,没有个40斤怕30斤也是有的。刘江以前总是不相信一个人能用那么沉重的家伙上战场,以为都是编出来的。可现在他是完全相信了的。特别是他亲眼见到一个战士把个几百斤重的石头推动了滚下山去阻挡骑兵以后,他深信这个世界的能人还是不少的。

那个光头练得兴起,手中的刀脱手而出,一刀寒光如同闪电一样直奔刘江而来,连闪的念头都没有,那刀就从耳朵边上非过,带着一阵风,刮得脸生疼。夺的一声,钉在了身边的树干子上。

刘江这才反映过来,要是那好似本面门来的,怕是该死翘翘了。“高!”忍不住还是为那个光头的技术叫好,顺便为自己打打气。

“哟,有点胆气啊!中!”一开口一腔的河南音,让刘江熟悉得很。那是啊,没有少学河南人说话,特别是那个“中”!

“把势可中?”光头拔出大刀,向刘江询问着。

“可中啊!可得劲!”学这那个人的语气,把舌头捋捋,像那么回事。边上两个战士笑着,被那句“可中”给逗乐了。

“球!”那个光头没来由的骂了句,转身想要走了却冒了句:“恁弄啥类?”这个没有搞懂。刘江摸着头,傻忽忽地笑笑。

“你是个水货啊?”光头怎么突然改了口气了,不再是完全的河南腔调了,来点四川调子,这个完全听得明白。

“干啥子的?”光头把刀往一个挎盒子枪的战士怀里一塞,那刀看来是沉,那战士很吃力地抱着。哟,看这个架势,还是个当官的啊!

“你又是干啥子的嘛?”也一口的四川话问过去,是啊,凭什么都不能先问问你啊。

光头瞪大个眼睛盯着刘江好象是看到个希奇的玩意样的。“我是干啥子的?你不晓得?”

“哪个龟儿儿骗你,是不求晓得嘛!再说你又没有在额头上刻上字,我是某某某,对不?”气势不能输了,当官又怎么样,大不了个营长团长的!还怕了你?!

旁边那个战士奴了下嘴,嘴里冒了一句:“瓜的!”这个刘江晓得,是说自己是个傻瓜。这还行!“你说哪个瓜的?”追问过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早上就这么大的火气呢!

“哪个瓜哪个晓得!”那个战士岁数不大,脾气倒也不小,转过头来盯着刘江的眼睛。那意思是你要来不?

妈的,还怕了你!?怎么说老子和马家军是练过贴身搏斗的,打不过你个豆芽菜才怪了!刘江火被挑得熊熊的,“来啊,老子和你PK!”

“批客?啥子批客?有种单挑!”哦,天,那个家伙没有文化,不懂PK的意思。“单挑就单挑!”几步上前,和那战士脸对脸贴着。恩,有把握,这个家伙的个子不高,才一米六的样子,而且很瘦,应该搞得定。

那光头一声不吭,和那个抱刀的战士一起站一边去了,嘴里还咕噜着:“中,有脾气!瞧瞧得劲!”

“怎么耍?文来还是武来?”刘江也不想太欺负人,得给对方个选择的权利。几个练把势的也收工了,看到这边有热闹看,都围了过来,嘻嘻哈哈的,一边像是在打赌看哪个胜。

“问来郎个?”那战士把盒子枪卸下来交给他的战友保管,“武的又咋个算?”把衣服一脱,甩到一边。

看不出来,还是个老江湖了,那身上的伤疤怕是比刘江要多些。

文的就是一人一拳,不躲硬挨,武的嘛那就不论拳脚,弄翻了算是。刘江简单地介绍了下规则。这个是老虎和人放对的时候的规矩,不过嘛被刘江破坏了,他是用枪帮老虎解决的战斗。用刘江的话说,和敌人讲规矩,那是方脑壳!

“好啊,那就整武的,俺们当裁判!”光头惟恐天下不乱,走过来起哄索!

“说好,那就武的来,弄伤了别怪!”那个战士也不是省油的灯。话还没有说完,就要动手了。

“停!”刘江大呵了一声,得先想得法子把他的气势搞下去,或者要动点脑筋,死人才笨得跟你硬扛!

“咋,怕了?”战士一脸的轻蔑,连那光头也用不屑的眼神看看刘江。

“都是战友嘛,你呢也是身经百战的,点到为止就行了!”刘江说着,给对方做了揖。“我是出来乍到的嘛,你得让着点!”

“恩”战士鼻子哼哼,“放心,就点到为止!我不下重手!”把手一扬,摆了个架势,嘴里大喝一声就过去了。

“停!”刘江把身子闪开,躲过了一拳。那战士本来准备继续进攻的,被这一声给喝住了,“又郎个嘛?”有点烦躁了。

刘江慢慢地走到一棵小树旁,把衣服脱了,也光着膀子了,不过可能看上去很消瘦吧,边上那个光头摇了摇头。

折腾了这么一会,那战士的气势已经小了很多了,也没有那么嚣张了,看刘江是那么的不屑一顾,很是轻视。是啊,刘江身上的伤疤可是不多,前面的也就三处,比起他来说少多了。

“我要进攻了哈!”话一完,奔那战士的胸口一拳,这一全没有吃上力气,也没有准备用力,软绵绵的打到身上好比是挠痒。那战士硬接了一下,顿时放下心了,心想就你着拳头的力气,还不如个娘们。

几个回合过去刘江就是个闪,不和他正面交锋。让他抓抓不住,打打不着。消耗消耗你的蛮力。几个看热闹的看得直摇头,“别躲啊,。。快快,快点。。。又跑求了,你,你别光闪啊!”一边在做着现场直播。一个家伙居然伸手想帮忙揽住刘江,被光头一个眼神给支开了。

真是累人啊,好久没有跑路了,不习惯了。跑了一会,也累了,不过看那战士都在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了,气力应该是消耗得差不多了。

看着刘江的动作慢了下来,只能市心里一喜,“看你还跑,嘿!”大喝一声用足了全力一拳奔刘江胸口而去,“打不倒你老子不信张!”这个是他的最终想法。。。。。

战争终于爆发了!。。。。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刘江爽得很,把挂在树枝行的衣服慢慢取下来,慢条丝理地往身上穿,看着一个二个都张着大嘴盯着那个在地上双手捂着下身打滚的战士,心里那个乐啊!

“操!你娃。。。很!”光头丢下句话,过去扶住那战士,是要查看他的状况吧。那个抱刀的受不了了,把刀一放,串刘江跟前:“你娃使阴招索!”把衣服袖子一捋,看样字是很不服气。

“咋,不服?”刘江打算就此了事了,不想再惹事端。不过要弄也不能服软嘛!眼睛盯住对方,一眨不眨的。

“别搞了!”光头回过身,“输了就是输了,别丢求人求!”走到刘江的身边。那个神态,奇怪怪怪的,应是有气愤、有欣赏、有不屑还有点看熊猫的感觉。

刘江也不示弱,抬头也死死地盯着对方。几个看热闹的轰的一声,散光了。只剩下那个还在地上呻唤的战士。

“中!有种!”看了半响,冒出句这么个话,“走,喝酒去!”刘江没有想到最后居然是叫自己和他喝酒!那也就是说没有事了,一切平安?!

“莫事了。吃酒巧!”拉着六奖的膀子就走,连点向刘江征求意见的意思都没有。这个家伙光个头,真是个和尚造型。力气也不小啊,手膀生疼生疼的。

这个院子里人少,清清净静的。刘江也不求管那么都,上酒就喝,见肉就抢,功夫不长,一坛子酒被他们两个洗白了。

“可得劲?”光头和尚在问他的酒怎么样,说实在,这酒还真不怎么样!“莫劲!太淡了!”马家军的酒那就烈啊。只要一打翻敌人,老虎就先抢酒,刘江就抢子弹和粮食,顺便把衣服也剥掉----那个时候穷啊!

“丝,嘿!”和尚很很地拍拍大腿,“可是,太淡了!莫劲!”把碗往桌子上一扔,他不喝了!刘江看了看,还是自己顾自己吧,多吃肉,少喝酒。那鸡肉还真是香啊!正中的土鸡啊!让人看着就开胃!

“哪个队伍的啊?”和尚也扯了块鸡肉,身子动了动,蹲到凳子上去了。

“30军!”刘江报了下家门,“特务连的,刘小江!”

“我操!是你啊!刘小江!”和尚一惊一乍的,“我说匝这面熟呢!你是那个张主席的警卫班长刘小江?!”

刘江被酒猛地戗了一口,涨红着脸,把头埋下去,很很地咳嗽起来。

“张主席?张主席的警卫班长?”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啊?刘江不明白,也不敢随便答话,只有借咳嗽掩饰。

“听说过草地前,你掉回30军的,当排长了?”和尚把刘江的疑问给解答了,刘江赶忙点点头。

“日你个龟,当排长了,连俺许和尚的面子都不给了。太阴了!”他是在说刘江把那战士弄翻的事。

许和尚?哪个许和尚?难道是那个?刘江的心里翻腾着,该不是时来运转了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